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负债2亿:为什么要我承担?

subtitle 网易女人01-09 11:13 跟贴 2 条
曾经光芒万丈的企业家老公突然去世,如今公司惨遭拍卖,老婆还要承担上亿对赌债务。

  故事发生在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骤然离世,其“对赌”失败,创始人遗孀金燕几乎一夜之间陷入了人财两失的境地。

  此后,金燕还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小马奔腾惨遭拍卖、彻底崩盘,估值从36亿骤降至3.8亿,而创始人妻子金燕被判承担2亿债务。

  而金燕的遭遇背后,源于《婚姻法》“第24条”。

  小马奔腾创始人去世

  妻子被判承担2亿债务

  故事发生在小马奔腾。

  小马奔腾曾创造36亿神话,产出诸如《甜蜜蜜》、《武林外传》、《建党伟业》、《将爱情进行到底》、《匆匆那年》等家喻户晓的作品,它曾被称为影视界的一匹神奇黑马!也是资本圈追逐的香饽饽。

  2011年3月,小马奔腾估值一度高达30亿,遭到40多家机构疯抢。最终,小马接受了以建银文化为领投方的7.5亿元融资,这个规模创下了当时中国影视业融资记录。

  殊不知,这个金灿灿的融资,三年后却成了一颗毒药。

  2014年1月2日,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意外离世。

  李明去世前两天,正是他当年与建银文化签署的“对赌协议”到期的日子。

  小马奔腾没能在2013年底上市,所以“对赌”失败了。创始人遗孀金燕几乎一夜间陷入人财两失的人间悲剧。按照“对赌协议”,李明、李萍和李莉三兄妹,需共同承担共6.35亿。李明突然离世后,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里的规定,遗孀金燕替代了李明的位置,成为被负债人。

  近日,小马奔腾创始人遗孀金燕,真的就被小马奔腾建银文化告上了法庭,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

  金燕为此愤慨:“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直到被推到董事长兼总经理的位置,我才知道了‘对赌协议’的存在。”

  按金燕的说法,她成为了“婚姻法24条”有史以来额度最大的案件,仅诉讼费就高达上百万。

  1月6日,金燕在微博上表示不服,要向北京高院申请二审。

  最新消息显示,《婚姻法》“24条”未来有望通过新的司法解释来完善。

  金燕曾公开表示,她在1993年与李明结婚,婚后丈夫的事业一路顺遂,对于丈夫的事业,她并不太了解,“婚后我们有了孩子,家庭才是我的重心,我也同时经营着自己的事业。”

  丈夫离世后,生活急转直下。金燕表示,她在北京的两处房产已被查封,“现在我和女儿、妈妈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遗产,实际上也只有一百万。”面对生活的变故,金燕表示自己只能接受,但她无法接受自己一夜之间被负债高达数亿元的判决结果。

  对于案件中的焦点——这笔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问题,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这样解释:“首先,夫妻共同生活并不限定于夫妻日常家庭生活, 还包括了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案涉债务即属于李明在经营公司时产生的债务…其(指李明)负股权收购义务的前提,显然是为了期望小马奔腾公司上市带来的经济等多方面的利益,毫无疑问,该利益亦将属于金燕,故案涉债务的产生指向家庭经营活动,属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

  丈夫离世,巨额债务,还不是金燕所面临的全部。

  2014年1月,创始人李明的骤然离世让小马奔腾从此走上了下坡路,也让原本只是家庭主妇的金燕经历了人生所有的跌宕起伏:姑嫂相争、董事长出局、高管离职、编剧出走、投资者维权…

  《婚姻法》“24条”有望修改完善

  金燕被判承担2亿债务的遭遇背后,源于《婚姻法》“第24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近年来,婚姻法二十四条不断引发争议。核心矛盾在于,许多人发现,在离婚之后成为“被负债者”。原夫妻中的一方,被前配偶的债权人以“共同债务”为由起诉,被告人对这些债务毫不知情,却仍要在离婚后承担偿还的义务。

  据南方都市报,截至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12月的数据显示,伴随着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逐年高发,2014年和2015年援引“24条”审理的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激增,分别高达8万余件和9万余件,2016年案发率增长至16万余件,2017年现已上网10万余件。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各方呼吁下,就该条司法解释,最高法在去年也做了两次修正:

  第一次在2017年2月作出对此条款的补充规定,将夫妻一方与人串通虚构债务和因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产生的债务排除在外。

  第二次是2017年8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XX号建议的答复》(下称答复)中指出,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明确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没有用于共同生活的债务为个人债务。《答复》中还明确,夫妻共同生活的范围既要考虑日常家庭生活,还要考虑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夫妻一方为生产经营活动的举债,根据生产经营活动的性质、夫妻双方在其中的地位作用、第三人是否善意等具体情形来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令人欣慰的是,针对“第24条”,又传出了新消息。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消息,去年1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主任梁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正在推进问题的解决,未来最高法有可能通过新的司法解释对此进行完善。”

  关于24条的修法进展,究其根源,与2016年成立的微信群“24条公益群”息息相关。24条公益群本身,是一个非组织的自发型学习型松散型公益群,建群之初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24条受害者抱团取暖个案维权群,可以说,24条公益群就是为推动调研修正24条、提案修正24条而生,成立伊始,就致力于用数据说话,促司法公正,明确修法路径选择是面向全国人大推动提案修法。迄今,24条公益群依然是惟一以跳脱个案聚焦修法为明确愿景的24条受害者群体。

  婚姻不是儿戏,把24条困境归结于“你嫁(娶)了一个渣人”是不负责任的。谁能保证,所找的一定不是渣人或一定不会变成渣人呢?

  如果一条法律要靠个人情感的精确制导来维系,那么这就不是一个法律被“绝望的主妇”绑架的故事,而是婚姻不能承受之重的故事。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