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飞行员报告,F-4“鬼怪”大战F-15“鹰”

subtitle 空军之翼11-14 15:32 跟贴 7 条

  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皇家空军的“鬼怪”中队一直是意大利撒丁岛上德奇莫曼努空军基地的常客。

  位于撒丁岛南部卡利亚里镇以北的“德奇”也许是北约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超级基地”。

  2007年“春季旗”演习中聚集在德奇莫曼努空军基地上的庞大北约战斗机群

  意大利空军在1940年始建了该机场,进驻了许多意大利空军中队。德奇莫曼努机场在1943年被盟军占领,成为美国陆航寇蒂斯P-40“战鹰”战斗机的基地。稍后又进驻了美国陆航第12航空队第319轰炸大队的马丁B-26“劫掠者”轰炸机。1957年,北约开始发掘德奇莫曼努机场的训练价值。

  当年4月,加拿大皇家空军在德奇莫曼努建设了空中武器训练设施(AWTI)。两年后,加拿大、意大利和西德签署了一项协议,该设施对北约其他国家开放。

  空中俯瞰德奇莫曼努机场

  最繁忙的机场

  这座机场对于“战争游戏”来说是一个理想地点,海拔仅30米,并拥有2990米长的跑道。

  德奇莫曼努在二战中以能同时起飞6架B-26而闻名,美国人进驻后修建了6条平行跑道,大大缩短了大编队起飞时的盘旋等待时间

  多年后,德奇莫曼努基地的训练架次越来越多,各国空军都喜欢AWTI的靶场和训练空域,使德奇莫曼努从1970年到2000年间一直都是欧洲最繁忙的机场之一。

  冷战时期在德奇莫曼努进行训练的西德F-104G战斗机

  所以,这座机场也成为各式各样冷战战机最大的聚集地。

  “德奇”简直就是皇家空军的第二故乡,从“鹞”、美洲虎、“海盗”到后来的“狂风”GR.1,这些中队会轮流到这里进行长达四周的训练,使用基地附近的卡帕弗拉斯卡轰炸靶场。同时,皇家空军防空中队的“鬼怪”和后来的“狂风”F.3(偶尔也会出现“闪电”和“鹰”式教练机)也定期到这里展开空战和空空机炮射击训练。

  英国空军的“鬼怪”FGR2

  皇家海军也不甘人后,频繁把“海鹞”中队部署到“德奇”。至于其他北约空军,美国驻欧空军、加拿大皇家空军和西德空军几乎成了这里的永久居民。

  数量最多的大概是德国人,他们迅速适应了意大利的气候和生活方式,每天都能看到德国空军的F-4F“鬼怪”F-104G“星战士”升空。

  实时“战争”

  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一家名叫立方体的公司发明了一项能跟踪战斗机运动的技术,实现了实时再现空战训练场景。

  当时几乎所有北约战斗机都装备了AIM-9“响尾蛇”导弹,于是立方体公司巧妙地利用这种导弹的外壳研制出一种吊舱,用一根皮托管取代了导弹头部的引导头,并塞满了测量和传输仪器。这种吊舱名为空战机动仪器(ACMI),能测量包括导弹发射包线在内的载机的各项飞行参数,并把所有数据实时发送给ACMI地面站,在显示器上实时再现正在发生空战训练三维画面。

  立方体公司的ACMI吊舱

  如果一架飞机的攻击被判为成功击落目标,那么ACMI地面站显示器上的目标图标就会出现击坠标记,然后地面控制拦截器(GCI)管制员就会宣布这架飞机被击落。

  ACMI系统能在地面站的显示器上实时再现整个空战场景

  “德奇”西海岸旁设置了一个ACMI训练场,允许战斗机在开阔空域里自由机动(超音速飞行对于逼真的空战训练来说至关重要)。训练场离基地也足够近,能在结束训练后立即进行总结。

  在我看来,ACMI系统是天才发明,把空战训练的真实程度提升到了全新境界,而战斗机机组需要做的只是在“响尾蛇”导弹滑轨上安装一个ACMI吊舱(通常是蓝色的)。

  也许ACMI系统对空战训练最大的帮助是让机组获得了模拟导弹射击的机会,然后在飞行结束后还能通过数据对每次击坠进行分析评估。

  “侵略者”

