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切尔诺贝利“吃鸡”

subtitle 看客01-04 14:54 跟贴 5317 条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乌克兰的普里皮亚季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在检修测试的过程中由于设备问题以及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引发了一系列爆炸。

这就著名的切尔诺贝利事件,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这次爆炸的核污染物质扩散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不列颠群岛甚至美东地区。而切尔诺贝利事件释放出的辐射线剂量是广岛原子弹爆炸的400倍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86年4月的切尔诺贝利。

2名工作人员在爆炸中丧生,28名消防队员在三个月内相继去世。而根据估测,切尔诺贝利事件导致约4000人患上癌症。

真正的危害不可预估,在爆炸发生后的三十年间,污染区内动植物变异的比例由千分之一上升到百分之二十五。距离切尔诺贝利两小时车程外的纳罗基奇村,牲畜下的崽不是眼睛瞎,就是眼睛如西瓜一般大。

苏联时期切尔诺贝利的城市标志。

戈尔巴乔夫本人曾经说过:“比起我的改革,切尔诺贝利事件才是苏联解体更重要的原因。”

爆炸发生后,从媒体到地方政府都试图掩盖消息,普里皮亚季的居民对此毫不知情,他们在极强的辐射中如常起居,直至26日夜间才被要求紧急撤离。

掩盖消息的行为让戈尔巴乔夫十分愤怒,他要求立刻开放报道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媒体通道。舆论的反扑成为了压倒苏联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十年过去了,核泄漏的阴影如幽灵般东欧盘旋,人去楼空的普里皮亚季成为了一座鬼城,保留着苏联时代最后的印记。

当地著名的小型摩天轮,它本来预计1986年5月1日劳动节当天正式剪彩营业,可是在4月份发生的灾难改变了这一切。

普里皮亚季第三中学,落在废纸堆里的练习本。

除了灾难,切尔诺贝利也带来了沉重的反思,这些反思逐渐成为了一种震荡全球的文化影响,催生出了书籍、电影、音乐、纪录片、游戏等众多作品。

不论亚洲还是欧美,取材于切尔诺贝利的游戏作品每隔几年就会出现,其中也不乏杰作问世。玩家们从未感到疲倦,建立在灾难背景上的美学创作,不断刺激着人们深入其中。

那片弥漫着致命辐射的荒芜之地,像黑洞般引领着每一代游戏迷去一探究竟。从古早的街机到最近的“吃鸡”,不论虚拟还是现实,你必须来到切尔诺贝利。

《绝地求生》

Player Unknown's Battlegrounds

即使不关注游戏的人,也一定听过“吃鸡”。这源自一款由韩国公司出品的《绝地求生:大逃杀》,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玩家热捧。

游戏中,一百名玩家被扔到一座孤岛上,在废墟中寻找武器,相互追捕厮杀。活到最后即为胜者,屏幕上将显示“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的语句,即流行语“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来历。

2017年3月,《绝地求生:大逃杀》刚在著名游戏平台Steam上发布体验版时,玩家们纷纷找到了其中的现实影射和历史参考。其中被提及最多的,是这座孤岛对于切尔诺贝利的场景再现,其阴郁、末世、荒凉、黑暗的设定,营造了无与伦比的游戏氛围。

学校

学校地图中的一个废弃游泳池,令不少玩家印象深刻,它的真实原型就是普里皮亚季,甚至有游戏爱好者前往实地探访,拍下了一张合影。

游戏场景。

探访者与学校中游泳池的合影。

这座泳池建于1970年,一直被使用至1998年。灾难发生后的12年间,游泳池被作为核废料清理行动的清洁池使用,这里也被认为是灾后最干净的地方之一。

而游泳池的外部楼宇样式,也完全参照了切尔诺贝利的同一学校建筑。

游戏场景

学校实景

俄罗斯啄木鸟

Duga远程预警雷达,也被誉为世界最强雷达,其大功率短波发送信号曾导致全世界短波频段被干扰,被称为“俄罗斯啄木鸟”。

游戏场景。

Duga实景。

当年一共有两组“啄木鸟”建成,一组在戈梅利州,即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所在地,另一组则被放置于西伯利亚的共青城。

