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挑食没什么大不了,就让Ta去吧

下划线01-05 19:20 跟贴 1175 条
不吃某种食物并不等于挑三拣四,有的挑食是基因和后天经历共同影响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吃,是头等大事。

和其他动物相比,人类可谓是真·杂食:没见过不认识动物、植物都想尝一尝,觉得不错就往餐桌上搬。这让“吃什么”这个命题的选项越来越多。

食物的种类和数量日渐增长反倒给“不吃什么”扣上了一顶“挑三拣四”的帽子。但挑食就是不应该的吗?讨厌某种食物有必要进行强制矫正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命中注定不能吃

人对特定食物的爱与恨,有时候是由基因决定的。比如,OR6A2基因的不同就让人对香菜的气味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

正因为如此,不同族群中对香菜党的比例有明显的差别:中东地区几乎人人都吃香菜,而东亚有21%的人讨厌香菜。虽然也存在对香菜的态度随年龄变化的个别案例,但你的初始阵营,基因早就帮你设定好了。

对个别食物的“偏见”往往与生俱来,而对很多食物都不待见可能也是。如果你身边有一位常常抱怨食物有苦味的小伙伴,别笑他矫情,他可能只是味蕾特别多。

不同人的舌头上的菌状乳头密度不同。菌状乳头正是味蕾的据点之一,那些有更多味蕾的人,似乎对某些化学物质更敏感。而对PROP的过分敏感,让他们对十字花科蔬菜爱不起来,也对烟、酒这些有些刺激性食物趋而避之。

敏感不只会带来厌恶,还会带来弱点。与“主观上不喜欢就不吃”相比,“因为过敏所以不能吃”就显得很被动了。

过敏存在的原因在科学界还没有达成共识,但严重的过敏反应会产生生命危险却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当你的朋友告诉你他对某种食品过敏,别不当回事,守护他远离过敏源。

为什么挑食?因为有故事啊

因为某些经历对原本无仇无怨的食物产生了恐惧的故事,大家也不陌生。

比如,因为上班赶时间,早餐长期靠在小区门口买个粽子解决,日复一日,吃伤了,看到四面体都忍不住退让三分。

再比如,某次吃完鸡腿后遭遇了不好的变故,身体便默默地将鸡腿和变故带来的痛苦联系了在一起,哪怕他们之前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也足以让人把鸡腿从食谱上抹去。

这些例子我们的“挑剔”提供了非常合理的解释:拒绝某些食物是保证个体安全、舒适的一种生理机制。“挑食”基因的存在也是一样。

与之相对,“从讨厌变喜欢”的故事也不是没有。与母亲在怀孕和哺乳期有喝胡萝卜汁的婴儿和其他婴儿相比,会更倾向于成为胡萝卜爱好者。这正是因为早期的接触让孩子知道胡萝卜真的是安全的。

所以当孩子打死也不肯吃胡萝卜时,妈妈们除了生气,可能也要审视一下自己。

面对挑食,放宽心

儿童挑食问题普遍又令人发愁,但家长也不需要因此太过焦虑:一方面,小孩不爱吃某些食物并不一定就是挑食;另一方面,过于严肃的餐桌氛围和强制喂食会起反作用,让孩子对本就不怎么喜欢的食物愈发厌恶,甚至向偏食发展。

真的希望孩子吃东西不挑挑拣拣,家长不如先从自己做起。

如果真的出现挑食情况,不妨问问原因,从具体原因着手准确地解决问题。比如,如果孩子是因为口感拒绝土豆,不如换一种烹饪方式。

如果真的担心孩子因为过度偏食而缺乏维生素,也可以通过其他类型的食物或营养品进行补充。

挑食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没有哪种食物非吃不可。我们选择自己喜爱的食物吃,就像选择喜欢的衣服穿、选择喜欢的人一起玩一样,没有对错一说。况且,正是对不同事物的不同感情,让生活丰富而值得期待。

参考资料:

[1] CharlesSpence, Multisensory avour perception, Current Biology, Volume 23, Issue 9, 6 May 2013, Pages R365-R369.

[2] MICHAELEEN DOUCLEFF, Love To Hate Cilantro? It's In Your Genes And Maybe, In Your Head, NPR, the salt WHAT'S ON YOUR PLATE, September 14, 2012.

[3] L Mauer, A El-Sohemy(2012), Prevalence of cilantro (Coriandrum sativum) disliking among different ethnocultural groups, Flavour.

[4] Mary Beckman, A Matter of Taste. Are you a superstar? Just stick out your tongue and say “yuck”, SMITHSONIAN MAGAZINE, 2004.

[5] D Catanzaro, EC Chesbro, AJ Velkey(2013) , Relationship between food preferences and PROP taster status of college students, Appetite.

[6] Bartoshuk, Linda M.; Duffy, Valerie B.; Miller, Inglis J. (1994). "PTC/PROP tasting: Anatomy, psychophysics, and sex effects". Physiology & Behavior. 56(6): 1165–71. doi:10.1016/0031-9384(94)90361-1. PMID 7878086

[7] Hayes, J. E.; Bartoshuk, L. M.; Kidd, J. R.; Duffy, V. B. (2008). "Supertasting and PROP Bitterness Depends on More Than the TAS2R38 Gene". Chemical Senses. 33 (3): 255–65. doi:10.1093/chemse/bjm084. PMID 18209019

[8] Drewnowski, Adam; Henderson, Susan Ahlstrom; Barratt-Fornell, Anne (2001). "Genetic taste markers and food preferences". Drug metabolism and disposition: the biological fate of chemicals. 29 (4 Pt 2): 535–8. PMID 11259346

[9] Mennella, J. A.; Pepino, MY; Reed, DR (2005).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Determinants of Bitter Perception and Sweet Preferences". Pediatrics. 115(2): e216–22. doi:10.1542/peds.2004-1582. PMC 1397914. PMID 15687429

[10] Beauchamp, G. K., & Mennella, J. A. (2011). Flavor perception in human infants. Developmental and functional significance. Digestion, 83, 1–6.

[11] Laurence R. Iannaccone, Sacrifice and Stigma: Reducing Free-riding in Cults, Communes, and Other Collective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 100, No. 2 (Apr., 1992), pp. 271-291.

[12] 化石, 植物秘语之胡萝卜, 科学松鼠会,链接 2013.

[13] 李子一1, 王金子, 张雅蓉, 余恺, 司徒文佑, 尤莉莉, 陈程, 李文军, 王培玉, 张玉梅. 家长自报4~36月龄婴幼儿挑食行为的准确性评价[J]. 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4, 46(3): 383-388.

[14] 孙睿, 从“不挑食”到“不过分挑食”, 2015.

作者:汪婧文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