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中与洋枪队交手最多的悍将,却偏死叛徒手

subtitle 覃仕勇说史01-09 22:48 跟贴 124 条

  1793年,大英帝国派马戛尔尼勋爵率领的庞大使团访华,遭到了颟顸昏庸的乾隆皇帝的轻慢。

  归国之际,马戛尔尼满怀愤怨地说:“这个顽固不化的傲慢帝国,非炮火不能让之觉醒。”

  马戛尔尼所说,代表了一部分英国人的心理。

  1840年,林则徐在虎门销烟,英国议会很快就通过了发动战争的提议。

  第一次鸦片战争由此打响。

  马戛尔尼家族有没有人参加第一次鸦片战争,不得而知。

  但马戛尔尼家族是有后人参加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

  这个人的英文姓名全文为SamuelHallidayMacartney,译马格里。

  马格里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学系,于1858年进入军队成为军医,随军进入中国,与清政府作战。

  马格里来的时间正是太平天国把整个中国闹得山河变色的时刻。

  盘踞在长江中下游的太平天国政权不仅是清廷的心腹大患,而且也时时威胁到列强的在华利益。

  所以,当英法政府与战败的清廷签署了《北京条约》之后,双方转而结盟,共同剿杀太平天国。

  西方列强参与剿杀太平天国的方式有三种:

  一、直接派本国军队参战;

  二、作为中方雇佣的军官参与战斗指挥;

  三、帮助清廷建立军火生产企业,如著名的金陵机器制造局。

  于是,在围剿太平军的队伍里,出现了一支西方人统领的军队,开始时称为“洋枪队”,后来誉为“常胜军”。常胜军的指挥者先是美国人华尔(FrederickT.Ward),华尔死后是白齐文(HenryA.Burgevine),最后是英军上校戈登(CharlesGeorgeGordon)。

  马格里于1862年10月正式加入常胜军,一方面协助戈登指挥常胜军,另一方面,也登堂入室成为了李鸿章的高级幕僚。

  在常胜军中,马格里亲眼目睹了一出人世间最丑恶、最悲惨的惨剧。

  常胜军联合淮军攻打苏州,李鸿章、程学启设计诱降太平天国纳王郜永宽等四王四将,却在他们杀慕王谭绍光并献城后,将他们悉数杀死,开启了惨绝人寰的“苏州杀降”。

  马格里回忆,因事稍离苏州的戈登赶回来,知道此事,怒发冲寇,目眦尽裂,挥笔疾书,写信给李鸿章,斥杀降为最可鄙的背信弃义,要求李鸿章辞职以谢罪。李鸿章无言以对,采取沉默退避的态度。戈登愈加怒火冲天,拎着枪满世界寻找李鸿章。李鸿章只好委托马格里作和事佬,赶到常胜军驻地昆山向戈登求得谅解。

  马格里连夜赶往昆山。

  到了戈登住处时,天色微明。

  戈登坐在床边哭泣,见马格里了,弯下腰,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高举着,气愤万分地说:“你看到这个了吗?你看到这个了吗?”

  没有灯,晨光尚暗,马格里睁大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那是什么。

  “这是纳王的脑袋!卑鄙下流的谋杀……”一句话没说完,戈登放声大哭。

  戈登哭纳王郜永宽被杀,主要是自己担保的协议被李鸿章违反,另外也是把纳王郜永宽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其实,纳王郜永宽人品卑劣,是个赤裸裸的小人。

  一句话,李鸿章的罪恶,并不在于杀纳王郜永宽等八人,而在于屠杀了苏州两万多降兵。

  纳王郜永宽、康王汪安钧、宁王周文嘉、比王伍贵文、天将张大洲、汪有为、范起发、汪怀武等八人先前与程学启、戈登在城北洋澄湖谈判投降条件,由戈登作担保,议定杀慕王谭绍光、献城以降。

