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渐冻天使"去世:如我离开愿爱留下

subtitle 新华网01-09 06:03 跟贴 59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娄滔

“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5日凌晨,29岁的湖北恩施土家族女孩娄滔,在与“渐冻人症”坚强抗争两年之后,永远离开了这个让她无限依恋的世界。

娄滔,一个志愿捐赠器官、让无数人泪目的善良女孩,一个在亲友眼中学业优异、乐观向上的女孩,她的悄然告别让人无限惋惜,但也留下了对生命的挚爱和敬畏,对世界的温暖和期冀。

“希望天堂没有病痛”

“我走之后,头部可留给医学做研究。希望医学能早日攻克这个难题,让那些因为‘渐冻人症’而饱受折磨的人,早日摆脱痛苦……其他所有器官,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尽可能捐给他人使用。剩余肉体,火化后请将骨灰撒进长江,不要修坟头、占用任何地皮,不要给这个社会带来任何负担……”

2017年10月,罹患“渐冻人症”的北大女博士生娄滔留下的这样一份遗嘱,经媒体报道后感动了无数人。湖北、北京等地,为她募捐的信息一次次刷爆朋友圈,各方累计捐款上百万元。

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奇迹终究没有出现。记者6日从娄滔的姨夫覃春余处获悉,娄滔于5日凌晨在家乡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离世。因现行法规及医学要求,器官捐献遗愿未能如愿。遵照娄滔遗愿,一切从简,遗体火化,骨灰将撒入老家的江河中。“我代表娄滔的家人,向全社会爱心人士一直以来对娄滔的关心和帮助表达真诚的感谢!”覃春余说。

“用生命传递正能量,谱写成一曲美丽赞歌!短暂却闪耀的一生,致敬!”“美丽的天使,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痛苦!”“你活出了生命的质量与厚度,一直默默为你加油!无奈!”消息传开,人们纷纷在网上燃烛祭奠,向这位逝去的女孩表达哀思与怀念。

“我对娄滔师姐充满敬佩,她在短暂的生命里拓展了生命的宽度,让生命更显价值。”北大经济学院硕士生李昀祉说。

“她总想着帮别人,特别怕给别人添麻烦”

“太可惜了!这么优秀的女孩。”几乎所有认识娄滔的人都这样感慨。

在他们眼中,娄滔一直乐观开朗、聪明好学。2007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本科期间,她的学习成绩始终位列全系前三。2012年,她又被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攻读硕士。

“娄滔是个特别好的学生,对老师很尊敬,对同学都很好,平时很愿意帮助别人,性格特别开朗,与同学关系特别融洽。”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师、娄滔的导师王海利告诉“中国网事”记者。

据他介绍,娄滔当时攻读的是世界古代史埃及学专业,因为这个学科特别难,起点较高,需要学习古代文字和现代外语,一般的学生不爱学。

硕士期间,娄滔以世界史第一名的成绩荣获一等奖学金,并在国内核心期刊上发表译作一篇,内容是古埃及最早的硬币。王海利称,这篇文章不好翻译,包括古埃及文字、古希腊文字、英文、德文等多种文字,但娄滔最终还是出色完成了。

在老师同学的眼中,娄滔豪爽、开朗,敢说敢干,“像个男孩子”,因此大家都喊她“滔哥”。她也很热心、讲义气,“总想着帮别人,又特别怕给别人添麻烦”。

2015年,娄滔以笔试、面试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成为古埃及史专业的博士生。这是她向往的专业。在燕园的学习生活多么让人期待啊,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等待她的却是病痛的深渊。

进入北大不久,娄滔偶然发觉自己左脚行动不便,紧接着右手出现前举、侧举困难。经过一系列神经内科检查,2016年初,北京多所医院对娄滔的病情作出了诊断:疑似运动神经元病。

运动神经元病,俗称“渐冻人症”,临床表现为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最后产生呼吸衰竭。这是目前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其病因至今不明。

这对娄滔和她父母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由于目前针对此病无成熟治疗方案,娄滔的病情还是一天天恶化下去。

2016年6月,娄滔的四肢丧失了行动能力,生活起居全靠父母照顾,至当年底已全身瘫痪、呼吸困难。

2017年1月,因大脑缺氧深度昏迷,娄滔被推入重症监护室,失去了自主呼吸功能,此后一直用呼吸机维持生命。

“在我心里,她依然是笑意盈盈,活力无限”

全身瘫痪、数次病危、重度昏迷、多次抢救,让曾经健康活泼的娄滔饱受折磨。病榻上奄奄一息的她,仍然通过简单的表情和眼神同家人、医生交流,积极配合治疗。

2017年10月7日,备受折磨的娄滔向父亲提出放弃治疗、捐献器官的愿望。这个倔强的姑娘甚至以“绝食”等激烈方式,逼迫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悲痛的双亲决定满足女儿最后的心愿。10月9日,娄滔被湖北省红十字会接往武汉进行人体器官捐赠登记。在清醒时,她通过护士留下了后来让无数人为之动容的遗愿。

“捐赠器官是娄滔自己的强烈要求,她不甘心,想要为社会做贡献。她觉得国家培养一个博士生不容易,得病后,社会上这么多好心人又帮我们筹款,孩子想回馈社会。”娄滔的母亲汪艳梅告诉记者。覃春余也表示,患病初期,娄滔就多次表达要捐赠器官的愿望,希望医疗专家通过对她大脑内运动神经元的研究,帮助其他患者康复。

娄滔父亲娄功余说,希望女儿的行动能带动更多人加入器官捐赠行列,挽救更多家庭,“这会让女儿短暂的生命更有意义”。

“我能理解娄滔所作出的选择。”王海利说,“她的性格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爱帮助人,总想着要对社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这很难得。她是青年人的榜样。”

“娄滔的事让我对自己的学生更为敬重。”北师大另一位熟悉娄滔的老师不禁落泪。“她读书时我最爱她的敢爱敢恨,此时我敬重她的大爱与尊严。我想把那个最美的身影一直留在心底。在我心里,她依然是笑意盈盈,活力无限。”

“病魔能冻住她的躯壳,无法冻住她的灵魂;她捐赠的不仅仅是器官,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和乐观!”一位网友写道。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