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赣江:抗日战争最后的赣江追击战

重探抗战史01-11 10:09 跟贴 760 条

近年来,世面上流行的网文,多称抗战结束前,日军从广东经江西腹地向北撤退时,几乎日陷一城,最终到达南昌。真的如此轻松么?本文就从日本自己的资料出发,看看这次战役的过程。

1945年5月中旬,驻广东的日军第27、第40师团奉命开始向赣州集中,企图先歼灭中国第七战区主力,再沿赣江北上,歼灭第九战区主力后,退到南昌。

此时,广东和江西的中国军队因与西南大后方阻隔,兵力非常虚弱,能参战的兵力仅及编制数一半多的19个师(旅、纵队),且弹药匮乏,不足以阻挡来犯之敌,因此在作战中只能不计一城一地得失,力图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尽量迟滞其前进速度,以策应各方作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5月中旬,战役开始之后。第七战区首当其冲,成了日军攻击的第一个目标。在作战中,该战区先以一部兵力迟滞由广东来犯的日军主力,最大限度地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日军最薄弱和孤立的一路、由赣州南下接应第27、第40师团主力的支那驻屯步兵第2联队(该联队实际出动只有700人),使该联队遭到重创,仅6月10日金钟山战斗中就歼其60余人,迫其放弃切断第七战区退路的任务,提前与第27师团主力会合,以致日军围歼第七战区主力的计划破产。尔后,第七战区各部又利用日军两个师团协同不力的弱点,集中兵力连续伏击进至三南地区的第40师团后续部队,予敌严重打击。其中,在6月25日连塘迳战斗中,日军步兵第236联队第2中队骨干40余人全部伤亡,整个中队几乎溃散。到7月初,经多次苦战,日军第40师团才完全摆脱了第七战区部队的追击,在赣州完成了集结。

7月7日,日军两个师团会合了原驻赣州的岩本支队(由第131师团所属步兵第95旅团及部分附属部队编成)后,开始夹赣江北上。中国第九战区主力在第三战区一部和空军的配合下,以一部节节阻击和尾追前进之敌,先后收复了大庾、新城、赣州等地,并集中主要兵力于吉安附近布置与敌决战。同时,中国军队抓住日军运载辎重和钨砂的大量船只和木筏顺赣江北上缺乏掩护的弱点,利用空军和江岸阻击阵地,着重打击其水上运输队,予其重大杀伤。其中,第27师团水上运输队遭到全歼,而第40师团和岩本支队的船筏也损折过半。为了躲避中国军队的袭击,日军的水上运输队只好昼伏夜出,尽量不暴露目标,行进速度大大降低。受其影响,日军作战部队的行军速度也慢了下来。这样一来,中国军队就可以利用这一机会,在决战地域从容组织防御。

7月26日晨,日军突破中国第37军的节节阻击,进至吉安外围,吉安保卫战打响。由于守备吉安城的第183师一部据城死守,而第九战区集结了重兵侧击和追击进攻之敌。日军始终无法攻克吉安城。而由于吉安的中国军队阵地正好卡住了赣江航道,日军水上运输队无法通过。因而,直到29日,日军全部滞留于吉安附近。与此同时,中美空军对滞留吉安以南江面的日军船只进行了集中轰炸。日军船只损失很大。

这下,日军第40师团长宫川清三中将急了,掩护船队顺利抵达南昌是本次撤退作战的主要任务之一。如果船队不能迅速通过吉安江面,位于赣江两岸的日军2个半师团将滞留于吉安以南,补给无着,一旦中国军队从他处不断调兵增援,对日军将非常不利。因此,日军于29日开始,动用所有工兵力量和裹挟的民工用两天时间在吉安城区的赣江对岸开掘了一条长约2公里的水道,使船队于31日晨避开吉安守军和中美空军的火力封锁,通过了吉安江面。随后,日军主力也迅速绕过吉安北上。中国军队第58军乘胜追击,而驻浙赣铁路以南的第32师和由兴国附近超越追击而来第40师也奉命在新淦、乌江一带截击北退之敌,予敌重大杀伤。日军苦战到8月7日才突破第32师和第40师的防御,继续向南昌撤退。到15日,退到南昌日军接到了天皇的终战诏书,得知了投降的消息。16日是日军中国派遣军宣布的停战前的最后一天,在那一天,双方在南昌以南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日军步兵第234联队第6中队长御影义久中尉以下数人战死。

到17日凌晨,南昌附近的日军停止所有战斗行动,广东和江西的追堵作战随之结束。在这次战役中,中国军队以伤亡3000余人的代价,收复了赣南大片土地,并迟滞了日军两个精锐师团的北进,有力地策应了其他方面的。

对于是役中日军的损失,网上流行的日本官方战史《昭和二十年的中国派遣军》并没有给出伤亡数字,甚至对整个战役过程都轻描淡写,以至于多数网友认为日军损失轻微。但据中方资料,三南作战和赣江追击战期间,中国军队歼敌6000余人。当然,因各种主客观原因,世界上几乎所有军队的战果统计都有夸大倾向。日军的损失评估还要靠日军自己的资料。笔者手里正好有第27师团的3个步兵联队的联队史,粗略加了一下那3本联队史后面所列的并不完整的本联队在本次战役中的死殁者(包括战死、战伤死和战病死)名单,已超过500人,如果加上战病和战伤人数,应不会低于1500人。在支步三第九中队的回忆录中记载着,日军为了加快撤退步伐,不得不将战殁者切下“片腕”后立即就地掩埋。在而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及,该师团的水上运输队在赣江上遭到全歼,其辎重兵联队在整个战役中的损失也不轻。再算上师团炮兵、工兵和其他直属部队的伤亡,该师团的伤亡人数将更大。尽管该师团的难兄难弟第40师团的死殁者名单不全,但在其所属部队的部队史中同样并不缺乏遭受损失的记录。在《步兵第235联队史》中所列该联队在几个主要战斗中仅战死人数就已达46人。而步兵第236联队第2中队的中队史《长恨》中更是讲述了该中队在赣南几乎被全歼的悲惨过程。此外,在步兵第234联队步兵炮中队史《步炮的青春》中,也提到了第40师团的水上运输队及其掩护部队受到的重大损失。如此总总,我们完全可以相信第40师团的伤亡人数并不少于第27师团。如果再算上第131师团在赣江撤退和在南雄、始兴一带与第七战区战斗的伤亡,日军的减员人数即便达不到6000人,也不会低于4000人,略高于中国军队的损失。

在日军的中国派遣军中,第27和第40师团均属精锐。中国军队以兵力上不占优势、装备弹药均缺的疲弱之兵取得如此交换比已经相当不易了。他们之所以取得如此战果,一条主要的原因就是善于抓住日军的弱点,大胆用兵,集中最大的兵力于主要方向。事实上,在赣江追击战的同时,日军第3和第34师团亦正从长沙经赣西北向南昌前进,与赣江北进之敌相呼应,对第九战区形成南北夹击的态势。但第九战区不为所动,为了保证吉安保卫战的胜利,大胆从该地区抽调第58军和第183师投入赣江方向,而仅以第99军和新3军主力共3个师的兵力节节抗击该敌和监视长沙。事实证明,这样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参考资料:

? ? ? ?《支那驻屯步兵第一联队史》、《支那驻屯步兵第二联队志》、《支那驻屯步兵第三联队战志》、《步兵第234联队史》、《鲸第235联队史》、《长恨》(步兵第236联队第2中队的中队史)、《步炮的青春》(步兵第234联队步兵炮中队史)、《大陆纵断八千里》(支步第三联队第九中队回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