  谭绍光是广西平南县思旺镇国安乡人,十六岁时随父兄参加了金田起义,从征万里,盖因年少而战功未显。

  1856年,李秀成以副掌率、合天义出京调度援京,谭绍光隶其部,名始显扬。

  谭绍光的成名之战是1861年三月于临江府阴岗岭大破清师,阵斩湘军统领郭式源、擒副将李金旸。

  李金旸为一时悍将,号称“冲天炮”,勇猛绝伦,谭绍光一战而擒,名声大噪。

  谭绍光的征战生涯中,更多是面对淮军和洋枪队。

  谭绍光为取上海,于咸丰1861年八月在奉贤、南汇连续两次击败华尔带领的洋枪队,夺得该二城。其后,又攻吴淞,克高桥,取周浦镇,逼宝山、上海,震响一时。

  1862年正月,谭绍光攻浦东,与英、法军及洋枪队、清军大战高桥,鏖兵三日,因炮火不支而退。在泗泾遭洋枪队华尔、白聚文截击,且有英军战舰助战,粮船尽失。

  为报此仇,谭绍光纠合了王宗李明成、忠逢朝将刘肇均、忠孝朝将陈炳文、忠佑朝将黄金爱等强将锐兵,与英、法师及洋枪队大战于罗家港、龙珠庵、七宝、王家寺,击伤英提督何伯。

  清总办团防布政使衔福建粮储道徐景贤守湖州,太平军屡攻不克。忠王李秀成以谭绍光善战,调派其攻打湖州。

  时为正月末、二月初,连日大雪,太湖冰冻,坚如平地。

  谭绍光犹如雪夜取蔡州的名将李愬,兵克大钱口,长围孤城湖州,于该四月十八日陷城。

  天王洪秀王欢欣无限,加封谭绍光慕王,系衔殿前斩曲留直顶天扶朝纲,号丰千岁。

  攻克了湖州,慕王谭绍光再次回攻上海,于该月二十八日大破英师及常胜军,生擒常胜军统领法尔思德,青浦,进至法华镇、徐家汇、九里桥,逼上海城垣。

  可惜,曾国荃湘军围天京,进据雨花台,天京形势危急,为勤王计,谭绍光解围西去。

  忠王李秀成在苏州大会诸王,谋解京围,而命慕王谭绍光仍返攻占上海。

  七月十二日,谭绍光于北新泾大破清总兵况文榜、熊兆周等部,斩都司刘玉林,再占法华镇、静安寺,去上海城垣十里之遥。

  清廷急乞英、法等军助战,水陆共御。

  慕王谭绍光久战不下,又应忠王李秀成的召集,与其他十四王会合,与湘军于雨花台大战四十六天。

  该年秋,李秀成奉诏入天京,留谭绍光主持苏州留守事。

  谭绍光在盘门以北修建连营,又在娄门外垒石筑长城,作坚守计。

  1863年四月,昆山陷。六月,吴江陷。七月,程学启并戈登进犯苏州。

  谭绍光毫无惧色,从容应战,两番恶战,打死戈登部下军官琼司(Jones)、毛勒(Maule)、维利(Wiley)、金(King)、利司第(Christie)、亚卡(Ager)、卡尔(Carral)、威廉(Williams)、格兰司福特(Glanceford)等将官。

  戈登为激发士气,不得不发布告说:“本指挥官对于昨日战役中奋勇作战之诸将士等表示无限欣慰与祝贺,敌人等之顽抗与其阵地之坚强难攻,遂使本队军官与士兵等不幸遭受重大伤亡。本指挥官对于军士等之伤亡,殊深扼腕,并自信此类惨事决不使其再见。”

  戈登自信地说“自信此类惨事决不使其再见”,是原太平军降将的程学启已经和苏州城中守将纳王郜永宽等人勾搭上了。

  其实,对于纳王郜永宽等人的小动作,谭绍光也已有所觉察,他成功地截获了几封戈登写给郜永宽谈判投降的信,却不忍同室操戈,而在自己的王府里,招开军事会议,准备用民族大义去说服他们,让他们悬崖勒马、回心转意,共保苏州。

  谭绍光没有想到的是,这八个人降意已决。会议刚召开,汪安钧就抽出一柄短剑,把他砍倒在座前的桌子上。郜永宽等人一拥上前,把他死死按住,割下首级,送给敌人,开门降敌。

  慕王谭绍光善战、敢战,屡挫强敌,坚贞不屈,不失为一勃勃英雄气的伟丈夫。

  反观郜永宽等人墙头草,见利忘义,卖友求荣,对比之下,下卑微与伟大,是何其鲜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