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吐槽编年史:艾泽拉斯名剑风流

subtitle NGA01-09 10:40 跟贴 142 条

作者:kolly

在艾泽拉斯卷帙浩繁的历史中,无数英雄层出不穷,伴随着那些伟大的名字,他们的兵器也如黑夜中璀璨的群星一样耀眼。埃提耶什,守护者麦迪文的法杖;血吼,传奇酋长地狱咆哮的战斧;霜之哀伤,毁灭之锤,埃辛洛斯战刃……它们的传奇永不落幕。

2005年,看过有一些关于混乱之治到寒冰王座的背景故事,历数了从古尔丹创建暗影议会到阿尔萨斯走向冰封王座的剧情。当年在大学寝室中侃侃而谈的场景依然难忘,记得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如今,你已在历史之中。

十几年后的今天,当初我们这些籍籍无名的新兵也已成为艾泽拉斯的中流砥柱。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我们曾经手握的武器,也拥有了自己的传奇。

愿此刻你我一起,重温与那些辉煌的神兵利刃并肩作战的伟大时代。

[经典旧世,梦开始的地方]

熔火的结晶——[黑曜石之刃]

时间回到2005年,WOW元年,艾泽拉斯近代史的开端。

地点来到燃烧平原,我们站在安度因洛萨雄伟的雕像之下。洛萨爵士表情严峻,手中宝剑直指我们的目的地:黑石塔。

在艾星历史中,矮人族曾拥有一位共同的领袖,后来氏族分裂,赢得了铁炉堡的铜须部族驱逐了他的兄弟们:蛮锤部族远涉北方建立了格瑞姆巴托,黑铁氏族也建立了自己的城市。

但愤怒的黑铁无法忘记被赶出卡兹莫丹的耻辱。在遭遇了一系列失败之后,黑铁之王索瑞森召唤了狂怒的炎魔拉格纳罗斯,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炎魔毁灭性的力量瞬间粉碎了连绵的赤脊山脉和索瑞森大帝的梦想。咆哮的火山拔地而起,喷涌而出的岩浆迅速冷却,一座完全由黑曜石凝结而成的突兀山脉永远的留在了燃烧平原。

这就是火元素界如此接近黑石深渊的原因。残存的黑铁族裔不得不屈从元素生物的奴役,而当我们踏上这片被诅咒的土地时,我们也将第一次直面元素君主的怒火。

熔火之心的设计非常有趣,这是暴雪笔下的第一个大型地下城,为了深度展现这个异度深渊,设计师们构思了所有 “火”的存在形态。除了大量的火界精灵——沙罗曼蛇(火妖)游走于整个副本外,还虚构了火的生物体形态(玛格曼达)、火的固化形态(黑曜石加尔)、火的纯能量形态(加顿男爵)、火的不稳定聚合形态(熔岩巨人古雷曼格)。

熔火之心的最深处,暴怒的岩浆之下,拉格纳罗斯压迫性的体型甫一出场,伴随着节奏紧张的乐点,WOW迎来第一场震撼人心的“关底”之战。当年没有指挥、没有DBM、没有夏一可和快躲开,浑浑噩噩的我在咚咚咚咚的鼓点中酣畅的体验着肾上腺激增的那种快感;拉格纳罗斯把我打飞啦!!我在空中切换了姿态,又拦截回去啦!我帅呆啦!!!

人生若只如初见。哪怕这么多年之后,每当听到那咚咚咚咚的鼓点子,依然觉得兴奋。

熔火之心提供了第一套团本套装,很多堪称经典:萨鲁法尔大王至今舍不得脱下他的力量战甲。但从风格化来说,熔火之心只做了初级的尝试,比如熔火犬牙,你可以看出这是某种动物巨大的牙齿;但拉格出品的削骨之刃就完全只是旋风剑的涂装升级版。

我选择了黑曜石之刃作为熔火之心的代表剑:其造型古朴浑厚,其名也与地下城元素相合——作为熔岩凝固物的黑曜石,数万年前也曾被我们的远祖当作兵器来使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霸者之证——[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

