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知道|雅安石棉十年污染之困:儿童血铅超标浑身长疹

subtitle 知道11-14 19:17 跟贴 16616 条
一份联合村陡坎子组村民得病情况统计表显示,21名成年村民不同程度患有皮肤瘙痒。多数村民经常流鼻血、头昏、喉咙干痒、肚子痛、胸闷、呕吐、胃胀痛。在竹马村小堡子组,一名婴儿出生时浑身长满黑色斑点,村民将其归结为母亲受了污染荼毒所致。

  出品|网易《知道》工作室

  作者|白陵

  每次回到老家,王晓嵘总问爸爸王鸣:是化工厂排毒把我毒到了吗?王鸣听完,默不作声。

  荨麻疹折磨了王晓嵘6年。王鸣虽没作声,但心里一直把毒气的源头指向石棉县竹马工业园。

  2006年8月,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竹马工业园成立。周围三个村庄联合村、竹马村、叶坪村753户村民未想到,十年间,接连入驻的三十多家氯碱、磷、锌硅冶炼的化工及电子企业,常年排放废气、废水。深山连绵环抱,山体夹峙形成谷地,村民称之为“毒气沟”。山谷酸雾弥漫,有时像下雪,有时又像下黄沙。贡嘎山南麓,竹马河穿行而过,汇入大渡河支流楠垭河,河水五颜六色,鱼虾死绝,被称作“多彩河”。

  长达十多年与化工企业的斗争中,多数村民渐渐放弃希望,背井离乡。村民的力量被分化,矛盾、内斗、告密的戏码相继出现。

  今年10月末,志愿者在网上发布石棉工业园污染调查纪实。石棉工业园再次陷入舆论漩涡。在2014年工业园规划环评中,明确要求完成搬迁才能建园,直至2017年的今天,搬迁仍没有实施。

  四环锌锗公司俯瞰图

  长满全身的荨麻疹

  2015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医生拿到王晓嵘的检查单时,就断定他家周围都是化工厂。医生劝50岁的王鸣,吃药好不了,必须离开污染区。

  此前,王鸣带王晓嵘去石棉县医院,医生告诉他“是季节性过敏荨麻疹,可能是花粉、食物所致”。

  王鸣一家生活在石棉县回隆乡联合村。从石棉县城出发,沿石甘公路行驶约20公里,便抵达竹马工业园区。拥有300余户人口的联合村距离竹马工业园入口1.9公里。石棉县以矿命名,立县伊始发展石棉矿经济、水电载能产业。竹马工业园区大部分企业由瀑布沟电站石棉库区淹没工矿企业集中搬迁而至。设立之初,石棉县确定建设“百亿园区”目标,力争2025年总产值达500亿。

  王晓嵘身上的苞块发痒时,他用指甲抠破,流出血来。更多苞块从每处皮肤冒出来,迅速遍布全身,他滚在沙发、地板上蹭,用身体撞墙。王晓嵘眼角肿大、头皮长满苞,抓破后红肿不退。一天发病可达六、七次。

  在石棉县医院检查后,王晓嵘又出现腹痛、智力低下、反应慢、膝盖无力、厌食等症状。王鸣不放心,带王晓嵘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检查,结果血铅检测值为182。

  根据中国国家血铅诊断标准,人体正常血铅水平应为0-99微克/升。根据2006年卫生部印发的《儿童高铅血症和铅中毒分级和处理原则(试行)》,连续两次静脉血铅水平为100-199微克/升为高铅血症。

  王鸣立刻明白是化工厂排放的废气所致。自2006年8月,竹马工业园成立,联合、竹马、叶坪村多数村民闻到空气弥漫一股酸臭、霉烂、辛辣的味道。他们喉咙干涩、像吞了火药。许多中年人牙齿酸化、松动。每天早晨9点前、下午5点后,园区内多家化工企业同时排放,黄褐色、浅蓝色、浓黑色的粉尘、烟雾腾空而起。

  园区内排放最严重的是四环锌锗公司。1992年,有政府投资背景的石棉县四联电解锌厂成立。曾任石棉县环保局副站长的刘强任锌厂项目筹备组组长。2015年,公司经过几次改组,改名四环锌锗公司,刘强、张英夫妇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刘强在重金属产业系统工作长达25年,名下涉及省内多处金属冶炼产业,如四川湘雅贵金属、汉源锦泰矿业等。

  王鸣家离四环锌锗公司直线距离三百多米。他在乡急诊附近租了一个廉租房,举家搬到一公里之外。但王晓嵘的病不见好转。王鸣决定再次搬家。在石棉县城租房,王晓嵘的病情渐渐缓和。每次回老家上坟,王晓嵘全身会复发荨麻疹。

