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男儿最后的余晖:拿破仑近卫军掷弹骑兵马刀

subtitle 冷兵器研究所01-10 13:06 跟贴 84 条

  今天介绍的这款拿破仑近卫军掷弹骑兵马刀的正式名字是:1810年款,第三型号近卫军掷弹骑兵马刀,尼古拉斯·布泰式。

  这一马刀被配发给掷弹兵精英和帝国近卫军龙骑兵。

  ▲1806-1814年的掷弹骑兵

  这把马刀的护手由镂空的壳状黄铜构成,上面装饰有一枚点燃的“手榴弹”,以标志掷弹骑兵的身份,平坦处刻着“凡尔赛”字样,以及尼古拉·布泰的缩写“B”。

  ▲1807年掷弹骑兵在埃劳的冲锋

  有血槽的刀锋是蒙特朗西制造,上面刻着J·巴什(Pache)——1811年6月-1812年1月克林根塔尔制造厂的监察员,FL·洛本斯坦(Lobstein)——1804年6月-1821年7月的质量校验员,JG·比克(Bick)1809年2月-1824年8月的一级监察员的印鉴。

  刀锋背后刻着“1811年6月卡林根塔尔帝国制造厂”;其宽为3厘米,厚1.1厘米,长97厘米。刀鞘是第三型号,全部为黄铜,配有黑色上蜡皮革,尾端是铁的。这把法兰西第一帝国时代的马刀承载着沉重的感情,尤其是刀锋上的伤痕,刀鞘上的痕迹,来自于西班牙战役、俄罗斯战役,从百日王朝到滑铁卢。它可以追溯到1811年6月,拿破仑皇帝的儿子罗马王出生和威灵顿在葡萄牙撤退的月份。

  ▲手握战利品(俄罗斯近卫骑兵马刀)的掷弹骑兵

  在奥斯特里茨,两个猎骑兵中队被三个中队的俄国近卫掷弹兵步步紧逼……而后,拿破仑派了马穆鲁克骑兵和掷弹骑兵中队。后者向俄国的骑兵发起进攻并与之较量,给后者造成了巨大损失并俘获200人,其中还包括了俄军骑兵的指挥官列普宁(Repnine)亲王及参谋,另外,还有27门大炮——后来被融化铸成了巴黎的旺多姆圆柱。

  ▲“克林根塔尔制造厂”铭文

  ▲奈伊元帅带领掷弹骑兵冲向埃劳战场

  滑铁卢战役中,近卫掷弹骑兵在对英军方阵的冲击中损失惨重,而他们在1815年6月18日之前从未有过败绩。

  ▲伤痕累累的刀锋与刀鞘

  英国第12轻龙骑兵团的巴顿上尉描述了他的团是如何面对掷弹骑兵的进攻: “他们开了火……但他们的火力太羸弱,难以在这些勇猛的骑兵周围造成影响……这些掷弹兵们在火力极强时才退去。”他们也是1815年最后一个向波旁王室缴旗的部队,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本文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卡佩,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