位于切尔诺贝利的预警雷达Duga,于1976年投入运营,在灾难发生后的1989年停止使用。

今天,Duga已经成为切尔诺贝利探险者的必去景点之一。

死亡森林

在游戏中出镜的,还有切尔诺贝利的死亡森林。其面积达10平方公里,位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核心区域,在灾难中受到了强大的辐射。

在乌克兰语和俄语里的翻译中,这里被称作“红色森林”。它指的是经过超强辐射后,松树凋敝时的颜色——死亡般的红色。在灾后的清理行动中,这片森林已经完全被铲平和掩埋,变成了树木们的“废土墓地”。

游戏场景。

切尔诺贝利实景。

除此之外,废弃的苏联时期建造的「赫鲁晓夫式住宅楼」、东欧郊区的乡间景观等,在游戏中均有出现。

游戏里,阴沉天空下的雕塑和远处的高楼。不禁让人联想到了切尔诺贝利四号核反应炉旁的纪念碑。

鸟瞰图中,苏联式板楼的阵列。

内部空间场景,与核电站废弃后的控制室。

《原子战士》

Chelnov/Atomic Runner

这款游戏于1988年由当年的日本游戏公司Data East出品,最早是一款街机上的游戏。游戏背景与切尔诺贝利的关联,从主角的名字Chelnov上就能看出。

游戏开始画面,在自由女神像铺底的左上角,还有一个镰刀锤子旗。冷战风呼之欲出。

游戏主角Chelnov本是一名矿工,也是切尔诺贝利灾难的幸存者。由于遭到核辐射,Chelnov的身体产生变异,获得了超能力。

游戏海报。

游戏的最终大Boss也满是彩蛋,完全借鉴了异形/Alien的样子。

这部冷战时代末期出品的游戏,人物设定和故事情节都充满了苏联解体的末世感。

通关后,Chelnov来到了曼哈顿岛,站在自由女神像的面前。“战斗结束了,可怜的矿工切尔诺夫,你失去了自己的祖国。大步前进吧,切尔诺夫,直到你找到能够休憩的美丽土地。”

《掠夺者》

Snatcher

《掠夺者》是1988年日本游戏公司KONAMI出品的一款赛博朋克风格的文字冒险游戏,制作跟配乐一流,算得上80年代的经典游戏。

这款游戏以切尔诺贝利为背景。1991年,俄罗斯的Chernoton(切尔诺贝利的另一个化名)地下的一处生物武器实验基地发生了爆炸泄露,空气中充满了名为Lucifer-Alpha的病毒,全球一半的人口因此死亡。

由于这次爆炸,一群变种生物“掠夺者”出现了,他们企图取代人类,占领地球。这样的游戏情节,俨然切尔诺贝利版的《银翼杀手》。

《潜行者系列》

S.T.A.L.K.E.R.

《潜行者系列》是第一人称射击类恐怖游戏,由乌克兰电子游戏开发商GSC Game World制作。游戏设定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地点周围,并零散借鉴了斯特鲁加茨基兄弟的小说《路边野餐》和塔可夫斯基在1979年拍摄的电影《潜行者》。

《潜行者:普里皮亚季的召唤》海报。海报背景里就是普里皮亚季那座著名的废弃摩天轮。

比起《绝地求生》,《潜行者》的游戏画面完全基于核泄露周围的建筑、自然状况而改编,更加接近普里皮亚季小城的真实场景。而游戏中超自然的惊险设定,更像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中的后核爆灾难现场。

以下这组对比图,分别取自探险玩家的照片和游戏截图,其惊人的相似度,让我们体验到了在幽灵之城普里皮亚季内游荡的实感。

消费者合作社大楼。

住宅楼。

“朱庇特”工厂。

● ● ●

30年来,切尔诺贝利的故事与普里皮亚季的景观,一直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在我们眼前。灾难的恐怖和残酷,逐渐变成了一种可以“隔空消费”的虚拟现实。

作为游戏玩家的我们,离真正的核末日越来越近,完全可以贴近它毁坏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作为世界一份子的我们,也离真正的核末日不远。不安的核战争威胁,就在我们每日阅读的新闻之中。

如果游戏里的刺激与好奇,变成了我们触手可及的真实生活,一切将会怎样呢?没准买一份末日应急包,才是退出游戏后应该做的事情。

作者:吴鞑靼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