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狸奴不出门:古人是如何"吸猫"的?

subtitle 北京晚报01-11 10:26 跟贴 39 条

  在中国历史上,很早就有养猫的记载。在人类社会早期,猫因为能捕鼠而有利于农事生产,被看作“八神”之一。后来,人们开始有意驯养猫。不过,这一时期,人们看重的仍然是它捕鼠的特性。

  直到唐宋时期,人们驯养的猫,才淡化其捕鼠的功能,逐渐成为陪伴人们的“宠物”,并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从这一时期开始,诗文和书画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猫的身影。宋代诗人陆游,写下了多首关于猫的诗歌,甚至在当时还有人研究如何“相猫”。

  有意思的是,正是在唐宋时期,猫有了“狸奴”的雅号,可见猫的通灵之处。从那时起,人们对它就非常喜爱,一直持续到现在。

  汉代养“狸”捕鼠更普遍

  作为如今人们喜欢的宠物,猫的驯养历史要比狗的驯养历史晚得多。从世界范围来看,驯养猫的时期,可能不会早于公元前七千年。但在不同史前人类遗址附近,都曾发现过猫的残骸,比如约九千年前的以色列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千年前的巴基斯坦印度河谷遗址。不过,这些残骸很可能是为了谋取皮毛或肉而被杀死的野猫。有趣的是,在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岛上同时发现了八千年前的猫和鼠的残骸,它们可能是被人类带到岛上。尽管这些猫可能尚未完全驯化,但它们是有意被带到岛上来对付鼠害的。

  如今人们驯养的家猫并非外来,那么,家猫的饲养究竟开始于何时?一部分学者根据《礼记》、《诗经》等文献资料有关猫的记载,认为中国养猫的历史为两千多年。遗憾的是,埃及曾发现三四千年前关于猫的雕刻,而中国却至今还未发现同类文物。

  另一部分学者根据20世纪70年代以后出土的猫类动物遗骸,提出中国的家猫饲养在四千多年以前便已开始。据对1978年河南汤阴白营龙山文化出土的动物遗骸进行鉴定,在可鉴定的954件遗骸中,有猪、狗、猫、牛、山羊、马和家禽鸡七种;在第17号灰坑发现的保留有第四前臼齿和第一前臼齿的下颌骨,根据测量的数字看,“很可能是家猫的遗骸”,其“放射性碳素年代为公元前2160年”(周本雄:《河南汤阴白营河南龙山文化遗址的动物遗骸》)。

  1990年山东临淄的一处遗址中,在新石器时代的灰坑内也发现一块动物的下颌骨,并附带第一前臼齿,生物学家鉴定认为也属于家猫的遗骨,其牙齿端部不甚锋利,已有较高的驯化程度。”考古研究所吴汝乍著文指出中国家猫的饲养始于四千多年前,其理由除了龙山文化出土的猫骨与齿遗骸等实物外,他还分析了驯养猫的文化环境,指出家猫的驯养是农业生产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据考古资料,龙山文化时期农业已相当发达,粮食不仅可供人畜食用,而且因为有了粮食贮藏,鼠害的威胁日益严重,对猫的驯养便提上了日程。

  不过,有不少学者对此提出质疑,他们认为这些证据不能判断其为家猫,也有可能是野猫。

  猫的本字是“貓”,《大雅·韩奕》中提到:“有熊有罴,有貓有虎。”汉代注释《毛传》说:“貓似虎而浅毛者”,南宋朱熹《诗集传》接受此说,清代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说:“貓即今俗称山猫者。”《礼记·郊特牲》中有:“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貓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由此可见,《诗经》和《礼记》中出现的“貓”,说的都是山猫或者说野生的猫,而不是家猫。

  在古代的大蜡礼中,奉猫为神,原因是猫食田鼠,去苗之害,对农业生产有贡献。只不过,大蜡礼中被奉为神的“猫”不是今天的家猫,当时称之为“狸”。

  狸捕鼠,在战国时期便有记载。如《韩非子·扬权篇》说:“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吕氏春秋·仲春纪·功名》载:“以狸致鼠,以冰致蝇,虽工不能。”这些记载说明以狸捕鼠在当时很常见。

