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这个瘦小的文官,凶狠的安禄山见到他,却如同老鼠见猫

subtitle 我们爱历史11-12 14:51 跟贴 37 条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这两个人的特殊关系,真是应了一句老话:一物降一物。

  瘦小枯干的唐朝宰相李林甫,为何能“降”住凶猛彪悍的三镇节度使安禄山?这就得说说,安禄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比起好些野史里,安禄山那凶残嗜血的魔头模样,盛唐年间还在憋着坏的安禄山,却恰如晚唐宰相李德裕的那句犀利点评:夷狄之谲诈者也。也就是十分会装。具体到“奋斗”道路上,最擅长装乖认爹。早年还是个边关小吏时,就认了名将张守珪做干爹,后来更做了唐玄宗的干儿子。干爹面前更常一幅卖乖扮萌的做派,各种活泼可爱的表现,遮住内心的青面獠牙。

  但安禄山这套一路认爹的伪装本事,放在李林甫面前,却是结结实实的班门弄斧。

  以处事风格说,李林甫和安禄山属于类似套路,都是智商到人精级别的伪装本事。但论起功力来,李林甫却是实力完爆安禄山。以《旧唐书》的形容说“口蜜腹剑”,外表一派和风细雨的暖男形象,却是甜言蜜语间,轻松就把死对头往沟里带。甚至被他坑到吃苦受罪的苦主,比如大唐名臣严挺之,竟都完全看不出他这个幕后黑手,见他就像见了知心亲人。这把人卖了还叫人倒贴钱的本事,着实甩出安禄山一大截。

  于是,当安禄山遇上了同道高手李林甫后,果然几个回合就尝到了厉害:起初的安禄山,由于刚和唐玄宗确立了父子关系,正是自信心严重爆棚时,待人接物也是摆足了皇子风范。哪怕面对宰相李林甫,也是各种嚣张装十三。却不料李林甫不气不恼,交谈的时候简单三两句,就把安禄山心里在想什么,轻松就点的分毫不差。骄横的安禄山,瞬间就像被扒光了衣服一般,明明见面时是在冬天,却当场吓得满身汗。

  这般毒辣的眼光和腹黑心机,叫使惯了小聪明的安禄山,如何能不怕?

  也就是从此时起,李林甫彻底成了安禄山的克星,每次见到李林甫,都是各种毕恭毕敬。甚至李林甫话说得稍重一点,立刻就把见惯了征战杀伐的安禄山吓得直哆嗦。如果心机深沉的李林甫,但凡有丁点为国家大局考虑的责任心,就凭这般举重若轻的手腕,未来亲手毁了盛唐的大贼头安禄山,管保丁点浪花都翻不起来。

  可叹的是,李林甫却恰相反,他最大的造孽,并非整了多少政敌,而是身为大唐宰相,身肩国家重任,却只是一心一意经营自家的权位利益。震慑安禄山?那只是为了多一颗手中的棋子而已。在轻松就把安禄山收拾服帖后,李林甫却是紧接着脸一变,开始全力狠捧安禄山。就是在他的热烈建议下,安禄山得以扶摇直上,没几年间就坐拥北方三镇节度使。不夸张说,他未来把唐朝折腾掉半条命的兵马本钱,就是李林甫“帮助”他攒的。

  不过哪怕威风到手握重兵的地步,腰杆粗壮的安禄山,却依然对李林甫怕的要死。就在他坐拥北方的那些年里,每次派使者进京,第一件事就是要打听李林甫高不高兴。只要李林甫稍微阴测测的透点口风,远在边关的安禄山经常就立刻吓尿。安禄山的亲信部下们甚至都有了“经验”,只要看到安禄山一幅六神无主状地在床上打滚,那千万别大惊小怪——李林甫又批评他了。

  在李林甫那逮谁灭谁,盛唐朝廷里几乎横着走的奸臣生涯里,安禄山,就是这么一只李林甫精心受服,且对李林甫一直服服帖帖的大狼狗。以至于后来安禄山扯旗叛乱,战火席卷北方大地时,也时常有人叹息:如果不是李林甫死掉,安禄山怎么可能轻易造反?

  不过说到安禄山造反这事,可就不止是死一个李林甫这么简单了:如果说安禄山怕李林甫,这还是个风格相克的问题,那么他怕李林甫怕到如此恐惧的地步,却更来自一个客观事实:哪怕坐拥北方三镇重兵,但憋着坏的安禄山更明白,只要唐朝不犯糊涂,他造反是没戏的。

  那场安禄山席卷中原的“安史之乱”,后人说起祸根,常归结为唐朝那给了边关武将太多实权的节度使制度。事实上在盛唐年间,这个种下祸根的制度,也一样有其聪明之处:各地的藩镇互相牵制,唐朝也有快速反应的募兵机构,早就是防范边将叛乱的层层防火墙。只要想下决心收拾一个边将,难度并没有这么大。

  而这一条,才是安禄山怕李林甫的深层原因。李林甫够坏不假,但这是一个有能力的坏人。捧安禄山是为了收为己用,但倘若决心对付安禄山,凭着唐朝中央集权的强大实力,和自己坑死自己人不偿命的手腕,简直是千百种方法要安禄山命。无奈人精过头的李林甫,治得了安禄山,却还是争不过有贵妃背景的杨国忠。待到被杨国忠修理得怅恨而死后,北方的安禄山,却是彻底撒了欢:比起有本事的奸臣李林甫来,杨国忠除了有皇亲国戚身份,其他本事真为零。

  于是,天宝十四年,安禄山放心大胆闹起了安史之乱。果然如安禄山的判断,比起叫自己怕了好些年的李林甫,杨国忠却是蠢的冒烟,造反的每一步,都有杨国忠的瞎指挥配合:唐军守洛阳,就是被杨国忠胡乱指挥守丢,接下来的潼关大战,明明唐朝已经快速反应,大军直扑安禄山的范阳老窝,杨国忠却死催着战力不足的潼关守军出战,在安禄山最困难时亲自送上大礼包,闹得长安悲壮沦陷。安史之乱战祸,再也无法遏制!

  杨国忠与李林甫的差距,就是安禄山敢于造反的强心针。但是从李林甫到杨国忠,宰相岗位上一波不如一波的大唐王朝,就凭这如此坑爹的岗位逆淘汰,想免于叛乱大祸,真心是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