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丨唱了一辈子祝酒歌,直到酒要了他的命

subtitle 人间01-10 17:37 跟贴 2837 条
嗜酒如命,视酒为粮,不惜以生命的代价,让死亡的危险与醉酒的飘飘欲仙“冰火溶合”,让生理的极度痛苦和心理的极度愉悦一起迸发——这是后来鲍玉志在清醒状态下对我形容的感觉。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163.com

  1

  六年前,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去青海省天峻县一家公司任总经理助理。

  公司大院里设有五间办公室,公司领导把我的办公和住宿都安排在大院东面第一间房里,和门卫只隔了一道电动大门,这样,我认识了快六十岁的门卫鲍玉志。

  刚到岗那段时间,公司大院里堆放了许多准备拉到煤矿去搞基建的设备。一个月后,却发现无缘无故少了两块重要部件——这肯定和门卫的疏忽有关。按规定,负责门卫的鲍玉志是要二十四小时值班不能脱岗的,可那些天,他三天两头都不在岗。

  为这事,我专门去找鲍玉志谈话,他大概也听说了丢配件的事,怕公司炒他鱿鱼,对我非常客气,特意给我煮了一锅湖南产的老茯茶,加了薄荷、青盐和各种香料熬(青海话发孬音)茶。喝茶时,还讲了不少自己的经历。

  可那时候,我并没顾及到他给我的那些“暗示”,只是严格要求他必须二十四小时在岗,如果再有物资丢失情况发生,对他另行处理。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鲍玉志的情况并没有太多改善,反而动辄就喝醉了不上班。

  开始时,我还有些同情他,想着一个退休的老同志,还坚守在三千五百多米的高原上发挥余热,也不容易,他不在时,我就替他看着。可次数多了,办公室的朱主任也看不下去了,对我说,杨助理你不必替鲍玉志上班,他醒来也不会说你好,还说不定还会骂你的。“他不上班,唯一办法就是扣他工资,只要扣他钱,他会想方设法安排他家人值班的”。

  我有些不理解,问,“既然鲍玉志是这样的人,公司怎么会找他来做门卫?”

  朱主任说,据前一任领导说,鲍玉志退休后在家闲着没事干,想出来找个工作赚点零花钱买酒喝,可县上所有的单位都知道他的德性,没人要。他便去找县长,请他“推荐”个单位去看大门。县长说,你看上哪个单位了?他说,我看物流园有钱,能去那儿最好。县长当即给公司老总打电话,说,听说你们大院没门卫,让我哥来给你们看大门如何?公司老总说,没听说过您还有个哥呀?县长说,是鲍玉志。

  鲍玉志就这样来了公司。

  朱主任还补充说,“这个鲍玉志是个牛X的人,你想辞退都没法儿,他老是拿‘县长是他弟’来压你。”

  我确实很难想象鲍玉志与县长还有这层关系。在后面的两年里,到了晚上,鲍玉志总是有事没事就叫我去门卫喝熬茶,和我闲聊,我这才渐渐了解了更多他的情况。

  2

  1975年夏天,鲍玉志从青海湟源县初中毕业,没像别的同学继续上高中,也没像城里的同学选择去上山下乡,而是背着薄薄的行李卷,搭着一个农民的拖拉机,从县城回到了老家巴燕乡——那里地处“脑山”(地处寒冷农作物不生长地方),比湟水河谷一带或是海东平原上的农村更要艰苦得多,“建设别人的故乡还不如建设自己的故乡”。

  鲍玉志当时选择回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下面还有七个弟弟妹妹,父亲一人养家力不从心,作为长子是必须要承担一部分养家的担子。

  在老家混了一年多, 1976年冬天,鲍玉志揣着父亲借来的钱,跟父亲一起背着行李从巴燕一路往西,到了青海湖西岸的天峻县。天峻地处柴达木盆地东部的关角山麓,全县以牧业为主,人口不到七千人,大多以放牧为生,牛羊比较便宜。高原上的人家在冬天一般都会买上几百斤牛羊肉,如同北方人的冬储白菜,爷俩儿就计划,从天峻贩些牛羊回湟源,挣些利差,贴补家用。

  鲍玉志清楚地记得改变自己命运的那天。12月13日,气温零下二十多度,爷俩儿在快尔玛乡的草原上,老远就看见前面有一大群羊群,“至少有五百只以上”,便想追过去找到牧主问问卖不卖。可还没追上呢,就看见那群羊就开始聚拢成堆,相互挤着在冰面过布哈河。

