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放弃上万月薪照顾患病公公:2小时3次换洗裤子

subtitle 成都商报01-11 04:18 跟贴 993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他们(公婆)老了,这个时候最需要我们,我们做儿子儿媳的,不能为了挣钱就不管他们,这也是做儿女的本分。

公公虽然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但还是要让他活得有尊严。

患上老年痴呆症后,82岁的谢仁贵变得像个一两岁的孩子。吃饭,需要有人端着碗满院子追着他喂;换衣服,要事先防他乱打乱动;无法控制大小便的问题,就更难了。家中三女一子,按照农村的习俗,嫁出去的女儿最好不喊回来。合计之下,同样抱病在身的谢仁贵妻子何作珍给远在深圳的儿媳妇吴桂英打了电话。

彼时,吴桂英在深圳做“月嫂”。工龄四年、技能优秀、为人和善,这位“金牌月嫂”当时的月薪已超过12000元。但她还是主动提出,由自己回老家照顾公公。辞职回乡照顾公公三年多来,她觉得自己每天的工作,像是母亲照顾小孩。不同的是,真正的小孩会很萌很可爱,这个“老小孩”不仅骂人还打人,但作为“母亲”,你却不能吼他,打他,“他们老了,这个时候最需要我们。”

患病公公

生活无法自理,忘掉了所有亲人

不到两年,谢仁贵就忘记了回家的路和熟悉的乡邻,甚至朝夕相处的亲人,也被记忆的橡皮擦从脑袋里抹去。

记忆,是7年前被陆续抹掉的。那时的他,时常胡言乱语,喜欢和邻居争东西,总认为别人的东西是自己的,才说过的事情转眼就忘记了……后经医生检查,他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但药物未能成功阻止老人的情况继续恶化。

到2013年底,谢仁贵开始无法顺利地进行语言表达,也无法自己吃饭上厕所,开始记不清楚身边的人是谁,空间辨析能力也丧失了,出门后很难找到回家的路。妻子何作珍目睹他一天天变回“老小孩”,记不清自己在多少个夜晚打着手电筒将走失的丈夫找回。

“他(老伴)什么都不知道了,智商就像一两岁的孩子,什么都要人照顾。”在老伴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最初半年,患有胸膜炎疾病的何作珍试图独自承担这一切,不想给儿女添麻烦。但她很快就感到吃力,每次替老伴换洗衣服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他不让你给他换,要动手打你,用脚踢你,还要骂你。”

何作珍说,丈夫原来很爱干净,她不忍心大小便失禁的老伴穿着一身脏衣裤,在为了给老伴换衣服被多次踢打之后,她开始请村里的男村民帮忙,每换一次衣服50元。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何作珍越来越感到照顾老伴力不从心,她开始琢磨是否该请个人专门照顾老伴,但她很快又犹豫起来:“请的人毕竟是外人,照顾起来也不会那么周到”。

是时候通知儿女们回家了。2014年夏天,何作珍陆续给3个女儿和儿子打电话,商量由谁回来照顾老伴。

孝顺儿媳

放弃高薪回老家 照顾公公尽儿女本分

接到婆婆的电话时,吴桂英还在深圳当“月嫂”。当时,她的月薪已从8000元涨到12000元甚至更高。但她还是主动提出,由自己回老家照顾公公,她曾到专业的保姆培训学校接受过育婴、月嫂、老人护理等技能培训,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公公,儿女一辈中没有人比她更合适,“婆婆年纪也大了,我们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里照顾公公,万一她再出事咋办。”

2014年7月,吴桂英放弃深圳的“月嫂”工作,回到仪陇县立山镇大垭口村老家,专职照顾公公,临行前多位朋友劝她,“外面工资这么高,就这样回去了很可惜”。但她觉得,“他们(公婆)老了,这个时候最需要我们,我们做儿子儿媳的,不能为了挣钱就不管他们,这也是做儿女的本分。”

“当初回家照顾爸爸,是她主动提出来的,这几年真的辛苦她了。”目前仍留在深圳上班的谢和俊说起妻子吴桂英满心感激。他说,妻子很体贴家人,这些年从没和家里人红过脸,受妻子言行影响,两个已成年的儿子对长辈也很孝顺。外出打工多年,他目前就职于深圳一家国企,薪水足以养家。