  联合村李罄不到三岁的女儿李七七血铅检测值为195,她的脖子、胳膊、脚底和腿部遍布红色苞块。李罄家距离四环锌锗公司直线距离不到二百米,他请化验师在房顶上取样测试,结果锌含量5.22%,铅含量2.05%。愤怒的李磬让李七七站在浓黑的烟雾下,每天拍摄工厂排污的视频。“我们只要绿水青山,可以放弃金山、银山。”

  2017年11月9日,竹马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书记、常务副主任李晓军回应网易新闻《知道》,“很难将其与污染建立直接联系,这种情况只是个例。我们掌握的情况只有两、三例。”

  2017年11月7日起,网易新闻《知道》依次走访了叶坪村、联合村、竹马村。在叶坪村团结组,联合村草里马组、陡坎子组、石门坎组、脚基坪组,竹马村小堡组,儿童常年浑身遍布荨麻疹,与王晓嵘和李七七的病症十分相似。但绝大多数村民并未带孩子去医院做血铅含量检测。

  网易新闻《知道》得到的一份联合村陡坎子组村民得病情况统计表,21名成年村民不同程度患有皮肤瘙痒。多数村民经常流鼻血、头昏、喉咙干痒、肚子痛、胸闷、呕吐、胃胀痛。

  在竹马村小堡子组,一名婴儿出生时浑身长满黑色斑点,村民将其归结为母亲受了污染荼毒所致。多数孩子身上均长有红疹、荨麻疹。牲畜瘫痪、长疹。在化工厂附近山头放牧的牛、羊慢慢病死。婴儿剧痒难忍,晚上大声哭叫。在竹马工业园区入口,汇得利厂区背靠的山头上,植被裸露、土层流失、巨石坠落隐患大。厂区工人用绿色防护网将部分山体蒙住,远看像一片极不协调的疮口。

  联合村陡坎子组村民得病情况统计表

  枯死的核桃树、粘附黑灰的蔬菜

  2007年,竹马工业园成立第二年,联合村15岁的秋琳发现,家里种的洋芋、白菜植株矮小,玉米叶子泛黄,蒙着一层洗不掉的灰色粉尘。

  自1999年10月起,退耕还林政策拉开序幕。石棉县作为退耕还林试点县,在四川省范围内率先启动退耕还林工程。回隆乡村民种植核桃、板栗,成立干果基地。由于92年成立的四联电解锌厂污染所致,第二年,核桃树干枯枝,其它果木也慢慢枯萎。2010年前后,石棉县再次启动退耕还林工程,山麓开始大面积种植存活率高的杉树。

  每次雨停之后,水洼的水褪去,洼坑边缘显现一层黄色粉末。被六家化工企业环绕的联合小学,老师们让学生赶紧躲到教室。污染最严重的一次,五十多个孩子同时出现喉咙辛辣,呕吐、头晕等症状,于是,老师们联合向县环保局拨打举报电话。

  秋琳家的收成慢慢变差。村里刚出生的小牛仔,拉稀后死掉。一时谣言四起。村民去县城卖核桃、鸡蛋,听说来自污染区,无人敢买。母亲王同玲患上荨麻疹,每天服用七、八种药物。体检报告显示,她对致癌物二甲基亚硝胺和工业毒物甲醛呈阳性反应。秋琳和母亲、弟弟一起搬到县城,弟弟思家心切,写日记时偷偷痛哭。

  2012年12月,根据国务院同意在汶川地震重灾区启动省级开发区新设审批工作的政策精神,竹马工业园区升级为省级工业园区,同时被省发改委确定为四川省省“十二五”第一批省级循环经济示范园区。2013年2月,四川石棉工业园被列入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三基地、六园区”之一。

  2013年4月20日,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灾后工业振兴带来又一波加速发展热潮。一位不愿具名的园区企业总经理告诉网易新闻《知道》,他们从东北远赴西南投资建厂,电价便宜是重要原因。一些企业通过校企合作,在工业园区搭建生产平台。例如,磷化工企业蓝海化工集团与四川大学磷化工学院签订合作协议,共同组建磷化工产品研发中心。苏通、巨丰、日科等新材料企业逐渐入驻。园区内开始构建一系列循环、关联项目,如蓝海集团生产的电容器级磷酸,供给园区内华瑞、日科、苏通化成箔企业生产使用。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石棉工业园区实现产值85亿元,带动就业6000余人。

