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建设社会主义可以,但你得先把咖啡钱结了

网易历史11-14 10:01 跟贴 386 条

  前情回顾

  

  

  

  

  

  922日,星期六,晴。

  昨天接到了最新消息——我真应该把它投给新自由报,但这个消息目前是保密的——科尔尼洛夫将军已经被捕了,要被送上军事法庭。这个人是俄国临时政府上个月刚刚任命的总司令。俄罗斯帝国的沙皇尼古拉已经搬去了西伯利亚,但杜马和他们的临时政府却并不打算退出战争。恰恰相反,俄罗斯人整个夏天都在前总司令布鲁希洛夫将军的领导下努力维持阵线,甚至试图组织反击。

  布鲁希洛夫这个名字令人不寒而栗。去年就是他发动了一场奇迹般的攻势,从波兰东部的沼泽森林一直推进到加利西亚南面的喀尔巴阡山下,让我们损失了一百万人,一度把罗马尼亚从中欧同盟的阵营中挖走,当时我们已经被推到了悬崖边如果他们越过喀尔巴阡山进入匈牙利平原,我们的失败就注定了。但在今年,俄国人的血也已经流干他们的攻势失败了。俄国军队在精神上已经垮了,士兵只想回家,为了回家他们什么都愿意干,革命则让他们从什么都愿意干变成了什么都敢干,包括枪毙军官。

  俄国人在1916年发动的可怕攻势(从黑线到绿线)

  可怕的布鲁希洛夫将军

  所以当有一个军人站出来高喊必须恢复军纪和秩序的时候,他们马上成了试图继续战争的杜马和临时政府眼中的英雄。但是当他真的要放开手去整顿军队的时候,他就破坏了俄国的政治平衡。科尔尼洛夫将军就是这样的一个军人。

  接替布鲁希洛夫将军的俄军总司令科尔尼洛夫。他终于成为了彼得堡政治博弈的牺牲品

  彼得堡现在有三股彼此争斗的政治力量,杜马-临时政府、彼得堡苏维埃和布尔什维克。苏维埃就是彼得堡工人与士兵组成的城市议会,总体上跟临时政府对着干,而激进的社民党布尔什维克派在其中的影响力正不断增长。克伦斯基认为科尔尼洛夫将军要求全权是试图建立军政府,因此撤了他的职,但是军队里支持将军的人愤怒了,据说有几个师的兵力正在向彼得堡进军。临时政府正在向彼得堡的工人发枪,指望他们来保卫自己。天知道叛乱平息之后,工人们会用这些枪干些什么。

  是的,临时政府也把希望寄托在布尔什维克身上,对此我们的军官哈哈大笑。他们在环城大道的战争部大楼里一边摆弄自己的弗朗茨-约瑟夫勋章,一边对简报里布尔什维克的成功充满期待。三皇同盟距今不到半个世纪,但如今曾经彼此扶持,并彼此视为盟友和支柱的三个帝国里的一个已经轰然倒塌。而当这个帝国和它的王朝土崩瓦解的时候,另外两个帝国的贵族军人却觉得松了一口气。并把希望寄托在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上,这真是一个历史本身的恶作剧。

  情报部门说,因为科尔尼洛夫派的发难,临时政府甚至把激进的社民党人托洛茨基放出来了,这令彼得堡局势的天平集聚向左倾斜。听说战前他曾在维也纳化名布朗斯坦先生,和我们的社民党待了七年。我倒是突然想起来,战前确实有个叫布朗斯坦的家伙,在中央咖啡馆打翻过我的咖啡

  托洛茨基,或者布朗斯坦先生,曾经在维也纳待过一段时间。他和我一样喜欢去中央咖啡馆,说不定我和他当时住得挺近

  说点让人愉快的。这个月我们终于得到了来自美国的补充兵员,虽然人数非常少。被驱逐出境的驻美大使塔诺夫斯基伯爵带着二百来个大使馆官员和在使馆工作的侨民回到维也纳来了。说到我国侨民,根据美国人的统计从1881年到1914年之间,总共有六百万来自中欧和东欧的斯拉夫人和犹太人移民美国。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俄国和俄属波兰,但最高统帅部有理由相信其中大约有三百万以上的奥匈帝国臣民。当然大部分应该来自莱塔河那一边。

  在我们这个二元君主国里,莱塔河的这一边,也就是内莱塔尼亚,奥地利自由党从1867年就承认了帝国各民族的普遍平等,1907年还承认了普选权,但是在莱塔河的那一边,圣斯蒂芬王冠领土上执政的马扎尔自由党从来都只承认一个民族就是马扎尔民族。他们还首创了公民教育,他们领土上占60%的斯拉夫民族被教育用匈牙利语交谈,而且用匈牙利语反复宣布自己虽然是克罗地亚人或斯洛文尼亚人,但都要成为一个马扎尔人。正是这种强制的马扎尔化政策让他们领土上的人成批的逃亡美国。

  这是我们帝国的民族分布,外莱塔尼亚大体上就是地图上标了HUNGARY的地方。图上的五颜六色代表各种民族……即便看不懂也没有关系!匈牙利官员同样看不懂,反正只要他们都说马扎尔语就好了

  即便如此,我们的战争部还在不厌其烦地给每一个在美国的帝国臣民发去了军事动员令。在1915年,我们的驻美国大使馆还在美国报纸上发表了一个声明,宣布任何在美国的军火工厂工作的奥匈帝国臣民,在战争结束后都将被控以叛国罪,若回到祖国将面临十年以上二十年以下的监禁,最高死刑。这个声明在美国新闻界引起轰动,其结果是我们驻美国的大使杜姆巴被驱逐。但杜姆巴大使显然不适合上战场,而适合上战场的人并没有赶回欧洲向战争部报到。对此军方的解释是美国因为是中立国,所以禁止那些被动员回国参军的奥匈帝国人离境。这个理由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

  当然,那位大财主卡尔·维特根斯坦先生的儿子库尔特向战争部报到了。像他这样身份和地位的人现在都忙着给自己找去瑞士的门路,那里像茨威格说的一样有香蕉和橘子,面包和火腿都不凭票购买。但库尔特在美国度过了战争的大部分时间,他还不清楚欧洲发生了些什么,就要去前线了。这个人在动身以前跟维特根斯坦老夫人弹了四个小时的舒伯特,一个用舒伯特告别的人能活过这场战争么?我不知道!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