男子穿越无人区失联80天 曾发文:元旦未归不要再寻

红星新闻01-11 19:32 跟贴 8055 条

按照刘银川的计划,2017年12月20日他会和家人朋友联系,结束他从西藏那曲市双湖县出发,途经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三大无人区的徒步之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刘银川徒步的路线图。

他曾发朋友圈说如果12月20日还未出来,请大家再耐心等10天。

最终,家人在2018年1月1日报了警。随后双湖县公安局开始组织搜救。目前刘银川已经失联大约80天,由双湖县公安局、双湖县林业局和民间搜救队组成的第二次搜救行动正在展开。

但是,1月10日传回的最新消息称,仍然没有找到关于刘银川的任何线索。前方救援队员郑义推测,刘银川还有10%的生还概率。

▲刘银川 紫星供图

出发

曾发朋友圈:如果元旦未出来,请不要再来寻找

羌塘、可可西里、阿尔金和罗布泊并称中国四大无人区,是国内徒步最危险和艰难的路线之一,被称为“生命禁区”。

2017年10月19日,刘银川出发前曾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此次徒步的路线图。按计划,他将在10月23日从那曲市双湖县出发,途经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三大无人区,最后在青海的花土沟镇结束本次徒步之旅。

他预计此次徒步将会历时60天左右,在朋友圈中他写道:“此次穿越12月20之前如果还未出来,请大家再耐心等待10天,2018年1月1日也未出来,请不要再来寻找,请记得我有唯一的信念,坚持的活着!”

▲刘银川朋友圈截图

据公开媒体报道,当10月23日刘银川到达双湖县时,他发现徒步者不能办理许可证,于是选择用逃避检查站的方式进入了羌塘。刘银川的女朋友小曾告诉红星新闻,她和刘银川最后一次通话是在10月25日,当时刘银川说那边天气非常寒冷,但让女友不要担心他,并保证“一定会平安回来”。

搜救

展开第二次搜救行动,暂无线索

刘银川的弟弟刘佳向红星新闻介绍,从1月8日开始,由双湖县公安局、双湖县林业局和民间搜救队组成的第二次搜救行动正在展开,目前以哥哥的最后定位为圆心,准备向外以扇形的方式一点点去搜救。

刘佳说,1月10日传回的最新消息称,仍然没有找到关于刘银川的任何线索。刘佳曾请求到前方参与救援,但是因为无人区天气不好,他没有户外的经验,未能成行。他和家人每天只能焦急地等待前方传回的消息。

对于网友说刘银川为什么没有配备卫星电话,及时和外界取得联系,徒步爱好者紫星表示,长距离徒步对物资重量要求很高,卫星电话会占据一定空间,另外对于一般的徒步爱好者来说,卫星电话还是比较昂贵的,“不是任何徒步者都能配备”。

驴友

生还概率10%,他最大错误是冬季出发

据媒体报道,参与此次救援的资深驴友郑义在破解刘银川的行进路线后,他推测:刘银川应该是在徒步的第八天遭遇了暴风雪,当时刘已经行进了300公里左右。郑义表示,最担心的是刘银川无法抵御低温,希望他能找到一个背风处躲雪,才有机会等到救援。

郑义说羌塘无人区目前气温已经低于零下50度,手机在低温条件下也可能无法开机,一旦刘银川偏离路线,搜救将变得很麻烦。他推测刘银川还有10%生还概率。

和刘银川经常一起徒步的户外爱好者紫星说,他和刘银川从2015年开始,一起走过“神农架”、“318”、“鳌太线”等国内多条徒步路线。这次穿越无人区,他因为时间不合适,没有参加。

▲刘银川和户外爱好者在一起。紫星供图

紫星介绍,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三大无人区对徒步者的要求很苛刻,伴随着高海拔、低气温、多变的气候以及偶尔的野兽出没,国内目前几乎没有真正徒步穿越出来的。“除自驾外,骑行或推车因为可以带更多物资,所以穿越成功的可能性大一些”。紫星说,刘银川带的30公斤食物,省吃俭用最多能坚持2个月,睡袋和衣服也最多能抵御零下30多度的低温。

紫星告诉红星新闻,刘银川最大的错误就是选择冬季出发,当初听说他要走这条线时紫星曾试图劝阻,但看见他做了详细的路线规划后,紫星相信他有这个实力走出来。刘银川进入无人区后,紫星每天都关注那边的天气。最后刘银川迟迟没走出来,加上天气突变,紫星叫家人立刻报警。

紫星很了解徒步过程中的艰难困苦,按照过去的经验,1月10日是他为刘银川预算的最后出来时间。“现在这个时间已经过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为他祈祷”。

紫星告诉红星新闻,2016年他和刘银川先后徒步完成了国道318线,但是刘银川在拉萨稍作休整后,又从拉萨出发穿越317线回成都。“他太热爱户外运动了”,紫星说刘银川在穿越317的过程中摔下了山崖,险些丧命。因为他丰富的徒步经验,被摔休克醒来后,立刻采取自救,最后坚持走完了所有路线。

▲刘银川曾穿越雪山。紫星供图

“每一个户外爱好者心中都有向往,对我们来说,旅途中危险和收获是成正比的。到达目的地的那种喜悦会盖过路途中任何的困苦。”紫星说,不喜欢的人不会明白他们的心情,不管刘银川如何,他永远值得敬佩。

家人

他徒步六七年,挣了钱就去,一年有半年都在路上

刘银川的妈妈得知儿子失联后伤心不已,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我们不同意他去徒步,但他说那是他的信仰,他说一个人没有理想,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们也没办法,只有让他出去了。”刘银川的妈妈对红星新闻说,如果这次儿子回来,再也不愿意他去冒险徒步了。

刘妈妈说,儿子从小就听话、孝顺,从不打架不惹麻烦,就是喜欢爬高上低,有点淘气,他参加徒步有六七年了,工作挣了钱就去徒步,一年有差不多半年都在外面徒步。

▲刘银川 紫星供图

刘佳也向红星新闻介绍,刘银川这几年一直在长沙止间书店从事服务员的工作,他徒步的资金大部分靠工资收入,书店的老板也知道他是什么人,比较支持他去徒步。不过刘银川身边的亲戚朋友基本都不愿意他去徒步,但是他总是让你感觉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出事,“隔三差五和我们打个电话,让我们放心。”

“顺利到达双湖县......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朋友圈了,如果成功,我们两个月后见!加油!旅人!”2017年10月23日,刘银川在双湖县发布了最后一条说说,在一条“安全第一”的评论下,他回复道:“一定一定”。

刘佳现在经常登录哥哥的QQ和微信,回复驴友们的关心。每次看到这条说说,他都坚信哥哥还活着。

警方

不管穿越是否非法,找人是当前关键

青藏高原生态保护网信息显示,早在2015年3月,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那曲管理局、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阿里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禁止在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

公告称,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进入新疆阿尔金山、青海可可西里和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对违反规定的单位或个人,一经查处,将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予以处罚。

红星新闻致电双湖县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这边先不管他是不是非法穿越无人区,找到失踪的人员才是现在最关键的,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尽最大能力去寻找,其他的责任,等找到人再由林业公安去处理。”

原标题:穿越无人区失联近80天,曾发朋友圈:若元旦未出来,不要再来寻找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