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欧文-佩恩如何用摄影定义优雅

浙江在线-美术报11-13 14:42

  欧文-佩恩(Irving Penn,1917-2009)成名于时尚肖像,最终以静物肖像与人体立足艺术领域,成为第一位将时尚摄影元素融入人像摄影的艺术家。这位商业摄影师是如何逆袭成为一名响当当的艺术家的?本期域外为您介绍欧文?佩恩的摄影艺术生涯。

  商业和艺术

  相结合的典范

  欧文·佩恩,从1934年到1938年在费城艺术博物馆开办的工艺学院(现为美国艺术大学)主修广告设计,同时也学习了绘画、摄影、图形设计和工艺美术。他与时尚、与摄影的结缘则是源于他在这所学院的老师——传奇设计师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Alexey Brodovitch)。

  当时的布鲁多维奇任芭莎杂志的艺术总监,因此佩恩在大学最后的两个暑期都在芭莎实习。毕业后的他,作为自由职业的插画家和设计师继续为芭莎和其他顶级的时尚杂志服务。这段工作经历,让他攒够了一台禄莱相机的钱,他便开始带着这台相机在纽约和宾夕法尼亚的街巷上拍一些工业建筑以及橱窗展示的照片。布鲁多维奇从中选了一些作品发在《时尚芭莎》上,这开启了他一生的摄影探索道路。

  一开始,成为摄影师并非佩恩的理想,绘画艺术家才是他所追求的。1942年,他辞去萨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货店(Saks Fifth Avenue)的设计职位,游遍南美并前往墨西哥进行绘画创作,立志成为一名艺术家。很快,他发现绘画并非他的长项,便毅然放弃绘画,返回纽约。

  在墨西哥的这段时间,佩恩并未放弃拍摄。期间,他拍摄的作品,特别是一位非洲裔男孩站在可口可乐广告前的作品《小男孩》,已经显露出摄影的天赋以及日后对肖像摄影的新理解。

  当他回到纽约后,受到了当时顶级时尚杂志《Vogue》的总监亚历山大-利伯曼(Alexander Liberman)的赏识,利伯曼让佩恩做《Vogue》封面设计的助手。但是,《Vogue》杂志的同事并不喜欢他的封面创意。

  有一次,由于摄影师不能正确完成佩恩的封面创意,他便亲自上阵拍摄,拍摄的是一组代表秋季色调的水果及饰品:一个棕色小牛皮手包、一块砂岩色丝巾和一副手套,柠檬、橘子,还有一大块黄色玉石,并被刊登在1943年10月的《Vogue》杂志上,这是佩恩的第一个封面摄影作品,获得了意外的成功,从此开启了佩恩为《Vogue》拍摄150多张封面摄影的传奇。虽然是第一次的封面作品,风格还未成熟,但足矣展露出他冷静、清晰的美学风格以及对细节的专注。

  佩恩对时尚摄影有着自己的理解,在日后的封面拍摄中,呈现明显的个人风格。因为绘画方面的艺术素养,佩恩将艺术形式带进时尚拍摄。他的作品有意忽视掉叙事,画面简单,以黑白为主,剔除早期重视故事和情节扮演的风格,以光影与结构突出模特的服装和饰物,呈现出简约的现代感。他对时装摄影的“传统人像”模式的改良,使时装摄影得以摆脱早期庸俗的广告角色,进入到美学的范畴之中,一扫当时时装摄影中的陈规俗套,开辟了一片风格清新、个性鲜明的新天地,成就了他时尚摄影先锋的地位。

  在所有封面中,值得一提的是他与他妻子丽莎?芳夏格里芙之间的合作。夫妻俩在封面摄影中互相成就。他的妻子以芭蕾舞者的素养在摄像中呈现出不同女性角色的气质,并以柔美的身段挑战很多不可能的拍摄难题,这些封面的经典作品使他妻子成为20世纪的时尚标志。