  我第一次访问ACMI训练场是在1981年11月,当时该系统还处于起步阶段。我们驾驶“鬼怪”从德国起飞,1小时50分钟后抵达“德奇”。机械师们迅速拆除了我们的机翼副油箱(我们把机腹中线机炮吊舱留在了维尔登拉特),并安装了ACMI吊舱。

  每个吊舱都有自己的编号,能够在显示器上区分每架飞机。由于这是一套美国研制的系统,所以美国人在基地无处不在,他们提供的训练是无价的。

  除了美国驻欧空军战斗机外,剑桥郡阿尔康伯里基地第527“侵略者”中队的诺斯罗普F-5“虎II”战斗机也会来“德奇”。

  “德奇”的F-5E假想敌战斗机

  F-5的尺寸与米格-21“鱼窝”接近,第527中队的飞行员是模拟苏联空军战术的专家。他们的使命不是赢得战斗,而是训练其他北约飞行员学会如何对抗威胁。

  当时米格-21仍在华约集团服役,此外还出现了可变翼米格-23“鞭笞者B”战斗机。全新的米格-29“支点”已经开始服役,该机成为苏联空军的游戏规则颠覆者。

  米格-29首飞于1977年,证明苏联人在战斗机研制方面已经赶上了西方。该机在许多方面就像是小一号的F-15“鹰”,但飞起来就像一架双发F-16,是真正的空中杀手。

  利用ACMI,皇家空军防空中队的机组就能够展开搭积木式训练计划,在“德奇”花上两个星期,让菜鸟机组从“鬼怪”的基础一对一空战升级到有多架飞机参加的异机型空战训练。

  利用ACMI,皇家空军防空中队的机组就能够展开搭积木式训练计划

  第527“侵略者”中队的飞行员是扮演苏联空军的专家,我们当时还不知道他们中大多数人曾在内华达州托诺帕训练场内飞过或对抗过真正的米格战斗机,所以他们熟知苏联战斗机的转弯表现和过载极限,以及苏联飞行员可能采用的战术。

  美国空军假想敌中队的米格-23

  ACMI系统的另一个优点是能让“侵略者”模拟最新型苏制导弹的特点,真是一种终极训练工具。

  以前,“鬼怪”机组依赖黑板+讲解的方式进行简报和总结,这成为每个人的必备技能。每次任务前,指挥官都会进行一次精心准备的简报,提出他们认为最适合目标的战术,对付F-15的战术显然不会与对付F-104的一样。

  每次任务大概持续30至45分钟(包括往返飞行时间),也就是说实际交战时间最多只有15-20分钟。

  在ACMI出现之前,机组需要在飞行中带上记事板,在每次攻击后疯狂记录大概发生了什么,其中包括谁进行了射击,交汇时的空中态势,以及是否认为自己成功击坠目标。有些机组干脆用20世纪80年代的大型录音机来帮助总结,而ACMI改变了这一切。

  通过ACMI,机组在任务后的总结中可以精确再现空战的每一时刻

  现在的总结不会发生任何争论,每次攻击都能被快进、暂停或后退。

  之前的总结能30分钟到1小时之间结束,而ACMI出现后总结时间可能需要半天时间,因为需要交叉核对并分析每次攻击。

  机组们现在可以模拟导弹射击,并实时了解导弹到达目标需要多长时间,以及目标是否位于武器发射包线内。ACMI简直就是防空战斗机飞行员的训练梦想。

  完善战术

  利用所有新知识,我们根据面临的威胁制定并完善了自己的战术。凭借从F-5“入侵者”飞行员那里获得的知识,我们中许多人觉得该为最坏的事情做好准备了!

