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英国没有打败无敌舰队,世界会是西班牙的么?

subtitle 国家人文历史01-10 09:44 跟贴 165 条

历史上有关无敌舰队的著作不胜枚举,很多人倾向于认为英西战争本质上就是对大西洋贸易路线的争夺,而无敌舰队的战败标志着西班牙殖民帝国的衰落和大不列颠的崛起,经此一役,西班牙将对海洋的掌控完全转交给了英格兰。然而事实真的如此么?

穿越到16世纪的80年代,重新站到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的身边观察这场战争,历史远比想象中错综复杂,前妻同父异母的姐姐要对自己宣战,一边刚拿下葡萄牙,荷兰又要叛乱,天主教盟友教皇欣赏小姨子远胜于自己……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下,无敌舰队胜算有多少?

来自上帝的大风暴打败了无敌舰队?

1587年3月,在西班牙马德里西北方向45公里处的皇家修道院(埃斯科里亚尔圣洛伦索修道院)中,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坐在一间隐蔽的幽室中陷入深深的沉思。摆在他面前的,一份是他身边最优秀的舰队指挥官圣克鲁兹侯爵阿尔瓦罗·德·巴赞写的一份全军远征英格兰的计划,附带着详细的军需报告。根据报告,为了远征光形形色色的帆船战船就需要将近六百艘,更别说6.4万士兵、3万名水手,还有满足战斗所需成千上万的军械和物资补给。这位侯爵给国王开出了一份天价的预算,却并不能保证最终征服英格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圣克鲁兹侯爵 阿尔瓦罗·德·巴赞

相反,腓力最得力的陆军首领帕尔马公爵亚历山大·法尔内塞则将希望寄托在“时机”之上。按照他的计划,只需要出动3万步兵和4000名骑兵,外加英格兰本土天主教徒的内应,就能从内部瓦解伊丽莎白一世的政权。而任务的关键就在于潮汐和风向,时机一到,他就能借助驳船将这支大军从尼乌波特(现比利时境内)和敦刻尔克运过海峡。先不说这位公爵并没有说明如何能在英国人浑然不觉的状况下,在佛兰德斯海岸汇聚这么多武装人员还有七八百艘驳船,就连国王都注意到了,这份计划靠的是出其不意,缺的是周全计划。既没钱又谨慎的腓力当时只能潦草评价:“几无可能!”

然而,我们都知道的是,1588年5月,这支无敌舰队还是起航了,浩浩荡荡的舰队带着“为上帝而战”的想法向英格兰驶去。一年前,在看完自己的指挥官给出的两份计划后,腓力二世在那个房间里憋了一个礼拜,最终决定了一份新的方案:圣克鲁兹侯爵率领远征的无敌舰队从里斯本出发,剑指英格兰,一边对付海军,但是最重要的则是运送和护送西班牙步兵;另一边,帕尔马公爵要挑准时机,把在佛兰德斯召集的步兵送到驳船上从海上与舰队汇合,等把这些军队送到英格兰以后,无敌舰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海上运输线的安全通畅,瞅准时机也要积极参战。

某种程度上讲,这个计划既划算又周详,省掉了从西班牙本土运输全部军队的麻烦,舰队的规模和花销也可以省掉至少一半,同时还没有把登陆的这些人彻底抛弃,增加了后方支援。然而,从实际一点的角度看就会发现,在整个计划里留给突发事故以及错误的空间太少,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

比如说无敌舰队在第一天起航就遇到了狂风连日肆虐,舰队行使缓慢等实际困难。然而,这还不是这个舰队在未来战役中遭遇的最糟糕的状况。比如说在加莱被英格兰军队识破阵列,在泽兰海岸和北海附近遇到的突如其来的狂风。且不说这些不利的天气还有反常的风,实际上,当时的英格兰海军实力已经超过西班牙,并且拥有性能更为上乘的船舶和火炮。最后,西班牙人别说没能攻入伦敦,就连英格兰的海岸都没能碰到。