  在拍摄的过程中,他有着自己的一套工作方法。他的影棚简洁而又空旷,墙壁、地板、橱柜……全都刷成灰色,为了适应各色人等的影调。在拍摄时,他要求绝对寂静,他喜欢在安详的心态中拍摄安详的神态和动态。除此,电话被切断,在场者被要求尽量少说话少交谈,他给助手的指令用一种几乎是窃窃私语的语调来发布……整个摄影室里弥漫着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气氛,只有一次又一次快门的开启声不断地打破这种近乎神圣的寂静。

  肖像系列

  捕捉个人的特质

  佩恩成名后,并未囿于时尚摄影。1944年,他暂时离开了《Vogue》,在印度战场成为一名战地摄影师,而正是此段经历,引起他对更专业的人像摄影的兴趣。

  他的人像摄影受到美国摄影师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与法国摄影师尤金-阿杰特的作品的影响,并延续时尚摄影方面的用光和视觉风格,呈现强烈的个人特质。

  他的人像作品都在相同的灰色背景里拍摄。他特有的移动的摄影棚(一张灰色的旧油画布),走到哪里都可以快速地为众人拍摄。不同的人在相同的背景中,呈现不同的表情、肢体语言以及心理状态,以光影和细节突出人像本身的特质,单纯的背景更能凸显一种原始、质朴、自然的美感。

  如此的摄影方式,是他对传统摄影的坚持。他曾解释到:“我对相片里的人们所展现出来的状态是感到失望的,但至少我知道如何让结果超越自己能力所能呈现的。我偏好把工作局限在某种范围内,只专注于我所要拍摄的对象,远离他生活中的林林总总,以简单的衣着打扮矗立在我那遗世独立般的工作室里,好让我去芜存菁地撷取所想要表现的影像。”

  欧文?佩恩曾为大量国际文化人物拍过令人印象深刻的肖像,包括毕加索、达利、杜鲁门?卡波特、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妮可?基德曼、哈罗德?品特、斯特拉文斯基、田纳西?威廉斯等。这些名人一样置身于灰色的背景中,在相同的场景下,佩恩极力捕捉每个人的特质。

  另一个名为“角落肖像”的肖像系列更加有趣。佩恩让不同的名人在同一个角落里拍照,有些人在这个角落中感到安全,有些人则感到有被捕获的感觉,而他们进入角落后呈现的反应被佩恩迅速地捕捉下来,呈现给众人一些不为人所熟知的特质。佩恩解释说,“这是一种把人们关闭起来的方式。”

  在他的肖像作品中,佩恩从不避开对象的一些缺陷,反而凸显他们有趣的缺点或者瑕疵,比如皱纹、头发或者灰尘,从而强调生命短暂的本质,凸显生命本身不一样的美感。

  这些人像摄影中表现出的构思,人物的刻画,神态的捕捉,到光影的凝练等拍摄手法已经成为摄影人的教材。佩恩曾说过:“肖像摄影比我们所知更为深刻。我们所用媒介的局限在于,内心仅仅在外表看起来明显时才可被记录。”

  除了商业摄影、名人肖像之外,他从未停止过对不同拍摄对象的尝试。他曾为垃圾工人、窗户清洁工、厨师这些城市最易被忽略的人们拍摄,留下一个对社会底层职业者的完整记录。他曾到过新几内亚的森林部落、秘鲁山区、撒哈拉沙漠、尼泊尔高山、摩洛哥和荒漠等地为当地人拍照。

  和他一贯的风格一样,不同的人被安排在他的极其简单的摄影帐篷内,采光于帐篷上方的一个开口,隔离当地风景,在同一个背景和拍摄设定之下,呈现每个人的自我。

  “将人们从他们的自然环境中抽离,并非单单是将他们孤立出来,而是转变了他们的特质……这种转变超越了影楼的框架,也突破了他们所属部落社群的一些固有习俗,焦点落在了平常人甚少留意、相片中人的自我呈现上。并带给我们观看陌生人时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就是遇上其他文化时,相片中人能被观众以尊严以及用认真的心态去凝视。”佩恩说,“我是刻意带进一些疏离感到他们当中。在这疏离的深渊中,我们彼此之间亦有着某种联系,将活在不同世界中的我们之间的隔膜打破。”

