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便利店缤果盒子阵痛:高管离职 模式被质疑

subtitle 新京报01-11 02:47 跟贴 132 条

多地盒子铺设因工商、物业等问题被叫停,点位增设受阻;允许加盟商自行铺货,商业模式受质疑

无人便利店的风口仅仅过去半年时间,从创业风口走下神坛,无人便利店缤果盒子依旧不时出现在媒体视野中。

缤果盒子在刚刚出现时,曾受到过诸多资本的青睐,也吸引了一批追随者跃跃欲试。其主要原因是无现金交易普及、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消费升级的浪潮等。

然而,经过半年多的发展之后,缤果盒子似乎没有走出一条真正让人眼前一亮的发展路径,缤果盒子也陷入高管离职、多地盒子被叫停的风波中,并且连无人便利店点位增加速度也陷入停滞不前的窘境。经过时间的验证,以缤果盒子为代表的无人便利店等无人零售模式开始逐步进入到调整期。

高管出走、员工发帖维权

“风口上的公司,是不是就不允许开除员工了呢?”一个多月前,缤果盒子被爆出高管离职、基层员工被辞退的消息,缤果盒子创始人兼CEO陈子林回应此事。就在不久前,这家创业公司刚刚完成超过一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领投,启明创投、源码资本、银泰资本等共同参与。

2017年11月底,缤果盒子被爆出大股东陈卓彬将缤果盒子参股公司“倍便利”大门上锁,门禁拆除,并张贴多张员工违纪开除通知书,宣布立即解除与相应员工的劳动合同,被开除的员工包括招商、总经办、财务、行政等多个部门的员工。

随后,在脉脉、微信社群等社交平台出现许多维权员工,称尚未收到除通知书之外任何有关来自公司方面的解释和说明,并且疑似“员工违纪开除通知书”并无任何公司公章。“从入职以来从来没有违纪过,人资档案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突然就说以大股东名义开除我”,一名离职员工早前接受采访时说。

除基层员工,缤果盒子执行副总裁谢群也于同期离职。谢群在离职前担任缤果盒子执行副总裁,负责领导和管理总公司业务模块(渠道中心、销售中心、营运中心、物流管理中心)及各地营运分公司的日常工作。缤果盒子公关总监吴海宏事后回应,“因经营理念差异,谢群已于2017年10月申请离职,不再担任缤果盒子任何职务。”

据了解,谢群在缤果盒子任职时间为半年,其在职时间主要负责缤果盒子华南地区无人便利店的推进和运营,其离职原因是谢群对缤果盒子和陈子林“在缤果盒子未来规划上存在经营理念差异”。据一名知情人士称,具体原因之一是两人对便利店的铺设场景意见不合。

铺设受阻,点位数与设想相去甚远

缤果盒子自成立以来逐渐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也受到媒体和资本的关注。与亚马逊的Amazon Go、阿里的“淘咖啡”、深兰的TakeGo等不同,缤果盒子是当时唯一一家、也是首家实现规模化商用的无人零售店。

“缤果盒子2017年8月底将在全国范围内正式落地200个,并在一年内铺设5000个盒子。”缤果盒子的创始人兼CEO陈子林去年7月对外界宣称。

然而就在缤果盒子计划高速扩张时,其政策隐患和技术的不完善逐一显露,缤果盒子在多地被叫停。前不久,缤果盒子正式进入珠海,开业仅两天后便被有关部门叫停。

据媒体报道,缤果盒子在当地多个部门“跳”过不少法律程序,如工商许可、社区业主同意等。放置在社区的无人便利店由于存在占用公共空间、存在消防隐患等问题受到业主投诉。

“对小区公共区域进行改造或调整,需经过半数以上的业主同意,”珠海吉大街道办相关负责人说,无人便利店虽然新颖便民,但仍然要在各种法规的范围内存在,如物业法对共有空间的改造有规定,另外涉及经营,还需要在工商部门进行登记,有销售食品的要在食药监部门取得销售许可。除珠海外,缤果盒子在上海、天津、杭州等地都被叫停,其中缤果盒子回应称上海两家无人店是合作到期,并非被查封。