  那时布哈河上连一座桥都没有,踏冰是过河的唯一方式。一个中年男牧人紧随在羊群后面,也许是因为羊群把冰面踏的有些裂,当他走到河心时,似乎感到脚下开始微微忽颤,就在牧人抬腿要跑时,冰面塌陷了,鲍玉志眼看着那人忽地一下就陷入冰窟窿中,双手撑着冰面,用藏语呼叫救命。

  这样的事在草原上每年都会发生不少起,天峻两万多平方公里的草原上,有数十条类似大小的河流,可方圆百十里内可能都没人,掉进冰窟窿里生还机会几乎等于零。但那天,鲍玉志爷俩却成为了那个牧人的救星。

  鲍玉志从小就跟母亲会藏语,知道出事了,快步跑到河边,见牧人卡在冰窟窿的边沿上,便用藏语告诉他别怕。鲍玉志把绕在腰上准备绑羊的绳子解下,和父亲的那根绳子连在一起,用嘴咬着一头,在冰面上朝前一点点地爬向塌陷的地方,父亲就在后面拉着绳子。

  鲍玉志小心翼翼地蠕动到了河心,把绳头甩给牧人,看他绑在腰上后,又往后退回岸边,和父亲一起拉绳,才把那人拖出了冰河。爷俩还在四处捡了堆干牛粪,点燃让牧人取暖,算是救了那人一命。

  这一救,便彻底改变了鲍玉志全家人的命运。

  原来这个牧人竟然是汪什代海部落的人,还是天峻县政协主席的小舅子,原本他是应该去县上参加工作的,但因为热爱自由自在的传统生活,就留在了草原上。牧人缓过劲后,领着救命恩人回到他的帐篷,好吃好喝地款待了父子二人,准备送他们几十只羊带回湟源。

  翌日一早,县政协主席来找他的小舅子,牧人就顺便就把父子搭救自己的事给姐夫哥讲了。藏族人本来就讲义气,何况是救命的大事,政协主席当场就问父子俩有啥困难。老鲍到底是老姜一块,一看机会来了,根本没提钱和羊的事,而是壮着胆子就说,自己的家在“脑山”,八个孩子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能不能把这个大儿子在县上安排个工作。政协主席说,正好最近县上在招人,让他去县委当个通讯员吧。

  于是,鲍玉志就这样把自己送到天峻县委通讯员的岗位上了。

  后来,老鲍和政协主席结拜成了干兄弟,鲍玉志就成了政协主席的干儿子,和政协主席的亲儿子,也算是小一辈的异姓兄弟。鲍玉志在父亲的指点下,做了不少讨好干爹的事,在此后的三四年里,背靠干爹这棵大树,硬是把他众弟妹们的户籍全迁到了天峻,吃上了商品粮——这在当时可是不得了的事。

  全家弟妹们在天峻上小学中学,又前后参加工作,有一个后来成了医学博士,有的成了县上某部门的领导,还有的干企业,成了这里的一个大家族。

  3

  看照片,1977年的鲍玉志风华正茂,身材魁梧,长相明显带有汉藏混血的特点:头颅硕大,各器官比例有些轻微失调。他出生在汉藏杂居的农村,从小深受唱花儿的父亲的影响,有一副天然的男中音嗓子,唱起歌来非常好听,还会谱曲。

  刚到天峻县头两年,政协主席只要请客,或是自己在家喝多了,就会派人叫鲍玉志去酒席上唱祝酒歌。那是藏族的风俗,酒和歌是离不开的。唱得多了,县里人都知道他会唱歌。

  1979年,南京音乐学院两个老师来青海招生,从德令哈下来到了天峻,整个州上县上都没人敢去考,只有鲍玉志,拿着自己作词谱曲的《天峻我美丽的家乡》,让招收老师看,并且当场演唱。招生老师说,“你这嗓子是能飞过山谷到达山顶”,当场决定录取,但他最终没有去上学——父亲没有工作,那时家里经济来源全靠他的工资,来天峻这一年,他又增了一个弟弟。当然,他更害怕走了之后丢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心里很纠结。

  有天趁着书记喝了酒高兴,鲍玉志婉转表达了想去南京上学的愿望,书记听了哈哈一笑,说,“唱啥歌哩?一天到晚疯疯颠颠的!你安心地在我这好好干,以后到哪个乡上当个书记或是乡长的,不比去唱歌强!”