黑石山下窝着黑铁矮人,黑石山上住着黑石兽人,黑石山顶趴着黑翼龙人。

黑石山的缔造者拉格纳罗斯无奈的看着他的死敌,黑翼之王奈法利安在黑石塔顶修建着他恐怖的居所。

这位黑龙王子自称黑石山的主人,在死亡之翼失踪之后实际上已经成为黑龙军团的领袖。他精通黑暗魔法,更狂热的追求科技的力量。黑龙王子的这种邪恶嗜好给黑翼之巢涂满强烈的个人风格:这里挤满了疯狂的地精,烧瓶,试管,炼金台,畸形的试验,邪恶的造物,被解剖的龙尸像咸鱼一样挂在墙上,闷热的大厅中充斥着血腥和恶臭。

从副本装备的设计来看,黑翼之巢是WOW副本中“风格化”的里程碑和代表作。在经历了的熔火之心混沌的求索,暴雪设计师在黑翼之巢的设计中开始大量的运用风格化的表现手法,掉落着重契合副本背景,多种龙形元素、夸张的红、金色调,给人强烈的代入感,让我们这群只知四大副本、还没从热烘烘的MC走出来的土包子们,大大的开了一回眼界。

作为黑石之王奈法利安的私人藏品,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更采用了夸张的造型,其巨大的剑刃,超高的辨识度,完美的多适应属性,瞬间获得了各方觊觎,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其神秘的剑铭“AL”,更引发无数猜想:什么安度因洛萨之剑,菲迪亚兄弟会的遗产,ALLROLL之剑……风头一时无俩,以及影响深远的名句:“兄弟剑一出,再无兄弟”。论坛上沸反盈天,贡献论、实用论、装逼论,引经党、据典党、战党、骑党、猎党、甚至盗贼应该用双手剑背刺党,五霸七雄闹春秋,撕逼与扯淡齐飞,意淫共口水一色,给AL缔造了一段独特传奇。

巨魔的悲歌

远古传说中指出,巨魔们的堕落是因为那个“最黑暗的神灵”的引诱。

那个“最黑暗的神灵”名为夺灵者哈卡。

“梦之暴君”伊兰库尼斯曾镇压着夺灵者的陵墓,他最终失败了。

古老的巨魔王国迎来了他们的神。

祖尔格拉布是一个非常棒的副本,它不再是传统黑不溜秋的地下城,这里风景秀丽,充满异域风情,我们与艾星土著神灵第一次亲密接触。非线性的进程,几周一次轮替的隐藏BOSS,以及后世挑战难度的雏形、让人津津乐道的完全体哈卡……

尤其值得称道是是历史感。巨魔的传说被埋藏在艾泽拉斯各地,语焉不详但余味无穷:古老的巨魔帝国无比庞大,极度辉煌;这个遥远的帝国曾经创造了哪种文明?他们拥有何种信仰?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了分裂?游荡者格里雷克,圣蛇米洛斯;那一个个、镌刻在石碑书卷上的史诗感爆棚的名字……

私以为,艾泽拉斯的历史很苍白,动辄所谓的万年其实根本没什么可言之物。正面说,这是暴雪为了突出主线矛盾而刻意的淡化,反过来看就是暴雪的短视。巨魔文明——一群野心勃勃的编剧摩拳擦掌的计划搞个大手笔,铺垫的悠远而壮丽——下面呢?暴雪这个死太监没有下面了。

可以说,从祖尔格拉布得以一窥古老巨魔文明的豹斑;这是一支黑暗血腥却又睿智繁华的文明,建造库库尔坎风格的金字塔,信奉自然神灵,精通巫毒术,热衷酷刑折磨、剥皮诅咒,并在灵魂领域造诣非凡。这是艾泽拉斯世界的玛雅。

“米洛斯怒吼着,他手下的力量都被汇集起来向章鱼释放过去。

大海被一劈为二,米洛斯的法术以光的速度投向耐普图洛斯的奴仆。闪电撕破了天空,这股力量正中大章鱼,瞬间雷霆万钧,海水也被蒸发得一干二净,大地上留下的只有一个燃烧的巨坑。

