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蒋介石最信任的心腹爱将,小字辈如何混成二把手

国家人文历史01-11 09:32 跟贴 1470 条

陈诚,最早在黄埔军校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在黄埔教官中也属于“小字辈”,但在后来却脱颖而出,成为蒋介石最信任的心腹爱将,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还建立了中央系中实力最强的分支“土木系”,到台湾后更是担任了“行政院长”“副总统”,成为仅次于蒋介石的二把手,他是怎样做到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跟着邓演达进黄埔

陈诚,字辞修,号石叟。1898年1月4日出生于浙江省青田县,1917年从浙江省立第十一师范学校毕业,1919年,陈诚借了一张处州中学的毕业文凭,冒名顶替报考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但因为考试成绩差,身材矮小,没有被录取。后经担任国会议员的同乡杜志远向陆军部军学司司长,主考官魏宗翰疏通,以备取生(所谓备取生就是今天的条子生)名义进了保定军校第八期炮科。

不久直皖战争爆发,保定军校停办。他只好南下广州,在新建粤军第1师任职,并于1920年加入国民党。不久,保定军校复课,仍回校继续学业。1922年从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至浙江第2师第6团任少尉排长。但他于1923年3月就离开浙江第2师,再度南下广东参加革命,在邓演达任团长的建国粤军第1师第3团任上尉副官、连长,并深得邓演达的器重。

1923年5月,陈诚随孙中山讨伐西江沈鸿英叛军,在作战中负了重伤,是邓演达亲自带人将他抢下战场而脱险。他在后方的肇庆医院养伤时,时任大元帅行营参谋长蒋介石来医院慰问伤员,这是陈诚与蒋介石的第一次见面,但仅仅是礼节性的一面之交,并没有给蒋介石留下深刻印象。

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他又跟随调任黄埔军校教练部副主任的邓演达来到黄埔军校,担任教育副官。第二年,黄埔军校开设炮兵科,因为陈诚是保定军校炮科出身,所以担任炮兵科教官,并兼任炮兵队区队长。陈诚到黄埔军校任教官,完全是跟随保定军校的学长和自己的老上级邓演达,而不是浙江同乡蒋介石的关系,这时他和蒋介石只是校长和普通教官的关系,并没有太深的交情。

改换门庭投靠蒋介石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导致宁汉分流,对陈诚有知遇之情救命之恩的邓演达作为国民党左派的领袖,和蒋介石彻底决裂。但陈诚在蒋介石和邓演达的冲突中坚定地站在蒋介石一边,也因此逐渐得到蒋介石的器重和栽培。

1927年9月,蒋介石第一次下野,由于陈诚被看作是蒋介石的人,所以也受到牵连。尽管他指挥的21师在龙潭战役中表现出色,但仍被何应钦以他坐轿上前线有失体统为名免去了师长职务,这也让陈诚和何应钦就此结下了梁子。

1928年4月蒋介石复出,陈诚跟着咸鱼翻身,立即升任总司令部警卫司令兼任第1集团军炮兵司令。众所周知,蒋介石视为嫡系的,一是黄埔军校出身,二是浙江人,三是忠心耿耿同进退的。陈诚完全符合这三个条件,自然就进入了蒋介石的嫡系圈子。

陈诚赠给空军上将周至柔(“土木系”重要干将)的签名照片,因为陈诚从11师和18军起家,所以人们便将陈诚派系叫作“土木系”

陈诚就任警卫司令后,大肆扩充实力,下辖3个警卫团,节制2个炮兵团,指挥2个宪兵团,其实力甚至超过1个师。不久国民党军进行整编,警卫司令部被裁撤,以原警卫司令部所属的2个警卫团与第17军曹万顺所部的4个团合编为第11师,曹万顺为师长,陈诚为副师长。但该师的实权是掌握在陈诚手中。

1929年3月,陈诚指挥11师参加讨桂战役。同年夏天,曹万顺因处事失当,引起11师黄埔系下级军官的强烈不满,陈诚乘机鼓动黄埔出身的中下级军官上演了一出“逼宫”剧,迫使曹万顺离开11师,陈诚也就顺理成章地接任11师师长。随后陈诚大量招揽黄埔学生,在11师中锐意改革,推行“人事公开、经济公开、意见公开”的“三大公开”整军策略,使11师面貌焕然一新,战斗力迅速提升。

