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辞职做“吃鸡”主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subtitle 触乐网11-14 13:37 跟贴 818 条

  Jake "ChocoTaco" Throop是芝加哥的一名教育工作者,收入不错,但他决定换一份工作,通过在Twitch直播《绝地求生:大逃杀》来谋生。

  29岁的Throop几周前提交了辞职信。几个月前他的直播观众最多只有5人,不过后来《绝地求生》频道突然人气大增,吸引了相当数量的粉丝关注。Troop不久前曾在《绝地求生》北美击杀榜排名第一,而昨晚他告诉数百名观众:“都是因为你们,我才能梦想成真。”

  许多人质疑直播是否算得上一份正经职业,在他们看来,如果有人玩游戏赚钱,是对传统职业的一种侮辱。但直播并不容易:主播需要花大量时间提高自己的游戏水平,同时确保让数百名观众在观看时乐在其中,才有可能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很多人不得不承受巨大压力,甚至透支身体。

  然而Throop为何放弃一份稳定的高薪工作,转而成为一名全职主播?Kotaku近日对他进行了一次采访。

  Throop

  Kotaku:辞职做全职主播是个大胆的举动,你已经提交辞职信了吗?

  ChocoTaco:是的,不过我直到昨天才公布这个消息。在我的公司,同事们都是电脑高手,大家都支持我,甚至有人在内部通讯里介绍了我的新工作。

  Kotaku:有人对你全职做主播提出过疑问吗?比如父母。

  ChocoTaco:人们对我的质疑并不多。我原以为有人会问‘会赚多少钱?’但没人这么问我。很难向其他人描述这份工作,他们知道YouTube是什么,所以我说“它就像YouTube,只不过是直播。”

  我的父母对此感到兴奋。他们会观看我的直播,母亲非常喜欢,她每天都看,父亲还会参与聊天。但老实说,我很紧张——当我告诉父母辞职去做游戏主播的决定时,是有点担心,我不希望他们对我的生活感到担忧。

  不过当来自直播的收入超过那份工作收入时,我告诉了父母这个决定,他们真的非常支持我。

  Kotaku:为什么决定这样做?

  ChocoTaco:我的想法是“为什么不这样做”。到明年年初,也就是2018年1月份,我会依靠玩游戏谋生,我感觉这是每个孩子的梦想。在小时候,当我通关一款世嘉Genesis或N64游戏时,会在制作人员名单里看到游戏测试员的名字。我希望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虽然我知道那些人工资不会太高。

  Kotaku:在开始直播游戏前,你每天有哪些工作要做?

  ChocoTaco:目前我是区域经理,这是一家使用乐高积木教小孩子学习工程的公司,这份工作很有挑战性。我既负责招聘、市场营销和安排课程,还会参与教学。每天工作8小时,但大多数时候,我的实际工作量远远不是8小时就能完成的。

  Kotaku:既然工作节奏如此紧张,那又是怎样抽出时间来做直播的呢?

  ChocoTaco:我的时间表确实被排得满满的。过去4个月我一直做直播,没有太多空闲时间。每天工作8小时,吃饭,直播六七小时,然后睡觉。与此同时,我还为一个叫LevelCapGaming的著名YouTube频道制作视频。

  真的很辛苦,不过我的女友一直支持我,她在法学院念书。我对于今后能够专心做直播和创作内容感到非常兴奋。

  Kotaku:听上去做直播已经为你带来了收入。

  ChocoTaco:确实如此,收入还不错。我对我的“真正”工作感到满意,但就算收入减少,我也更愿意做直播——就现在来看,我觉得做直播和创作内容为我带来的收入更高。

  Kotaku: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你究竟赚了多少钱……

  ChocoTaco:这是违反规定的。但我是Twitch的一名合作伙伴主播,在默认情况下能够拿到订阅收入的50%,所以如果有人每月花5美元订阅你的频道,那么你就能分得2.5美元。我现在有接近800名订阅用户,并且这个数字增涨非常快。一旦我开始全职做直播,那么每天会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播出内容,吸引另一批观众,包括正在上班的人群以及欧洲用户——《绝地求生》在欧洲也很火。

  Kotaku:你最初接触和开始做直播的动机是什么?

  ChocoTaco:我始终觉得,将玩游戏作为职业就像一个梦想。我从未真正尝试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但一旦我开始玩某款游戏,总是非常投入。我玩《反恐精英1.6》《反恐精英:起源》,玩《DOTA》的总时长超过7000个小时,曾经进入北美排行榜前50名。

  Kotaku:我发现主播们通常认为自己属于两种类型中的一种:游戏水平很高的,或者艺人型的主播。你属于哪一类?