1588年9月,英国人在圣保罗大教堂挂起了俘获的西班牙战旗,荷兰人也出版了西班牙战俘的审讯报告,帕尔马公爵在敦刻尔克的军营也已解散。腓力二世也早已收到消息,他的海洋舰队总司令只带着一支被摧垮的舰队的残余船只零零落落地回到西班牙海岸。

然而,几百年来,大家在探讨这场大战的时候,都不免去探寻,西班牙舰队“无敌”的称号真的只是一个讽刺的坊间戏谑么?毕竟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是英格兰还是在西班牙,人们都相信是来自上帝的风暴打败了无敌舰队。

战争中太多地方都让后人看到了时机的不可捉摸。如果当时帕尔马的大军最终登陆英格兰,按照原计划先取罗切斯特,再进军伦敦,加上泰晤士河畔西班牙舰队及时的援助,也许英国甚至欧洲的格局会有些许不同?这最终指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无敌舰队是为何而战?

为上帝而战?还是为自己而战?

在大部分人的眼中,以及很多传统历史学家的眼中,1588年的这场宏大战役是中世纪制海权的争夺之战,是对到美洲和亚洲新航路争夺的现实较量,总之,为经济利益而战可以说是对于这场战争的最佳注解,也是最容易让现代人理解的原因。然而,扩展视角,将关注点不局限于英格兰和西班牙这两个交战国,就会发现整个欧洲都在屏住呼吸观望这场大战,而巴黎、罗马还有阿姆斯特丹甚至都牵涉其中。这场战争在十六世纪的人们看来,远远不止争夺经济利益这么简单。

1587年2月8日,苏格兰的玛丽女王被处斩,据说当时刽子手失手,第一斧头砍在了后脑勺上。最终刽子手举起她的头,高喊“上帝保佑女王”,英格兰岛上最重要的天主教势力象征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在当时新教势力与天主教反宗教改革阵营的相互对抗背景下,玛丽的死似乎标志着以伊丽莎白女王为代表的新教势力的一次暂时性胜利。

对于教皇,还有欧洲其他天主教政权来讲,声讨新教徒伊丽莎白还有她主政的“邪恶政权”似乎成为了新的“圣战”目标。教皇西克斯图斯五世很清楚,当时英国几乎算得上是欧洲新教势力的大本营,无论是法国内部的胡格诺教徒、尼德兰地区的反西班牙起义,还是越来越多的苏格兰新教徒,英格兰要么是背后金主,要么就是献计献策,而德意志地区还有斯堪的纳维亚的新教君主也在寻求英格兰的帮助。因此玛丽女王的死,不是战争的起因,却是教皇手中的鞭子,用来鞭策他在欧洲不可或缺的同盟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赶紧开启这场“圣战”。

对于腓力二世来讲,英格兰问题太复杂,反而不是一次两次战役就能解决的。不过,西班牙的确又有太多的理由去开战。1577年到1580年间,伊丽莎白资助的那个海盗德雷克就已经完成了环球航行,无论如何这对西班牙帝国的海洋优势构成了威胁。更让腓力恼火的是,西班牙属地尼德兰叛乱不断,英格兰不仅派志愿武装加入叛乱,之后还增加了正式的武力和财力的支援,最终导致原本占有优势的帕尔马公爵连连吃败仗。“欲得尼德兰,先取英格兰”似乎越来越有道理。

此外,腓力很有可能在情感上觉得他有义务在英格兰重塑天主教的权威性,一方面因为历史上西班牙一直都是天主教最坚固的堡垒,另一面则是因为伊丽莎白的姐姐“血腥玛丽”曾经与腓力有过短暂的婚姻,由此衍生出腓力对英格兰的“责任感”。

1581年,腓力二世被加冕为葡萄牙国王腓力一世,伊比利亚半岛整合在统一的王权之下。兼并葡萄牙意味着西班牙在大西洋的实力大增,葡萄牙在非洲、美洲和亚洲的殖民地也尽在腓力手中。更重要的是,在征服葡萄牙的过程中,几场关键战役的胜利让西班牙人有些飘飘然,觉得击败英国海军也并非难事。而当时指挥这些西班牙舰队的就是圣克鲁兹侯爵,也正是在这个契机中,他向国王提议远征,也有了文章开头提出的两种方案。

