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流感真的很可怕吗

下划线01-11 18:33 跟贴 1561 条
今年的流感以乙型流感为主,不会发生大规模传染事件,不必过度担心。但还是要好好预防,远离人群,最好打个流感疫苗——如果有发热情况,及时就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段时间,很多人出现了流感症状;甚至网上还有消息,说身边的人染上流感后因为心肌炎等并发症去世。

一时间,人心惶惶。中国是不是又要面对一次大规模的流感?

今年流感不会大流行

的确,今年的流感,无论是感染面还是病情较重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都超过往年,有人称为流感大流行。

但从国家监测信息看,今年的感染以乙型流感病毒为主,混杂甲型H3N2、H1N1。

流感病毒分为甲乙丙丁四种类型,其中:

甲型流感病毒最容易发生变异,传染性最强。历史上的大流行都是甲型流感病毒引发,每个世纪大致爆发3次,比如,2009年的“甲流”就是H1N1流感;

乙型流感病毒只有一个血清型,几乎只感染人,变异慢,一般不会发生大流行;

丙型流感病毒也只有一个血清型,通常仅引起儿童轻微的疾病;

丁型流感病毒只感染牛,不引起人类疫情。

今年冬季的流感以乙型流感病毒为主,所以将会是季节性流感,不可能引发大流行,大家可以放心。

流感不是感冒

感冒是一种常见病,它虽然有200多个种类的病毒,但它只感染上呼吸道,而且极少引发严重并发症,也不会导致死亡。

但流感,虽然是由“流感病毒”这个单一病毒家族引起的,很多症状也跟感冒类似,但它会引起整个呼吸道的疾病,从上呼吸道到支气管和肺泡,都可能会被流感病毒感染。

病毒会破坏呼吸道防御机制,容易继发严重的细菌感染甚至脓毒血症。1918年大流行导致数千万死亡,大部分死于继发细菌感染。

流感如果不加控制,可能会引发全身严重炎症,表现为高热、全身酸疼、严重疲劳甚至衰竭;还会引发和加重哮喘、肺病、心脏病和糖尿病;严重者会死亡。

据WHO统计,每年季节性流感在全球导致300万到500万严重病例,致死约50万人。

因此,流感可以是严重疾病,常常引发死亡。

所以在流感高发的季节——比如最近,一旦有严重症状如高热、全身酸痛、疲劳、恶心呕吐(儿童更常见),精神不佳(特别是儿童),就需要及时就医,避免延误病情。

如何应对流感

流感不好治,重在预防。

接种疫苗

流感疫苗是WHO推荐的的首要预防措施,尤其是像儿童,65岁以上老人,哮喘、糖尿病、心脏病等慢性病患者,以及医务人员,更应该在每年流感季节到来前,通常在10月底常规接种。

流感疫苗是预防流感最有效的手段之一,而且技术成熟,安全可靠。

即使疫苗含有的病毒与流行的病毒不完全匹配,疫苗也具有“交叉保护”作用,可以减轻感染症状,减少发生严重疾病和并发症的机会。

尤其是老人、儿童和孕妇,接种流感疫苗可以有效降低住院率,减少并发症发生率,降低死亡率。

如果错过流感季节前的接种,只要还没有患上流感,接种都不晚。因为流感季节通常持续2到3个月,疫苗接种后2周就可以产生保护抗体。

在中国各地区的防疫部门可以查询流感疫苗的接种机构,虽然宣传不多,但建议有条件的人及时接种预防。

日常预防措施

1. 尽量避免与病人亲密接触。流感疫情中,尽量少去人群密集场所。

2. 自己生病时尽量限制与他人的接触,以免感染他人。

3. 一旦患有流感样疾病,至少在发烧真正消失(不使用退热药控制)后至少24小时内待在家中。

4. 咳嗽或打喷嚏时用纸巾遮住鼻子和嘴巴。使用后,扔进垃圾箱。国内通常建议戴口罩预防,但除非照顾流感患者不可避免的密切接触,日常戴口罩弊大于利。WHO、CDC等权威机构都不作为常规推荐。

5. 经常用肥皂和水彻底洗手。如果没有肥皂和水,可直接酒精擦手。不同于细菌,酒精可以很好的杀灭流感病毒。

6. 避免用手触摸眼睛、鼻子和嘴巴。因为,流感病毒也可以通过直接接触传播。

7. 清洁和消毒可能被污染的物体表面,比如门把手,也有预防作用。

8. 药物预防,虽然一度认为达菲类药物具有预防作用。现在认为,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有效预防流感。因此,国内推出的中医药预防,完全是无稽之谈。

治疗

患上流感后,加强休息,多喝水,戒烟戒酒,适当饮食,是一定要的。

但普通感冒药无法治疗流感。国内很多添加在非处方感冒药里、号称可以治疗流感的金刚胺也不行,它对乙型流感无效,而甲型流感的耐药性已经超过90%。

能够治疗流感的都是医院开的处方药。

如果你怀疑自己患上了流感,尽快去医院看病才是最佳方案。

参考文献

1. Hay, A; Gregory V; Douglas A; et al.The evolution of human influenza viruses. Philos Tr soc B . 2001;356: 1861–70

2. Nobusawa, E; Sato K. Comparison of the mutation rates of human influenza A and B viruses. J Virol.2006; 80: 3675–8.

3. Zambon, M . Epidemiology and pathogenesis of influenza. J Antimicrob Chemother. 1999;44 Suppl B: 3–9.

4.Whitley RJ, Monto AS.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influenza in high-risk groups: children, pregnant women, immunocompromised hosts, and nursing home residents. J Infect Dis.2006;194 S2: S133–8

5.Lozano, R .Global and regional mortality from 235 causes of death for 20 age groups in 1990 and 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2012;380: 2095–128.

6. Parrish, C; Kawaoka Y. The origins of new pandemic viruses: the acquisition of new host ranges by canine parvovirus and influenza A viruses. Annu Rev Microbiol. 2005;59: 553–86.

7. Fabrice Carrat Elisabeta Vergu Neil M. Ferguson. Time Lines of Infection and Disease in Human Influenza: A Review of Volunteer Challenge Studies.Am J Epidemiol, 2008;167: 775–785,

8. Influenza,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2nd

9. Arriola C, Garg S, Anderson EJ.Influenza Vaccination Modifies Disease Severity Among Community-dwelling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Influenza.Clin Infect Dis. 2017 ; 65:1289-1297

10. Brendan Flannery, Sue B. Reynolds, Lenee Blanton.Influenza Vaccine Effectiveness Against Pediatric Deaths: 2010–2014.Pediatrics. 2017;139 :e201642

11.Aledort JE, Lurie N, Wasserman J, et al. Non-pharmaceutical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for pandemic influenza: an evaluation of the evidence base. BMC Public Health. 2007: 208.

12. Ebell, MH; Call, M; Shinholser, J .Effectiveness of oseltamivir in adults: a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and unpublished clinical trials. Family practice. 2013; 30: 125–33.

13. Stephenson, I; Nicholson K. Chemotherapeutic control of influenza. J Antimicrob Chemother. 1999;44: 6–10.

作者:张成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