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客衍生法律责任难题:部分选题低俗、侵犯隐私

subtitle 中国长安网01-02 11:41

资本密集逐鹿短视频市场,为拍客提供了发展空间,也衍生出一系列法律责任困境

——拍客:我在新闻现场,但不是记者

用镜头记录故事,但他,不是摄影记者。上传视频挣收入,但他,不是电视编导。

随着视频网站的走红,用手机或相机等数码设备拍摄图像或视频,上传网络分享,并获取一定的“打赏”,“拍客”这一新的职业形态应运而生。

背上三脚架,扛上摄像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在校生杨浩原俨然一副摄影师的派头。他是梨视频北京片区的拍客,2017年3月加入拍客团队后,现已拍摄了72条独家新闻。虽入行时间不久,但杨浩原成绩颇丰,拍摄短视频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其中一条主题为“北京无意义节”的短视频,被各大媒体转载、推送。

成为拍客,实属偶然。2017年3月,爱好摄影的杨浩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校外实习,扛起摄像机,走到大街小巷,把头脑中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变成一条条生动的短视频,此后成为了一名拍客。

“每成功发一条短视频我能赚500元,现在我已挣出了两部摄像机,生活费也基本自给自足。”杨浩原告诉记者,视频APP会综合站内社会影响力和点击量进行评比,第一名能获得1万元的奖金,他现已拿过2次这项奖励。

2017年9月出炉的秒拍短视频系列月榜中,前10名中新闻资讯类占据了4席。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直击现场的短视频成为承载新闻信息的“新宠”。

杨浩原拍摄的便是新闻资讯短视频。他称自己的工作是“用镜头捕捉新闻点,发现身边的新鲜事,再拍成视频”。

什么样的新闻吸引人?拍摄前需要准备什么?如何跟被采访者沟通?每次拍摄前,这些问题都会盘旋在杨浩原脑中。他每天捧着手机阅读各种新闻,找新闻选题,他挖掘的“北京无意义节”这条独家新闻,最开始只是豆瓣社区上的一个同城活动。

“短视频门槛很低,现在智能手机基本取代了专业摄像机,但想拍好故事需要下功夫。”他告诉记者,自己身边有位同事,为揭露乞丐行乞骗局,全程跟拍乞丐,拍摄的视频点击量达到了千万级别。

拍客拍摄的视频并不一定全都能成功发布。视频上传完毕后,首先要经过视频网站的内部审核。“通常有三道审核,首先看选题是否吸引人,视频画面、同期声是否完整,还需对新闻要素进行审核,避免假新闻出现。”杨浩原介绍,一般题材的作品从审核到制作上线大概要一天,而时效性强、话题热门的独家作品3个小时之内便可上线。

有数据显示,2016年短视频在微博平台的播放量峰值达到23亿次,每天发布量达32万条。2017年8月,梨视频与全球顶尖短视频公司Zoomin.TV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宣布联手打造全球拍客联盟。为此梨视频计划投入至少2亿元,在2017年底将拍客人数扩张至5万人。与此同时,一条、二更两个短视频平台宣布用户超过2000万并获数亿元投资;今日头条宣布投入10亿元补贴短视频创作者……资本密集逐鹿短视频市场,为拍客提供了发展空间。

然而当短视频火爆,拍客队伍不断壮大的同时,也衍生出一系列法律责任难题。

有媒体报道,近日有拍客随手拍下了夫妻当街打架的视频并将其传到网上,点击量超过6000万余次。由于无法忍受社会舆论与“人肉搜索”,被丈夫当街扇耳光的妻子多次产生轻生念头。夫妻二人随后以被侵犯肖像权、严重损害名誉为由,将拍摄者告上了法庭。

站在风口上,杨浩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具有极强矛盾冲突的事件更容易吸引眼球,但也会让视频选题过于低俗,甚至涉及隐私,影响家庭和社会安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