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一批购彩的00后:家长一心当猪 却要望子成龙

subtitle 网易彩票11-14 10:54 跟贴 3 条

  丝毫不敢懈怠,就怕孩子输在了起跑线上。”

  2岁半的孩子成片掉头发,带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斑秃。

  “孩子近段时间有没有出现身体或是情绪上的重大变化?”在医生的追问下,妈妈说,现在上海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都需要参加考试入园,竞争非常激烈。

  为了孩子明年能顺利上一家知名幼儿园,今年暑假也“顺应大势”给他报了英语、数学、钢琴、画画、小主持人5个培优班。

  当你还在感叹的“00后在相亲了,90后在离婚,80后却连女朋友都没有”的时候,00后开始在步入社会,撑起社会的一片天。

  00后已经成年了,90后已然而立。现在居然有很多人认为90后是学校里的青葱少年,00后是幼儿园的熊孩子,第一批00后再过几个月就可以买彩票了。

  未成年人购彩很难完全杜绝

  第一批00后再过几个月就可以购彩了,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景,事实上未成年购彩从来也不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

  2015年,山东14岁男孩痴迷彩票,拿光家中1万多积蓄来购彩;

  2016年,浙江宁波记者蹲点调查未成年购彩情况,经常能看见家长带孩子来自动贩卖机前后购彩,虽然自动贩卖机前有“禁止未成年人购买彩票”字样;

  2017年,笔者随机走动几个彩票站,仅仅只有一家粘贴着“未成年不能购彩”的字样;

  当然这种情况也不是我们国家特有的现象,2006年英国调查发现,有7%的未成年人曾买彩票或者玩彩票游戏。

  面对这样一种情况,2012年3月份,《彩票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实施,第三十一条规定,彩票发行机构、彩票销售机构、彩票代销者在难以判断彩票购买者或者兑奖者是否为未成年人的情况下,可以要求彩票购买者或者兑奖者出示能够证明其年龄的有效身份证件。

  四川和重庆更是走在全国前列,《重庆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明令要求彩票销售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彩票和兑付奖金,违者最高可罚一万元。

  《四川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规定,烟酒、彩票等销售场所,未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彩票标志的,除被责令改正外,将被并处以1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将被处以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彩票代销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彩票的,除责令改正外,将被处以2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将被没收。

  “禁果”总是诱人的,不然亚当和夏娃也不会偷尝禁果。

  禁果不是最可怕的,当你觉得第一批00后开始购彩的时候,事实上这才是可悲的开始。

  子不教,你之过

  春节回家,五岁的小侄子在家长们的逗乐之下吸下了人生的第一口烟;14岁的表弟先是和我在酒桌上谈论国家大事,后又在麻将桌上奋斗了一个通宵。小侄子和表弟的家长还以此为荣。

  第一批即将可以购彩的00后是将上辈子人的悲哀在自己身上,即将重新即将演绎一遍。他们不是现在就开始买,而是全社会对彩票“病态”的追求已经映入他们记忆中,医学上管这个叫“映射”,给一个好理解的名词“模仿”。

  不是水龙头打开就会有水,不是出门就会有公交车,00后的早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00后,现在的生活状态和80后、90后小时候一样,喜欢模仿大人的着装,向往使用成人的物品,学习成人的生活方式。

  那大人们是如何对待彩票的呢?

  2012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彩票研究中心,在他们发布“中国彩民行为网络调查”中指出中国问题彩民约700万人,43万人重度购彩成瘾,被专家称为“严重问题彩民”。80%的被调查彩民认为自己没有社会地位,处于社会底层,梦想通过中彩票一夜暴富。

