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欧宝恢复计划被指照搬PSA 分析人士:注定充满坎坷

subtitle 网易汽车11-15 07:09 跟贴 6 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11月15日报道 据《欧洲汽车新闻》网站报道,欧宝推出的恢复盈利计划同PSA集团四年前脱离破产状态之后制定的业绩发展路线图十分相似,不过相比而言欧宝的复苏却缺乏有效的保障。有分析人士指出,主要市场需求疲软以及各种颠覆性新技术的不断涌现使得欧宝的复苏之路注定充满坎坷。

  欧宝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罗谢勒上周四(当地时间11月9日)宣布了被称为PACE的新战略,与PSA首席执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推出的Back in the Race和Push to Pass计划比较之后,人们发现两者内容中存在不少相似的目标。

  在今年9月法兰克福车展期间,卡洛斯·塔瓦雷斯表示,尽管欧宝管理层是该品牌新战略的制定方,但PSA依然会利用Back in the Race战略之中最合理的方式方法来向欧宝提供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在Back in the Race战略的指引之下,PSA汽车营业利润从2013年的-2.8%上升至2016年的6%。

  卡洛斯-塔瓦雷斯当时在出席法兰克福车展时说到:“如果欧宝需要的话,我将一直留在那里与他们进行讨论并给出我自己的建议。但终究这还是欧宝自己的计划。”

  IHS Markit的分析师蒂姆·厄克特指出,欧宝和PSA之间在战略方面的相似性有助于形成团结一致的氛围。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宝新战略的目的是为品牌创造一个繁荣的未来,但其中有些内容却出自卡洛斯·塔瓦雷斯当年的计划。在欧宝新战略中,有许多目标在先前PSA的Push to Pass计划中已经出现过。很显然欧宝和PSA之间希望联手共同开展工作,而他们之间的团结统一也体现在企业战略方面。“

  以下是欧宝和PSA战略之间彼此相似的地方

  1、生产成本的节约。欧宝的目标是将每辆车的成本下降700欧元,其中400欧元在于制造和物流领域。PSA寻求的单车成本降幅同样为700欧元,其来自卡洛斯·塔瓦雷斯在2016年4月公布的Push to Pass计划。

  2、营业利润率。欧宝希望到2020年能够实现2%的营业利润率,到2026年这一数字能够上升到6%。PSA的目标则是到2018年实现2%的营业利润率,在2019年之后能够升至5%,不过事实上PSA在2015年的营业利润率就已经达到了5%。

  3、降低复杂性。卡洛斯·塔瓦雷斯此前誓言在2014年内将削减PSA一半的车型以节约成本。欧宝的计划是将目前所使用的九个生产平台压缩至只使用PSA的两个平台,而其之前所使用的10款引擎将缩减至4款。

  4、收支平衡点。PSA在2013年时的收支平衡点为销售260万辆汽车,卡洛斯·塔瓦雷斯强调将把这一数字下调至160万辆,与此同时PSA每年将生产300万辆汽车,由此公司进入一个非常良性的发展状态。相比之下,迈克尔·罗谢勒寻求的是将欧宝收支平衡点下降为销售80万辆汽车,而原先的收支平衡点欧宝并未向其公布于众。迈克尔·罗谢勒表示,对于收支平衡点的调整是为了在极富挑战的汽车产业中为企业自身建立起一道保护屏障。

  5、定价。卡洛斯·塔瓦雷斯表示,定价规则对于PSA想要实现盈利来说至关重要。2013年时他曾经表示标致平台的定价较基准水平低了6.5%,到2020年其希望这一差距能够缩小至3%。在压缩无法盈利的渠道销售以及推出新款SUV和跨界车(比如标致3008和5008)之后,卡洛斯·塔瓦雷斯表示,标致品牌定价水平在明年内同基准水平的差距将缩小至1.3%,其还希望到2021年标致汽车的定价可以超越基准水平。欧宝目前的定价水平比基准数低了5.6%,其在改善措施方面同卡洛斯·塔瓦雷斯十分相似:欧宝在今年内推出2款全新SUV车型,而在2019年将会再推出一款新车型,届时欧宝车型定价水平同基准数之间的差距将大幅缩小。正如蒂姆·厄克特所说:“如果你始终以低于正常水平的价格卖车,那么你永远也赚不到钱。”

  劳资问题

  迈克尔·罗谢勒和卡洛斯·塔瓦雷斯均强调表示,欧宝不会以强制裁员或关停工厂为前提来达成业绩目标。卡洛斯·塔瓦雷斯指出,PSA自2013年以来在没有任何裁员和关停工厂的前提之下成功地将固定成本减少了12亿欧元。

  蒂姆·厄克特指出,卡洛斯·塔瓦雷斯治理企业最为核心的数据在于人工工资所占企业营收的比重。PSA的Back in the Race计划中所设定的目标是将上述比例降至12.5%以下,而欧宝的PACE计划中则提出将这一比重下降至“基准水平。

  难办的事情

  卡洛斯-塔瓦雷斯在2013年晚些时候接过PSA的指挥棒,尽管他实现了既定目标,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将成功经验复制在欧宝身上。如今欧宝的财务状况要比2013年时的PSA更加糟糕。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哈拉德·亨德瑞斯基在一份给投资者的备忘录中指出:“欧宝的现状同四年前PSA给我们的印象十分相似,但是在很多重要方面欧宝和PSA仍有很大不同。”

  PSA在2011年和2012年时的财务表现多数处于循环状态中,而企业后来的复苏是伴随着整个欧洲经济(尤其是南欧经济)的复苏一齐实现的。反观欧宝在复苏期间持续出现亏损,而欧宝两大主要市场德国和英国的消化能力已经接近历史顶峰。目前上述市场已经显现出疲软的迹象。

  值得一提的是,汽车行业还面临着基础技术和高成本技术向电动化和自动驾驶系统转变的局面。

  卡洛斯·塔瓦雷斯眼下可以将一般性研发成本摊销至更多品牌以及增产的汽车上,不过上述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需要耗费PSA大量的投资,而其还不得不吞下欧宝在短期内的亏损苦果。蒂姆·厄克特对此表示:“真正难办的是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他们涉及范围广、耗资巨大,(PSA和欧宝)在研发过程中将会面临相当大的困难。

  作者:普尔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