  这一句听起来像是许诺,实际上不过是书记酒后一句玩笑话。

  后来,书记高升到州府当更高一级的领导,就把鲍玉志忘记了。鲍玉志一辈子就被焊在了天峻县,更糟糕的是,此后,他牢记着那个轻飘飘的“许诺”,年复一年竟成了心结,折磨着他后面漫长的岁月。

  鲍玉志的干爹三年后调到德令哈州政协当副主席去了,又过一年便因病去世。

  大概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实现当乡长或是书记的目标后,鲍玉志又找领导四处活动,从县委通讯员的位置上调到了县翻译科。他从小会藏语,少年时在佛海寺院里当过三四年阿卡,后来又从汉语初中毕业,翻译水平在整个海西州都小有名气,州上开人代会或政协会时,都会把他抽调到会务组,做大会的翻译。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那时候,他经常洋洋得意地说这句话来自勉,或是暗示给领导听。

  翻译耗去了鲍玉志十年的时光,他本来觉得翻译科的科长非自己莫属,但因为文凭不够,眼看着比自己小十来岁、被分配来时叫他“鲍老师”的小姑娘变成他的领导。

  尽管仕途受阻,但鲍玉志的人缘好,无论是藏族牧人,还是从青海东部来的盲流,就是在县机关里,也有些局长科长跟他“说得来”——这些人耿直、真诚、热情,愿为人两肋插刀,尤其少数民族的朋友,经常给鲍玉志送酒送肉,然后在一起从早喝到晚。

  4

  除了工作,鲍玉志的爱情也令很多人羡慕不已。

  1983年,县城小得只有屁股大,县政府的工作人员总共只有几十个人,知根知底。有天,鲍玉志去同事周小东家喝酒,见一边坐着位漂亮的姑娘。周小东介绍说,这是隔壁老段的外甥女,从东北来探亲,因为家庭困难,想在天峻县找个临时工挣点钱,但还没找到事,“老鲍你有能力给帮个忙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鲍玉志还真的帮忙给那个姑娘找了工作——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工作,是凭“硬关系”把姑娘安排在县民族小学当老师。鲍玉志之所以下力帮忙,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姑娘当女朋友。

  可姑娘看不上鲍玉志,嫌他长得丑。鲍玉志知道后就有点恼怒,干脆先斩后奏,选了一天,名义上请那姑娘去他宿舍喝牧人送来的酸奶,等姑娘来了,便硬把人家摁在床上做成了夫妻的事。那个年代,生米煮成熟饭,姑娘只能做了他的老婆。

  在户籍管理铁一样严格的情况下,鲍玉志把他老婆的户口从东北落到了天峻,对县上的人来说,的确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家都说,他那个球样竟然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也从侧面证明,这个人还是有些能力的。

  在他结婚后的第二年,县委组织部委派他去下面的一个乡抓牧业生产——这离他梦寐以求的位置已很近了,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一年后,当他摸清了全乡有多少牧人、多少牛羊准备大干一场时,忽然又被调回县上,重回到了翻译科继续当翻译。

  提拔的事,就像河水一样,流到鲍玉志身边,把他的布鞋打湿,旋了个涡又流向远方。他百思不得其解,想不出问题卡在哪儿,只好眼看着别人上位。

  他觉得在原单位继续上班很没面子,想换个单位,组织部又没同意——这个打击令他在后来的岁月里一直耿耿于怀,被他归结为自甘坠落的最根本原因。

  不过,要说命运没有眷顾过鲍玉志,也不尽然。

  多年后的2004年,海西州一家国有银行要在天峻县成立支行——“支行”只是个名称,关系上隶属邻居都兰县支行,实质只是在开一个股级办事处。原政协主席的儿子、鲍玉志的干弟弟,那时任县委办公室主任,就把这个干哥哥推荐给了海西州中心支行行长,行长觉得到鲍玉志在天峻人缘好,能拉储蓄存款,就同意他来当“支行”行长、实际上是办事处的主任。

  那段时间,大家伙都叫鲍玉志“鲍行长”,他也是洋洋得意。

  可鲍玉志根本不懂金融,也没能把存款拉到位,支行里有能耐的人都很排挤他——要命的是,他那爱喝酒的毛病一直改不掉。

  那时2006年前后,海西州的中心支行为平衡各种关系,行长从德令哈来天峻开全体大会,准备宣布把鲍玉志调打破海西州中心支行当工会副主席——毕竟是工会副主席算科级干部,也算是对在高原干了大半辈子得他有个交待。

