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少年咬死囚耳朵:《西乡殿》背后残酷的萨摩藩

网易历史01-11 09:14 跟贴 9196 条

  作者|张世东,日本史研究者,网易历史专栏作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近日,2018年的日本NHK大河剧《西乡殿》在日本热播,该剧讲述了日本明治维新风云人物西乡隆盛的传奇一生。该剧第1集上周末在日本播出后大获好评,在西乡隆盛的家乡鹿儿岛甚至创下了34.8%的收视率纪录。今年恰逢明治维新150周年,这部NHK为明治维新150周年拍摄的开年巨作也在国内引发了不少讨论。

  已经播出的第一集标题为《萨摩的无用者》,主要讲述了西乡隆盛童年在萨摩藩的成长经历。剧集刚刚开头出现了一个中国观众陌生的名词“郷中”(ごうちゅう),根据电视剧中的解释,这是萨摩藩独有的教育体系,以乡镇为单位组成的类似现在的町内会的组织,负责当地儿童的教育。电视剧里的乡中似乎是一个松散的教育体系,因为剧中西乡隆盛的童年日常就是打打闹闹,下河摸鱼,时不时去偷点好吃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然而历史上西乡隆盛的童年却谈不上逍遥,甚至非常血腥。

  一个没有老师的教育体系

  《西乡殿》中出现的“乡中教育”是日本九州萨摩藩独有的教育体系,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老师。乡中这个专有名词的由来是因为,日本把贵族居住的地方称之为“城”,而“城”外面的地区称之为“乡”,日本普通武士只能住在“乡”里,萨摩藩在“乡”里设立的教育机关为“乡の相中”,简称为“乡中”。整个萨摩藩共设立了33个乡中,每个乡中由当地武士的儿子构成,分成四组,6岁至10岁为小稚儿组,11岁至14岁为长稚儿组,15岁至24岁为二才组,25岁以上为长老组。

  教育的展开主要是长辈教导后辈,长老组教育二才组,二才组教导稚儿组。一代代循环往复,教育的过程也都是多人对多人的教育,并没有专职的教师。学习的内容主要有剑道、相扑、四书五经、阳明学等。这样教育的好处是学生和老师不分家,没有了传统教育的师生矛盾。但是由于整个乡中都是孩子,所以乡中教育有严苛的日程安排,萨摩藩规定,乡中的儿童每天必须六点起床,起床后集合上课。二才组给稚儿组讲授四书五经与儒学。早八点下课,吃早饭,饭后进行相扑训练,10点后,二才组接收长老组教育,小稚儿组在长稚儿组的指导下复习上午的科目。中午至下午4点,稚儿组进行爬山、河中捉鱼等体力锻炼活动,4点到6点全体乡中学生接受剑道训练。6点后小稚儿组各回各家,并且严禁外出。二才组则指导长稚儿组复习上午的功课。8点后,长稚儿组回家,二才组和长老组读书、集中讨论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武士。

  西乡隆盛的整个童年就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严苛教育中渡过的,这样独特的教育体系为日本培养整整一代撑起明治维新的精英,西乡隆盛、山本权兵卫、大久保利通、东乡平八郎等日后威震东亚的人物无一不是乡中教育产物。

  平时为民,战时为兵

  萨摩藩采用这种没有老师的教育体系的主要原因是要让这些少年武士从小形成一个牢固的团体。《西乡殿》中就多次描写了西乡隆盛所属的下加治屋町的乡中和上加治屋町乡中的斗殴与冲突,这体现了乡中实际上并非一所学校,而是一个具有浓厚地区排他性质的少年团体。其中的少年武士人人都为了自己所在团体而努力,而每日不间断的教育则将文化、武术、精神教育融为一体。这样一个高度统一的武士团队等级分明,长幼有序,长老组具有最高权威,后辈对先辈都是无条件的服从。

