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江歌案6大疑问待解:刘鑫能否拒绝出庭作证?

subtitle 新京报11-15 08:54 跟贴 3239 条

  “江歌案”将于12月11日在日本东京公开审判。去年11月,24岁的江歌在日本租住处遇害。最终,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留学生陈世峰(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发布逮捕令。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杀害江歌的嫌疑人陈世峰是华侨大学华文学院学生。昨日下午,华侨大学官方微博发文称,经核查情况属实,杀害江歌的嫌疑人陈世峰是华侨大学华文学院2013届毕业生。

  通报中指出,陈世峰于2009年入读华侨大学华文学院,学习成绩中等,2013年毕业,随后前往泰国担任汉语志愿者。在校期间,陈世峰曾与同学发生过纠纷,经老师批评教育,双方达成和解,陈世峰当面向对方道歉。陈世峰的行为令人震惊,江歌的遇害令人痛惜。校方对江歌遇害表示深切的哀悼,对江歌家庭的不幸表示亲切的慰问。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法律伸张正义。

  开庭在即,嫌疑人陈世峰是否认罪?他会不会被判死刑?刘鑫如未出庭是否影响判决?昨晚,新京报记者独家对话到江歌母亲的代理律师、日本大江洋平法律事务所的大江洋平律师。他透露,虽然陈世峰承认杀害江歌,但否认是有计划和预谋的。其在供词中还提到,杀害江歌的刀不是自己事先准备,而是江歌携带在身上的。

  “陈世峰否认有计划杀人”

  新京报:你是何时接到江歌母亲委托,代理江歌遇害一案的?

  大江洋平:正式委托是2016年11月28日,之前也与江歌母亲见了两三次。当时陈世峰已经被警方逮捕,只是还没公布,罪名是恐吓刘鑫,与江歌遇害无关。因为我此前做了很多中国人在日本犯罪或受害的案子,通过与江歌母亲沟通,觉得很悲惨,想要尽一份力。

  新京报:决定代理后做了哪些工作?

  大江洋平:为了正确地了解案件情况,我开始与负责的检察官交涉,申请看所有卷宗,然后再跟嫌疑人陈世峰的辩护律师沟通。

  新京报:陈世峰的辩护律师打算作何辩护?陈世锋认罪了吗?

  大江洋平:嫌疑人最开始保持沉默,后来承认杀害了江歌。2016年12月14日,警方对嫌疑人陈世峰以杀人罪正式起诉。不过,虽然陈世峰承认杀害江歌,但他否认自己是有计划和预谋的。在供词中,陈世峰说杀害江歌的刀不是自己事先准备的,而是江歌携带在身上的。

  目前他的辩护律师就是在做这个方向的辩护。因为在日本,是否有预谋和计划地杀人,在量刑上是有区别的。比如嫌疑人因杀人被判15年,如果证实是有预谋的,可能就会被判20年。

  新京报:从案发到庭审,为何持续了一年多?

  大江洋平:江歌这个案子是有陪审员参加的庭审。在案发及嫌疑人被起诉后,会由国家挑选普通民众担任陪审员。从选拔到让他们了解案情,是需要花些时间的。正式庭审就是由3名法官和6名陪审员组成,决定审判结果。

  “陈世峰最初以恐吓刘鑫的罪名被捕”

  新京报:江歌母亲此前发起签名活动,请求判决陈世锋死刑。你对接下来庭审结果作何预判?

  大江洋平:作为江歌母亲的代理律师,我会尽全力为她的诉求做准备。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嫌疑人陈世峰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不大。一个最大理由就是遇害人数。通常来说,遇害人数达到两三个及以上,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会更大。我预测,接下来的庭审会判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或者无期。

  新京报:刘鑫作为证人,可以拒绝出庭作证吗?如果拒绝,对该案审判有影响吗?

  大江洋平:事实上,刘鑫不仅是这个案子的证人,还是被害人。因为最开始,陈世峰是以恐吓刘鑫的罪名被逮捕的。作为江歌案的证人,如果她在日本,是会被命令出庭作证的。但如果她在中国,而且拒绝出庭作证的话,也拿她没办法。

  因为目前案件的一个焦点在于,是否能证明陈世峰是有预谋杀害江歌的。根据刘鑫供词,她表示没有看到刀是陈世峰准备的,还是江歌携带的。因此12月11日她是否出庭,对案件审判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如果刘鑫不出庭,到时会有检察官朗读她此前的供词。这与她到庭上亲自说,差别并不是很大,但影响力可能会小一点。

  新京报:在庭审前,刘鑫可以离开日本吗?

  大江洋平:我关注了刘鑫回国后接受媒体采访的报道。刘鑫跟日本警方说的供词,和她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样。目前对于刘鑫很难追究其刑事责任,在江歌这个案子中,她还是以被害人和证人出现的。所以警方也不能强制她留在日本,她还是可以回国的。

  新京报:距庭审还有不到一个月,接下来要做哪些准备?

