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5千的北漂,晒出的账单都像月薪2万

谈心社01-05 11:14 跟贴 15004 条
更多的是那些月薪3千还拿命换钱的人。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最近流行晒年度账单,很多人得到的关键词,都是一个大大的“穷”字。

一笔笔账算下来,就是一个个暴击。

账单里写着超过全国80%、甚至90%的用户,突然觉得自己好有钱。

可明明还是两袖清风啊?

在心里算了下收入,发现不但一分钱没存下来,还欠了一堆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朋友圈吐槽了句:“好穷啊!”

在家乡的朋友评论说,“年薪10万就算高收入群体了”、“你都打败全国90%的人了”。

潜台词就是:“你都月薪2万了,还哭穷,矫情。”

无奈苦笑,可事实并非如此。

就算一个月勤勤恳恳拼成月入2万,税后收入也就1万3左右,除去房租和补贴家用,剩下的,也就是吃土了。

生命都交付给工作

前段时间,某网站发布了《全国37个主要城市的平均招聘月薪》,北京以9791元位居榜首。

2017夏季求职期平均薪酬城市分布 / 智联招聘

许多人感叹自己拉低了平均标准。本以为活在全国月薪水平最高的地方,就是半个精英了,结果还是要节衣缩食地过日子。

大城市能给人更多的资源和机会,可是月薪2万,对于许多上班族来说,却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北上广高工资的背后是夜以继日的加班。

任劳任怨从来就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劳动者年工作时间2000-2200小时左右,比德国、荷兰等国家高将近一倍。

加班对于每一个北漂来说就是日常,“晚饭时间不吃饭、随便点外卖、凌晨吃夜宵”,是大多数北上广职场人的真实生活写照。

2017年5月21日,广州一男子避雨时突然说肚痛,瘫倒在地抽搐不止。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时,他已经没了生命体征。

医护人员在对该男子进行抢救 / 南方日报

他在酒楼当服务员。同事说,事发前,他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

去年,天涯的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地铁6号线上突发疾病去世,终年34岁。

出事之前,朋友们感觉他压力太大、气色不好,多次和其家人一起劝他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但金波没有同意。

他的好友朱先生称,金波来北京近10年,经常熬夜加班,每一天的时间都安排得很满。

已经深夜,你还在工作。看到手机里关于员工猝死的新闻,一阵心悸,却还是不得不把活干完。

白天九个多小时的工作让你眼睛酸疼,肩膀僵硬,手臂也隐隐发麻。看看一旁的任务表,每一栏都填得满满当当,于是你低下头继续看电脑屏幕。

前段时间发布的北上广地区《加班一族肠道健康调研报告》显示,超过70%的加班者都有便秘、腰酸背痛、四肢无力、精神萎靡、头晕头痛等15种不适症状。

每一个在北上广打拼的上班族,不是在熬夜,是在熬“命”。

直接睡在办公室的年轻人 / 视觉中国

一张床就是家

2013年,国际人力资源咨询机构ECA对全球440个主要城市的生活成本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北上广深的生活成本高居全球前五十,其中北京上海甚至超过了巴黎纽约。

而到了2017,上海、北京、广州的生活成本分别排名全球第12、16和24位。

物价高,北漂的年轻人应该都深有体会。

去年7月的一份调查显示,在北京市区的繁华地段,早餐价格普遍上涨了1元至1.5元不等。

2017年2月,北京。18年前,初中毕业的张亮亮离开老家北漂。烙烧饼,烤羊肉串……他在北京尝试过十几种谋生手段,如今在一家餐厅做烧饼。/ 视觉中国

住在南四环的舒女士说:“以前在家门口吃顿早餐五六元就够了,现在仅仅煎饼配豆浆就要卖到10元钱,真是有点贵。”

对于一些写字楼里的白领,每天餐费支出就要五六十元,周末再和朋友们聚一聚,到了月底,就只能望着空空如也的钱包感叹这“月光”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但物价只是一方面,真正让年轻人陷入贫穷怪圈的,是大城市居高不下的房租。

