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丹尼尔弗兰泽兹控诉多次遭同组女星骚扰和侮辱

网易娱乐11-14 16:42 跟贴 4 条

  网易娱乐11月14日报道 北京时间11月14日消息,男演员丹尼尔·弗兰泽兹(《贱女孩》《我唾弃你的坟墓》《世界大战》)发长文控诉曾多次遭到女演员碧悠·菲利浦斯骚扰和侮辱,当时他们在拍摄拉里·克拉克执导的新片《半熟少年激杀案》(2001)。弗兰泽兹称,因为艾伦·佩吉的发声给予了他力量,他现在分享关于自己的“恐同”和“侮辱”事件。

  弗兰泽兹表示,在拍摄他的第一部电影《半熟少年激杀案》时,整个拍摄周期中均遭到菲利普斯的骚扰。后者多次对他进行身体攻击、言语侮辱、嘲笑他的性取向。他当时是个深柜,非常害怕,担心丢掉自己的工作。他和女方的一些熟人都劝导过,但菲利普斯仍然坚持自己的行事方式。

  “一开始只是很多的眼神打探,当我们剧组一起拍摄海报时,事情开始升级。在拍摄过程中,她不停地大声问我‘你是不是同性恋?’然后大笑。在场的制片人和摄影师没有阻止她,但迈克尔·皮特、布拉德·兰弗洛等一些卡司不停让她闭嘴,不过她还是继续问我是不是同性恋。大概说了10多次,确保声音够大,所有人都能听见。我不情愿地告诉她我是双性恋。”

  他表示自己很晚熟,不知道还有“Q”(queer/questioning)这个选项,也不知道生活中经历了很多同性恋相关的事,所以选择用“双性恋”定义自己。然后菲利普斯继续大笑,叫到“瞧!他是双性恋!”第二天他到片场后,她又开始吼“看!那个双性恋来了!”

  弗兰泽兹说自己在电影中和生活中都扮演的是直男,因为这是他的第一部电影,所以很害怕丢工作。

  之后有一场戏要求他脱衣服,他表示对他来讲是一个“及其脆弱”的时刻。因为他在当时并不能适应在一群人面前脱衣服,他是一个胖乎乎的孩子,游泳时都穿着上衣。当他脱了衣服之后,菲利普斯开始从角色中跳出来,指着他的身体大笑、怒斥。导演喊停后,他走出片场收拾心情。同组男演员布拉德·兰弗洛(已逝)开始哭,然后跟着他走了出去,抓住他的脸亲吻他,告诉他不要听那个女人说的,他很好看,也是一个很棒的演员。“那个瞬间我非常热爱并尊敬他”。

  回到片场继续拍戏,菲利普斯依旧摆出一副嘲讽的面孔,布拉德不得不喊“能不能拿出一个女演员的样子来!”

  弗兰泽兹认为“当你害怕展示自己的身体、被指指点点、被嘲笑,这可能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他经历了羞辱,从中成长,再也不害怕当众脱衣了。

  当时菲利普斯在和同剧组男星尼克·斯塔尔约会,事发第二天后,斯塔尔告诉弗兰泽兹,他和菲利普斯昨晚谈了很久,她会道歉。弗兰泽兹则告诉斯塔尔“她保持这样就行了”。“我并不感兴趣,但他说服我去找她谈一谈”。

  “她让另一个人传话,说碧悠正在化妆的拖车里,想和我谈谈。当我过去打开门后,发现她坐在尼克上方,似乎在做爱。我砰地一声关上门,而她在大笑,她脸上的表情显示出她是知情的,而尼克则并不知情。”之后菲利普斯把他拉到一边,说“很抱歉我冒犯了你,你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人”。那个人是Carnie Wilson,女子歌唱组合威尔逊-菲利浦斯中成员之一,因体型原因而出名。

  “这个举动的目的就是侮辱我。她穿过衣服抓住我的乳头,用最大力扭动,然后大笑着走开了。”

  弗兰泽兹在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中没有再同她讲话。当他们在法庭拍摄最后一场对手戏时,她光着脚四处走动,脚底沾满尘土。她坐在他后面,然后持续用脏脚摩擦他的脖子。弗兰泽兹说自己不停地转动椅子离她远一点,然后她用尽最大力对着他的后脑勺踢了一脚。“至今我也不能确定她到底有没有给我造成脑震荡,因为我当时头很轻,眩晕了一会儿。”

  最后一天拍摄时,服装设计师说碧悠用一支烟烧掉了她的衣服。弗兰泽兹看见她用一盒鸡蛋砸服装间拖车,“在这部片的片尾名单里,你会看见碧悠署名用的是自己的服装。”

  “恶习在好莱坞持续得到回报,但好莱坞也很快了解了她的名声,所以她提前10周就从下一部片《几近成名》杀青了。她结婚了,是位母亲、教徒,现在可能是另外一个人了。我曾经遇见过她几次,接受了强制性的打招呼流程,但无法想象一个在工作环境做出那种举动的人,在意外界会流传关于他们的故事。踏进好莱坞的大门多么幸运,但在门口招呼我的是恐同、身体攻击和辱骂。在那种有敌意的工作环境下生活后,我遭受了PTSD,且一直保持深柜多年。我曾将这个故事告诉过杂志、电视节目、问答活动,但我感觉总是被切掉了,从未听说过。我热爱这部电影,也热爱我的同事们,但拍摄《半熟少年激杀案》是我生命中压力最大的经历之一,无论是在片场内还是片场外。那是我第一部电影。”

  碧悠·菲利普斯通过TMZ发表了正式道歉声明:我想针对丹尼尔所说的话进行强调。我不记得那段时期发生的事,印象很模糊。我当时是为青少女,行为举止比较鲁莽轻率。我知道丹尼尔是个值得信赖、诚实的人,通过社交媒体发现我对于他来说并不是我所想的朋友身份,我感到很遗憾、悲伤。这种行为让我感到窘迫,我已经联系了丹尼尔,并私下向他道歉。我不是,也从来不是一个恐同者。除了爱,我对于LGBTQ团体和丹尼尔没有别的情感。

  丹尼尔·弗兰泽兹也发推表示原谅菲利普斯,因为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私人故事。他说菲利普斯18年前向他道了歉,他也接受了,他分享自己的经历是为了给黑暗的记忆带去光明。同时他也提到,他在这个行业中还遇到过其他类似糟糕的人、糟糕的事。“无论如何,我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我总是尝试尊敬待人,尤其是作为一个成年人。18年很长,我希望她已经找到安宁,因为我是。这些经历练了我们。”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