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三郎”俞流江——天生的刑警

subtitle 中国长安网2017-12-05 22:29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俞流江当选为2017年度法治人物 周尔博 摄

俞流江走访群众

12月4日晚上8点,CCTV2017年度法治人物颁奖典礼举行,俞流江的照片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微胖,头发花白,眉间的“川”字纹明显,眼睛细长,有着中年人的沉稳和刑警的锐利。很多人没想到,这位看起来有些“老相”的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才48岁。

他的头发,不是因为年龄而变白,而是因为让他成为“拼命三郎”的工作。

“珍爱生命,远离流江。”现任金华市网警支队政委朱圣华曾当面跟俞流江如此打趣。如今想来,这大概是对俞流江最“大胆”而又准确的描述。

比如,金东公安分局现任警务保障室主任刘东,2006年住俞流江隔壁小区时,每天搭他的私车上下班,结果,整整2年时间里,刘东没有一天是准点下班的。

再比如,和俞流江共事过的民警,在周末时,都曾接到过他的电话,无一例外的,开口第一句话都是“在哪里”,第二句话“在干吗”。如果一听你有空,俞流江的任务就跟“下菜单”一样布置下来了。

在浙江刑侦系统里,大家都知道俞流江是“工作狂”,且要求高,容不得一丝马虎,因而大家对他都有些“敬畏”——敬他的认真,畏他的严厉。俞流江也不讳言,自己对公安事业的狂热,可以不分昼夜投入,既是工作,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荣获“法治人物”这个奖项,无疑让俞流江对自己的工作更多了一份肯定。“能够获得法治人物这一殊荣,我的内心十分激动,因为法治人物是公平正义的象征,是对执法者的最高褒奖,我感到无比光荣。”

“天赋”

担任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一职以来,俞流江以“高要求”在业界闻名。与他相处过的人却表示理解——刑案侦破工作的指挥者就应该这样,案件线索多、杂乱、方向不明,民警精神容易散,严苛的负责人可以凝住一股气。

“高要求”的原因,大约还包括朱圣华所说的“俞流江早年在基层工作,刑侦的大部分工作他都干过。他一看,就知道你行不行……”

1995年,公安部、中组部联合推出政策,利用3年时间选拔3000名优秀大学毕业生充实公安队伍。26岁的俞流江以优秀大学生的身份,参加选拨并顺利考入公安系统,成为永康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的一名民警,圆了他的“警察梦”。报到第一天,当时的副所长钱子健以为来的是一个斯斯文文的书生,没想到,竟是个五大三粗的魁梧汉子,这让钱子健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是个刑侦“好苗子”。

由于不是科班出身,俞流江对公安工作并不了解,他便开始从头学,每天跟着同办公室的民警周宁跑现场。如今,周宁也成长为永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但回忆起俞流江,他不断感慨:“他似乎天生就是做刑警的料。”

当年,永康一天要发生十几起案子,俞流江从来不怕累,每一起案子都去跟,去现场学,大部分空闲时间也都在派出所里,不是看书,就是和别人讨论案子、追查进度,那时他已经慢慢开始显露“工作狂”的属性。

逐渐熟悉公安工作后,俞流江就开始骑着摩托车满大街找线索。“神奇的是,每次他出去转悠,总能有所收获。”周宁说,他不是查到逃犯就是发现案子新的线索。正是在这股干劲的驱动下,他因抓到的逃犯多、破掉的案子多,入警才半年就立下了人生第一个三等功。

一年多以后,由于工作成绩突出,俞流江被火线提拔,成为永康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现任永康市公安局警务保障室主任胡乐说,他们做同事那几年,有一起案子,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那次,俞流江带四五个人,去抓一名犯罪嫌疑人。他开车绕着可疑地点仔细转了一圈后,将车停在一个电话亭边上。当年,还是使用BP机的年代,俞流江说他会打电话给嫌疑人的BP机。

“然后他说,一会有一个穿着拖鞋、戴着帽子的人会来电话亭,那就是嫌疑人。”胡乐说,当时听完后,他不信,觉得哪有这么神。没想到十几分钟后,果然出现了一个那样打扮的人,抓住后,果然是嫌疑人。

