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八一飞行表演队亮相2017迪拜航展,以特殊方式纪念战友

subtitle 深度军事11-14 07:48 跟贴 38 条

  深度

  摘要:11月12日,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在2017年迪拜航展上进行了飞行表演,而这次飞行表演和以前不同,所有参演飞机都不拉彩烟而是拉白烟,这是为了纪念一年前在飞行训练中牺牲的女队员余旭。还记得有着“金孔雀”之称的余旭吗?她的牺牲确实令人惋惜,但其中深层次的问题更值得反思。

  图1:八一飞行表演队参加2017年迪拜航展

  11月12日,2017年迪拜航展正式开幕,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在开幕当天进行了飞行表演。

  这是八一飞行表演队1962年成立以来,继2013年莫斯科国际航展、2015年兰卡威国际海空展和中泰空军“鹰击-2015”联合训练闭幕式飞行表演后,第四次在海外进行飞行表演。11月5日,八一飞行表演队7架歼-10表演机、2架运载人员和装备的伊尔-76运输机从华北某机场起飞前往阿联酋,到达迪拜后,八一飞行表演队进行了两次适应性飞行预演。

  在11月12日迪拜航展开幕日的正式表演时,女飞行员陶佳莉也驾机参加了表演。整个飞行表演分为多机编队表演和单机特技表演,全程总共19个配套动作,表演时间总长约22分钟。不过和前两次预演不同,这次参加飞行表演的6架歼-10都不是拉彩烟,而是拉白烟。众所周知,飞行表演都是拉彩烟,以增加视觉上的美观效果,拉白烟则是非常少见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一年前的11月12日,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女飞行员余旭在飞行训练中因事故而牺牲,拉白烟是为了表示对余旭的怀念。

  图2:11月12日正式飞行表演中歼-10拉的是白烟

  余旭1986年出生于四川崇州,2005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大学,成为空军第八批女飞行学员。2009年4月从空军航空大学毕业,成为北京军区空军某部飞行员,而且是空军的第一批歼击机女飞行员。2009年10月1日,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担任教-8梯队三中队右二号僚机,驾机飞越天安门,接受祖国的检阅。2012年7月,首次驾驭歼-10单飞,成为空军第一位驾驶歼-10的女飞行员。2013年入选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成为八一飞行表演队四名女飞行员之一。牺牲前是空军上尉,二级飞行员。

  毫无疑问,余旭是一位出色的女飞行员,但是客观来说,作为飞行表演队的队员,还是有一定距离。

  图3:去年11月12日牺牲的女飞行员余旭

  图4:在歼-10后座中的余旭

  因为飞行表演被誉为“刀尖上的舞蹈”,飞行难度大大超过了普通的飞行,因此要想成为飞行表演队的一员,必须要经过更严酷的选拔和训练。老牌的英国“红箭”飞行表演队就要求必须首先要具有1500飞行小时的基本条件,而且飞行技术要被评定为优等才有资格提出申请,最好还要经过“红箭”的考核后才能加入。八一飞行表演队也要求队员至少有1300小时飞行经验,其中至少300小时歼-10飞行经验,一级飞行员。而余旭在2013年加入八一飞行表演队时总飞行时间不过750小时,在歼-10上的飞行时间更是只有80小时,飞行员等级也只有二级,明显和男飞行员的选拔标准有距离。有资料称余旭在歼-10上的飞行时间已经有500小时,但这是直到余旭牺牲前才累积到的飞行时间,而不是三年前加入八一飞行表演队时的飞行时间。所以余旭进入八一飞行表演队时肯定没有达到正常的入队标准,很明显是出于飞行表演队女队员“作秀”的宣传效果,才放低了招收标准。而这样降低标准特招入队,可以说就已经埋下了余旭牺牲的伏笔。飞行表演队招收女队员无可厚非,但前提是不能降低标准,否则很可能就会拔苗助长。

  图5:飞行表演被誉为“刀尖上的舞蹈”,飞行难度大大超过了普通的飞行

  如今,“金孔雀”已经远去了,但她的牺牲确实令人扼腕痛惜,而对于这场事故的深层次问题应该更值得反思。此次陶佳莉在飞行表演时是四号机的后座飞行员,一般后座飞行员是负责武器控制的,飞行表演通常是不需要进行武器控制的,那么这样的后座女飞行员对于飞行表演到底是否必需?还是仅仅只为了创造女飞行员参与飞行表演的记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