陈诚在11师中大量采用黄埔军校毕业生,很对蒋介石的路数,蒋介石以黄埔军校校长起家,对黄埔生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陈诚此举更是赢得了蒋介石极大好感。在1930年的中原大战中,陈诚率第11师,首战马牧集,再战曲阜,三战济南,连战连捷,战功卓著,蒋介石高度评价11师在中原大战中的战绩,陈诚也被誉为“勇敢神速,出奇制胜,力挫顽逆,居功甚伟”。1930年1月,陈诚借中原大战胜利的机会,大量收编杂牌部队,迅速将11师扩充为5个旅又5个团,实力几乎相当于1个军。

1931年,陈诚戎装照,衣服上挂有宝鼎勋章

1932年,陈诚和国民党元老谭延闿的女儿谭祥结婚。谭延闿因为曾说服宋子文同意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婚事,和宋家关系非常密切,谭祥还是宋美龄的干女儿,蒋介石受谭延闿的委托要替谭祥找个好人家,这才把陈诚介绍给谭祥,这说明陈诚在蒋介石眼里已经很有地位了。当陈诚和谭祥结婚时,蒋介石和宋美龄还是证婚人。如此一来,陈诚和蒋介石关系就更进了一层,浙江同乡、黄埔教官、干女婿,三重信任在身,想不红都难。

身居高位重权在握

1937年7月,蒋介石又在庐山开办军官训练团,自兼团长,陈诚为教育长。全面抗战爆发,陈诚先是担任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参与指挥了抗战初期规模最大的淞沪会战。南京政府迁至武汉,陈诚又担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武汉卫戍司令兼湖北省主席,指挥了武汉会战。尽管上海、武汉最终都没能守住,但是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给予日军以沉重打击,是抗战初期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胜利,陈诚在战役指挥上自然功不可没。

1936年底,西安事变中遭东北军扣留在西安全家巷仁寿里五号的国民党要员,在事变结束后的合影,前排右为陈诚,扣留期间,他曾对张学良说:“如果蒋公遇害,请早一点送我上路”

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国民党政府以鄂南、湖南、江西赣江以西成立第九战区,陈诚兼任司令长官。1940年8月,重新成立第六战区,陈诚又改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北省政府主席,负责指挥湖北地区的作战。1943年2月,中国决定派出远征军赴缅甸作战,陈诚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5月,日军进攻鄂西,陈诚又被从云南紧急调回湖北,指挥第六战区部队对日作战,取得了鄂西会战的胜利,史称鄂西大捷。此战结束后,陈诚又马不停蹄赶回云南,继续指挥远征军。

1944年5月,为策应中国驻印军在缅甸北部的作战,陈诚指挥远征军西渡怒江,反攻滇西。7月,调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冀察战区总司令,执掌国民党在豫、陕、冀、察、鲁及苏北的党政军一切事宜,所统辖的部队达到9个集团军23个军。12月,接替何应钦出任军政部部长。军政部在军事委员会下属的军政部、军令部和军训部三大部中,毫无疑问是权责最重的,陈诚能执掌军政部,说明他已经位高权重。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陈诚担任的本兼各职就很多,而且大多是掌握实权的要职,这点和何应钦位高权不重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无论是前期负责军事,还是后期主管行政,陈诚都深得蒋介石的青睐。

1938年,湖北汉口,国民党国防部副部长兼湖北省省长及武汉卫戍司令陈诚,抵达中山公园主持纪念抗战一周年活动

1938年7月,三民主义青年团成立,蒋介石兼任团长,陈诚兼任书记长,负责处理日常事务。这时陈诚的权力已经不仅限在军界,还发展到党、政、团系统,身兼党、政、军、团的多项要职,成为蒋介石的心腹亲信,也成了黄埔系中红得发紫的人物,风头不仅盖过了顾祝同、刘峙,而且直逼何应钦。在众多的黄埔师生中,何应钦只是名义上的二号人物,陈诚才是真正的二号实权人物。

在东北成了替罪羊

1946年6月,军事委员会进行改组,陈诚晋升一级上将,出任最有实权的参谋总长一职,还兼任海军总司令。解放战争爆发后,他积极追随蒋介石,作为参谋总长负责整个国民党军队的作战指挥,但由于在解放战争的第一年,国民党军屡遭败绩,蒋介石便于1947年8月将他派到东北,任东北行辕主任和东北政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从负责全局指挥降为东北一个局部战场的指挥。陈诚在东北的这段指挥经历更是饱受诟病,不少人都将国民党在东北的全面失败都归咎于陈诚。

