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是怎样变丑的?林语堂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槽值01-11 11:50 跟贴 17049 条
脱匠气,去俗气,除浮气。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游戏人生》里讲:人类全都是无可救药的低俗的笨蛋。当然也包括我。

与人相处,总归免不了俗,怕的是“俗”会蔓延,演变成恶俗。

前天,网友举报一则“某女主播对农民工进行公然挑逗”的视频。女主播为吸引人气,对工人进行言语、肢体戏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不少自媒体博主也表示出反感态度,直言“恶心”。

半个世纪前,林语堂曾撰文,论社会上的“十大俗气”。放到今天,这些俗气之举却依然能找到对照,甚至变本加厉。

一、腰有十文钱必振衣作响

亚当·斯密在《道德感情论》里,说过一段颇有深意的话:

当一个人生活在无人岛上,由于没有他人目光,他可以忍饥挨饿,住在没有屋檐的房子里。一旦无人岛来了第二个人,这个原本孤苦无依的人一旦意识到“有别人在”,他的“虚荣心”就开始运转了——他想要获得别人的尊敬。

虚荣心人人都有。不同的是,有些人的做法总是难以被接受。

《非诚勿扰》上,来过一个移民美国的男嘉宾——“名牌哥”。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句反复强调的话:我是美国人。

在VCR里,他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部“小时代”。

“眼镜必须是卡地亚的,手表是欧米伽的,连服饰都是巴宝莉的,在美国洗衣服,我都是送到洗衣店的。”

镜头里,他高昂着头,给戒指做特写,时不时摆弄抽扣和衬衫领口。

女嘉宾为他留下的20盏灯,最后一盏不剩地全灭了。

这样爱秀的人不是个例,你的朋友圈里说不定也有过这样的人。

照片里各种牌子的logo比脸还大;

露不出品牌名的衣服不秀,看不出品牌特征的鞋包不晒;

生活被明码标价,朋友圈宛如一个买家秀合集,所有用品都是炫耀工具。

把腰间的十文钱晃荡得当啷响,不过是想听别人说一句“你真有钱。”但想靠着几文钱来彰显身价,更多人想得却是“这个人,好俗。”

二、每与人言必谈及贵戚

家庭聚会,除了要说起“别人家的孩子”,绕不开的还有别人家的朋友和亲戚。

“我朋友年薪百万。”

“我同学拿到了斯坦福offer。”

“我叔叔是商界大佬,姐姐是网红大v。”

谈钱太俗,可以用交际圈来衬托。

“朋友”跟自己熟不熟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个厉害的人是我朋友”。

“达沃斯论坛期间,我和我的好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一起吃饭……”这是芮成钢挂在嘴边的事儿。

但他的“朋友”不只一位。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日本前首相菅直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等等都是他口中的“老朋友”。

而他只是央视的一名记者。

著名的经济学家王福重甚至出言训斥:受到了几位国际领导人的接见,他就以为自己是其中一员了。

对自己没有清醒的自我认知,想着靠朋友拉高自己的身价, 是行不通的。

三、遇美人必急索登床

白话翻译大概就是“急色鬼”。

如今, “登床”虽是想做不敢做,但遇美人就想着揩油的却不少。

马丽就曾在微博曝光自己超市被流氓占便宜的经历,对方死不承认的态度让人鄙夷。

世界这么大,色狼真不少,深受困扰的也不只有明星。

12月14日,东莞一女子下夜班回家途中,就突然被一名男子拉住,强行推倒在地,幸亏街坊听到呼救及时赶到。

类似的新闻,出现在网民视野中的次数非常频繁。

据北京警方的猎狼行动,从6月到现在,仅地铁色狼,就有41人被依法处理。

这样的流氓行径已经无法用“俗”来形容,满脑子的龌龊想法,完全不知道“尊重”二字怎么写。

四、见到问路之人必作傲睨之态

一个自私的人,总习惯把取悦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知道一点新鲜知识,手握一点权力就目中无人。

陪伴人们无数暑假的《武林外传》里,我唯独不喜欢燕小六这个角色。

当镇上的捕头老邢和燕小六身份对换时,燕小六小人得志的神态在几集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老邢被降职后,佟掌柜没能改口,还是叫了声“邢捕头”,燕小六的脸唰一下就垮下来了,义正严辞地告诉她:本镇捕头只有一个。