  到了汉代,关于“狸”的记载更多,提及的同样也多是捕鼠的功能。《淮南子》中多次引述。如“譬犹雀之见鹯,而鼠之遇狸也。”(《主术训》)

  西汉的刘向在《说苑》中也谈到以狸捕鼠:“骐骥碌骈,倚衡负轭而趋,一日千里,此至疾也,然使捕鼠,曾不如百钱之狸。”狸用百钱即可在市上购得,可见养狸并用以捕鼠在当时已相当普遍。

  那么这个狸与后来的家猫是同一种动物吗?一部分学者认为狸与猫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唐宋时期,猫和狸的称谓是并存的,唐宋时还称猫为“狸奴”,如宋代黄山谷《乞猫诗》:“秋来鼠辈欺猫去,倒箧翻床搅夜眠;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狸奴”是人们对猫的一种爱称,表示可通人意,供人驱使的意思。

  但也有另一些学者认为狸与猫有别。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这样记载:“狸为野猫……狸有数种:大小如狐,毛杂黄黑有斑,如猫而圆头大尾者为猫狸,善窃鸡鸭,其气臭,肉不可食。有斑如躯虎,而尖头方口者为虎狸,善食虫鼠果实,其肉不臭,可食;似虎狸而尾有黑白钱文相间者,为九节狸,皮可供裘领,宋史安陆州贡野猫、花猫,即此二种也。有文如豹,而作麝香气者为香狸,即灵猫也。”而对于猫的解释则是这样:“捕鼠小兽也,处处畜之”。

  明末张自烈编《正字通》中更明确指出:“家猫为猫,野猫为狸。”

  近人尚秉和在《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一书中指出,狸与猫性情不同,前者凶狠,后者温驯。在此基础上,他分析,两者性情不同,这也是汉代逐渐废狸而养猫的原因。

  长沙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的10件汉代漆盘,其形制、大小皆相同,除130只盘画有三猫一龟外,其余皆画有4只猫,共计39只。这些猫的形体浑圆,尾巴修长,突出表现了圆形的眼睛和长的胡子,非常传神。虽然汉代漆器上常刻画虎豹熊等野生动物,然而这些猫的形象温良可爱,应当是经过驯化的家猫。这些温顺的猫,或许除了捕鼠之外,还有其他的作用。

  到了北魏,民间也开始驯养猫,不过其用途还是多用于抓老鼠。北魏贾思勰著《齐民要术造神曲并酒》,其中有这样的记载,“其屋,预前数日著猫,塞鼠窟,泥壁,令净扫地。”

  不管猫与狸所指是不是同一种动物,这一时期,驯养它们的主要目的还是用于捕鼠,并非现在意义上的家猫。从唐宋开始,较为普遍地出现了驯养的家猫,最关键的是,这些猫不再主要用于捕鼠,而是成为了与当今颇为类似的“宠物”。

  唐宋以猫入诗画

  隋唐时期,驯养的家猫开始频繁见诸于文献记载以及诗文中,而且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唐代笔记小说《朝野佥载》中有这样的记载,荆州长史薛季昶,有天夜里梦见一只猫伏卧于堂限上,而且猫的头向外。薛季昶第二天就问擅长占卜的张猷,张猷告诉他,猫本来是“爪牙”的意思,而伏在堂限上,表示要负责“阃(kǔn)外之事”(城郭外的事情,表示军事重任),因此,“君必知军马之要”。果然,没过多久,薛季昶便“除桂州都督岭南招讨使”。

  唐代诗人李商隐也写下了“鸳鸯瓦上狸奴睡”的诗句,这说明在唐代,猫广泛生活于家庭之中。

  在这一时期的画中,也开始出现猫的形象,比如《唐人宫乐图》中,在宫女围坐着的木桌下,就趴着一只懒洋洋的猫。唐代善画猫的画家有刁光胤、何尊师等人。《唐朝名画录》中还有“卢弁,善画猫儿”的记载。