  2015年5月,前身为石棉县四联电解锌厂的汇得利公司再次资产重整,与汇得利公司有多年业务往来的深圳盛屯集团有限公司控股58.42%,成为第一大股东。汇得利公司更名为四环锌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雅安市从事电锌冶炼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拥有年产15万吨电锌、10万吨硫酸、年处理15万吨电锌废渣、40吨高纯二氧化锗生产能力。2016年8月8日,四环锌锗公司正式在新三板挂牌。

  叶坪村26岁的朱小英是汇得利锌厂原职工。2013年11月底,在车间加料的朱小英砷化氢中毒,加料口密闭性差,高温蒸汽进入体内,朱小英和同事同时感到晕眩。朱小英脸色发青、站立不稳,丈夫李秦连夜将其送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一个多星期。此后,朱小英接连患上了肝囊肿、肺萎缩。为了养病,朱小英独自一人搬到县城居住。

  朱小英及多名原汇得利公司职工讲述,工厂的许多工人每年体检不合格,至少有150多名工人不同程度患有吸入性肺炎、中毒、慢性荨麻疹等。离开工厂后,由于身体状况,许多工人失去再就业能力。朱小英严禁儿子玩耍时钻草丛、吃野果,因为植株上附着了空气中弥漫的灰黑色颗粒物和粉尘。

  叶坪村每户人每年得到200块钱污染费,有时按人头计算,每人每年80块钱。多名四环锌锗公司职工称,他们并不持有劳动合同,多年来维权未果。

  竹马村小堡子组一名儿童浑身长满荨麻疹(摄影/马研)

  “毒气沟”何时休?

  2017年11月5日凌晨6时许,网易新闻《知道》在石棉工业园区看到,湘顺硅业、蓝海化工、泰丰硅业、威创特种合金在排放废气,浓烟滚滚。但几乎每家企业都贴着环保的标语。威创特种合金厂房门口贴着“雾是水蒸气,绝对零排放”。

  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材料显示,自2013年到2015年底,石棉县环保局对汇得利锌业责令限期整改6次、停产3次;对威创铁合金公司责令限期整改2次;对湘顺硅业行政处罚1次,此后湘顺硅业变为市控企业;对沃帮科技责令限期整改4次、行政处罚2次、停止试生产1次;对泰丰硅业责令限期整改1次、停产整改1次、行政处罚1次;对远航电冶公司责令限期整改5次、行政处罚2次;对蓝翔冶金责令限期整改7次、停止生产1次、行政处罚一次。

  雅安市环保局官网公示信息显示,2017年雅安市省控土壤污染重点监管企业有5家在石棉工业园,雅安市省控以下土壤污染重点监管企业有10家位于石棉工业园,四川省重金属企业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有2家位于石棉工业园。

  事实上,根据《四川省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雅安市石棉县回隆彝族乡为省控重点重金属污染物防控区,主要防控行业为铅锌采选、铅锌冶炼,主要防控重金属为铅、镉、砷。

  而石棉县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工程由四环锌锗公司代为实施,根据《四环锌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该项目2015年专项补助资金是340万。此外,四川省环保厅还曾下达环保专项资金504万元,涉及石棉县顺达金属、宏欣特种合金、石棉县万里锌业3家企业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

  但污染治理的效果究竟如何?

  四环锌锗公司总工程师米勇接受网易新闻《知道》采访时表示,2015年之后,四环锌锗公司再未排放浓黑色烟雾。除点炉烧柴产生炊烟,其余都是水蒸气,无辛辣、呛鼻的味道。

  米勇还称,去年到今年,四环锌锗公司总共投入环保费用6200多万。

  今年8月到9月,联合村村民李磬每天坚持拍摄四环锌锗排放黑色浓烟的视频。他提供的视频显示,四环锌锗的排废几乎从未间断过。

  今年8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到石棉工业园区现场检查。据通报显示:雅安盈德特殊气体有限公司、四川万里锌业公司、四环锌锗股份有限公司、四川蓝海化工有限公司4家企业涉及刺鼻性气体排放。四环锌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行停产进行环保设施技术提升改造,检查时企业正在进行施工作业。9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又对华瑞电子、苏通电子进行点名。

  通报同时指出园区内污染整治工程严重滞后的问题:园区规划环评要求,总投资2049万元的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应在2015年底投产,但目前园区污水处理厂未建成,管网也未建成,企业废水经自行处理后直接排入竹马河。