——巨魔传说,第三章“

迥异其趣的“巨魔风格”也基本上在此时定型。早在祖儿法拉克,巨魔的原始风格已经被确定,但器物造型却没有加以考虑;到了祖格,荒蛮原始味道才扑面而来:大量的毒蛇、野兽、干尸、原始面具、巫毒娃娃等元素,冷兵器多呈锯镰状,邪气四溢。这之后无数个与巨魔战斗的场景中,此风格被忠实的延续了下去。

副本开启了平民RAID的先河,巨魔慷慨的在包里塞满紫色的宝贝等着冒险者大驾光临,还有逼格满分的拉龙祖虎。作为哈卡的掉落物,辛洛斯获取难度低于AL,但属性不遑多让,其洋气的名字、酷炫的造型,也赢得了相当多的拥趸。后来此剑的模型被多次重制,如祖阿曼的金洛斯末日的启示者。

大灾变后,老祖尔格拉布被毁,哈卡被奴役,辛洛斯就此失佚。仅仅在考古学破旧的文献之中,还有只言片语的提及。直至今日,辛洛斯的故事依然勾引着不知深浅的冒险者去挖据那古老帝国的秘密,试图开启一段尘封的传奇。

虫族的怒火卡里姆多之怒

再次翻开尘封的历史,来到卡里姆多之战前的希利苏斯。

其时,艾泽拉斯历史上的一段传奇之战徐徐拉开帷幕;

其时,人类、暗夜精灵、矮人、兽人、巨魔,不分种族的结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只艾泽拉斯历史上罕见的多族联军;

其时,萨鲁法尔大王将发表他最著名的演讲,不久之后,历史将为他的行动做出艾泽拉斯第一战士的注脚;

其时,流沙节杖将敲响沉寂千年的其拉之门,希利苏斯的黄沙将洒下近代历史上对抗上古之神的第一滴血。

远古时期,一个强大的帝国的统治着卡里姆多古陆昏黄天空下的几乎每一寸土地。这个完全由虫子组成的叫做“亚基”的庞大帝国,与另一支艾泽拉斯的古老居民——巨魔,正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亚基帝国分裂,一支族群向南逃到了希利苏斯无尽的荒凉之地,建立了安其拉。这之后,虫族疯狂的挖掘行为不可避免的触及了某个黑暗的禁忌领域,并逐渐被这个不可名状的恐怖存在彻底奴役。

无论幸与不幸,其拉虫族在古神的手下日复一日的强大了起来。终有一日,希利苏斯漫天的黄沙将伴随着其拉虫族疯狂的复仇怒火,宣告卡里姆多之主王者归来。

希利苏斯之战是WOW史的一段传奇。后世可能再也难现那万人空巷的盛况。如果说黑翼之巢是暴雪对风格化的一次成功尝试,安其拉就是一次失败的尝试。安其拉的武器风格多采用了节肢动物的体征特点,虫肢,腭骨,甲壳之类的元素被大量运用;意思是那个意思,只是多数造物非常丑陋。但[卡里姆多的复仇]幸运的例外了,这把剑虽然同样采用了虫族元素,某种甲壳类的节肢做了剑骨,剑刃却福至心灵的采用了透明的红色:让人联想到血液、凝固的几丁质;其拉废墟的其拉屠戮者与其风格相似,这种“透明水晶剑”造型即使在整个WOW历史上都极其罕见。

堕落的灰烬使者——传奇的序章

故事要从某个鳏居在瘟疫之地的某个颓废的老头说起。你出于怜悯帮他寻找一些食物,却就此开启了一段传奇的序章。你当时显然无法想象这个老者平凡的外表下隐藏着什么样的勇气和力量——他曾经是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创始人和将来的拯救者;是传奇之剑灰烬使者的缔造者和将来的净化者;是圣光在艾泽拉斯具象化形态,勇气让他的灵魂“比千颗太阳还要明亮”。

