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世界杯神秘大陆"最白"军团!壮大穆斯林风味,7国家覆盖3.4亿人

网易体育11-13 07:04 跟贴 6715 条

  网易体育11月13日报道: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预选赛有点冷!荷兰未能从欧洲区预选赛中出线;南美区的智利“突然死亡”;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的美国,在“淘汰比晋级还难”的大好局势下意外翻船;科特迪瓦在生死大战中负于摩洛哥,无缘连续4届征战世界杯。

  并不引人关注的非洲足球,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中缔造新格局:3支来自这片神秘大陆北部的国家队杀入世界杯,数量上压倒传统霸主西非军团!

  我们对非洲的5个区域进行简单介绍:北非,是撒哈拉沙漠以北、沿地中海海岸线的一片区域,包括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苏丹、突尼斯等国;西非,是非洲大陆南北分界线和向西凸起部分的大片地区,为地理、人种和文化过渡地带,包括加纳、科特迪瓦、马里、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多哥等国。

  北非足球崛起!BIG4唯有沙漠之狐缺席

  出现在俄罗斯世界杯的5支非洲球队:摩洛哥、突尼斯、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埃及,从地理位置上来看,3支是来自北非:摩洛哥、突尼斯、埃及。传统的西非足球强国,只有塞内加尔和尼日利亚两支球队打进世界杯。从1998年世界杯非洲区获得5个名额开始,北非军团还从未如此强势过!

  1998年世界杯的非洲五虎,有两支北非球队(突尼斯、摩洛哥),2002年世界杯只有突尼斯这一支北非独苗,2006年世界杯还是突尼斯独撑北非足球的荣耀,2010年世界杯的北非代表是“沙漠之狐”阿尔及利亚,2014年世界杯依旧是阿尔及利亚。明年的俄罗斯世界杯,阿尔及利亚倒下了,但北非3队脱颖而出,创造北非足球的黄金年代。

  从足球角度来看,摩洛哥、突尼斯、埃及、阿尔及利亚是北非足球的BIG4,这其中,摩洛哥和突尼斯均是5次征战世界杯(含2018年),阿尔及利亚4次,埃及3次。世界杯舞台上,北非BIG4也不断突破自我,1934年世界杯,埃及成为首支非洲参赛球队;1938-1966年非洲绝迹世界杯,摩洛哥代表非洲,回到1970年世界杯;1978年世界杯,突尼斯成为首支在世界杯赢得胜利的非洲球队;1986年世界杯,摩洛哥更是成为首支打进淘汰赛的非洲球队……

  摩洛哥、埃及、突尼斯3强,似乎和印象中的“非洲人”有差异。像埃及头号球星萨拉赫,摩洛哥的贝纳蒂亚,突尼斯的20岁小将斯拉菲,在外貌上与德罗巴、埃托奥、吉安等黑人球员有着显著的差别。当北非3强齐齐晋级时,2018年世界杯将迎来“最白”的非洲军团!

  由于地理原因,自古以来北非文化和欧洲文化就相互影响。希腊人出现在昔兰尼加,把北非与欧洲紧密联系起来;英国《卫报》的阿尔及利亚作家伊曼-阿玛尼指出,大量北非人都不认为自己是非洲人,划清与“黑非洲(black Africa)”的界限。从信仰来看,埃及、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国家向中东伊斯兰国家看齐,从经济来看,北非国家向往自己北面的欧洲地区。

  2018年俄罗斯,最有穆斯林风味的世界杯?

  在讲述北非之前,我们先要理解“阿拉伯”、“伊斯兰”、“穆斯林”这3个词汇的概念:

  阿拉伯通常是说阿拉伯国家、地区,也就是说人、说地,目前世界上有22个阿拉伯国家,北非6国在列;

  伊斯兰是宗教概念,以伊斯兰教为国教、或者伊斯兰教徒占国民比重较大的国家,称之为伊斯兰国家;

  穆斯林是“伊斯兰”一词的派生名词,信仰伊斯兰的人,即为穆斯林。

  北非,在非洲是独特的存在。当我们谈非洲时,通常是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北非则不同,他们和中东都属于阿拉伯地区,信仰伊斯兰教,以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北非原住民柏柏尔人使用的柏柏尔语,也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的官方语言之一,但使用率远不如阿拉伯语。