  大江洋平:接下来的话,还是会继续跟检察官沟通开庭内容,以及与江歌母亲商量庭上要说的东西。江歌母亲希望陈世峰被判死刑,我们这边也会尽全力去准备。

  江歌案六大疑问

  1、案件为何在日本审理?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科学研究院教授、国际刑法专家黄风表示,嫌疑人陈世峰已在日本受到刑事追诉,“如果要让他回来,需要依靠中日间的司法合作,将其引渡或遣返回国。但这个程序目前没有提起,而且一般来讲,日本方面可以案件正在审理为由,拒绝中国的引渡请求。因为要在日本受审,中国司法机关无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实际控制,目前无法行使管辖权。”

  此外,根据属地管辖原则规定,一国公民在他国发生刑事犯罪,应按照犯罪发生地(国)法律优先的原则进行处理。因此,嫌疑人陈世峰与被害人江歌虽同为中国人,但仍要依据日本刑法对案件进行审理。

  2、“请愿活动”会影响判案吗?

  曾在日本学习法律、目前从事日本方面诉讼的魏旻表示,这属于江母个人方面的努力行为。届时法官会收到她的签名申述,但对判案影响不大。“日本的法官相对独立,不容易被舆论左右。”

  黄风也认为,这属于案件当事人亲属个人的意思表达,江母有权利表达意愿,但法院司法审判要保持独立性,特别是刑事审判要根据法律和事实进行认定。

  从事日本刑法研究的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郑泽善则谈到,日本法院很重视民意,请求民众支持、署名可能会在法院判决中起到很大作用,“在一些案件中,如果杀人情节恶劣,百姓请求严惩凶手,法院判决时会考虑进去。”

  3、刘鑫能否拒绝出庭作证?

  魏旻介绍,在日本,证人有作证义务,拒不作证的,有拒不到场罪,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刘鑫作为证人,如果被法院要求出庭,原则上不可以拒绝。

  此外,日本《刑事诉讼法》第149条到151条规定,被要求出庭的证人拒绝出庭,可以处10万日元以下罚款,并赔偿因此造成的费用。情节严重的,可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我个人认为,刘鑫是中国人,如果她跑回中国拒不出庭,日本法院、检察院也无法追到中国要求她出庭”。

  4、刘鑫有义务告知案情吗?

  魏旻提到,刘鑫有作证的义务,但不需要把作证的内容告诉受害人家属,也不需要公开。受害人家属需要知道案情的话,不是联系证人,而是应该联系检察官。如果受害人、犯罪嫌疑人都能随便联系证人的话,很容易串供的。

  黄风表示,目前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双方接触应以不损害司法程序为前提,不应影响相关当事人、证人真实作证。如果庭审中,嫌疑人刘世峰方面的辩护律师以两人私下沟通为由,对刘鑫证言的真实性提出质疑,“需有证据证明,两人接触产生了对案件审理不利的行为。”

  5、嫌疑人陈世峰会判死刑吗?

  魏旻认为,判死刑的可能性不大。日本虽有死刑,但在判决和执行方面非常谨慎。“他们对嫌疑人的容忍度较高,认为‘杀人偿命’这种原始手段,并不会产生积极意义,而是在寻求更好的救济手段解决。”

  此外,目前中国有46个罪名涉及死刑,而日本约15个。根据日本相关法律,杀人判死刑的一般基准是蓄意谋杀,且被害人在两人以上。判处死刑后还需交由法务大臣签字确认,“很多法务大臣都是死刑反对派,所以很多死刑判决好几十年都没执行。”她介绍,目前日本在押死囚犯130多人,时间最长的是1967年在福冈抢劫放火杀人案的嫌犯,已关押50年。

  “按日本惯例,凶手杀害1人一般获刑13年。”郑泽善说,这是针对嫌疑人是日本国籍的情况,对非日本国籍法院判决可能有区别。从目前情况看,陈世峰是否会被判死刑不好判断,“即便判死刑,可能也需要很长时间,日本对待死刑非常慎重,需要证据完全确凿、没有任何疑点,这要靠充分的调查。”

  6、中国法院能否继续追诉?

  魏旻提到,中日之间还没有签订引渡条款,原则上不能引渡,但可以通过互惠原则开展引渡合作,不过,短时间内引渡可能性不高。

  “现在中国人在日本犯罪,刑满后会直接送到机场,遣送回国”。魏旻分析,陈世锋在日本服刑期满,原则上会被强制遣送回国。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国外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经外国审判,仍可根据本法追究,但在外国已受过刑罚处罚的,可免除或减轻处罚。也就是说,陈世锋回国后,仍可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刑罚执行方面还有另一种可能,黄风称,“比如陈世峰在日本被判监禁刑,也有可能回国服刑。在国际合作中有‘被判刑人移管’,比如嫌犯在日本犯罪、获刑,服刑期间可以将被其送回所属国执行。这种情况下,中国司法机关相当于承认和执行日本判决,但这种合作有个前提,即被判刑人自己愿意回国服刑。”

原标题:陈世峰否认预谋杀人,开庭在即江歌案6大疑问待解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