“我将重建白银之手骑士团。”爱与家庭任务线的最后,抱着将死儿子的父亲,却重拾了希望和信仰。位老人说出这样誓言,此后,他的名前将被冠以“大领主”的称号被历史铭记。

为了对抗天灾而生,也因对抗天灾而散;而天灾再次来袭之日,也是白银之手重生之时。

天灾浮空城纳克萨玛斯进攻东部王国之前,传奇之剑灰烬使者的各种谣言就在坊间广为流传,从斯坦索姆到厄运之槌,似乎每个种族都在寻找它;而真相是令人心碎的:“灰烬使者”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死于灰烬使者之剑,而握剑的手来自于他的儿子雷诺莫格莱尼。遭遇弑父的背叛摧毁了这位伟大英雄的生命和信仰,“灰烬使者”和灰烬使者同时堕落,沦为克尔苏加德手下的傀儡,以“天启”之名向生者举起屠刀。

“逐渐的,人和武器似乎化为了一体。灰烬使者这个名字成为了传说,这个传说不光指这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刃,也是指挥舞这把利刃的无情骑士。

——灰烬使者传记”

与阿什坎迪的齐东野语不同,灰烬使者的传说是真正的传承有序。当你从死亡领主莫格莱尼手中拿走这把被污染的圣剑后,你在血色修道院会开展一段剧情——这在整个WOW中是绝无仅有的,直到那个“每个人都碰巧找到了一把神器”的版本之后。

堕落的灰烬使者随着纳克萨玛斯的第一次陨落绝版,在无数人的收藏库中留下了巨大的遗憾。即使在当年,这把剑的存量也是极其稀少的:40人的团本,2-3件的超低掉落,能过四骑士的工会凤毛麟角,甚至在燃烧的远征之后,组织一次成功纳克萨玛斯之旅也极不容易。

然而克尔苏加德并没有彻底被消灭。这个老巫妖的护符匣被其手下忠实的死亡信徒弄走,带回了位于诺森德的老巢。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最终得以安息,这之后,达里安莫格莱尼领军黑风寨,老弗丁圣光礼拜堂大战死亡军,引出了一段巫妖王妙计安天下,赔了将军又折兵——最终灰烬使者再现江湖,银色盟约挥师北上,艾泽拉斯联军决战天谴之门。

燃烧的远征

[绝望],卡拉赞幽灵们的永世诅咒

当我们好整以暇,远望黑暗之门,准备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的时候,位于阴沉的逆风小径深处,传说中的守护者之塔,卡拉赞尘封的大门被开启了。

你一定在某座乡下酒馆昏黄的烛光听过那些满嘴臭气的酒客述说的各种离奇的故事:比如艾泽拉斯有一座宝库,那里面堆积着难以置信的宝藏,埋藏着世界的原初、终极的魔法和万物的秘密。

如今,传说变成了现实,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死亡和诅咒在贪婪面前苍白无力。恶魔,虚灵,暗影生物,还有你——蜂拥而至,都企图一窥守护者的无尽秘藏。

与逆风小径外凄风冷雨的末世景象不同,卡拉赞内部一片歌舞升平,金迷纸醉。盛大的舞会永不落幕,客人们觥筹交错,欢歌笑语。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而此地,星永烁,乐无双。

然而比死亡更深沉的寒冷笼罩着卡拉赞。这种寒冷叫绝望,深埋在幽灵们麻木呆滞的灵魂深处。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就如同被绑在齿轮上的木偶,永生被定格在了一瞬;仿佛电影《幽灵船》中的桥段:满船的宾客瞬间横死,但鬼魂们的舞会却永远的进行着。

生者的瞬间短暂的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死者的瞬间又是漫长的无法终止也永远不会完成。