  ChocoTaco:我觉得我属于你没有提到的另一个类型。我总是边玩游戏边解说,谈论我在游戏里的决策。很多人告诉我,通过观看我的直播,他们提高了游戏水平。这对很多人来说富有价值,但这么做的主播却不多。无论游戏里的战况多么紧张,我都会解说。

  过去3个赛季,我曾达到《绝地求生》北美击杀榜第一,所以人们既能看到我展示高技巧,也能从中学习。我玩过许多竞技型游戏,但在电竞圈,只有极少数人能依靠打比赛谋生——他们占玩家总人数的比例也许还不到0.0001%。

  Kotaku:你关注的第一个Twitch主播是谁?

  ChocoTaco:Dr Disrespect,因为那家伙超逗。相比观看Twitch直播,我总是更愿意花时间玩游戏,不过自从决定成为一名全职主播后,我观看的直播视频比过去更多了。

  Kotaku:你知道全职主播的工作很辛苦吗?又或者,你曾经只是觉得这很有趣?

  ChocoTaco:我知道做直播非常苦。对很多人来说,直播只是爱好,但我将它视为一份职业。确实,直播游戏视频很有趣,不过我认为它还带来了机会。我很幸运,在游戏里的排名比较高,所以能快速吸引很多观众……我曾经在玩《Dota》进入排行榜前50名时这样尝试过,但当时观众人数增长缓慢。

  Twitch上的著名主播Dr Disrespect和Summit1g

  Kotaku:人人都玩《绝地求生》。如果一名新主播希望积累名气,逐渐吸引更多观众,通常会玩相对小众的游戏,因为在直播平台上,《绝地求生》的主播已经太多了,你是怎样在短时间内吸引观众的?

  ChocoTaco:当我的直播标题里出现“北美击杀榜第一”几个字,很多人都会点击。我现在仍然会将那几个字用在标题里,只不过“第一”变成了“前十”。

  Kotaku:很多人认为,成年人就该做成年人该做的事情。你有一份稳定的办公室工作,正在为孩子上大学存钱,很难想象你会放弃工作做直播。

  ChocoTaco:五年后我是否还会直播游戏?我不知道。不过这没问题,游戏行业持续增长,未来也许会带来其他机会。

  与此同时,我是一个相当随性的人,不会为了未来感到担心。我宁愿花时间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而不是担忧二三十年后自己会怎样。30年后我会退休吗?谁知道,也许到那时候我都已经死了。

  Kotaku:假设现在是上个世纪80年代,你认为如何用那个年代的术语来形容你辞职做直播的职业选择?更像是“辞职成为一名艺术家”,还是“辞职创业”?

  ChocoTaco:我认为这更像创业。尽管生活无忧无虑,但这件事确实风险很大——我刚刚放弃了一份能够终生从事的工作。

  Kotaku:你有哪些忧虑?

  ChocoTaco:也许不算忧虑,但我认为绝大多数主播都是在玩某款游戏时吸引了许多观众。也许一年后,《绝地求生》不再流行,谁都不愿意看我玩其他游戏。也许我的水平突然变得很糟,大家也不愿意再看我玩了。

  《绝地求生》至少还能流行一年,它将会成为最火的游戏。虽然还存在不少Bug,但玩法太棒太有新鲜感了,是目前Twitch观众人数最多的游戏作品。我不担心《绝地求生》的热度快速消失,因为我认为市面上还会出现更多大逃杀玩法的游戏。

  Kotaku:你担心自己可能会厌倦这款游戏吗?

  ChocoTaco:不会,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竞争的人。如果我在未来的某一天对《绝地求生》失去兴趣,唯一的原因是这款游戏不火了。虽然游戏里有很多问题,但我真的喜欢它,每天在玩的时候都会感到兴奋。

  Kotaku:当你成为一名全职主播后,你的作息时间会怎样?

  ChocoTaco:上午10点钟起床,不吃早饭,淋浴,然后准备玩游戏。我会从上午11点(美国中部时间)开始直播,一直打到下午3点左右。在那之后,我会休息几个小时,然后从晚上7点开始直到半夜。可能会利用休息时间锻炼身体,或者做一些有成效的事情。

  Kotaku:在结束直播后,你还会花时间玩游戏吗?

  ChocoTaco:我和女友这段时间在玩《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只要我们有1-2个小时的空闲,就会坐下来一起玩。

  本文编译自:kotaku.co.uk

  原文标题:《Guy Who Just Quit His Job to Stream Battlegrounds Explains Why》

  原作者:Cecilia D'Anastasio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