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儿妈讲的故事】门诊不知良策的一件小事儿

subtitle 胖妈讲的故事01-08 12:19

  不知良策的一件小事儿

  一天上午,门诊的人不少,医院通知中午11:30必须要参加一个会议。

  一个看了第二次的病人,出现在面前,说:“大夫,我今天11点做检查,一会儿就做完了,做完了,能麻烦您帮着加个号吗?这样我就省点力气,网上挂号那些事儿我真弄不明白。”她70多了,微胖,说几句话,就有点喘。但我真是有点为难,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够按时完成检查,也不知道等她完成检查时,我是不是已经去开会了。

  想了想,我对她说:“这样吧,我今天下午还出诊,我给您把号加到下午,但是如果上午您做完检查,来诊室看一下,如果我还在,我就给您先看了。”她连声道谢,加号的时候,我顺便问了一下:“你下午有事儿吗?”她说:“我还挂了一个别的科室,到时候一起看也可以。”

  “噢,您别的科室挂的是几点的?”“2点。”我看了一下,给她加号是第17号了,两点钟肯定看不上,也就是说不会出现让她在两个科室之间来回“奔袭”的状态。我给她加了号。

  11点的时候,她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面前,拿着做完的检查结果,我给她看了,嘱咐了一些事情。

  下午门诊的时候,又有患者来加号,加号的时候系统上显示的信息是“第17号”,我微觉诧异,但是没有多想。看完下午门诊,回顾性地浏览了一下看过的病人,发现完全想不起来上午来加号的那个70多岁的老人了。微觉诧异,打电话给信息中心的同事,同事查了一下,说:“她上午11点多的时候,把您给她加的号退了。”

  那一刻,觉得很愤怒。

  实际上,我到现在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我那时候会这么生气。确实,医生的收入是和工作量有关系的,但是一个门诊60块钱的挂号费,患者自付20元,有几块钱能进入我的收入,我不知道:在我的思维中,根本没有看多少病人有多少收入这样的算式。

  接到信息中心同事电话的那一刻起,差点做好几件事情:给同事发消息,告诉他们这样的患者不值得再加号;通知医保中心,注意这个患者的信誉问题-----但是,都没做。

  那天,回家的路上,心情不好。

  我挺在乎门诊时间与患者交流的问题的,会尽量保证每个患者公平的就诊时间和谈话的私密性,不管患者问的问题看起来有多简单,很多熟悉的人来加号,我都会冷脸让他们等待,直到我看完眼前的患者。

  很多人,会拿着一张化验单,说:“大夫,就请你看一眼,看看正常不?”多数时候,我都会拒绝,我会让他们加号,然后等待,等待到我有专门的时间来回答他们的问题。挂号,是契约关系,契约意味着我们一起郑重地面对患者的疑虑。有些人会期望大夫用最短的时间,拿到一个“没事儿”的答案,然后轻松地去做别的事情,但是我不愿意给别人一个轻率的、没经过思考的答案。

  一件小事,我却看得很重:我决定听听别人的看法。

  回到家,一家子人吃饭。妈妈、老公、儿子和我。

  说了这件事情,首先问妈妈的意见。

  “妈,您怎么看?”妈妈的年龄跟那个患者差不多,应该是最能理解这个患者心态的了。

  “哎,”妈妈叹了口气说:“谁活得都不容易,她可能真没想到这事儿你会在乎,想着她弄明白了,就不用白花这20块钱了,你不在乎那20块钱,好多人挺在乎的,都是紧日子过来的,她可能觉得解决了问题,这钱就不用花了。”

  我心下不平,说:“妈,我理解,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这世界不就没规则了?”

  妈笑笑:“啥规则?规则不就是人活着,心里有个准儿,按心里的准儿,不就活出个自个儿的规则来了吗?”

  我闷闷地说:“可有人就没这个心里的准儿。有时候不是好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妈说:“别人没准儿,你自个儿有准儿,不就行了?”

  我转向老公,老公嘻嘻地笑着:“我给你两百块钱吧?10倍呢?不够,100倍怎么样?”

  我气愤地想打他,他赶忙躲开,说:“你不甘心,就打电话问问她呗,如果她不知道、不得已,就算了,何必呢;如果她确实是故意的,你就通知同事,犯不着为这个事儿吃不下饭,吃饭多重要啊,全靠它长胖呢。”说完,吃了一大口红烧肉。

  儿子瞪着小眼睛,一直咕噜咕噜地看着我们,突然举起手,问:“我可以发言吗?”

  我们一起点头,并积极表示期许。

  小小胖慢条斯理地说:“我觉得吧,这个奶奶没想那么多,做这个事儿,她光想自己了,没想那么多。但是吧,她伤害了妈妈,妈有点小心眼儿,是吧?”他向他爸爸挤挤眼儿。

  我突然觉得有气愤又沮丧,忍不住嚷嚷:“我小心眼儿,我为这点小事儿小心眼?!我还不是为了你们------”。

  还没说完,小小胖笑嘻嘻地说:“妈妈,你们不这样,我们就不会这样,我如果这么做,我知道我妈会吃了我的,就像现在这样------”

  我突然就泄了气,确实像他说的:我这会儿的样子像要吃了他似的。我琢磨了一下他说的话:“你们不这样,我们就不会这样”,又觉得莫名有点安心,但还是不太甘心地问他:“那怎么办?这事儿就算了?!”

  “哎,女人真麻烦,要不你就发个短信吧。”小小胖说:“短信不会让人觉得你疯了。”

  我把他的红烧肉抢过来,放在嘴里,说:“我就是疯了,咋地?!”瞪了他一眼。

  “唉,”妈妈叹了口气说:“闺女,能让一让,就让一让,都这么大岁数了,谁心理没个准,占小便宜的人,都没大胸怀,小事儿都能让她心惊肉跳好多天,何况这么大岁数,谁能离开医院呢?”

  我沉默不语。

  第二天,站在冬日的冷风中,我想了很久,编辑了一条短信:XXX,我是XX大夫。周一您就诊之后,把我的号退了,我挺想知道原因是什么:不是想责问您什么,只是想请您理解:在我的认识之中,挂号是一种信任关系,不管您觉得值不值得。看完病之后,把号退了,会让我产生对患者的防备,这样的防备对于您和我都不是一种愉快的体验。我尊重我的职业,也尊重我的患者,但也希望对方能够对我有所尊重。“

  看了一会儿,觉得不满意,又编辑了一条:“XX,周一那天为了您的方便,帮您加了号,提前给您看了病,结果您看完病就把号给我退了,让我很不爽,我觉得我好心没好报。我也不想报复您,就是想提醒您,这样做不好,遇到不是我这么磨叽的人,您以后上医院看病可能都会有信誉问题。您注意一下。”我看了一会儿这条短信,觉得挺舒畅,过了三分钟,在短信后,加了两个字“算了”,然后,我删除了短信,回去上班。

  现在,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那个人的名字了,我想下一次一个高龄、走路有点气短的老人找我加号,我仍旧会加,但加完号,也许我会说一句:“到了您就诊的时间,我会认真给您看,请您先安心等待。”

  --------

  一个挺矫情的故事,却在我心里好多天了。

  想听到您的意见和解决办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