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大国小民丨傻女人生的儿子,被亲爹和后妈卖钱了

subtitle 大国小民11-12 19:31 跟贴 7733 条
那人闹了半天拿不到钱,气呼呼地走了,走之前啐了老六两口子一口:“没见过这么狠心的爹娘,居然让闺女生孩子赚钱,是人都干不出来这事!”

  《大国小民》第708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 livings)“大国小民”栏目出品。

  1

  老六是我的邻居。

  在九十年代末的豫东农村,重男轻女现象尤为严重。老六的老婆因为前前后后生了三个女儿,没少挨他的打。弟兄七八个,就他家里没有带把儿的。

  老六的老婆也很着急,到处求神拜佛,中药也没少喝。我家和老六家只隔了一道墙,小时候经常能闻到从他家飘过来的中药味儿。

  终于,老六的老婆在四十多岁时又怀孕了。整个孕期全身都是肿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怀孕后期,她的脸变成了黑色的。村子里很多人都说她状态不对,应该是生什么病了。

  果然,她在生下孩子后没出月子就死了。老六家里穷,没钱请医生,但毋庸置疑,跟生孩子脱不了干系。不过唯一让老六欣慰的是,他老婆这次用命换来的是个儿子。

  老六的三个女儿中,二女儿月霞天生智力有缺陷,黑脸庞斜眼睛,走路的时候头还是歪着的,农村也叫“半吊子”。其实,月霞也不是完全的傻子,她的生活可以自理,也会说话,只是说得含糊不清。

  月霞能吃饭,干活也不知道叫累,老六就把她当牲口使。

  农忙时期,割麦子、收玉米、锤豆秧、筛芝麻,月霞总是负责最笨重的活儿。村里人经常看见月霞一个人拉一大板车粮食在路上“哼哼嗨嗨”,一步一步地往前挪,腰都快要弯到地上,头直直地伸着,脖子上青筋暴露,脸憋得青紫,头发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看不下去的人会冲远远跟在后面的老六骂一句:“老六你个狗杂种,不怕把月霞累死啊?”老六歪着头斜着眼朝对方的身影吐唾沫:“一天三顿,顿顿吃五大碗,家里的粮食都让她吃了,她不干谁干?”

  一次拉车的时候,月霞脚下一个趔趄,连人带车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沟里。老六跑过去把一头血的月霞从车底下拽出来,只是随手在地上抓把土涂在她头上止血。看着散了一地的粮食,老六劈头盖脸对月霞就是一顿胖揍。

  月霞除了做繁重的体力活,还是家里的出气筒。家里所有人,包括刚会走路的弟弟,没人不欺负她,谁心情不好了就把月霞拉过去,甩两个巴掌或是踢两脚。月霞也不哭,也不还手,就歪着头斜着眼笑,嘴角流涎。

  2

  在结发妻子死后的第三年,老六用大女儿冬梅结婚时男方给的三万块彩礼钱,又娶了一个从四川来的女人,叫阿秀。

  阿秀生得丰满,中等个子,脸蛋白生生的。据说家中有一儿一女,女儿嫁人了,儿子出去打工,丈夫有了外心。说只要老六待她好,她就愿意留下来好好过日子。

  老六像捡了个宝贝似的把阿秀供在家里,好吃好喝待着,生怕哪点照顾不周她就跑了。

  阿秀进门后,就连家里最受宠的弟弟也经常挨打,所以月霞挨打的时候自然更多了,大姐冬梅嫁人后,农活儿、家务活儿几乎全部落在了月霞身上,她常常没日没夜地干。

  那时候农村到了冬天家家户户都烧煤。阿秀对老六说卖煤能赚钱,老六就把院子东头收拾出一处空地堆煤。从那之后,月霞一天到晚就待在煤堆里,卸煤装煤,浑身上下除了牙齿都是黑的。

  月霞十六岁那年就嫁人了,嫁给了一个傻子。

  村里人都说嫁得太早,但阿秀说,“在四川,有些女孩十五岁就生孩子了。”男方家给了两万块彩礼,阿秀爽快地接了,说拿去“给月霞采买嫁妆”,但转手就汇给了自己的儿子,因为“儿子结婚女方催要彩礼钱”。

  后来,月霞只带着两床被子和几身衣服嫁过去了。

  没过两月,月霞就怀孕了,生下来居然是个大胖小子,婆婆乐坏了,天天鸡汤鱼汤排骨汤,换着花样给月霞补身子下奶。

  有段时间,婆婆夜里总是听见孩子哭,哭得撕心裂肺,婆婆不放心,第二天抱了孙子去乡里找大夫。大夫掀开孩子的衣服,发现孩子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还掐破皮了,冒血丝。原来,半夜孩子饿了哭闹,月霞不耐烦就掐他。

  婆婆气得又拍手又跺脚,眼泪珠子也跟着滚。她拉着月霞、抱着孩子来找老六告状,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老六把月霞叫过来,拿起地上装煤的铁锨,对着月霞的脑门就是一顿打,阿秀在一旁也不劝,还去厨房拿了一根烧火棍,帮着老六一起打。月霞躺在地上蜷成一团,叫得鬼哭狼嚎,引得屋外围了一圈村民。