事实上,陈诚到东北时已经是1947年9月,此时东北民主联军的总兵力已经发展到73万人,从1945年进军东北时的10万余人发展到73万人,这才是东北解放军发展最迅猛的时期,这显然不是陈诚的责任。

陈诚到东北后,大刀阔斧进行整军,使国民党军在东北的总兵力达到14个军55万人,比之前国民党军在东北兵力最高峰时期的48万人还有很大增加。而他也确实裁撤了一些伪满洲国部队改编的地方保安队,这些保安队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民愤很大。对于陈诚在东北的指挥,国民党军将领郑洞国曾有过比较客观的评价:

“他(指陈诚)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算是作风比较廉洁的人,做事也喜欢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很有些魄力,且善于辞令,这是他的长处。但他野心很大,一有机会便想吞掉别人的队伍,排除异己,同时又千方百计偏袒自己的亲信,培植个人势力,搞得国民党军队内部矛盾很深,不少人既怕他,又讨厌他。至于在军事上,很难说有什么过人的天才,尤其是在指挥大兵团作战方面,他是远不如杜聿明的。这点在后来的东北战场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不过,后来国民党内许多人都把几十万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战场上的最终覆灭,很大程度上归罪于陈诚,这也是欠公正的。”

尽管陈诚在东北踌躇满志,大力整军经武,准备一显身手,但在随后的1947年冬季作战中还是连遭败绩,彻底丧失了在东北的战略主动权。陈诚灰头土脸,最后只好以生病为由离开东北。1948年5月,被撤销参谋总长和东北行营主任本兼各职。此后,便到上海“养病”。

到台湾后成为二把手

1948年10月,虽然大决战的三大战役还未开始,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国民党一方败局已定,蒋介石开始安排后路,重新启用陈诚,派他担任台湾省主席兼台湾警备总司令,而和他搭档,担任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的则是蒋介石的大公子蒋经国。可见这是蒋介石在为布局台湾作为国民党最后的落脚点而预作准备,经营最后的退路自然是要派最亲信的心腹,陈诚能和蒋经国搭档,说明他在蒋介石的心目中的地位之重要。

陈诚这回果然不负众望,1949年初,他首先宣布入台管制,对败退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官员和部队上岸进行严格的管制,特别是到达台湾的部队一律交出武器才能上岸,这样才终于彻底清除了国民党军队由来已久的派系林立的顽疾固症。5月19日更是以台湾省警备总司令的身份颁布了《戒严令》,直到1987年7月《戒严令》才解除,使台湾经历了长达38年的戒严状态。通过这些高压手段,陈诚苦心经营,终于使台湾成了国民党在大陆失败之后的最后退路。

1950年3月,陈诚出任“行政院长”。1954年被选为“副总统”。1957年10月,又担任国民党副总裁。陈诚在政治经济方面主张“人民至上,民生第一”,实行土地改革、三七五减租。即通过对地主的限制来达到安定社会的目的。在金融上推动币制改革,发行新台币、又实行耕者有其田,提出“以农业培植工业,以工业发展农业”。

1955年,“副总统”陈诚(右)与蒋介石合影,到台湾后,陈诚成为仅次于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二把手,对稳定国民党在台统治作用极大,被台湾民众称为“陈诚伯”

到台湾后,陈诚成为仅次于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二把手,在民生、军事、经济各方面都很有政绩,对稳定国民党在台统治作用极大,被台湾民众称为“陈诚伯”。1965年3月,陈诚在台北病逝,享年67岁。

陈诚去世后,蒋介石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并亲自到灵前献花圈,指示按照最高规格发丧,并按照他生前意愿,以家乡传统的仪式,安葬在台北县泰山乡同荣村。

陈诚能够在众多的黄埔师生中脱颖而出,成为蒋介石最为信任和倚重的心腹爱将,最后在军政两方面都成为仅次于蒋介石的二号人物,除了是浙江同乡,黄埔教官,蒋介石的干女婿这三大过硬关系外,对蒋介石忠心耿耿,又有能力,特别是有两大过人之处:第一即使和蒋介石有意见分歧,只要蒋介石最终决定了,他一定都是全力执行不打折扣;第二他还经常能代蒋介石受过,而毫无怨言。

作者: 周明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