  中心支行行长在会议室主席台上讲话时,鲍玉志坐在台下最后一排,悄悄地拿着瓶酒喝着,行长的一番话讲完,他一瓶酒也喝完了。行长当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在宣布他的调任后,起身拍着巴掌等他上台,给同事们讲几句官话,给他放光彩的机会,没成想却听到台下众人的哄笑——鲍玉志起身时,正好踩在他刚扔掉的酒瓶上,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醉酒的鲍玉志唬着脸对哄笑他的人骂:“日他妈的,谁扔的瓶子?”众人继续笑,鲍玉志边往主席台上走,边回头看着众人,又骂:“笑个球哩,笑!”。

  他走上主席台,和行长握着手,准备拥抱并行头碰头的大礼,被行长敏捷地躲开——行长那时已经知道他已喝醉了,在回避他满嘴的酒气——他便双手死死攥住行长的双手,状如打架。僵持了几分钟,鲍玉志放下行长的手,先说了一句“我很高兴”,又突然变了脸对行长说:“你妈那个X我喝醉了,送我回家睡觉!”

  行长半张着的嘴,惊悚的面孔长久地凝固成了雕塑,一动不动。好久后,才黑着脸呢喃般地说:“鲍玉志你要耍流氓呀!”

  众人的哄笑更是顶破了天花板,一种极度怪诞幽默的快乐散漫开来。

  眼前的升迁,生生被他自己葬送了。

  两年后,受限于天峻县整个经济环境,“支行”业绩上不去,便被撤销合并到了都兰县支行。本来银行所有职工都应跟着去都兰的,但那边的领导点名说,除了鲍玉志,所有的人都接收,州中心支行也不要他,就把他退回到了天峻县上。没想到翻译科知道这个人被酒毁了,也坚决拒收,这样一来二去把他晾了半年多。

  鲍玉志又去找他已经做了县长的干弟弟,诉苦说,得给我落实个单位上班吧?县长念他为天峻贡献了几十年的时光,没功劳也有苦劳,把他分配到了县民政局,可局长也爱理不理,没给他分配具体工作,当然工资是一分钱不少他的。

  如此一来二去,鲍玉志愈发离不开解闷的青稞酒,喝醉后便骂一切他认为应该骂的人,慢慢地,天峻县都叫他“酒人”。

  所谓“酒人”,就是嗜酒如命,不惜以生命的代价,让死亡的危险与醉酒的飘飘欲仙“冰火溶合”,让生理的极度痛苦和心理的极度愉悦一起迸发——这是后来鲍玉志在清醒状态下对我形容的感觉。

  5

  2013年元旦那天上午,我在公司院子里无意中看到朱主任在大门前与鲍玉志相遇。那时,鲍玉志已是醉态,以老前辈的口气问朱主任要酒,纠缠了足有二十分钟,见要不到酒,就说:“妈那个X的,我喝醉了送我回家!”

  朱主任听到这句话,气得脸都黑了,咆哮着骂道:“我X你妈的鲍玉志!”然后猛地甩动胳臂把老迈的鲍玉志推到了一边,直径走到院子里,见我站在那里,就对我说:“真他妈的恶心人,打他吧,搁不住我这一拳,不打吧,他的嘴净喷粪骂人。鲍玉志不死,天峻县人民没有安宁之日!”

  我说,不如给他家人打个电话,把他接回家睡觉。

  “他们家没人愿管!上个月我碰到他又醉在街边骂人,好心地给他女儿打电话,要她来接她爹回家,可人家却说,我爸一辈子就这一个爱好,我不想也不能剥夺,尊重他的爱好,让他继续喝吧……”

  朱主任又说,因为酗酒,鲍玉志的老婆几次去法院申请离婚,要不是在政府机关上班的女儿出面干预,他早都是孤家寡人了。

  “按说,长兄如父,他从小牺牲自己的前途,挣钱养活了弟妹们,四个弟妹在西宁、两个在珠海当医学博士、一个在德令哈,但留在天峻的两个弟弟对大哥的事,应该是能随叫随到吧?有次他喝多了,我给他一个弟打电话,他推辞说找我哥的老婆吧,我正上夜班;又给他另一个弟打电话,又推说我在木里煤矿不在县上,找我大嫂吧。”

  鲍玉志自己也在喝茶时对我说,对于喝酒,自己已是情不自禁的状态了,“有酒要喝,没酒创造条件也要喝”。如果有几天不沾酒,他就会表现得异常烦燥,坐立不安,在凛冽的寒风里走来走去,无缘无故地骂身边所有的人。