  那天,月霞被打到遍体鳞伤,拉回去在床上躺了三天。她婆婆去集市买了奶粉,从此不再让月霞带孩子。

  3

  三个月后,月霞的肚子又大了起来,生下来又是一个大胖小子。

  说也奇怪,月霞和她丈夫都是傻子,可是生出来的孩子却不傻。模样周正,说话咬字清晰,眼神里还透着一股机灵劲儿。

  二儿子生下来不满周岁,月霞又怀孕了。

  这下婆婆犯愁了,跑来找老六商量,“这几年添了两个大胖小子虽是好事,可以后孩子结婚生子,肯定要准备两套房子。祖宅推了盖成两层,一人一层倒也说得过去。等孩子大点,我就跟着建筑队拎水泥搬砖,慢慢攒钱。”

  “可如今月霞又怀孕了,如果这次生出来又是男孩,不说长大后结婚盖房,眼下养活大供读书都难。”婆婆说了半天,就是想告诉亲家她打算带月霞去把孩子流了。

  老六蹲在地上不吭声,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旁边的阿秀突然冒出一句,“生出来是男孩的话,可以卖钱啊。”

  老六一拍大腿,“对啊,我咋没想到呢?”

  第二天,老六便托人四处打听,话传出去没几天就有人找上门,说如果月霞这一胎是男孩的话,他愿意出两万块钱买走。

  老六说那就先付定金写合同,如果月霞这一胎生出来是女孩,他退钱;如果生出来是男孩,就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以后无论好歹概不退货。那人听了,爽快地付了两千块定金。

  那段时间,大概是老六和阿秀心里高兴,隔几个月就会给月霞送条鱼,让她补身子。

  中间那个买主找上门过一次,喊老六退钱,说后悔了不买了,“月霞是个傻子,她丈夫也是傻子,保不齐这胎生下来是个傻子。”

  老六生气地辩解:“你没看前两胎生出来有多机灵,大的那个上学都考第一名。”

  “前面两个好不代表这一胎也好啊,先把钱退了,孩子长到一岁,看出来好再说。”

  老六和阿秀不干,吵了半天硬是不退钱。阿秀说:“写合同的时候可说好了,生出来是女孩才退钱,现在人还没生,不能退。”

  那人闹了半天拿不到钱,气呼呼地走了,走之前啐了老六两口子一口:“没见过这么狠心的爹娘,居然让闺女生孩子赚钱,是人都干不出来这事!”

  4

  后来,老六跟村里人抱怨,说他也是没办法。

  老六说,阿秀每年要给四川汇一两万,不给就闹着要走。她说这些年含辛茹苦帮着老六把几个孩子养大,冬梅、月霞嫁人了,三女儿彩云也定好了人家,最小的儿子也出去打工了。现在她亲生儿子有了孩子,媳妇在家带着没法上班,每年要她贴补点钱老六就不肯了?她骂老六偏心,不把她的孩子当孩子看。

  老六说到伤心处,拍着大腿眼眶含泪:“半道儿找来的媳妇惹不起啊。她要是一生气走了,我咋整?这些年,她汇走的钱少说也有十几万了。”

  “再说,月霞这闺女命里要享儿子的福,现在能靠生儿子赚钱也不赖。现在是亲家母怕养不活孩子找我来想办法,我能忍心让她把孩子打掉吗?咱家没条件,送个好人家,人家好吃好喝地养大,对孩子来说这是最好的一条路啊……”

  村里人听了觉得似乎也没错,再说也不是自家的事,也就没人再问了。

  六个月后,孩子呱呱坠地,果真又是一个男孩。

  买主带着三四个妇女过来,把孩子翻过来掉过去、从头到脚细细查看了一遍,确认没毛病,才从挎包里拿出一条毯子把孩子包了,交给其中一个妇女,又从挎包里拿出一摞钱,递给老六。

  阿秀一把把钱夺了,手指蘸了唾沫数了一遍,脸色突变:“不对啊,加上之前的定金才一万,这还差一万呢。”

  “这孩子我抱回家养上几个月,没毛病的话我一分不欠,全部补齐。”

  老六气得当场就要打人,被阿秀拉住了:“你别犯傻,钱落一分是一分,万一这孩子有啥毛病,人一概不退,咱还能落这一万块呢。再说,这家是哪个村的咱都知道,跑不了。过几个月,孩子没毛病咱们就拉着月霞过去要钱,他要是敢不给,咱们就把月霞扔他家里。”

  老六一听,“在理儿”,便消了气。两人又嘱咐了几句,叫对方要好生养娃,“要买贵奶粉,便宜的奶粉小孩喝了拉肚子。”阿秀还掉了几滴眼泪,“要不是家里实在太穷,没办法养活不了,我们也舍不得将这么好的孩子送人。”

  半年后,孩子没毛病,老六收了余下的钱,分了五千元给亲家,剩下的一并给了阿秀。

  那时候,月霞又怀孕三个月了。

  老六逢人就说:“看月霞肚子的形状,这一胎十有八九还是男孩!现在已经有人出三万定下了,就等秋天生了。”

  村里人看着满面春风的老六,背地里经常恨恨地骂:“这老狗日的又要发财了!”

  后来听父亲说,月霞那次生出来的孩子脑袋特别大,没多久就被确认有病。再后来,孩子没成人就夭折了,自然没卖成。

  现在听说她在婆家当牛做马地干活,没再怀孕了。

  编辑:任羽欣

  题图:《盲山》剧照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大国小民”栏目,可致信:theliving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作者:北水洛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