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犹太者虽远必诛:摩萨德猎杀"黑九月"

subtitle 冷炮历史01-11 10:21 跟贴 4418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复仇好比一道菜,最好凉了再吃”

--乔治拜伦

1972年9月5号,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阵线(法塔赫)的秘密组织“黑九月”袭击了参加奥运会的以色列代表团营地。11名以色列人死在了“黑九月”恐怖组织的屠刀下。

在空气中都充满悲痛的以色列国葬上,副总理伊加尔阿隆向全世界宣布:我们要战斗到底!

年愈8旬的总理梅厄夫人也近乎咬着牙对摩萨德局长扎米尔少将吼到:把你的小伙子们派出去!

随后,摩萨德的经费几乎在1夜之间暴涨了1倍,这支隐藏在冷战铁幕下的特务机关将用一次长达9年的复仇行动来教会恐怖分子什么叫做:有债必偿!

1复仇的开始

△崇尚报仇的梅厄夫人

惨案发生仅仅两个星期之后,扎米尔少将就制定了1份长达11人的死亡名单,对应11名遇难的以色列人。其中囊括了“黑九月”组织的全部的首脑。由阿夫纳特工领导的6人行动小组也随之成立,成员都来自摩萨德与辛贝特机关,具备多年特勤行动与暗杀经验。从加入这次代号为上帝之怒的行动开始,他们就签署合同解除了与以色列所有机关的法律关系。个人档案被消除,成为了人海中的无名氏。

1972年10月16日,位列名单第4位的瓦埃勒兹怀伊特成为了大卫王复仇的第一个牺牲品。他表面上是利比亚驻罗马大使馆的翻译,实际上是“黑九月”在意大利的行动负责人。在手眼通天的情报网帮助下,摩萨德很快锁定了他在罗马阿尼巴里亚诺广场上的公寓,连他每天回家前都要在C号门前的蒂利亚斯特酒吧与女友通电话的习惯都已经被以色列特工们所掌控。

10月16日晚上22点,他如同往常一样从女友家中回来,穿过昏暗的过道。但却有一对犹太男女出现在他们面前。那是以色列特工阿夫纳与罗伯特(均为化名)。兹怀伊特从没见过两人,而两人却热情礼貌的问自己是不是兹怀伊特。他下意识的点了头,却发现两人的右手始终紧贴着身体,立即觉得情况不对立即摇头否认。就在他头还没摇完的时候,两把配备了消音器的92F手枪就在1秒内冲他连开14枪把他打成了筛子。这位策划了1968年426号航班劫机案的恐怖分子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那对特工们则走出公寓,在众目睽睽下坐着一辆菲亚特潇洒离开。

△摩萨德的标志

兹怀伊特的死,让死亡名单上的其他目标都不寒而栗。住在巴黎的马赫穆德哈姆沙里博士被吓得赶紧召集部下在自己的公寓旁加派了大量暗哨,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第二个牺牲品。这位阿尔及尔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在过去几年里策划了数次针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

12月5号,哈姆沙里家的水管损坏了。第二天他家的电话也出现了问题又有一名“意大利记者”想要与身为报纸主编的自己谈笑风生。在这两次看似漫不经心的小事件中,他的生命已经走向了倒计时。水管和电话修理工都是摩萨德特工,他们先是借修水管掩护装配了监听器与干扰设备制造了电话故障。然后又趁机在哈姆沙里博士与警卫的眼皮子底下给他的电话装了个意外惊喜。

12月8号,“意大利记者”如约打来了电话,哈姆沙里博士兴冲冲地接起电话,解开了电话炸弹的保险。在附近负责监听的特工们在确定接电话的就是哈姆沙里本人之后,炸弹遥控器的尖锐响声就响彻了整个房间。剧烈的爆炸把哈姆沙里博士炸进了医院,他虽然没有当场死去,但也在1个月后重伤死在了医院中。

1973年1月24日,名单上排名第10的克格勃联络官侯赛因希尔在克格勃的重重保护下,被摩萨德用8枚燃烧弹炸死在了酒店的床上。4月6日,排名第5的巴希尔库拜西在巴黎街头被摩萨德当众处决。黑九月在地中海欧洲沿岸的武器供应网络已经支离破碎。

△上帝之怒行动

2 沸腾的青春之泉

△正在制定计划的以色列情报部门

备受鼓舞的摩萨德立即着手开始制定一次更大胆的行动:直接突袭法塔赫位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总部,那里住着3名死亡名单中的重要目标。

为了实施这次代号为青春之泉的行动,以色列国防军的精锐们几乎是倾巢出动。第35伞兵旅侦察连、海军第13突击队,还有被誉为“总参之子”的总参谋部侦察营,都将参与其中。