  不过,隋唐时期,随着宫内猫的广泛驯养,围绕猫,也出现了众多灵异故事。成书于唐太宗贞观十年(636)的《隋书·外戚传》,就讲述了一个“猫鬼”的故事。隋文帝杨坚的大舅哥独孤陁领养了一个猫鬼。一次,独孤陁要喝酒,府中缺钱,独孤陁就让猫鬼去权臣杨素的家中偷钱。得手之后,独孤陁胃口大增,又指使猫鬼进入皇宫,希望猫鬼附在做皇后的妹妹身上,以便给予自己赏赐。

  被猫鬼侵扰之后,皇后与杨素的妻子同时病倒了,前来治病的太医认定二人所得疾病皆是猫鬼所害,文帝听闻后大惊,催促大理寺官员追查,之后,猫鬼的操纵者被缉拿归案。独孤陁猫鬼一案的影响甚至延续到了唐朝。为了惩治猫鬼等邪术,唐朝首部成文法《唐律疏议》中明确规定,制作、传养、教唆他人蓄养猫鬼的人,一律处以绞刑。

  这个“猫鬼”降神的故事流传很广,在北宋年间的《太平广记》和《资治通鉴》中都记载了这个故事。

  关于宫廷贵妇养猫,还有一个著名的记载,相信只要对历史有点兴趣的人都知道。《旧唐书·后妃传》中有这样的记载:唐代第三代皇帝高宗日益宠爱昭仪武氏(后来的武则天),皇后王氏和良娣萧氏感到不安,于是请巫师咒杀昭仪武氏。但是事情被发现,两人都被降为庶民而被幽禁起来。高宗想救出两人,武氏知道后,就把两人处刑棒打一百回,斩手足,丢进酒瓮中,说:“令二妪骨醉。”两人被贬为庶民之后,萧氏大骂:“愿阿武为老鼠,吾作猫儿,生生扼其喉。”武则天听到后大怒,此后宫中禁止养猫。

  这个故事,本来见于元和二年(807)刘肃作序的《大唐新语》。后来,《太平御览》和《新唐书·后妃传》、《资治通鉴》等典籍也原原本本地加以引用。这则故事说明,至少在初唐,家猫已经养在后宫,并且是贵妇们的消遣宠物。

  在宋代时,越来越多的猫不再用于捕鼠,而是成为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的“伴侣”。陆游的《嘲畜猫》就发出过类似的慨叹:“但思鱼餍足,不顾鼠纵横。”但同样是陆游,在他的《岁未尽前数日偶题长句》中也提到:“榖贱窥篱无狗盗,夜长暖足有狸奴。”他晚上睡觉的时候,竟然还需要猫来暖足,可见猫与人们生活的密切。

  宋代《冬日婴戏图》(局部)

  当时,猫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陆游的《赠猫》就说了一猫难得:“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宋代曾几的七言绝句《乞猫》中也记载有这样的诗句:“春来鼠壤有余蔬,乞得猫奴亦已无。青蒻裹盐仍裹茗,烦君为致小於菟。”从这些诗句来看,宋代,想要得到一只猫,都要拿盐和茶叶来换。

  宋代时,还有专门的“相猫术”。北宋会稽陆佃的《坤雅》指出:“猫有黄、黑、白、驳数色,狸身而虎面,柔毛而利齿,以尾长腰短,目如金眼,及上胯多棱者为良。”

  相比唐代,宋代擅画猫的画家更多。从传世的宋朝画作中,常可看到宠物猫的踪迹。比如毛益的《蜀葵戏猫图》,李迪的《蜻蜓花狸图》、《狸奴小影》及《秋葵山石图》,苏汉臣的《秋庭戏婴图》等。

  明代皇帝爱养猫

  明代时,豢养宠物猫达到了巅峰状态。下到平民布衣,上至贵人天子,都爱猫成癖。而且宫中养猫风气更盛。明代宫内养猫成群,皇上还给猫起了不少别致的名字,如“铁衣将军”、“丹霞子”等,有的猫甚至还给加官晋爵,领取俸禄。宫内专门设有猫房,豢养各种珍贵品种的宠猫,有的15只一群,派专人负责饲养和管理。猫们都有自己的专称:公猫称为“某小厮”,母猫称为“某丫头”;加授过职衔的称“某老爷”,被骟过的称为“某老爹”。据说在一些内臣家所畜骟猫,其高大者,甚至大于寻常家犬。