  我第一次访问“德奇”时进行了10架次模拟空战,第一次是一对一对抗另一架“鬼怪”,第二次是二对一打“鬼怪”,然后开始对抗F-5。

  之后训练升级到同时对抗F-5和F-15“鹰”,最终是四架“鬼怪”和四架“鹰”之间展开规模宏大的四对四战斗。

  “德奇”训练场上的F-15C

  我在这次访问中还与加拿大F-104双机进行了一次对抗,在与“星战士”的对决中,没有机翼前缘缝翼的英国“鬼怪”也非常敏捷!加拿大人在交汇时尝试快速射击的战术被证明是徒劳的,因为他们的转弯半径如此巨大,重新开始攻击时就已经耗尽燃油,我们在他们返回基地前轻松击落了F-104。

  虽然英国“鬼怪”是没有任何前缘增升装置的型号,但并不妨碍它击败F-104

  作为英国人,我们被分配了“宾利编队”和“罗尔斯编队”等以英国汽车命名的“德奇”呼号,而美国人则是“别克编队”和“雪佛兰编队”,都是美国汽车品牌。

  空战指挥官

  我在1983年7月第二次访问“德奇”时,已经在“鬼怪”上积累了近600个小时,因此被认为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操作员和空战指挥官。我们来到这里进行空战训练时,驻西德居特斯洛空军基地的“鹞”式中队也在这里展开年度实弹射击训练,所以我们之间进行了广泛的合作,成为一个意外惊喜。随着装备的不断发展,驻西德“鬼怪”中队正在考虑换装“狂风”ADV后的主要任务。防空战斗机如何与“泥巴搬运者”攻击机协作也处于研究起步阶段,这种战法都提升一线中队的作战能力。

  本文作者伊恩·布莱克,后来转飞“狂风”F3

  但明确F-4与“鹞”协作的优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们最好的装备是最近才列装的“天空闪光”导弹和优秀的AWG11/12威斯汀豪斯雷达。

  “天空闪光”导弹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发展自AIM-7“麻雀”

  在“德奇”,我们与来自比特堡的第525战斗机(“牛头犬”)大队的F-15合作发展战术,F-15扮演“红军”。在海上大型ACMI训练场上空,我们抓住这个宝贵机会发展战术,F-15负责扮演米格-29。

  我们的目标是保护“鹞”式,让他们能成功找到模拟目标并实施攻击。通过F-4的雷达,我们还能提供为“鹞”式提供“空中图像”,帮助他们定位红军战斗机,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奢侈条件。

  “鬼怪”长机的导航员或者编队中能提供最佳空中图像的人需要把座机变成一架迷你预警机,持续向“鹞”式报告对手的动向。典型的通话一般是:“两组,距离45公里,高度FL300,航向向南”,这能让“鹞”式长机了解威胁位置,建立态势感知。现在F-4的任务是从雷达图像中混做一团的目标中区分出敌我,如果红空战斗机瞄准攻击机,那么护航F-4就需要调整战术,保护攻击机编队。

  与英国“鹰”式教练机编队的F-15D

  虽然在起步阶段,但这种协作为后续机型建立起极好的训练模式。但“鬼怪”机组限于装备,无法获得模拟现代空战场景所需的全部战术信息。

  虽然飞机的雷达堪称强大,能够探测到80公里开外的F-15,但仍属于越战时期的老古董。想要迎头发射导弹就需要后座锁定单个目标,由于没有边跟踪边扫描能力,这意味着失去对其他所有敌机的跟踪。一旦锁定目标,敌机的雷达告警接收机就会发出警报,这通常意味着两件事情:敌机开始发射箔条弹或开启机载干扰机来欺骗你的雷达,然后同时90度转弯做积极防御机动,这一切都使F-4机组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鬼怪”后座是人体工学噩梦,视野很差,雷达显示器埋在导航员双腿之间,让你在7g机动中对雷达显示器保持观察变得非常痛苦。

  FGR2的后座,两腿之间的就是圆形雷达显示器

  我们在与F-15之间进行的“纯粹战斗机的对决”再次凸显老化的“鬼怪”与新一代空战之王之间的性能和技术差距,“鬼怪”机组只能凭借自己的狡猾和双座优势来迷惑单座的“鹰”,并屡次获得成功。

  无论是前座还是后座,驾驶“鬼怪”与F-15战斗都很困难,但是尝试在这种近25岁的飞机上榨取每一分性能都非常有意义。

  尝试在这种近25岁的飞机上榨取每一分性能都非常有意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