  他说,“爹亲娘亲不如‘八大作坊’亲”——“八大作坊”是青海互助县酒厂出的一种青稞品牌酒,一百多块一瓶,是他最理想的饮品,如果没有,几十块块一瓶、十几块钱一瓶的酒,也是可以满足的。

  每次都是这样,第一瓶酒喝完了,他还没有完全醉,又不敢问老婆要钱买酒,见公司老总正在办公,就摇摇晃晃过去敲门,首先举手给老总敬个军礼,然后请领导借他五十块钱,“发工资就还”。刚开始老总还借给他说不用还,可是后来发现,他一个月要来借数次,都是为了买酒。后来他再借钱,老总便说没钱,他就又去财务上找出纳借,出纳员哪敢借他钱,只能顺手拿了张白纸写上“十万”递给他,说,让老总签名后去银行取。他小心翼翼地把那张纸叠起来装进口袋,骂骂咧咧地走出财务部,再去别的办公室,只要见人就说,“借我五十元,发工资还你”,弄得大家避尤不及,仿佛像欠了他的钱没还。

  我见过他连续五天五夜通宵达旦不停地喝酒:前几天的时候,是醉酒状态,进入到第五天,人躺在床上,状如病危,只食稀如面糊的酸奶,床下放着一个脸盆或是一个水桶,供他边喝边吐,不食任何米面之类的食物,亦不饮水。

  房间弥漫着死尸的腐朽味,令人避让不急。

  6

  2013年夏天,我有四个朋友从郑州过来,准备围青海湖徒步,知道我在青海,电话约好见面。

  我算是半个地主,想弄点天峻特色接待,于是到门卫找鲍玉志说,想抓只羊,可又不懂得如何挑选,你在这方面是个专家,帮个忙呗。他二话没说,一口承诺,说一定会让你朋友吃个地道的藏式全套羊肉。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去关角乡一个牧人朋友家抓羊,十来点就赶回一只精羊(公羊),还顺便把他的牧人朋友也带了回来,一起按当地的屠宰习惯,忙了一上午,把羊闷死后,做了血肠、肉肠、手抓羊肉、尕面片,让我和朋友们吃得忘乎所以。

  忙完这大餐后,鲍玉志累得坐在门卫喝着熬茶解渴,我去感谢,他说:“一个单位的人谢什么”,然后羞涩地低声地说:“把你们喝不完的‘八大作坊’给我一瓶就好的很。”

  有一天,我去汪什冷库给公司食堂买牛肉,在办公室看到墙上相框里的楷书、行书、隶书写得端庄大气,笔道沧桑有力。正好鲍玉志的老弟过来,见我很欣赏的样子,便说,这字是你们门卫鲍玉志写的。看我吃惊中带着怀疑,他又说;“真是他写的,从小就会写,天生的,还没老师教,其实我哥还真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以前县上开大会,礼堂上的横幅都是他写的,只是近些年,他的神经都被酒腐蚀坏了,已经写不成字。”

  他弟弟跟我慨叹说:“酒像是个铁钩子,把他钩到酒海里再也游不出去,成了酒鬼。他这辈子的优点也随着他的坏名声给藏了起来,让大家都看不见了……”

  一个月后,又多天没见鲍玉志人影儿,我到门卫,见他躺在值班室的里屋昏然大睡,倒也安静,就没理他。

  直到数天后的某个晚上,从煤矿来的卡车要进大院卸货,我才又到门卫找他要钥匙。等我还钥匙时,他已经从床上爬起,摇晃着身体说:“我的血管里流淌的是酒不是血液,我是酒仙,我是天峻县最大的酒仙!”

  随着他说话的喘息,一股极度腐臭气味呛得我说不出话,忙往后退。他红着眼、流着鼻涕逼近我,还要使劲地抱着我要来个头碰头。我憋着口气猛然推开了他,他又说,“哎呀领导来了,难得看我一回,我坚决地陪您喝一口!”然后回身踉跄着从枕头边抽出瓶“八大作坊”,扭开瓶盖,张开还粘着污物的臭嘴,对着酒瓶就是咕咚一口,吞咽声如牦牛饮水,然后瞪着酒瓶,有点舍不得地将它递给我说:“来,干了它!”