  执迷于对

  静物人体的探索

  时尚摄影、肖像摄影足以显示出佩恩的独特拍摄视角与带有强烈个人特色的审美风格。然而,他更突出的艺术成就当属人体摄影与静物摄影。

  六年多的时尚拍摄,佩恩厌倦了时尚模特节食过度的身体,开始渴望拍摄一些真正的女人体。1949-1950年间,晚上或者周末在他正常拍摄时间之外,他开始了自己私人的拍摄计划,雇了不是时装模特的模特进行裸体创作。

  这些模特个个臃肿肥胖、小腹布满赘肉、乳房下垂变形,与时装模特的身材相差甚远。这系列作品佩恩拍了150张照片,照片只显出四肢和躯干,她们蜷曲侧卧、平躺辗转、延展拉伸,充满着肉感。这些影像使人联想到鲁本斯丰乳肥臀的裸女形象。这些作品有着自己的内在逻辑关系,一幅紧接着一幅逐渐地扭曲和翻转着的身体,类似一道起伏不定的风景,肉体在此变得无比鲜活。雕塑的体积、绘画的色彩和氛围以及肌理,还有图像艺术的线条和影调混杂于影像中,成为独具佩恩个人风格的作品,也成为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媒介都无法比拟的成功范例。

  然而,这组作品在当时却屡遭非议,当时美国时尚摄影界的教父级人物爱德华?斯蒂辰曾对此冷嘲热讽:“别再玩你那些没有现代感的玩意儿了。”无奈,佩恩只能将这些照片束之高阁。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这组被称为“世俗与躯体”(Earthly Bodies) 的照片才公布于世,并被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现代艺术博物馆、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及艾迪逊美国艺术博物馆争相收藏。评论家罗莎琳德?克劳斯(Rosalind Krauss)在点评这组作品时说道:“他‘自杀性’地毁灭了自己作为时尚摄影师的公众身份。”

  20世纪60年代末,佩恩将拍摄的题材扩大到静物。佩恩意识到,静物摄影不能只围绕静物本身的无生命状态单纯地构思,为了让静物摄影焕发生机,他开始了长时间的摸索。

  在技术方面,他也开始尝试铂金印相工艺,为了得到更大的尺寸,他用了过去在《Vogue》杂志所使用的大画幅底片来拍摄。他喜欢这个制作过程,因为影调非常丰富。

  他开始将路人丢弃的烟头、腐烂的水果和蔬菜、破旧的衣物、花卉等带回工作室,并对其拍摄。《烟》和《街上的材质》是探索的结晶。当这些作品被打印出,连佩恩对这些垃圾静物所产生的对立美感也感到惊喜。这些被视为垃圾的无任何美感的东西,在他的镜头里呈现出如欧洲古典静物油画般尊贵的视觉品质。

  20世纪80至90年代,佩恩继续拍摄他的静物场景,他将对象扩充到例如骨头、钢块还有漂白过的头骨等。他的静物拍摄完全脱离了时装摄影的固有的调子,时而微妙细腻、时而鲜艳热烈,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风格。除此之外,他也尝试一些自我变形的自拍,也融合了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

  直至2009年去世,他的一生都在尝试时尚、肖像、人体、静物的各种拍摄的可能。如果说,商业摄影初步显示出佩恩的美术素养,肖像摄影是他审美风格的成熟,静物与人体摄影则显示出佩恩的美学造诣。史密斯森美国艺术博物馆的摄影策展人丽莎-霍斯泰特勒(Lisa Hostetler)曾评价佩恩“他的肖像与时尚摄影定义了20世纪50年代的优雅,而且,在其整个艺术生涯当中,他还将店面招牌、食物、烟头、街道杂物等平凡的对象改造成了令人出乎意料的、常常是超现实的、具有美感的、让人记忆深刻的图像。这些图像对一代代摄影师有着深远的影响,而且,它们还在影响着现在的艺术家。”理查德-艾维顿(Richard Avedon),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等著名的摄影师都追随着佩恩的步伐,联合时尚设计师的大胆设计,开创了时尚的黄金时代。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