  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苏丹、埃及都是阿拉伯国家,有统一的文化和风俗习惯,绝大部分人信奉伊斯兰教。这是历史决定的——公元7世纪,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统一阿拉伯半岛,逐步建立阿拉伯帝国。宗教信仰上,北非地区经历伊斯兰化,因为大量的通婚,北非的语言、人种也都阿拉伯化。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将有4支来自阿拉伯地区的国家:摩洛哥、突尼斯、埃及,以及亚洲的沙特阿拉伯。4支阿拉伯国家球队杀入世界杯决赛圈,这是历史首次。

  如果我们以“伊斯兰”的概念来划分,2018年世界杯同样称得上是最有穆斯林风味的足球盛宴:伊朗不是阿拉伯国家,但却是全球6个“伊斯兰共和国”之一;支持穆斯林保障其尊严、独立和民族权利斗争,覆盖18亿人口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共有57个成员国,其中就包括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突尼斯、埃及、摩洛哥,自然还有亚洲的伊朗、沙特,一共7个世界杯参赛国。

  穆斯林人口的数据,很难达到确切统计,以2011年皮尤研究中心的“全球穆斯林人口”为参照,看看2018年世界杯的非洲5国和亚洲双雄伊朗、沙特,能覆盖多少穆斯林人口:

  尼日利亚有9400万穆斯林,约占国内人口的40%-50%;

  伊朗有8000万穆斯林,占国内总人数的比例达到99.7%;

  埃及有7400万穆斯林,占国内总人口的90%;

  摩洛哥3200万穆斯林,占国内总人口的99%;

  沙特3200万穆斯林,占国内总人口的97%;

  塞内加尔1460万穆斯林,占国内总人口的96%;

  突尼斯1120万穆斯林,占国内总人口的99.8%。

  粗略计算,这7个“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国,能覆盖3.4亿穆斯林人口。别忘了,东道主俄罗斯也有1000万-2000万穆斯林人口,法国约有500万,德国将近400万,英国200万。尽管,穆斯林人口在这些国家的人口比例低于10%,但也有不小的影响力。

  黑白颠倒:法国英格兰成“黑户”!

  我们可以试想这样的画面——

  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法国队对阵摩洛哥。作为资深球迷的你,故意出题考“四年一届”型的旁观者:猜猜这两支球队,哪支来自非洲,哪支来自欧洲?相信博格巴、坎特、乌姆蒂蒂、拉卡泽特、金斯利-科曼们,能成功欺骗新球迷。

  先说比利时国家队,曼联中锋卢卡库是刚果后裔,西布朗的查德利,爆炸头费莱尼都有摩洛哥血统,热刺球星登贝莱的父亲来自非洲马里,奥里吉的父亲曾经是肯尼亚大名鼎鼎的国脚。

  法国的“黑户”就更多了,中卫乌姆蒂蒂出生于喀麦隆,父母亲均是喀麦隆人,后来才移居法国;博格巴的父母都是几内亚人,他本人也是穆斯林;坎特是马里后裔,马图伊迪有安哥拉血统,32岁的老门将曼丹出生于于民主刚果首都金沙萨。

  2000年法国夺得欧洲杯时,来自加纳的德塞利,来自塞内加尔的维埃拉是仅有的两名“黑非洲”,到2016年欧洲杯时,法国有12名黑人球员。

  英格兰的非白人球员,数量也在增多。当红新星阿里的父亲是尼日利亚人,母亲是英国人;斯图里奇的祖父母都是牙买加人,斯特林、阿什利-扬也有牙买加血统;维尔贝克的父母都是加纳人……

  摩洛哥、埃及、突尼斯3支不那么非洲的国家队闯入世界杯,更像是阿拉伯足球的胜利;抛开塞内加尔、尼日利亚两支“真正的非洲球队”,法国、英格兰、比利时这些来自欧洲的劲旅,反倒成了“最黑”的代表。

  白人国家的“黑化”,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历史移民、人口迁徙等现象造成的。

  作者:李伦特斯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