  明朝皇宫里的猫多到什么地步,据说因为猫夜间争斗、嘶叫不休,宫中降生不久的婴儿有的被猫声惊得抽搐成疾。

  明宣宗(朱瞻基)《花下狸奴图》

  明宫中养猫泛滥始于嘉靖一朝。相传,嘉靖皇帝最宠爱的一只狮子猫很是稀奇,它有一身滑腻卷曲的淡青色毛,惟有眉毛却“莹白若雪”。嘉靖皇帝对它爱不释手,赐御猫一个“霜雪”的美名。听说霜雪不但性格温顺,而且还善解人意。嘉靖帝的眼神它都能读懂,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撒娇,什么时候应该回避。对于嘉靖皇帝的生活习性,霜雪全都铭刻在心。每当嘉靖帝闭目养神打盹,霜雪便静静地陪伴在旁边,即便是饥渴便溺,也要忍到皇帝醒来,十分乖巧。因此,嘉靖皇帝对它已经达到了须臾不离的地步。

  后来,霜雪死了,嘉靖皇帝对这只备受恩宠却天命不永的猫,给予了“忠无不酬”、“生荣死恤”的待遇。不仅下旨隆重礼葬,用金子制作了一个棺材,将它安葬在万寿山北坡,还为它御笔题碑,命名“虬龙墓”。

  嘉靖帝还按照道教礼仪设坛为之祈祷,写了大量的青词来悼念这只猫。皇帝如此重视,大臣自不敢怠慢,也献上各种青词。嘉靖朝文人学士袁炜的青词中有一句“化狮为龙”,深得圣意,不久袁炜便被提升为朝廷大员。

  到了万历时,明宫的爱猫之风达到极盛,紫禁城里,无论御前还是后宫中,无不有猫。得宠的宫猫,可以被加官晋爵,称为“某管事”或“猫管事”。皇帝赏赐大臣时,“猫管事”也随同领赏。有时候,一些不得宠的妃子生活待遇还不如一只得宠的猫。

  到了清代,猫在宫里的地位就远远不如狗了,在一些记载中,皇帝还曾下旨禁止某些地方养猫。清道光九年的一道《上谕》中指出:“十六日,奉上谕:以后,首领、太监,不准养猫。如若有养猫之人,立刻拿出。再有养猫之时,被万岁爷瞧见,治总管、首领、太监等不是。钦此。”我们在一些晚清老照片中,可以看到慈禧太后更多喜欢的是养狗,猫很少在宫里出现。

  但这并不影响猫在民间的受欢迎程度。有意思的是,清代有人写了一本堪称猫的百科全书的书籍。这本书便是成于咸丰三年(1853)的《猫苑》,此书广搜博采历代有关猫的典故、诗文及传说,仿照宋代傅肱《蟹谱》、明代陈继儒《虎荟》的体例,分门别类归纳而成书,这是我国第一部关于猫的著作。全书分《种类》、《形相》、《毛色》、《灵异》、《名物》、《故事》、《品藻》七门。在《故事》、《品藻》和《补遗》中还收录不少寓言,有的较为罕见,如赵古农的《迎猫制鼠说》,无名氏的《宝猫说》以及《详猫说》等。在这几篇作品中,作者还辑录了尚已失散的《相猫经》中的“相猫十二要”。

  补白

  雍正和慈禧爱养狗

  如今,很多人喜欢养狗。其实,狗的驯养历史比猫更久远,大概有1.5万年到8000多年左右。在我国,至少有八千多年的驯狗历史。从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不断有关于发现狗的报道。例如在距今7000至6500年前的浙江余姚县河姆渡遗址发现有狗的骨架;在河北省武安县距今7000年前的磁山遗址发现有狗头骨的前半部和下颌骨,从其构造上来看,这些狗与它的祖先——狼相比,差异甚大。