敬茶时,佟掌柜的第一杯茶习惯性地给了老邢,老邢也抬起手准备接下。这时,燕小六沉着脸把茶杯半路拦下,泼在了土碗中给老邢。眼神里尽是得意与轻蔑。

最重要的是,老邢还不是陌生人,而是他曾口口声声喊的“最亲最爱的好师父“。

本该是平等的关系,故作姿态也是为了表现自己的“高人一等”。

这种装出来的傲气,纵使姿态再高,也很难获得他人由衷的尊敬。

五、与朋友相聚便喋喋高吟酸腐诗文

老同学,本来代表着一种承诺,一份情怀。与友人相聚,借着学生时代的趣事插科打诨,勾起无数美好的回忆,想来也甚是温暖。

但如今一说起“同学聚会”,不少人都会心生退却。

人们怕的是什么呢?

——不仅感受不到当年情意,反而多了官场气,多了铜臭味。

小品《同学会》中,几个同学相见,都想着输人不输阵,个个装成了白富美高富帅。

却在服务员下单时露馅。饭食按例计,三个人却嚷嚷“来三粒”、“我饭量大,来八例……”

询问饮料价格,得知打完折还得四十五元,便美名其曰回忆童年的味道,换成了便宜的汽水……

你用酸腐诗文证明自己的博学多才;他用年薪人脉证明自己的有权有势;

本来是同学会,却成了竞技场,不免叫人尴尬。

六、头已花白却喜唱艳曲

为人熟知的少帅张学良,风流倜傥,身姿帅气。其实,他一直都是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张学良去世后,就连《纽约时报》的讣告中都形容他:虽有20万东北军,但他沉迷于毒品和女色。心思不在抗日,而在和别人的妻子打情骂俏等交际活动上。

“我有好多女朋友……中外都算上,白人、中国人,那个嫖的不算,花钱买的、卖淫的不算,我有十一个女朋友,情妇!”对着访客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地描述自己的婚外情。

在《张学良口述历史》中,他好好“思考”了一遍自己的女人。

91岁高龄,还在和同乡炫耀哪个女人对他最好。

把男女情色之事拿到台面上大肆谈论,实在让人羞赧。

据中国日报2010年报道,中国老年人口艾滋病感染的比例在上升,这其中暗娼和嫖客的感染比例最高。

2014年时,就有位86岁高龄的老人不幸感染。

已是子孙满堂,做这花心事不仅付出了极大的身体成本,更是让整个家族颜面扫地,难以承受。

用违法的方式去换取欲望的满足,付出的代价无疑是惨重的。

七、施人一小惠便广布于众

大肆谈论自己善举的人,在直播平台里相当常见。

目的不外乎是为了得到那几句赞扬,赚足眼球,吸够流量。

然则其中真正做公益的,却少之又少。

去年新闻曝光了某直播平台多名主播,在四川凉山州贫困区做“假慈善”。

给村民们送去礼物和钱这样的公益直播,很容易勾起观众们对其人品的认可,从而快速“涨粉”,赚取更多的钱。

直播过后,这些主播们,又会找村民们把钱收回。

利用村民们的窘迫困境,行自己的虚伪之事,不仅与善良毫无关系,更让那些为主播们打善款替自己捐赠的人,伤透了心。

雷蒙德·卡佛在《大教堂》中写道:相比起人物正在想什么,我更感兴趣的是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正在对对方说什么,什么是他们没有说出口的,什么是他们正在谈论却没有去做的,什么是他们正在做而没有到处宣扬的。

真正的乐于助人者,求的是施惠后的心安与满足,而非为了炫耀自己多么善良。

比如被评为“全国助人为乐好人”的张建华,只是一名普通的供电公司女职员。

12年来,她献血共6200毫升,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血量。工作八小时之外的时间里,常年服务于志愿活动,却默默无闻。

“献血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只不过坚持的时间长一点罢了,不值得一提。”

对于张建华来说,行善已经变成一种习惯,说出来反而显得别扭。

善良的人,即使不出声,也总能被人看见。

而把对别人的好处挂在嘴边,喋喋不休的人,被人记住的大多只有得意的嘴脸。

八、与人交谈便借刁言以逞才

怎么一句话惹人生气?

