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把爱情分5种 你有过哪一种?

subtitle 橘子娱乐01-07 21:47 跟贴 1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双鲤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妖猫传》其实是个爱情故事。

它虽然有历史的架子,魔幻的外衣,但终究是一个因爱而生,因爱而死的故事。电影里所有人都在追求纯粹的爱情,却又由于种种不可得而破灭。

爱情对于他们来说,就像一场梦,一场巨大的幻术,幻术消失之后,只剩下一片萧瑟之后的寂然。

《妖猫传》中,就把爱情分为了这5种,你经历过哪一种?

白居易:我爱你,与你无关

白居易从未见过贵妃,但却为贵妃的人生深深着迷。

他爱她在一场场午夜梦回里,在一张张贵妃的画像里,在《长恨歌》深情款款的字句里。即使两人不在同一个时代,并丝毫不妨碍他对贵妃的爱。

这种纯粹的精神恋慕,可能是一段爱情最开始的模样。

最开始“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的爱恋,但是有些爱情却由于现实中种种因素被打断,无法进一步发展,只能将这份美好保留在脑际。

作家巴金与妻子萧珊便是缘起一段精神交流式恋爱,最开始萧珊是巴金的一位读者,为巴金的文字所痴迷,于是她便给巴金写了一封信,但是没想到巴金竟然回信了,之后他们便在书信里交流文学,启发思想,直到最后现实中的相恋。

这种精神之爱可以是最初级的,也可以是最高级的。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可以不带私欲地跟你进行灵魂上的沟通,那就好好珍惜吧。因为精神上的沟通交流给人带来的愉悦感是远大于肉体的。

白龙:爱是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白龙在极乐之宴上见到贵妃的美丽绝伦之后,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贵妃。他终生守护贵妃死后的身体,甚至为贵妃幻化猫灵复仇。

偏执的白龙,其实是个被父亲卖掉的可怜少年,从来没人理解过他的痛苦,只有贵妃对他表示理解与善意。这一点善意,就像生命中突然照进的一道光,唤起了少年心底全部的爱。

为贵妃生生死死,白龙的爱是一种赤子之心,他的爱情在这场执着的自我奉献中得以成全,不疯魔,不成活。

因爱而爱,至纯至痴。

白龙的爱多么像我们年少时期剧烈的爱情,满身热血,一腔孤勇,都愿意为年轻的爱人流尽。而这种爱情多半是夭折的,至始至终都可能未曾真正在一起,但却足够永生铭记。

现实里,这种爱虽然轰轰烈烈,但是少年的血气方刚有余,能够带给人的安全感却不足。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也是没法让人相信他会好好爱你。

毕竟,没有人是靠着回忆过一生的。

阿部仲麻吕:爱不是放肆,爱是克制

阿部作为倭国的使臣,陛下的臣子,却冒着大不敬的罪名爱上了贵妃。

他多次想对贵妃表白,但都欲言又止。马嵬坡兵变时,他甚至冒出疯狂的念头,要带贵妃到倭国避难。他那位逗留在大唐的妻子,守着他的墓碑,不无遗憾地怅叹,原来阿部真正爱的女人不是她。

真爱来临的征兆,在男人身上是克制与羞怯,在女人身上是大胆与主动。

阿部爱贵妃,但他的理智,让他犹豫让他停止,最终只能“发乎情止乎礼”,变成一种克制,保留在心里。

这种理智与克制,既是对爱人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的负责。每个人的生活都要守住理智的边界,才能让人生航向正常行驶。

就像陈升与奶茶刘若英的故事,虽然彼此欣赏、互有好感,但终究没有为疯狂的爱情越界,之后两人在各自的轨迹里找到了幸福与平静,不得不说也是一段佳话。

就像生活中经常看到这样一个问题:爱上了有妇之夫或有夫之妇怎么办?

如果你是一个理智先行的人,你一定会将这份爱守护在心里,变成一种欣赏,因为有一种爱,不一定要在一起,放在心里也能自成芬芳。

唐玄宗:我爱你,但我更爱自己

玄宗不爱贵妃吗?不可能。

要不然怎会有“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专一,怎会有“霓裳羽衣舞”的惊艳。

《新唐书》记载杨贵妃“善歌舞,通晓音律,且智算警颖”,他们不仅是艺术上的伉俪,也是爱情的知音。如果不是这一场大难来临,他们会是世人艳羡的帝王爱情范本。

怪就怪在他是君王,她是臣妾;怪就怪在他的爱情抵不上天下,也抵不上自己的命。

玄宗不是天真的少年,他是一个手握权力的成年人。他不仅自私,而且虚伪。他想了个办法,让贵妃带着对他的爱和生的希望去赴死。应该是爱过吧,否则也不必这样假装,他是无颜面对这位曾经爱过的人。

电影里,这是一场爱情与人性的争论。

现实里,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少爱情因为“你爱我,但你更爱自己”而破碎。

人都是自私的,这本无可厚非。很多爱情都希望可以打败自私,但是又有多少爱情最后败给了自私。

正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需要明确爱情中的自私的尺度。如果对方的自私像无底洞般无法填满,还是趁早远离这段消耗人生的感情吧。

杨贵妃:爱你,是为你放弃我自己

贵妃与玄宗昔日的感情是真的,可在马嵬坡上,这个男人已经决定放弃她,也是真的。

面对玄宗的无奈也好,欺骗也好,自私虚伪也好,她选择了成全,成全玄宗的私心,也成全了这段爱情。所以在赴死之前,她仍以香囊相送,这也是她为了维护爱情最后的体面,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

在人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理解。

玄宗何其幸运,能够遇到贵妃,她能理解他的无奈和为难。贵妃何其悲哀,她爱的人,爱她但更爱天下与自己。

因为理解,所以慈悲。

现实中,能够理解对方难处的爱人是一个难得的伴侣,但是成全对方的前提是,这个人值得我为他这么做。

否则的话,未免就成了爱情的牺牲品,而委屈了自己。

尽管《妖猫传》里没有一种爱情得以圆满,但并不妨碍它带给人美好、心颤、幸福的可能。

廖一梅说: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可尽管悲哀,依然是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

既然命运模糊不清,爱情无法预判,那么就趁可以爱的时候尽情去爱吧,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用力感受生命的瞬间。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