今年47岁的吴桂英说,自己也有过尴尬的时候,比如说给公公洗澡。“毕竟他是公公,我是儿媳妇,怕别人笑话我,但转念一想,只要有良知的人,都不会笑话,我总不可能让上了年纪的婆婆来做这些。”吴桂英说,因为公公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自己每次就想到是在给一个小孩子洗澡,渐渐就不尴尬了。

村民们发现,自从吴桂英回来之后,谢仁贵平时穿的衣服干净整洁了不少。村民周益伍说:“她把老人确实照顾得好,这个没啥说的,沾满屎尿的裤子,她都是自己拿去洗,换到其他儿媳妇遇到这样的爸爸(公公),有几个能做到这样子?”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她这3年来将公婆照顾得无微不至,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孝顺媳妇。”大垭口村支书黄坤说,去年,村上还开会号召村民们向吴桂英的孝心学习。

悉心照顾

喂饭理发洗澡…… 一件脏衣服要洗4遍

刚回老家时,吴桂英就买回几箱成人尿不湿和尿片,这样可避免每天频繁为大小便失禁的公公换洗衣服。但公公每次都会偷偷将尿不湿或尿片扯掉玩耍,家里至今仍剩两箱尿不湿,但公公的换洗裤子已增至30条。

吴桂英说,平均每天要为公公换两三次衣服,清洗脏衣服会经过4道工序:先拿到鱼塘初洗、再拿回家用洗衣粉清洗、开水烫消毒、再次清洗,“如果他(公公)穿得很邋遢,别人肯定会说儿子儿媳没有将老人照顾好。”

公公不吃稀饭、面条,每顿都是干饭加菜,一顿饭量是3两左右。每天,吴桂英会像当年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端着碗满院子追着给公公喂饭,因为公公不会老老实实坐着,吃饭时会不停地走动。

每隔一两天,吴桂英会找来木头屑、柏树枝、硫磺、香料等材料堆在公公卧室门口,通过烟熏进行房间除臭。家里的电线开关、插线板也由丈夫重新调高位置安装,避免公公去拨弄发生触电意外。每隔一段时间,吴桂英还会替公公理发刮胡子。

去年,吴桂英在紧靠公路边的一块空地上建好新房,特地为公公准备了一个房间。但婆婆何作珍最终不同意让公公到新房居住,因为屋门口就是公路,容易被车撞到,但又不能成天将他关在家里。婆媳最终决定,还是继续留在老房子照顾公公。

两年前,在公公最后一次从家里走失后,吴桂英找工人在通往自家的三条小路路口分别装上一道铁栅栏,这样,公公每天可以在铁栅栏内的小路上活动,也不用担心走失。

吴桂英说,自己每天都会让公公吃了饭就到外面走路活动一下,“这样对身体会好一些”。

特写

两小时三次换洗裤子

公公转圈 跟着冲洗

大垭口村位于仪陇县立山镇,每天早上7点左右,吴桂英就要起床做早餐,但公公大多数时候会睡到中午时分才起床。

1月9日,经历几天的雨雪天气后,大垭口村终于迎来暖阳。因为上午到镇上办事,吴桂英中午时分回家时,公公谢仁贵才起床。在伺候公公喝过开水后,她又进厨房端来先前放在锅里用热水保温的早饭,碗里盛有三两米饭加肉丝和藕片。

谢仁贵像个孩子一样站在院子里,看到吴桂英端着饭碗过来,嘴里开始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饿了,但当儿媳给他喂饭时,他却不停地缓步走动。“不要走,就在这里吃。”吴桂英的话似乎没有用,她只好跟着公公的步调,在院子里一边走一边喂。一旁的堂嫂刘碧琼走过来,用力拉住谢仁贵的手臂试图让他坐回椅子上,但失败了,“他的劲很大,拽不动他”。

“遭了……”就在喂饭快要结束时,公公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让吴桂英觉察到,大小便失禁的公公又弄脏裤子了。干净的衣服此前就已准备好,婆婆何作珍双手紧紧抓住老伴的右手臂,吴桂英则赶紧脱掉公公左手臂的衣服,之后再用同样的方式替公公换上干净的上衣。