根据某集团在2017年末发布的《2017-2018中国住房租赁蓝皮书》,北京人均月租金同比增幅最高达14.1%,人均月租金为2795元。

周晓烨,在北京中关村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她与5人合租在北五环外,每月房租1600 / 视觉中国

对于很多人来说,漂在北京,家可能就只意味着一张床。

北京租房需求关键词 / 中国青年报

北漂青年刘胜刚从山东来北京时,就遇上了租房这一大难题。

接受报纸采访时,他刚找到了一间临近地铁站的房子。房租每月1600元,不算贵,但他没租:“要一次付半年,我哪儿来那么多钱。”

在小旅店里凑合了一晚,第二天顶着烈日,刘胜在郊区找到了一间可以押一付一的房子。

虽然离地铁站很远,每天上班要花很长时间,但刘胜很满意:“虽然辛苦一点,但至少不用一次性付那么多房租。”

对于未来,他很迷茫,却也希望自己能在这座城市一直坚持下去

钱不是决定幸福感的唯一

2017年12月7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瞭望智库主办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评选结果出炉,成都、杭州、宁波、南京、西安等十座城市上榜,而其中,北上广深并不在列。

2017年9月22日,上海,当天为“世界无车日”,上海并未实行汽车“禁行区”,等待通行的车辆在路口排起了百米长龙。/ 视觉中国

马云说,自己最幸福的日子,是当时每个月90多块钱工资当老师的日子。李嘉诚说,他认为最幸福的事,是老两口开一家小店,打烊后在灯下一起数钱。

奥运冠军王楠也回忆,姐姐工作发了第一笔工资,就给她买了一大堆零食。她说,虽然之后有钱了,能吃到更贵更好的零食,但终究没有那一次的好吃。

此外,很多人的不幸福不是因为薪水太低,而是因为物质欲望太旺盛。

托尔斯泰的小说《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中,农民帕霍姆与人约定,从清晨到黄昏他走过的土地都属于他,帕霍姆为了得到更多的地,暴走不歇,最后累死

这篇不长的小说如此结尾:

“仆人捡起一把铁锹,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帕霍姆埋在了里面”。

帕霍姆最终需要的土地,只有从头到脚六英尺那么一小块。

和他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孔子的弟子颜回。

孔子对他的评价是,“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对于现代人来说,也许崇尚“清贫的气概”不切实际,但能肯定的是,人对于物质的欲望永远是无限的,越追求,越迷失,则越可能不得好果。

对这样的人来说,年入百万也不会幸福。

2016年9月22日,上海,“阿大葱油饼”因被英国BBC美食节目介绍而走红。被称为“阿大”的驼背老人吴根城在屋内忙碌。葱油饼5元一只,每人限购10只。/ 视觉中国

哈佛大学有个持续了70多年的研究,研究对象是哈佛的大二学生和波士顿贫民窟的孩子。

他们有人成了医生律师,也有人成了酒鬼、泥瓦匠、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几十年间,研究人员通过各种检测手段,在这724段人生中发现:

幸福无关富有,无关名望,无关辛勤工作。唯有良好的人际关系让人们保持健康与快乐。

一对青年男女在车厢内拥吻。北京地铁末班车的乘客中,除了辛苦打拼的上班族,还有携手晚归的情侣档。他们的出现,让车厢内的气氛不那么沉闷。 / 视觉中国

对于幸福的考量,有一个均值回归系数。

无论你是中了五百万彩票,还是挚爱的人离开,这些看似开心或伤心的事情过去后,情绪都会回到一个稳定的水平。

所以,即便有时倍感生活艰难,你也没有丧失幸福的权力。

《黄金时代》中说:“人一生选择的事情非常少,没法儿选择怎么生,也没法儿选择怎么死,我们唯一能选择的两件事,第一是我们这一生怎么爱,第二是我们这一生怎么活。

账单很直白,现实很具体。但只要选择相信,还是没人能剥夺你的幸福。

谈心社,这是20多岁年轻人深夜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