  我惊恐地后退到门口,没留意脚下的台阶,一脚踩空摔了下去,爬起身来不顾屁股火辣地疼痛,落荒而逃——身后传来了时断时续的《天峻我美丽的家乡》,但听起来更像是狼嚎。

  7

  2014年春节刚过不久,风如刀割似的吹着,下午五点,公司里的人大都下班走了,只剩下财务部的女出纳和女统计在加班,还有食堂的女大厨——大家都知道这几天鲍玉志又喝醉了,肯定是躺在床上起不来,大门自然也不会锁,出入是自由的。

  可没想到六点多,当三个女人结伴走到大门口时,发现大门竟然被锁上了。正奇怪时,突然间看到鲍玉志只穿了一件贴心小背心,光着苍老丑陋的下半身,踉跄地从门卫走出,冲着她们就晃荡了过来。

  女人们的尖锐喊声,让在屋里的我以为她们遇到了鬼,我探身出窗户一看,只见鲍玉志在寒风中挺着身体,挥着手朝惊悸中的女人喝斥:“喊个球来么,没见过么!”出纳和统计都是没结婚的少数民族小姑娘,羞得转身往办公室里跑,边跑边喊:“救命呵,鲍玉志耍流氓了!鲍玉志耍流氓了!”女厨师四十岁,正好站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个大保温瓶,喊了声“真是不要脸的老东西!”顺势把瓶里的开水杯朝鲍玉志的下身泼去。

  鲍玉志躺在地上,挣扎着喊。

  我害怕他冻死在院子里出大事,没找他老婆和女儿,急忙给他在汪什冷库的弟弟打电话,他弟客气地对我说,他真管不了这大哥,“要不您帮个忙把他弄到屋里?”见我不吭气,又说,“还是去找他老婆吧”。

  我无奈,又给他在学校的老婆打电话,回答说“正在开家长会,等腾出时间再去”。我又给他在政府机关上班的女儿打电话,女儿说,“我不去了,我爸一辈子就这一个喝酒的爱好,醉了就醉了,以往不是也醉过吗?”

  第二天,女厨师的丈夫来单位找我,威胁说,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事,他会“打那个老不要脸的东西,到时出事了,你们领导们不要说我没打招呼!”那三个女同事也来找我说,一定要把那个不要脸的鲍玉志给开除了。说话间,大领导来我的办公室,听到这事后立即决定:辞退。

  不料隔天上午,鲍玉志提着输液的瓶子,迈着高低不平的脚步,坐在我面前说:“坚决不同意单位辞退我,我是县委书记介绍来的,我又没犯强奸罪,你们不能辞退我!”他义愤填膺给我说了一上午,直到下班才被他老婆接走。

  领导看着县长的面子,不得已又忍了下来。就这样,鲍玉志还是一个月有十五天或是更多的时间处于醉酒当中,骂人,或是昏睡,让他老婆在下班时过来帮他锁上电动门,早上一大早再来开大门。

  2015年2月,在我准备回河南前一个礼拜的那天早上,领导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到医院去看看鲍玉志,我问,怎么回事?领导轻描淡写地说:“他晚上喝多了,差点被冻死在街上,不管好歹,他毕竟还是咱们公司的员工,代表公司的人道主义去看一下吧。”

  我来到医院门诊大厅,见到昨晚和他一起喝酒的酒友,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昨天一大早,鲍玉志冒着零下三十度到我家喝酒,开始时是我俩一人喝了一斤,可他感觉还不过瘾,半夜里又打电话叫来另外一个朋友,三个人又各自喝了一斤。

  “这时已到凌晨五点,我见天都亮了,便让他们散伙各自回家睡觉,不料他没回家,而是朝他家相反的方向走去,在一个小区前的一道水沟前,一头栽进冰面,幸好过了一个多小时有人路过看见。我分析,他没回家,肯定是想去他那个相好了多年的寡妇家,这事我们几个朋友都知道,他老婆为这事当着我们的面和他打过架……”

  我没多说什么,来到住院部,见鲍玉志非常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但精神头却异常地好,有种过不了一会儿又要去喝酒的感觉。可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我接到他老婆的电话,说,鲍玉志去世了。

  我一惊,突然明白下午的他是回光返照。

  在我离开天峻的那天早上,碰到了鲍玉志的老婆,还没等我把安慰的话说完,她就微笑地打断我的话,说:“这样结局也许最好,我也可以重新生活了。”

  说完她转身朝民小走去,身后忽地掀起一股旋风,风中有草屑飘舞。

  编辑:许智博

  题图:《塔洛》剧照

  

  点击此处阅读作者过往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作者:杨海滨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