但接下来,替公公换裤子就异常麻烦。“必须用绳子把他的手绑着,不然他不让你脱他的裤子。”吴桂英和婆婆用一根绳子系住公公的双手腕绑在屋檐下的柱子上,然后快速替公公将脏裤子换下,再用热水替公公冲洗弄脏的双腿。公公试图解开绳子未果,便围着柱子转圈,吴桂英就跟着一边转圈一边给公公冲洗。

“今天还好,没有怎么反抗,没有打人骂人,以前不得行,就是换上衣,也非要用绳子把他的手绑住才行。”何作珍觉得老伴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刘碧琼猜测:“可能是因为这里有生人(记者),他就看生人去了,没管你们给他换衣服。”

天太冷的时候,吴桂英会把公公带到后院避风处换衣服,这里的墙壁上并排安装了两个间隔约1米的拉环,可以将系住公公手腕的绳子套在拉环上。“这些都是经验总结出来的,之前也想过让他睡在床上换,但他不得睡,打得还凶,实在没办法才想出这个法子。”

就在吴桂英还未将公公刚换下来的脏衣服清洗完时,原本在屋前小路上溜达的谢仁贵又因大便失禁弄脏了裤子。两个小时内,谢仁贵先后因为大便失禁换了三次裤子。

“每天都要换几次,她(儿媳)每次看到弄脏了就要来给他换,有一次她有事出去,回来发现老头子把换下的脏裤子丢到水缸里去了,你说气不气人?”何作珍说,即便如此,她没有听到儿媳妇骂过老伴一次。

对话

儿媳:

“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但还是要让他活得有尊严”

成都商报:当初选择放弃月薪上万的月嫂工作,回来照顾公公,犹豫过没有?现在后悔不?

吴桂英:没啥犹豫的,他们老了,这个时候最需要我们,我们做儿女的,不能为了挣钱就不管他们,这也是做儿女的本分。再说,两个孩子都已经工作了,家里经济压力也没那么大,我就回来了,也没有后悔过。

成都商报:回到老家后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吴桂英:每天就是照顾公公,衣服脏了就给他换,还在家里种了点庄稼,种了一片果园,老公在外面上班,两个儿子也在上班,经济上还过得去。

成都商报:平时最大的担心是什么?

吴桂英:如果有事外出(就会担心)。怕婆婆一个人在家里照管不过来,毕竟她年纪这么大了,万一怎么样了,每次出去的时候,我都会给邻居和堂嫂打招呼,让他们也帮忙照管一下。

成都商报:你现在很少回娘家?

吴桂英:娘家也不远,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去,但不在娘家过夜,只要(婆)家里有事,马上就能赶回来,那边(娘家)爸爸也说我(照顾公公)做得对。

成都商报:如何看待周围人对你“孝顺儿媳”这个评价?

吴桂英:我就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应该的,他们过去带几个孩子辛苦,现在老了,该有人来照顾他们。公公生病前是一个极其爱干净爱面子的人,虽然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但还是要让他活得有尊严。

成都商报:将来有什么打算?

吴桂英:如果公公走在我前头,我也不会出去(打工)了,毕竟婆婆年纪这么大了,也需要人照顾,那时候我就带着她到外面到处去转转。

对话

婆婆:

“天底下应该很难找到这样的儿媳妇了”

成都商报:你觉得儿媳妇这个人怎么样

何作珍:(笑)我没得文化说不来,但天底下应该很难找到这样孝顺的儿媳妇了。

成都商报:你觉得她把老伴照顾得怎么样?

何作珍:很好,这个儿媳妇文武双全,一个女人能做到这样子,很好了,这几年照顾他(老伴),脏衣服都是她拿去洗,从来没让我管过。

成都商报:这些年,你们婆媳之间是怎么相处的?

何作珍:她到我们家来,从来没跟我们红过脸。有时候她忙我就去煮饭,煮得不好吃,她也说好吃。(吴桂英事后悄悄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婆婆对儿女们也很好,以前她和丈夫每年从外面打工回来,如果看到端出来的菜很少有人夹,婆婆就会偷偷进厨房重新炒一份菜端出来。)

作者:王超

原标题:公公患老年痴呆症 儿媳放弃上万月薪回乡照顾 还乡孝媳这三年 喂饭洗澡理发…让公公活得有尊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