“一年内完成5000个无人便利店”最终成为一个难以兑现的承诺。

据缤果盒子近日提供的数据,缤果盒子已经在全国29个城市铺设接近300家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这与陈子林“年底5000个盒子”的豪情壮志相去甚远。据一名知情人称,截至2017年12月,实际的店铺数不到200个。

对缤果盒子布局速度慢于预期,陈子林表示,“首先,过去缤果盒子冲得太快,会有大量的问题显现出来,现在我们控制速度,这样出现问题可以不断完善;其次,在有试错结果和前车之鉴之后,在各地区符合政府经营条件后再去大力发展,避免撤回盒子的风险;最后,缤果盒子之前的设备是采用RFID技术,近期缤果盒子新的图像识别收银台已经在测试中,我们希望完善设备再大量投放,避免更换成本。”

据缤果盒子公关总监吴海宏介绍,其在一些地区的铺设有所突破。目前缤果盒子在北京已经得到门头沟地区政府支持,很快将公开北京门头沟地区无人便利店的部署。

加盟模式被质疑

成立至今,缤果盒子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之中。早期,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模式成本能否低于人力成本引发媒体争议;而现在,缤果盒子依旧是业界谈论的对象,只不过成本问题已经不是主要问题,议论的中心转向了缤果盒子的模式问题。

缤果盒子在北京、上海、广州采取直营模式,在其他地区采取发展地区代理商代理,代理商再发展加盟商购买盒子加盟的模式。“比如,城市代理商给缤果盒子交200万,可以成为它的代理商,那么他就可在某个城市出售无人便利店盒子的经营权。”知情人称。1月10日,记者通过其官网上的加盟电话,联系到某大区的招商人员,证实了上述说法。

上述知情人说,“一个盒子交付给代理商的价格是6万人民币,然后他再以10万或者其他定价出售给加盟商,加盟商拥有三年经营权,而代理商主要赚取中间差值。”

“缤果盒子仅代理费用就收到几千万,”上述知情人说,在招募代理商的时候,缤果盒子宣称计划每个城市铺设的点位高达上千个,但实际运营中,这个数字其实难以达到。“南方某城市有300多个签约合同,意向加盟商也很多,但刚刚投放两个,就被相关部门叫停。”

据了解,缤果盒子的加盟商可以自由选择商品和进货渠道,整个无人店可以由加盟者自行运营。“零售的本质就是通过供应链获取差价,差异化通过选品来体现。”无人零售货架友盒的创始人陈惠鲁说。

“缤果盒子加盟的模式等于放弃了供货的利润,这就使缤果盒子不是零售商,更像是一家盒子的智能硬件厂家。”业内人士表示。

“热门项目都是毁誉参半,零售行业的结构性机会是我们比较看好的方向。”纪源资本(GGV)管理合伙人徐炳东坦言,“同时技术也还不完备,对此,我们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缤果盒子只是GGV在新零售初期投资的尝试,之后还会继续投资其他场景和形式的项目。”

去年年中,无人便利店风口之上,相关创业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被报道无人便利店的创业项目约在30家左右。缤果盒子作为头部企业,尚且在模式、场景和运营方式中不断摸索试错,而与其同类的简24、fxBox函数空间等已经声量全无。

“盒子需要卡车运输,需要自己接入水电网,这样折腾下来,开一个盒子的成本就是一万五到两万,但一个小型实体店的装修费也就一两万,而且不用担心随时被撤掉或者投诉。在赚钱面前,无人的概念和酷炫重要吗?”fxBox函数空间创始人赵亮对媒体说。

新京报记者 刘娜

原标题:无人便利店缤果盒子阵痛:高管离职 模式被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