胡乐说他想不通,俞流江怎么能算得这么精准,是不是蒙的?直到后来有一次,他无意间看到俞流江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关于案子的笔记,还有打印出来的涉案人员照片、资料、个人经历,甚至连个人喜好都很详细。

那时候,胡乐才明白,“他不是靠蒙,他一直比我们多做很多功课,才能准确判断嫌疑人的情况。后来我想想也对,他就是那么认真的一个人呐。”

“职业精神”

俞流江相信“职业精神”。

2002年,俞流江担任永康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刑侦工作,徐子健是刑侦大队的教导员,两人搭档合作了好几年。徐子健对他的描述是:“他有一名刑警天生的直觉。”

2002年夏天,永康发生一起站街女被杀案件。房东回家时,正好看到嫖客穿着短裤,用刀在割站街女的脖子。房东大吼一声,嫖客没来得及穿裤子和鞋子就跑了。

警方到达现场后,站街女已不幸死亡。他们把嫖客落下的皮鞋和一条长裤带回了公安局,长裤上挂着一串钥匙,一大一小,样式很普通。

当时,俞流江和徐子健在公安局指挥室里分配工作。他们分析,嫖客没有穿裤子,人群中应该很显眼,于是安排了80多名警力上街去搜捕。

安排完工作后,徐子健看到俞流江走到房间角落,蹲在那里,研究嫖客的鞋子和长裤。一转头的功夫,徐子健就听俞流江大喊:“厨师!杀猪的!”他赶忙走过去,发现俞流江在闻那条裤子,他也拿起来闻了一下——油味儿非常重,怪不得俞流江这么喊。

随后,俞流江拿来显微镜,对着鞋子仔细看,发现鞋面上有一些辣椒粉,他断定——“厨师!”

当年,永康没有几家大饭店,他们迅速去排查。果然,有一家饭店的厨师没有准时上班。在饭店老板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厨师的房子,俞流江拿出裤子上的钥匙,插进锁里——钥匙转动了!犯罪嫌疑人果然就是这个厨师。

当时,家里没人,他们便决定在附近“埋伏”。凌晨2点多,厨师偷摸往家里走去,身上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当即被俞流江和徐子健按倒。“我们后来开玩笑说,那80个民警也不用出动,靠俞流江的鼻子就够了。”

正因为这种“职业精神”,使得急脾气的俞流江看不得身边人做事有一点点“拖拉”。时任东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的楼良其,如今还记得当年被俞流江“大吼”的场面。

2009年,东阳发生一起女子晨练被杀案。案发后的3天,由于线索非常少,楼良其没闭眼休息过。案子持续侦查到1个月零7天时,他们梳理出了一批可疑人员。当天早上,楼良其正在安排民警逐个排查,由于人手不够,有几个可疑人员被安排在了下午去查。

正在那个当口,俞流江过来了解案件进度,翻看了一会后,他突然嗓门大了起来,抽出一张嫌疑人的照片:“这个人这么像,为什么要拖到下午去查?现在就去!”楼良其愣了一下,马上再抽调人手去排查这名可疑人员,没想到,最后排摸结果,犯罪嫌疑人竟然就是俞流江抽出来的人。

“刑侦是一把刀,磨得越锋利,犯罪分子就越害怕,老百姓就越满意。”俞流江当时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时至今日,楼良其都牢记心中。

“工作狂”

这几年,有一张朋友圈里特别流行的图——“我的心里只有工作”,用它来形容俞流江再贴切不过。几乎每一个和俞流江共事过的人,都能说出一两个关于他“工作狂”的故事。

2011年,俞流江调任金华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刑侦、网警、经侦、技侦4个警种。

技侦支队支队长方宏伟至今都记得俞流江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如今看起来像是一碗浓鸡汤:“只有努力工作才会赢得尊重,只有做好工作才有立身之本。”

也因为这句话,方宏伟把自己也变成了“加班狂人”。方宏伟家在武义,金华开车回去才半小时,但他都“不敢”回家,生怕俞流江给他布置工作,“每周末我都会接到他的电话,如果被他抓到回家玩,这辈子都别想翻身咯……”

