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文明引导员“换位思考”劝闯灯

subtitle 新京报01-05 11:00 跟贴 7 条

两年前,春秀路路口特别混乱,由于临近工人体育场,每逢节假日和有球赛、演唱会的日子,每名引导员都是提心吊胆,用绳子拦都管不住闯红灯的行人。而现在绝大多数行人都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已经可以自觉遵守交通信号。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大家还能互相约束,遇到个别不守规矩的路人,还能帮着我们一起管。——刘建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月3日18时许,工体北路西口和春秀路交叉路口,文明引导员刘建荣在路口疏导交通。
文明引导员刘建荣的同事葛秀荣在路口疏导交通。
路口放有“红灯停 绿灯行”的标示牌。

路口值守人:

朝阳区三里屯街道春秀路路口公共文明引导员刘建荣,63岁

说变化

两年前,春秀路路口特别混乱,由于临近工人体育场,每逢节假日和有球赛、演唱会的日子,每名引导员都是提心吊胆,用绳子拦都管不住闯红灯的行人。而现在绝大多数行人都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已经可以自觉遵守交通信号。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大家还能互相约束,遇到个别不守规矩的路人,还能帮着我们一起管。——刘建荣

63岁的刘建荣已经在文明引导员的岗位上坚持了近十年。她在退休后成为一名文明引导员,从曾经的“人人参与奥运”,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文明路口”、“礼让斑马线”。对于这份“工作”,她说,“社会的工作就需要大家来做,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尊重,得到社会的承认,是一件高兴的事。”

“换位思考”成劝导窍门

春秀路路口位于工人体育场北侧,每逢球赛与演唱会时,本就稠密的人流变得更加拥挤。

朝阳区三里屯街道春秀路路口公共文明引导员刘建荣从不避讳向别人提及自己的工作,“每天晚上这块都会有一些大姑娘和小伙子,不少还是喝了酒的,拉拉扯扯、一边走一边唱,根本就不看红绿灯。人要是喝了酒,火气更是特别冲,尤其是工体周边酒吧多,年轻人多,文明引导工作一定不能蛮干。”

周围人往往劝她放弃,“朋友们都会觉得,人都到这个年龄了,在家休息享享清福不好吗。”对于这份工作,刘建荣不仅一坚持就是10年,还不断对工作细节进行反复琢磨,从文明引导用语,到交通法规,再到行人心理。

“今年夏天,有十几个学生组团到工体看球,可能是马上就要开场了,孩子们为了赶时间就想要闯红灯。”刘建荣说,他们还没走下路口,就被自己“一眼识破”,快跑几步抢到队伍前面,伸出双臂将领头的两名学生拦住。

“你们干什么来了?不就是为了看球图个开心吗,你们要是出了危险怎么办?要是让爸妈知道了还敢让你们一块儿出来看球吗?”刘建荣这么一说,领头的两名学生也觉得有些不妥,面露愧色,带着其他同学退回安全地带。

“文明引导先要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角度,用对方的思维,来达到管理的目的,让大家更能接受我们的劝导。”刘建荣说。

一个单词管住外国友人

“刚调到春秀路路口当文明引导员的时候,有时也能见到在附近工作的外国人闯红灯。”刘建荣至今还清晰记得第一次劝阻“老外”闯红灯时的情形,“当时有个20多岁的小伙子和一名外国友人同时在闯灯,我赶忙就去拦他们,没想到小伙子转脸就反问我一句,‘你净管我们了,这不外国人也在闯红灯吗?你怎么不去说他们?’”

刘建荣坦言,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她确实愣了片刻,可眼见这个小伙子撂下话后就不顾红灯直奔马路对面走去,她也不知自己哪儿来的勇气,紧跑几步站到那位外国友人面前,一边用力挥手,一边反复大声喊着当时唯一能想起来的英文单词“NO,NO”,这名老外注意到她以后,不好意思地退了回去,“虽然第一次有点犯憷,但遇到这类事件时,我该管还是得管”。

在工体附近呆久了,接触外国人多了,刘建荣后来也总结出和他们打交道的窍门,“有的外国朋友喜欢跟你开玩笑,他明明会中文,也知道自己闯红灯不对,却偏要逗你说‘我听不懂’,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既要坚持原则,还得不失礼节。我的办法是冲着他们一边笑一边比划不要往前再走的手势。我觉得,微笑是一种全世界都懂的语言。”

■ 对话

“遇到不被理解绝不能往心里去”

新京报:你当初为什么选择去当公共文明引导员?

刘建荣:我退休那年正好赶上北京奥运会,这是国家大事,人人都参与,我通过街道办报名参加了文明引导员的工作。奥运会结束后,这支队伍保留下来,我也一直坚持在文明引导员的岗位上。近十年间,我服务了北京奥运会和建国60周年大庆,也越发觉得,退休后还能为社会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真是一种快乐。

而自从开展“文明路口”、“礼让斑马线”活动以来,我们的工作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尊重和认可。虽然已经63岁了,但我心态不老,只要队伍需要我,我还会继续坚持几年。

新京报:你觉得这份工作有什么意义?

刘建荣:身边的街坊邻居也有笑话我的,觉得这份工作没什么意义,还认为我们是多管闲事。说句心里话,每次不被理解时,我心里也觉得很委屈,但我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得调整心态,绝不能往心里去而影响日常工作。

这么多年,我始终觉得文明引导工作是件利人利己的好事。路口的秩序变好,大家牢骚少了,出行更安全了,这对整个社会都是一种支持,让我们在这个岁数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新京报:作为一名老文明引导员,你觉得路口的工作有什么不同?

刘建荣:我来路口工作前,也算得上是一名老引导员了,可还是觉得肩上的责任很重。路口的周围环境更复杂,突发情况层出不穷,为避免行人出现危险,我们文明引导员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每次上岗时,我们需要一边盯住红绿灯,一边观察前后左右的来往行人。

采写/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原标题:10年文明引导员“换位思考”劝闯灯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