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位欧洲知名女性:反对女权 捍卫男性求欢的自由

subtitle 网易女人01-11 10:11 跟贴 31 条

  金球奖的“黑美人”视觉盛宴拉开了反性侵运动新帷幕,性侵、性骚扰话题不再被避讳,首次成为重大影视奖项的主题。2017年10月,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等人发起的“Me too”运动仍在如火如荼地继续。

  但此时,有女性发出了不同的声音。1月9日,一百位欧洲知名女性突然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她们在信中表达了对某些女权主义者的反对,认为她们是在“仇恨男性”。

  包括法国著名演员凯瑟琳·德纳芙在内的众多女性艺术家、医生、记者表示:她们捍卫男性纠缠求欢的自由,持续、笨拙的勾引并不算犯法。在她们看来,一些男性只是碰了某位女性的膝盖,或者发送了性暗示的短信,却因“Metoo”活动失去了工作。

  以下为公开信的全文翻译,内容有删减:

  强奸是犯罪,但持续、笨拙的勾引并非不法行为,献殷勤也算不上大男子主义作祟的侵犯。

  受“好莱坞大亨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的影响,大家开始合理地意识到了女性遭受到的性暴力,这一现象在部分男性可以滥用职权的职场上尤为常见。这种变化是很有必要的。

  但这种言论的解放逐渐向相反方向发展:有人命令我们用“正确的方式”说话,对令人愤怒的事情保持沉默,拒绝向这种禁令妥协的人一概被视作叛徒和同谋!

  然而,这正是清教主义(puritanisme)的特征。有人以所谓的维护大众利益、 保护女性、解放妇女之名,维持对女性的束缚,她们将永远都是受害者,笼罩在邪恶大男子主义的阴影之下。

  男性成为受害者

  事实上,Metoo活动已经在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引起了一系列针对个人的公开谴责和控诉,后者却没有对此回应和为此辩护的机会,他们已经被视为“性犯罪者”。

  这种“快捷审判”已经有了受害者。一些男性因此受到了工作上的处分,被迫辞职等等,尽管他们唯一的错误就是碰了谁的膝盖,试图偷亲谁,在工作晚宴上说了些“私事”,或者向并未相互爱慕的女性发了带有性暗示的信息。

  这种狂热等于把“猪”送到了屠宰场,完全不是在帮助妇女自强,实际上在为那些性自由反对者、极端宗教分子、最坏的反动派服务。

  “净化”的浪潮似乎并没有任何限制。我们查禁了海报上埃贡?席勒的裸体画作;我们要求博物馆撤展巴尔蒂斯的一幅画作,因为有恋童癖的嫌疑。已经有出版商要求我们的男性角色少一些“性别歧视”,但“女性角色遭受的伤害”要更明显一些!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捍卫冒犯他人的自由

  哲学家吕旺?奥吉安(Ruwen Ogien)坚称,拥有“冒犯他人的自由”对艺术创作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同样的,我们捍卫纠缠求欢的自由,这对性自由来说同样不可或缺。现在,有人警告我们,逼迫我们承认性冲动在本质上具有攻击性、是粗暴的。但我们也足够明智,不把笨拙的勾引和性侵犯混淆起来。

  我们都知道,人不是石头。同一天内,一位女性既可以领导一支工作团队,又可以是男性的性对象,同时也不是“荡妇”或者父权制的卑鄙帮凶。

  她可以确保自己与男性同工同酬,但不把在地铁上的一次触碰当成永远的创伤,即使这已经被视作一种犯罪行为。她可以把这视作性悲剧的表现形式,甚至不把它当回事。

  作为女性,我们不承认这种女权主义:超越“揭发权利滥用现象”的范畴,对男性和性充满仇恨。

  我们认为,没有“纠缠求欢的自由”,就不会有“对性暗示说不的自由”。在我们看来,我们应该知道如何回应这种“纠缠的自由”,而不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猎物,选择闭门不出。

  触碰女性身体的事故未必就要上升到影响她尊严的高度,也未必会让她成为一个终身受害者。因为我们不能还原自己的身体,但内心的自由是不可侵犯的。

  我们所珍视的这种自由不是没有风险或责任的。

  从这篇公开信可以看出,公开信的联名作者认为“反性侵”的Me too运动矫枉过正,冒犯了他人自由。那么Me too运动到底是什么?

  让人们认识到性侵问题的严重性

  #METOO运动的兴起发源于互联网,而且它并没有一个具体的、一呼百应的领导人。这次运动的火星由无数个看似不起眼的事件逐渐叠加而成,最后被一条导火索引爆成了一场熊熊烈火。

  2017年2月份的时候,当时的优步(Uber)工程师苏珊·福(Susan Fowler)在网上发博客控诉在硅谷发生的性骚扰事件。紧接着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的主播比尔·奥赖利(Bill O'Riley)因性侵丑闻被公司开除。福克斯新闻频道和奥赖利花了超过4500万美元来和对方达成和解。2017年6月,美国老牌喜剧巨星“天才老爹”比尔·科斯比(Bill Cosby)被迫上庭面对迷奸和性侵的指控。2017年10月,艾什莉·贾德(Ashley Judd)接受时代周刊的访谈并且成为首个公开揭露了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骚扰丑闻的明星。

  美国时间10月16日凌晨4:22分,身为歌手和演员的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激愤地写下了一句话:如果你曾被性骚扰或者性侵过,转发这条推特并加上#METOO。

  演员的艾丽莎·米兰诺

  发完这条推特,米兰诺就去睡觉了。她自己都未曾想到,就是这条推特成为了那一颗关键的鹅卵石,激起了这次网络运动的千层巨浪。她一觉醒来,自己的推特就被消息淹没——24小时内她收到了3万2千条回复。几日之内的这条推特转发量已达好几百万。这场自带话题的网络运动从推特蔓延到各大社交网络平台并且迅速从欧美发展到别的文化地区,例如亚洲和中东。

  值得一提的是,“metoo”这个话题并不是米兰诺的原创。2006年一位女权运动家Tarana Burke发起了名为“metoo”的一场社会运动。这场运动最初意在赋权于有色人种中的低收入青年女性。在有社交网络支持大众传播的今日,#METOO这个短语突破了阶级和人种,成为了女性间相互鼓励相互支持的暗号和标语。

  运动触发者米兰诺曾转发她自己的推特说“如果所有被性骚扰或性侵的女性都在状态里写上#METOO,或许我们就能让人们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于此呼应的是英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会议员梅丽·布莱克(Mhairi Black):“我被其他女性那些‘你早该这么做了’的说法酸倒了牙。你敢怪她们试试看?她们在今时今刻发声的原因正是因为她们想确保下一代不需要再遭此厄运”。

  对于这场“反性侵”运动,你站哪边?

  文章整合自网络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