  狗在人类早期社会中的地位非常重要。从被驯化到春秋时期的数千年中,狗伴随主人捕捉猎物,帮助主人获得食物,这是它们对人类而言最大的价值所在。《吕氏春秋》说:“齐有好猎者,终日不得兽,入则愧其友。推其所以不得兽,狗恶故也。欲须良拘,家贫不能得,乃还疾耕,疾耕则家富,家富则有良狗,有良狗则数得兽矣。”有良狗就能捕获更多的兽,狗的作用可见一斑。因此,在早期墓葬中,考古学家发现了大量殉狗的遗迹。

  在人类社会早期,养狗也有抓老鼠的目的。这在《吕氏春秋》等古籍中都有不少记载。四川三台县的汉代崖墓中就有狗捉老鼠的画像,画像中,一只狗正得意地叼着一只老鼠,老鼠的尾巴在狗嘴外垂着。可见,“狗拿耗子”在如今被形容为多管闲事的说法,在当时是实际存在的。

  因为狗的重要作用,殷商时期甲骨文中就有“犬”字的出现。西周、春秋、战国等时期有关狗的记载就更多了。如《礼记》注疏中有这样的记载:“小曰狗,大曰犬。卷毛悬蹄者为犬。”狗作为“六畜”之一也是这个时期提出的。如《管子·牧民》记载,“务五谷则食足,养桑麻,育六畜,则民富。”当时人们还把养六畜提高到国富民强的高度。“六畜育于国家,国之富也,六畜不育,则国贫而用不足。”

  秦汉时期,狗不仅是用于祭祀、食用、狩猎、守卫等方面,还进一步发展作为“玩赏”或“伴侣”宠物。汉代,皇宫里专设“狗监”等官职,专管皇族的猎狗养殖。汉武帝还曾下令营建“狗台宫”,供皇室人员和大臣观看“斗狗”。《汉书·张良传》载有宫廷最早养狗的记载:“沛公(刘邦)入秦,宫室帷账狗马生宝妇女以千数,意欲留居之”。

  三国、两晋以至南北朝时期,民间养狗已非常普遍,“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等诗句就是很好的例证。隋唐两宋,不仅宫廷,民间也开始大规模养狗。唐代名画《簪花仕女图》卷中描写的宫廷贵妇,左手执佛掸向前灵巧摆动,逗引着深通人意、张嘴摇尾扑跳的狮子狗戏耍,情节生动活泼。

  元代,东北有“狗国”和“使犬国”的记载。当时,东北地区设有驿站,有狗拉雪橇进行通讯和运输。明清时期,狗的养殖也开始成熟,人们逐渐培育出许多名犬,如北京狮子狗、哈巴狗、沙皮狗等。

  有趣的是,清代雍正皇帝与狗有很多逸闻趣事。雍正皇帝让太监在内宫养了很多狗,他在忙里偷闲的时候就会去逗狗。雍正帝给他养的数十条狗起了名字,他最喜欢的两条分别叫“造化狗”和“百福狗”,皇帝还亲自给这两条狗设计衣服。他给“造化狗”设计的是一种老虎式的套头衫。“衣服”做好后,他觉得套头衫没有耳朵,又让人在虎式套衫上加上了两个耳朵。他为“百福狗”设计了一件麒麟式的套头衫,做好以后,雍正还让人在麒麟套头衫上再安上眼睛、舌头,“百福狗”穿上“衣服”后,如同一个活生生的麒麟。

  清朝,对狗特别钟爱的还有慈禧太后。慈禧特别喜欢养小狗,尤为钟爱京巴,而且慈禧爱狗达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她在宫内特别设置了养狗场所,名为“养狗处”。养狗处的房屋极其华丽宽敞。

  平日,有专门养狗的太监负责狗的饮食、调教、修饰等事项,被称为“狗监”。每只狗都有俸银,由太监按月领取。当时慈禧有四条毛色黑中带灰、灰中夹紫的京巴狗,因为它们的身材、毛都长得极为相像,颇难区分。但慈禧抓住了每条狗的特点,不但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辨认出来,并且根据每条狗的特点分别起了极具诗意的名字:秋叶、紫烟、琥珀和霜柿。

  作者:额尔瑾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