但如果家里有急事,只要说一声,俞流江则不会多问。这一点,朱圣华的感触最深。

俞流江当副局长时,朱圣华分管打侵财工作,每天上午都要和俞流江汇报工作,每天的通话记录里也必定有俞流江的来电,但他们俩有段时间却“失联”了。

2015年,朱圣华的父亲生病,他向俞流江请假,得知那个消息的当晚,俞流江便去了他家探望他父亲,还帮忙联系医生。之后朱圣华在照顾父亲的那段时间,俞流江突然和他“失联”了,他没接到过任何任务,“俞流江看上去五大三粗,其实是个细心人呐”。

同样是在2015年,技侦支队副支队长付金良也被俞流江“拼命三郎”的精神打动过。

当年有一个专案,因为案情重大、涉及面广、取证困难,需要领导把关,为此俞流江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每天晚上都要把材料、笔录仔仔细细看一遍,“但他有高血压,一个多月的时间,药早就吃完了,但他没时间回家去拿,最后还是民警替他回家拿了药”。

在俞流江“工作狂”的状态下,金华民警也都过上了“不着家”的生活。尽管如此,同业与后辈仍未出一句恶言,因为他真是慧眼识珠。在他麾下,涌现出了第五届全国“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特别奖获得者、二级英模陈素青,金融犯罪侦查专家、全国法治人物张辉,全国刑事技术特长专家姜卸印,全国反电信诈骗犯罪专家朱圣华,公安部网络安全专家江春傲,全国公安经侦专家蒋益群……

而金华公安那5年的成绩,更是有目共睹——

“破案会战”全国“百城竞赛”第六、全省第一;命案侦破、打黑除恶、“利剑”系列打击侵财犯罪专项行动连续三年全省前列;“猎狐2014”战果全省第一;“清网行动”荣记集体二等功。

破获了一批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大案: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手机木马盗窃案、非法买卖外汇案……50多起公安部督办案件,件件打出公安声威,其中侦办非法经营黄金期货案、制售地沟油案、“万家购物”网络传销案、“6·30”“12·31”通讯(网络)诈骗案的9个专案组,先后被公安部荣记集体一等功。

“较劲”

“公平正义不是说出来的,而是要靠打出来的。打击犯罪是公安机关的主业,只有把打击犯罪的内功练好,把自己的专业做强,才能破获案件,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这是俞流江的“正义观”。

2015年底,俞流江赴任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一职。没多久,他就发现全省尚有不少命案,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破获,成为积案。他深受震撼,从那些案卷里,他深切地感受到每一起未破命案背后,被害人的冤屈和身后整个家庭的痛苦。

他当即决定跟这些积命案“较劲”!

俞流江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浙江第一悬案”——作案7起、4人被杀、前后6任公安厅长重点关注、公安部督办的“1995-2007”宁波、绍兴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此案历时22年久侦未破,一直是浙江刑警心头的痛、喉中的鲠。

俞流江的“职业精神”又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说:“案件一天不破,专案组永远不撤。”在俞流江带领下,专案组鏖战三百昼夜,重新分析1200多千兆视频资料,筛查甄别22万余人,建立154个数据比对模型,核对310多万枚指纹数据。

最终,今年3月29日警方成功破获该案。破案后,俞流江感慨万分:“在浙江公安锲而不舍的坚持和努力下,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这个期待已久的时刻,向全社会,特别是向被害人和其家属,有了一份交待。”

“浙江第一悬案”的破获,极大地振奋了浙江刑警的士气。俞流江乘势而上,与剩余的积命案“较劲”,部署开展了新一轮的命案积案攻坚专项行动。

行动以来,捷报频传,今年前11个月,浙江已破获历史命案积案76起,是去年同期的3倍多。“2011-2017”姚常凤系列强奸杀人案、湖州织里“1995·11·29”特大灭门惨案等一系列有广泛社会影响的命案积案先后告破。

同时,对当年发生的命案实现了快侦快破。今年前11个月,浙江当年发生的命案破案率首次实现100%,含冤的灵魂终得告慰,百姓也收获了实打实的安全感。

俞流江任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以来,刑侦总队先后2次被浙江省委、省政府荣记集体一等功,6个集体被荣记集体二、三等功,19人被荣记个人一二三等功。

“让每个人在每起案件当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我们永远的追求。”再多荣誉加身,这个看起来有些“凶狠”的魁梧汉子,也从来没忘记他从警的初心。(记者陈佳妮 通讯员 管倩倩 刘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