然而对于腓力来讲,还有一个问题至关重要,那就是法国。抛开宿怨不谈,现在的法国国王亨利三世曾经是新教胡格诺派的首领,虽然后来改信天主教但是一直都不坚定,还总是袭扰与尼德兰交界的地区。在这种状况下,如果西属尼德兰想要部署军队攻打英格兰,难保法国不会背后捅刀子。这个问题在1588年5月12日法国天主教徒的领袖吉斯公爵攻入巴黎的时候迎刃而解,亨利三世仓皇而逃,法国这个威胁也解除了,无敌舰队的出航至少不会受到这一方的骚扰。

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事件之间紧密的联系以及突然出现又或消失的契机,都是构成了西班牙无敌舰队最终成行并开赴英格兰的原因。也许经济利益这个推手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可否认的是,欧洲王室间复杂的家族关系,以及新教与天主教间的斗争都被腓力二世放在了衡量是否开战的天平之上。

无敌舰队的战败对腓力二世是个不小的打击,据说战败那年他生了一场大病,在当时一些外交使团看来,国王因为这场大败而加重了病情,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不过另一些记载中,腓力在公开场合仍不失风度,刚一得知己方的损失程度就向各国大使保证,他要打造一支更加强大的舰队。从后面他很多的举措来看,他也并不是在随便许诺。这里就产生了一个疑问,那就是西班牙“日不落”帝国真的就因为这场战争而衰落了么?无敌舰队的败落真的就影响了英西中世纪这场大战的全部走向么?大部分人都沉醉于1588年这场传奇海战,却忽略对之后战争的追溯。

西班牙并没有输掉战争?

虽然在这场大战后,英国海盗德雷克的进攻再也没有受到西班牙方面的任何反击,但是1589年,当英国人试图攻占葡萄牙的时候,其失败之惨不亚于西班牙。而两国间的这场斗争之后又拖延了将近14年。

到1603年为止,西班牙还没有将任何一处海外前哨拱手让给英国人。无敌舰队1588年的失败也并没有让西班牙丧失了对海洋的掌控。单纯从海军战斗力和规模上来讲,英国在战前就已经保持了这种优势,反倒是在1588年的时候所有削弱。更重要的是,英国人虽然有能力劫掠西班牙的海岸,但是并没有能力进行封锁。德雷克梦想着截断西班牙从美洲获取财宝的愿望,直到1603年战斗停歇也没有实现。客观来讲,没有任何一方真正完全掌控过全部海洋。

1604年8月28日,西班牙与英格兰在伦敦缔结《伦敦合约》,标志着战争的正式结束。如果仔细阅读这份合约就会发现,条款对西班牙更有利。英格兰新上任的国王詹姆斯一世承诺,不再以任何形式援助尼德兰的“叛乱者”,并且还取消英吉利海峡对西班牙海军的封锁,并且承诺停止大西洋上针对西班牙船只的“海盗活动”。而相应的,西班牙基本上只需要承诺不干涉英格兰内部的宗教问题,并且允许两国的船只、商家或战船也可以使用对方的海港作整修、避风和整备等等。这不仅解除了西班牙受到的来自英格兰海军的威胁,还得以进一步扩张海外据点,尤其是对尼德兰地区的控制。

但是不可否认的,无敌舰队的战败在某种层面上有着更决定性的意义,至少在中世纪这个环境下,它的失败证明了没有人能够仰仗武力重新在中世纪基督教世界的众多继承者身上加强宗教的统一。而这个层面上看,就算西班牙人赢得了胜利,欧洲的景象也不会与现在有太大偏差,信仰之争仍然会爆发,新教也好,天主教也罢,两边的同盟中缺乏必要的团结,而“民族”国家这个概念却在历史演进中越来越清晰。

无敌舰队的插曲渐渐淡入往昔时光,却在以另一种方式影响历史。“有关它的故事覆上了一层烟霭,在被这层烟霭放大和扭曲后,变成了一则散发着英雄气息的寓言,意在推崇保卫自由、抵抗暴政的壮举。就今日的影响来看,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的传说已然变得与真实的历史事件同等重要,甚或更重要。”

作者:杜松子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