中肯的说,卡拉赞虽然被称为经典,但剧情苍白;只是那华丽的场景、经典的配乐,那种把生之欢死之苦扭曲的交织在一起、犹如午夜惨白的月光下、荒芜墓场腐朽白骨之上怒放的玫瑰,恁般怪异,简直就是当年经典的月下夜想曲的WOW版复刻;其时,逆之恶魔城的呼声甚嚣尘上——光阴似箭,谁曾想十年后真上演了一出逆之卡拉赞,顺带还加演了一出爱丽丝漫游奇境。如果不是大秘境刷怂了的话,这出逆卡拉赞的剧情,相当圆梦。

[凤凰双刃]精灵风格的浮华与精致

“叫公主的都是猪,叫王子的都没有好下场。”

——艾泽拉斯古谚

我们来到外域,打了一场既不壮丽、也不史诗的战役。我们杀死了曾经被我们仰慕的英雄,让他们的传奇和尸体一起被埋葬。

我或许认为,暴雪把伊利丹三人组祭出去的太仓促了一点。从WAR3走过来的玩家无法忘记凯哥瓦女一粒蛋所向披靡的经典背影,转过头来我们却要把他们彻底干掉。特别是凯尔萨斯,这位精灵们的偶像和希望、逐日者家族的最后血脉、优雅与华丽的凤凰王子、银月城实际上的至高王,在外域的表现简直像得了失心疯,偏执,傲慢,愚蠢,疯狂;更是为自己赢得了“凯子”和“屁话王”的荣誉称号。这完全没的解释,除非是编剧脑子叫门板夹了;驴踢了也成。

凤凰双刃作为凯尔萨斯的专属掉落,设计师应该说是动了脑筋的。一直以来,精灵造物都被贴上了精致、强力、魔法能量满溢等标签,但这却是精灵风格在WOW的第一次正式出场:剑柄剑格采用了红金色调,剑格饰以凤凰双翼,剑刃别出心裁,抛弃了剑脊,双刃交织,互为支撑,营造出轻灵优雅的美感。这种“精灵风格”的标签将在太阳井时代被全面放大,极尽繁复夸张之能事。

冷兵器时代,我们以纯能量铸剑

萨格拉斯之手、燃烧军团的统帅、恶魔军队的总抗把子、一百万个世界的征服者、坏的要命的大恶魔、所向披靡的指挥官,“欺诈者”基尔加丹前来报到!

回头看看,暴雪估计会抽自己一嘴巴子,这特么燃烧的远征实在是浪费了太多的珍贵人设,导致以后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搞什么穿越、复活之类的三流剧本来说故事。剧情上面也混蛋,反正欺诈者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钻进了豪华的太阳马桶里面,然后又毫无悬念的被冲进了下水道。然而这是我们正面杠燃烧军团的第一战,至少见识到了、或者说以为见识到了燃烧军团的恐怖。

至于未来我们把燃烧军团打的哭爹喊娘和欺负狗头人似的……

此一役却带领我们真正走进了高等精灵社会——虽然与后世的苏拉玛相比,太阳井显得土豪气十足。那么到底什么是精灵风格?纵观太阳之井的武器,设计师采用了比凤凰双刃更加浮夸的理念,武器不仅承载了战争的使命,更成为了炫耀技艺的艺术品:各色宝石镶嵌、镂空铭刻、浮饰雕绘;从现实度角度看,这么花哨的玩意根本没法拿出去干架,剑未挥出先割伤了自己。

好在这是魔法世界。艾泽拉斯人用多种金属制造威力强大的武器,铁,白银,黄金,米索利,瑟瑞姆,甚至源质;而在奎尔萨拉斯,这些都不值一提。精灵们拥有一个永恒的魔力之源,魔法能量在这里汹涌澎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问题迎刃而解,你可以用这个来解释一切诸如重量、比例、平衡性之类的客观问题,比如奥伯莱恩,甚至完全抛弃了剑尖,纯粹的魔法能量灌注于整支剑身,剑尖更是成为这种狂野能量渲泄的出口;你握住的仿佛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支即将爆炸的魔法炮筒。虽然在之前也出现过诸如提布火剑、银色复仇者等纯能量的剑刃,但这把镇版本之剑的出现,真正标志着自此,艾泽拉斯的锻铸工艺全面进入高魔时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