  乡中教育除了新年、盂兰盆节等大型节日可以休息,其他时候都要进行学习,就在这样肉体与精神都彻底得到锻炼的环境下,西乡隆盛逐渐崭露头角,他童年时就成为了当地乡中稚儿组的头领,无论是智谋还是武艺均属于当地的佼佼者。

  1862年9月,萨摩藩几名武士在生麦村杀死了一名英国人,英国要求萨摩藩进行赔偿,结果萨摩藩毫不理睬英国人的条件,同英国开战,1863年8月,英萨战争爆发。平时的少年团体乡中摇身一变,战时变成了萨摩藩的准军事组织,东乡平八郎、大山岩、山本权兵卫等均作为这一组织参加了这场战争。英国海军当时船坚炮利,没想到反而在准备充足、训练有素的萨摩藩面前吃了大亏,一通炮战下来,英军当时最先进的军舰,由蒸汽锅炉驱动,装备阿姆斯特朗炮的旗舰尤里雅里斯号(HMS Euryalus)舰长室被萨摩藩的大炮命中,舰长和大副都被炸死。碰了一鼻子灰的英军黯然撤出鹿儿岛,可是几天后萨摩藩居然主动向英军提出讲和,愿意赔偿一切损失并和英国结盟。原因萨摩藩的实际控制者岛津久光意识到萨摩藩实力远逊于英国,一场小胜不过是侥幸,救国之路只有打开国门学习西方先进知识。拿了赔款的英国也愿意同实施开放政策、具有现代意识的萨摩藩打交道。从此萨英之间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萨摩藩对英国进行开放,建立“异人馆”,邀请英国的技术人员传授先进的科学技术,同时引进英国的军舰和枪支,急速提高和加强军力。

  残忍而嗜血,最终培养出改变日本的一代人

  日本九州萨摩藩自古以来就是民风剽悍的地区,剽悍的武士都以“萨摩隼人”称呼自己,能产出这么多剽悍的武士,其重要原因就是乡中教育残忍和嗜血的教育手段。乡中教育中的剑道主要是“萨摩示现流”和“药丸自显流”这两个剑道流派。这两个流派招式异常凶狠,以出刀即取人命为训练目标。1860年的樱田门外之变中,就是接受乡中教育的萨摩武士有村次左卫门,在乱军之中用药丸自显流一刀砍下了幕府大老井伊直弼的脑袋。可见这种招式之凶狠。

  最为残忍的还是乡中组织少年武士围观死刑现场,并且会举办一场比赛:在刽子手砍下死刑犯头颅后,少年武士会争夺死刑犯尸体,最先咬下尸体耳朵或手指的人获胜。获胜者可以享有使用这个死刑犯尸体练习刀法的权利。这种血腥的比赛每个月都在萨摩的少年中进行,数次比赛下来,每一个少年都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凶狠武士。只有十几岁的西乡隆盛就是这种比赛的好手。热衷于这种比赛的不止西乡隆盛一个人,还有西乡隆盛的密友,被称为“幕末四大人斩”的桐野利秋;日本海军之父、官至内阁总理大臣的山本权兵卫等在少年时都有常胜不败的记录。

  明治维新后,萨摩武士的后代成为了日军第6师团的士兵。这个由熊本、鹿儿岛、宫崎地方士兵组建的师团成为了日军战斗力最强的师团。自然也成为了最残忍的师团,这支日军部队在侵华战争中制造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

  这种残忍的教育方式培养出的西乡隆盛、山本权兵卫、大久保利通,分别缔造了近代日本的陆军、海军与政治;也培养出了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明治维新三杰中萨摩藩独占两杰,乡中教育培养了萨摩藩精英,这些精英则推动了明治维新。严格而残酷的乡中教育正是日本走向近代化和军国主义的原动力。

  参考文献:

  松本彦三郎:《薩摩精神の真髄:郷中教育の研究》

  鹿児島県教育委員会:《鹿児島県教育史》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