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谈这么多年的创作,“是一个发掘自己的过程”

好奇心日报01-10 11:15 跟贴 1 条

2018年1 月 5 日,李宗盛在上海参加了一个对公众开放的问答活动。

这项活动的另两位嘉宾是台湾设计工作室物外设计的设计师杨格和廖宜贤。因为李宗盛及其手工吉他品牌和物外设计有产品设计的合作,于是在李“吉他 X 物外”设计跨界联名产品展进行的同时,也有了这次对外开放的交流活动。

李吉他是李宗盛在 2002 年创立的手工吉他品牌。李宗盛说他想到要做琴是在他 35 岁的时候,那个时候距离他 1982 年进入唱片制作行业已经十年有余。他已经制作过的专辑有周华健的《心的方向》、陈淑桦的《梦醒时分》、张艾嘉的《爱的代价》……

其中《梦醒时分》是台湾唱片业第一张销售过百万的华语专辑,李宗盛已经是金牌制作人,在行业里很受重视。但李宗盛不喜欢那时候自己的状态,于是他暂停了一年去加拿大去想人生要活成什么样子。1994 年,他在加拿大买了个房子,在一家书店翻杂志突然发现琴不错。于是想到要成为一个兼具歌手、歌曲创作者、制作人身份的制琴师。

李宗盛在当天的活动上讲,当他开始做琴的时候其实没有考虑市场,只考虑了对乐器的理解。具体地说,他觉得一把琴应该是一个人,第一要好相处,就是说它是可以弹的。第二,希望他说话算话,第三才是音色。从音乐人角度看,每个琴有不同声音。他举了一个例子,当你要写一首悲歌,一把声音比较闷、像中年男人哭过一样的琴好过一把音色饱满的琴。

至于创作,李宗盛说不同阶段,创作对他来说有不同意义。还有一年他就满 60 岁。李宗盛觉得现在的创作主要在整理归纳。“我必须整理我和所有事情的关系,比如我女儿、我父亲母亲……”

在 50 岁之后,李宗盛就写了两首歌——《山丘》和《给自己的歌》。这两首歌发布以后都很受欢迎。他觉得创作是一个发掘自己的过程。李宗盛管这个叫做“回到人的quality”。这个时候创作的人就会变成诚恳的人,而创作之于他和听众,就是“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而不是一门手艺。

Q:观众提问

李宗盛:音乐制作人、歌手

Q:越来越多的创作人比较清高,少出作品多演出,还是希望大哥可以多多再出作品。

李宗盛:因为我明年就 60 了,创作对我来说,不同阶段有不同意义。现在创作主要在整理归纳,我必须整理我和所有事情的关系,比如我女儿、我父亲母亲……当我在唱片公司的时候,写过好歌也写过莫名其妙的歌,那时我希望自己成为合格的唱片从业人员,因为那是工作。这也许可以回应你说的,你应该充分扮演好那个角色,这不应该是一种挣扎。你要在现在的位置上做到极致,然后你可以不干。

那时候我也很挣扎,半夜在房子里打转,有一阵我写什么红什么,印钞机一样,所以我怎么平衡自己?我的工作、天职就是让所有的歌星红,不管你碰到什么人,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他,所以这是必经的阶段。

十几岁我就在想自己老了的样子,很好奇。50 岁之后我只写了 2 首歌:《给自己的歌》和《山丘》。这个角色我已经完成,剩下的都是自己的时间了,因此我不太帮别人写了。

我意识到自己要成为一个更有意思的男人,所以创作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之前这段经历,就不会有现在状态,每一步那都是我——市井、粗俗、不堪、色色的李宗盛,也都是我。所以接受并不那么好的你自己。“Deal with it”也是很重要的。整个创作的过程,就是自我完成的过程,我的内力变得比以前强。

Q:你大部分的创作是先想去做,再等灵感。还是先有了灵感,再去围绕这个灵感将它变成现实?

李宗盛:很多人问我灵感从哪里来,我觉得比较好的方法是,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比较要紧。我的意思是说,整个华语歌坛,在五十岁以后还能出作品的,不是太多吧?那为什么呢?我自己也很好奇啊。

所以一定是我觉得一开始可能是比技术,你会看到很多冒起来,一下一下,那是技术和天分,他们的人本身没有那个quality,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你必须朝着“成为那样的人”,这些东西会来找你的,你会出来这样的东西。

所以到最后,比如你到了四十五十以后,你的 quality会发散出一些东西,你仍然有渴望,对很多东西心怀敬畏,不要理所当然这是我应得的,要对很多事情永远保持好奇。

我想到另外一件事。我在家大概每半年会去 YouTube 看《山丘》的 MV,在《山丘》发表以后,反而很多年轻人喜欢这首歌,我不知道为什么。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想我找到为什么了。

第一,最关键是在整个 MV 里面没有李宗盛的画面。这歌的 MV 用最一般的拍法就是两个主角,沉思、对着夕阳、海浪,弹着吉他唱“越过山丘”。第二是这个 mv 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怀孕的、分手的、想要坚持自己跳舞的上班族,跟现实年轻人的遭遇是一致的。李宗盛在这里面并没有强出头,李宗盛作为一个比较抽离的角色,在后面讲述。

最早的一个 case,拍了两天,草坪上晒着太阳,配着吉他,剪进 MV 里面,我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因为李宗盛没有进去,这个导演有足够的时间来讲故事,把故事讲得非常完整。一般的歌星会觉得“诶,怎么没我啊?”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行销的例子,因为反而这样子,人们没有防备。他还是得回到你本身是怎么样的人,你是这样的人,你不会差到哪里去。

Q:你带了李剑青很多年,但是他在这个很浮华的音乐世界里一直都有点不温不火,不知道您对他在当代音乐世界的看法。

李宗盛:李剑青的状况是可预知的,不是一个意外,他要是巨火,那才是一个意外。他在我身边十年,这样的情况很正常,这不是他能做而不去做的,成为偶像是不一样的东西,不要把这个弄混了。

李宗盛过去创造的传奇,都不完全是我的,幕后团队把李宗盛做的案子准确地传达,我写的歌只是一部分。因为每一个年代都有每一个年代的标准。那个年代创造 Hit Songs 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也就是说流行音乐的美学建立是通过这五个人完成的,所以逻辑上这五个人写的歌你一定觉得好听。

就跟周杰伦、林俊杰一样。现在的小孩是持续听着这种 melody flows,所以不管怎样你可能会觉得他们的歌没有之前的好听,但你肯定不会觉得难听,他们都有很好的 melody sense。像林俊杰,他的曲风是很甜的,很讨人喜欢的。

所以你们的经验是这些人建立的,那个年代人的经验是李宗盛建立的,通过这不断的一首一首歌,你已经被我洗脑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