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犀牛》2500 场演出,廖一梅念了一封给观众的信

subtitle 好奇心日报01-11 11:29 跟贴 1 条

  2018年1月10日,由廖一梅编剧、孟京辉导演的话剧《恋爱的犀牛》在北京喜剧院结束了它的第2500场演出。距离1999年首演已有19年。

  演出结束后,导演孟京辉邀请廖一梅上台,廖一梅为现场读者读了一封信。这封信是她在最近得知《恋爱的犀牛》即将有第2500场演出时,专门为观众写的信。

  2500场演出后

  廖一梅在信中写到:“孟京辉一个星期前问我:下星期《恋爱的犀牛》就演到两千五百场了,你有什么想对观众说的吗?我怀疑,从未有哪个编剧十九年来为同一出戏参加过这么多的纪念活动,以至我真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2004年,演到一百场的时候,孟京辉说《恋爱的犀牛》会演一千场,我把这当成孟京辉特有的表达方式,就像以前他说他会成为一个足球教练和获得诺贝尔奖一样,并没当真。没想到2012年突破了一千场,2018年新年,已经演到了两千五百场。”

  之后她提到了几个与《恋爱的犀牛》及她自己有关的时间节点中的感受,这些观点她或多或少在其他地方提到过。

  2500场演出后,剧场播放了过去演出的演出资料

  1999年,“我相信没有偏执就没有新的创举,就没有新的境界,就没有你想也想不到的新的开始。爱是自己的东西,没有什么人真正值得倾其所有去爱。但有了爱,可以帮助你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

  2009年,“每次我走进剧场,在远处看着舞台上的马路和明明,我知道,在戏中,永远不会老去了,年轻时的激情完好无损地保存在那儿……”

  2010年,“我明白对于这个世界,对于爱,只有‘找’,没有‘找到’”“作为完美主义者,接受一个有缺憾的世界……”

  2014 年,“从今天开始,和生命握手言和。”

  2016 年,作为一个曾经的悲观主义者“相信我们殊途同归……”

  在这封信之后,廖一梅还读了一段她和孟京辉的儿子在2017 年年末写给父母的信。这封信是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廖一梅说,他的儿子在写这封信的时候酝酿了很久,交给她的时候仍然觉得写得很差,辞不达意。但廖一梅觉得,信很短,也很简单,但她感到了真挚的、深深的爱意。

  这可能和《恋爱的犀牛》这部戏有一个对应。廖一梅说:“十九年以前,一个困惑、任性、偏执的年轻人纯粹为了自我表达写了《恋爱的犀牛》这个剧本,我从未想到它会成为今天的样子,这一切有赖于幸运,有赖于理解,有赖于你们(观众)。希望这封信蕴含的感情能表达我对观众和所有帮助《恋爱的犀牛》成长的人的谢意!”

  “谢谢你的善良,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谢谢你的每一个‘晚安’,谢谢你让我保留这么糟糕的发型,谢谢你让我买只用来玩游戏的电脑,谢谢你的前卫,谢谢你让我知道如何表达自己。

  谢谢你让我喝Root Beer,谢谢你让我有一个很长的睫毛。谢谢你成为我生命中的第一束阳光,谢谢你让我知道如何解释什么是爱,谢谢你成为我的父母,谢谢你那不可言喻的爱。希望你能接受我那不可言喻的爱。”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