“听完你可别生气啊,其实……“

有此一言,还没听到后面是什么,心里一团无名火就蹭得升起。

勉强听完也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很生气,二是会气到爆炸。

说到这,不得不提及一位颇有争议的主持人:张绍刚。

在《非你莫属》的舞台上,被他的毒舌逼哭的求职者数不胜数。

曾有一名优秀的海归女吴铮真来到节目应聘,履历很完美。

但张绍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讽刺和质疑,吴铮真憋屈到当场泪奔,也因此被灭了不少灯。

直到最后的环节,boss团才发现,这位应聘者是真的厉害。

遇到与自己价值观不符的人,就东戳一个洞,西剪一个口,打着说话直的旗号向别人随意开炮,把对方逼到支离破碎才肯罢休。

刻薄言语的子弹攻击下,能招架得住的人不多,看起来好像占了风头。

然而越是刁难,越是显得尖酸刻薄。

九、见人常多蜜语,背地却常揭人短处

表里不一,笑里藏刀的人,最是可怕。

电影《搜索》里的唐小华,可以说是两面三刀的“伪闺蜜”典范。

叶蓝秋到公司,唐小华温声细语地说:你怎么才来呀,老板都不高兴了。

后来叶蓝秋因患癌心情不好,没给老人让座的事情被媒体揭露,唐小华就完完全全换了一副脸。

她到网上回帖曝光叶蓝秋的个人信息:

暗地里给客户看“不让座”的视频,并出言讽刺:

又向报社抹黑叶蓝秋,一步步踩着她上了位,当上了董事长助理。

人与人太熟的最大弊端,就是知道,刀子往哪里捅能一刀毙命。

口蜜腹剑的朋友,因为了解自己最多,最后反而害自己最深。

十、借债时其脸如乞,索偿时其态如王

央视春节特别节目《中国人的活法》里曾讲述过大衣哥朱之文的故事。

一个农民,向社会捐款157万元,却被借钱行善之事,扰得不得安宁。

草根成名的他,本想着衣锦还乡,给村民多谋些福利,让全村人都过上更好的日子。

但来找朱之文借钱的越来越多,借的金额也越来越大。

这钱仿佛理所当然进了村民的口袋,还钱?不存在的。

“晚上九点多,一块大砖头把咱家玻璃砸得到处都是,我害怕得直冒冷汗。”

借不到钱,村民们纷纷辱骂朱之文“忘恩负义”,甚至砸玻璃威胁。

善意之举到最后,欠钱的成了大爷,借钱的反而午夜梦回,汗湿衣襟。

“你看那天边的云彩,像不像我借你的100块钱?”一个段子道尽要钱的婉转辛苦。

明明是自己的钱,却不好意思要回来。千方百计委婉地提出,又被对方活生生气出内伤。

“我们的交情,还不值这几千块钱吗?

“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你不了解我人品吗?还怕我不还你?”

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不久前讨论过“是否会向好友催债?”

除了刘宪华直言有债必追,其他人都表示:不会催债。

谢娜道出她的想法:如果要借,就没有想过会还,所以一定不会是大数目。

如果有钱,像谢娜的想法,借点自己能承受的小钱,也算是友谊的考验。

毕竟彼此信任的好友,斤斤计较也是多余。

怕的是,你把别人当朋友,别人未必讲义气。

十一、人不能免俗,但要学着脱俗

前些日子播出的《亲爱的客栈》,郑佩佩在女儿的陪伴下出现了。

当年红极一时的武侠影后,现在腿脚不便,握笔的手都不利索。

但她在节目里总是微笑着,与朋友谈天说地;清晨醒来,就和女儿一起练瑜伽。

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许多人小时候,要被家里人逼着学钢琴,学芭蕾,想要离高雅的境界更近一点。

那不是名牌装扮出来的,而是心气的凝结。

因为见过了优雅,就怕极了孩子活得像自己一样庸俗。

严歌苓在《波西米亚楼》里讲了自己身处异国公寓的故事:“房东太太60岁左右,常把‘庸俗’挂在口上,有次问她的‘庸俗’定义何在,她说:假花固然是一种庸俗。但对我来说,庸俗是一个人开辆豪华奔驰车,但连买本书的钱也花不痛快。”

60岁的老人,尚且不愿让自己过得太俗。

“油腻的中年男人和乏味的中年妇女”,终究不是人们想成为的样子。

在无聊的生活当中,时刻警醒自己,做一个精神世界富足,与人为善,诚恳待人的人,是每个人的终身必修课。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微博@槽值,有态度的情感吐槽,等你来撩。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