  何以暴富,唯有彩票,彩票成了他们实现财务自由的保障!即使彩票是飘在水面上的“稻草”,溺水的人还是视它为临死之前能救命的东西。

  为何希望渺茫的彩票成为了他们实现财务自由手段?因为靠工资想要实现财务自由那根本就不可能。

  人到中年,职场半坡。卖牛楠的雕爷想要实现财务自由,张口一吐就是半个千万。胡润直接告诉你,一线城市要达到2.9亿,二线城市要达到1.7亿才能算是财务自由。

  曾有专家测算,在我国要想达到财务自由的标准:一线城市446万元,二三线城市297万元,小城镇的则是149万元。

  2016年一线城市平均薪资最高的是北京,人均9240元/月,要想财富自由需要40年左右;二线城市如太原人均工资是4620元/月,需要53年;小城镇如景德镇人均收入是3346元/月,需要35年左右;

  曾经定下40岁的时候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到头来你自己给自己一个评语:挺能独善其身的。

  但是财务自由真的不是这样的。

  财务自由中的自由是心灵上的自由和富足

  《富爸爸穷爸爸》里对财富自由重新进行了定义,生活标准和时间才是衡量财富自由的标尺。不是的财富有多少,而是够维持你所需要的生活标准多长时间;每个人标准不一样,因此财富自由的标准也不一样。

  好多人在理解财富自由的时候,多半理解前半段,并未理解“自由”的含义。

  《我们一起通过窗》里面“渣男”任逸凡曾对路桥川和钟白说过:“我七岁之前,可乖了。”

  可是七岁那年父母离异了,双方重组家庭,任逸凡也被判给了父亲,可是父亲又因为工作忙基本上和他是零交流,只是要钱就给钱。

  没人关心他,在意他,更不会有人来疼,任逸凡也就“不乖”,被标签未渣男,花心太少。

  在爸爸家多年的团圆宴上,任性的弟弟吵闹着要吃扇贝,全家人都说着软话安抚他,甚至一个亲戚打算要在深夜里开车去取扇贝,当任逸凡板着脸教训了弟弟,结果却被爸爸教训一顿。

  可能那一刻,他终于清楚知道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得到过的宠爱究竟是什么模样,他一字一顿的对爸爸说:“我七岁的时候,就什么都懂了。”

  但是就因为如此,他心思很细腻,对友情看的很重,更是对家庭看得很重,面对朋友肖海洋的离家出走,他会劝他给焦急的肖爸爸回一个电话。大年三十晚上,无家可回的晚上看着朋友放着的眼花,他哭了,他想要的家庭父母给不来的,朋友却给了。

  任父一直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赚钱上,那一定会错失很多美好的东西,错了和孩子进一步沟通反而任逸凡却看淡了金钱的重要性,却收获了友情,树立一个好哥哥的榜样。

  赚钱多少不是目的,而是把更多的时间给我们心中最重要的人,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即使你想追求财富,可是你却忘了如何追求财富。

  不是看你现在赚多少钱,而是看未来

  实现财富自由,最容易的方法就是接受更高等的教育。

  他24岁成为话剧演员,44岁开始学习英语,49岁开创创造型哑剧,57岁创造了全新的艺术形式“活雕塑”,70岁开始有意思地锻炼腹肌,最终在79岁走上T台,被人称为最酷来老大爷。

  1936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81岁,如今还有追求,开始玩起了音乐,他叫王德顺。这个打出生就没有“艺术细菌”的人,如今变成了有名的而艺术家。

  他是地地道道的沈阳人,父亲是一个厨子,案板上切肉,灶台上颠勺,王德顺的艺术细胞全靠自己。为了登台表演,别人需要被十遍的剧本,他需要背上上百遍,由于入学已非少年,死磕形体三年,忍者疼生把腿亚开,至今还保持着每天2小时锻炼的习惯。

  他为了成为“活雕塑”,花了足足三年的时间减掉肥肉增加肌肉,只想在舞台上展现完美的雕塑状态;

  2017米兰秋冬时装秀,作为大中华区明星为Ermenegildo Zegna做形象宣传。举手投足间,一点都不输给身边身高188“台湾第一帅”的王阳明。

  财富自由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你想要的并不仅仅只是这一个阶段,而是更多成长的机会。

  对于即将第一批购彩的00后,切勿成迷,好自珍惜。(网易彩票 阿龙)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