  一位不愿具名的四环锌锗公司内部人士称,每到环保督查组来检查,工厂就停产,呈现出一副祥和整改之状。例如,加水稀释电解槽中的酸雾;将污水汇入池中,每逢枯水期,通过掩埋在地下二十多米深处的暗管排放;之前是废气直排,今年2月起逐渐修建十几根烟囱。山坡上,同一年建造的铁塔,越靠近工厂,越锈迹斑斑。对此,四环锌锗公司总工程师米勇坚决否认,“埋暗管是违法的。”

  而对于长期生活在此地的村民,提起石棉工业园,他们更经常称它“污染沟”、“恐怖谷”和“毒气沟”。

  污染未解决,四环锌锗公司急欲上马的新项目迅速在村民中激起强烈反应。

  2017年5月1日,总投资5000万元的四川四环电锌有限公司含锌二次资源利用湿法单系列5万吨/年电解锌项目公示环评报告。事实上,该项目属未批先建,于2014年10月已完成土建工作,同年12月,石棉县环保局出具《停止建设限期办理环评手续的通知》,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施工活动,补做环评。

  环评报告显示,项目建成后预计年产锌锭50755t,会带来颗粒物、噪声、酸雾、烟尘、粉尘、硫酸雾等污染。环评报告详细介绍了项目原辅材料理化性质。其中,吸入氧化锌烟尘、硫酸和呈现白色粉末状的丁胺黑药进入人体后,其症状有口内金属味、咽干、食欲不振、胸部发紧、干咳、头晕、恶心呕吐、四肢酸痛、皮肤丘疹、湿疹,眼睛结膜炎、水肿,牙齿酸蚀症、慢性支气管炎等。

  环评报告显示,通过在监测点取样,项目拟建地环境空气质量现状较好;地表水及地下水达标,工业区内土壤环境质量处于可接受水平。公众参与调查的结果显示:项目得到了当地群众的广泛拥护和支持,无人反对本项目的建设。

  但来自云南的环评师团队质疑道,现状监测应在周边工业企业正常运行情况下进行。一些村民也反馈称,从未收到过对此项目的满意度调查。

  几乎每家企业都贴着环保标语

  搬迁之困

  新项目急欲上马,搬迁工作却无声息。在2014年工业园规划环评中,明确要求完成搬迁才能建园,直至2017年的今天,搬迁都没有实施。

  目前园区内仍有大量散居农户居住,约753户,2527人,主要为回隆乡叶坪村、联合村以及竹马村农户,搬迁工作需尽快落实。

  一名村民告诉网易新闻《知道》,目前仅有竹马村部分农户因为建设厂房用地搬迁。大部分村民称,“政府从未主动提出搬迁,我们去县政府反映情况,半路上就被阻截。”

  对此,竹马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书记、常务副主任李晓军回应,正在逐步启动搬迁,下一期要启动三百多户,已和村民代表积极沟通。

  2007年,联合村陡坎子组村民集体拍摄视频,每个村民都指着浓雾弥漫、臭气熏天的山谷,陈述污染给自身与家庭带来的伤害。九年后,村民们写了一封联名信。信上写道:我们一百多户人一直生活在毒烟雾浓罩的环境中。环保局来了,说,排放的气体、污水都是达标的。

  2015年9月,绿蜀清川环保组织的志愿者来到石棉工业园调研。“在远处看,就像发生了爆炸。”志愿者立即举报。石棉县环保局答复称:通过调查发现一些企业存在时段性散排,不正常使用环保设施,无组织排放严重,已立案处罚、限期整改。

  2016年2月,石棉县环保局出具《证明》,四环锌锗公司能够遵守国家关于环境保护方面的规定,在环境保护方面不存在违法违规记录的情形。

  长达十多年的斗争中,多数村民渐渐放弃希望,背井离乡。得到赔偿的村民搬走,留下守着空房子的老人。村民上访的力量渐渐被分化,涌现矛盾、内斗、告密。一名村民联合其余六家带儿女去成都做血铅检测,还未走出乡里,即被拦下。在微博上求助的村民遭到删帖、威胁和恐吓。一些人呼吁要团结一心,继续坚持。更多的人选择逃离。在工厂上班的村民怀着矛盾、复杂的心情,他们有时会想,没有工厂,种药材、庄稼,也能自给自足。“没有人想离开自己的家。”

  (为保护受访者,王鸣、王晓嵘、李磬、李七七、秋琳、王同铃、朱小英均为化名。)

  《知道》是一个长期致力于环保、社会、经济等领域的调查栏目,欢迎提供全国各地的新闻线索。邮箱:bjcaolinhua1@corp.netease.com

  作者:白陵

原标题:儿童长疹血铅超标 雅安毒气沟村民的十年挣扎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