1973年4月9日,特种部队乘坐快艇从海法启程由海路逼近贝鲁特在道夫滩头登陆,随后换乘6辆轿车与行动组一起兵分三路:法塔赫总部、公寓与军工厂。为了达到掩护效果,特种部队化妆成了游客,有的西装革履有的穿上了宽松叛逆的牛仔裤。总参侦查营长埃胡德伯鲁格中校甚至还穿上了女装。

△总参谋部侦察营

10号凌晨1点,30名总参侦察营成员在汉斯、阿夫纳、史蒂夫三名特工引导下来到了维尔丹街前的法塔赫公寓,用M10冲锋枪为3名哨兵送上了无声的问候。随后分成三组冲入目标公寓。他们先是在二楼遭遇了名单上第8位的穆罕默德纳杰尔,他正在与妻子翻云覆雨。看到以军之后,他的妻子甚至还奋不顾身想要堵枪口,而他也想拿起床边的AK-47反击。但尼亚坦夫少尉手起枪落,将他满门抄灭。住在三楼的凯末尔纳赛尔也连同自己的办公桌一起被打成了筛子。他的副手凯末尔阿德万在五楼妄图用一把AK-47对抗历战无数的以军,确一枪未中,难逃厄运。短短4分钟内,死亡名单上的3人就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以色列海军第13突击队

另一侧的法塔赫总部则还在激战。摩萨德已经伪装成平民向黎巴嫩警察报警说这里的战斗是巴勒斯坦人内战,黎巴嫩警察也很配合的没有介入。伞兵侦察连则在沙哈克利普金中校指挥下与法塔赫爆发了激烈的枪战。利用枪榴弹发射器成功压制住了法塔赫的机枪阵地,又堵住了法塔赫下楼必经的升降机出口。伞兵们把每批下来的法塔赫都打成了筛子,再把他们的尸体拖出来,等着伏击下一批。但由于法塔赫兵力太多,伞兵们也有2人先后牺牲,5分钟之后,中校下达了炸毁大楼的指令并在以军直升机的掩护下从容撤退。

海军第13突击队也趁机摧毁了法塔赫的军工厂。用一次烟火宣告了这次已被奉为经典的任务圆满结束。整个行动从开火到撤离黎巴嫩只用了29分钟。

△与名将达杨一起合影的以色列散兵

3 血路的终点

△最后一个目标 萨拉迈

此时,死亡名单11个目标里的7个已经被清除,但复仇还要继续。1973年6月28号,哈姆沙里博士的上级,“黑九月”的外交负责人穆罕默德布迪亚被炸死在了自己的汽车中。

1978年1月,名单上的11号目标,瓦迪埃哈达曼因癌症病死在了民主德国。现在名单上只剩下排名最高的两人,分别是组织的领导人哈桑萨拉迈与副手阿布达乌德了。

作为黑九月的领导人,萨拉迈心思缜密、足智多谋。他从上帝复仇行动开始时就知道自己是目标,但依然招摇过市。不仅出席各种活动,甚至迎娶了1971年年度世界小姐。摩萨德针对他的数次暗杀都遭到挫败,还在1973年的挪威利勒哈梅尔错杀了1名服务,生导致6名特工被挪威逮捕判刑。1976年的一次暗杀中,摩萨德开枪打中了萨拉迈数枪,但他经抢救后却奇迹般的痊愈。但正义只会迟到,却从不缺席。

△佩内洛普特工

1978年11月18号,摩萨德终于等到了机会。化名为“佩内洛普”的英国籍特工艾丽卡钱伯斯成功潜入了贝鲁特,而且就住在萨拉迈家的正对面。这位女特工伪装成画家为摩萨德提供了关于周边环境与萨拉迈习惯的大量情报。借助这些情报的帮助,摩萨德制定了周密的逃跑与刺杀计划。

1979年1月22日,三名伪装为商人的摩萨德特工将1辆装了足足50公斤炸药的大众轿车停在了萨拉迈必经之路上。下午3点,当萨拉迈乘车经过这辆轿车时,“佩内洛普”引爆了炸药,把萨拉迈和他的4名保镖以及2名路人炸死,被称为“红色王子”的萨拉迈终于还完了他该还的债。

而死亡名单上的最后一人—阿布达乌德在躲藏多年后也难逃天谴。1981年1月,他在波兰一家旅馆偶遇了一名摩萨德特工。虽然特工的任务目标并不是他,但特工还是认出了这位最后的目标,随后用一阵枪响结束了这次持续9年的追猎杀。

这条血路上不仅有恐怖分子的血,同样有摩萨德和无辜者的血。11个目标虽然全部被灭,但6人的行动小组也只剩下了史蒂夫与阿夫纳。卡尔在房间中被暗杀,罗伯特因炸弹误炸牺牲在比利时,汉斯也牺牲于法兰克福。对一切都厌倦了的阿夫纳不顾摩萨德威胁,毅然决然移民美国,过上了隐居生活,成为了真正的无名氏。(完)

欢迎关注网易号:冷炮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