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从人生赢家到庭审死囚,他如何一步步走上不归路?

subtitle 长安剑11-12 14:12

  导语

  一条小小的微信转账记录竟然牵出一起制毒大案,这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从富豪到瘾君子再到现实版“绝命毒师”,他如何走上这条违法犯罪的不归路?从夫妻恩爱到另觅新欢,从孝敬母亲到对母亲拳脚相加、恶语相向,他的人性何以堕落至此?检察官在面临这个高智商、高情商“绝命毒师”时,如何与其斗智斗勇?而等待着他的,又将是什么命运?

  1

  2015年2月2日,正值年关,大街上张灯结彩,家家户户忙着置办年货。此时,滨州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们也在加班加点地应对年前结案高峰。公诉处检察官王中秀仔细翻阅着其中的几本,复杂的化学反应过程是她对这个案子的最初印象。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检察官王中秀:

  我是学法律专业的,接触这些化学专业词汇和反应公式应该是在中学时期了。说实话,刚刚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确实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王中秀从检十二年,在法庭上指控犯罪上千次的她很清楚,不掌握相关专业知识,就不能理解案件事实,也不可能有效指控犯罪。“这些化学专业原理,我必须要搞明白”她暗下决心。

  那么,这是一件怎样的案子,又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呢?

  让我们回到2014年的夏天。滨州公安机关在查办一起毒品窝案时发现,一名被捕的贩毒人员微信上有一次3500元的转款记录。据他交代,其买卖毒品都是现金交易,微信转账是购买其他物品所支付。而公安机关在调查核实中发现,这并不是一次单纯的买卖。

  对方的头像显示为一名女性,定位在距离山东800多公里外的湖北。她是谁?这些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呢?顺着这条线索,一个女人,进入了侦查人员的视线。

  她叫刘媚,40岁,是湖北的一名公务员,皮肤白皙,身材修长。这个让很多人羡慕的女人为什么会和一名贩毒人员产生交集?带着这个疑问,侦查人员以协助工作的名义找到了她,当问到这一转账记录时,她表现得很从容,全然没有侦查人员预想的那样慌乱。据她交代,这笔钱是上个月初同居男友赵坤安排她收下的。

  赵坤让她添加一个微信好友,她还问这个人干什么的,可是赵坤不耐烦地说“让你添加你就添加,问那么多干什么”,之后她也就没再多问,后来赵坤让她从微信上收款3500元,干什么用他也没说。

  刘媚还说男友没有经济收入,靠着她和母亲的接济度日。这引起了侦查人员更大的怀疑。事实真的如她所说吗?赵坤是谁?一个无业者凭借什么吸引了这个漂亮的女人?他收的这些钱和刘媚真的没有关系吗?

  侦查人员决定到刘媚和赵坤的住处一探究竟,他们发现家中只有赵坤年逾古稀的母亲,她证实了儿子一直在吸毒。侦查人员从赵坤卧室搜到了用茶叶袋装着的白色粉末、红色药丸以及注射器等。这不就是一起普通的买卖毒品案吗?

  这时,赵坤母亲无意中说起的一句话,让侦查人员顿觉眼前一亮——储藏室的钥匙年前被儿子拿走,谁都不许进门。

  美剧《绝命毒师》剧照

  神秘的储藏室让远道而来的侦查人员感到,这其中定有文章!他们在刘媚的引导下来到了这里。那一瞬,电影《绝命毒师》中的经典一幕出现在他们面前。打开门后,一股刺鼻的气味冲进鼻腔。将近40平米的空间内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瓶和各类工具,几台如银行自动柜员机般大小的机器整齐地排列着,仿佛是一间私人“实验室”。借着昏暗的灯光,侦查人员发现了瓶中盛放的白色和红色的粉末、药片,以及白色的晶体、绿色液体。经检测,瓶中盛放的粉末和颗粒,正是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麻古”。

  公安机关从储藏室搜出130多件器皿、设备以及大量红色药片,一辆皮卡车盛得满满当当。

  2

  没想到,一条小小的微信转账记录竟牵出一起隐患重重的制毒大案。那么,赵坤此时人在哪里?

  就在发现地下室的同时,负责在楼下蹲守的侦查人员也有了进展。一个瘦高、佝偻着腰的男人走向楼门口,他的脸色灰黄,神情恍惚。侦查人员对着照片仔细辨认确认,这个男人正是赵坤。“你是赵坤?”听到有人问起自己的名字,他先是一愣,转身就要跑,埋伏在一旁的侦查人员一拥而上将他抓住。2014年8月15日,赵坤被逮捕,临走时,母亲向公安机关表达了谢意:“他走到这一步都是自作自受,以前有过几千万,多好的家庭就这样败落了。把他带走,我也就解脱了,可以舒心地过日子了!”

  从令人心生向往的千万富豪,堕落成让人嗤之以鼻的毒枭,这其间的起承转合、悲欢离合,又承载着怎样的人间故事呢?

  赵坤,六十年代生人,父亲早逝。母亲靠着当护士的工资,将他和妹妹拉扯大。过早体味到人情冷暖,让赵坤比同龄人显得更加成熟,在他心里“如何快速获得成功”是比学业更要紧的事儿。为了分担母亲的忧愁,实现快速暴富的梦想,他放弃学业,初中毕业便开始下海经商。刚开始做些小本生意,后来涉足演出器材、建筑装修等领域,慢慢地积累起了经验。初尝甜头,他察觉到了自己的经商天赋,一直在找时机大展拳脚。

  不久,机会来了。上世纪90年代初,娱乐业显露发展势头,“夜生活”成为一种时尚,赵坤瞅准了机会一头扎进了去,开始经营酒吧和夜总会。没成想,他这一试竟发了家。那时的他,意气风发,慢慢地积累起了雄厚的资金,身家过千万,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成功人士”。先立业,后成家,驰骋生意场的他逐渐燃起了对家庭的渴望,这时,一位美丽的电视台主持人走进了他的内心。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地结了婚。

  夜总会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他堕落的起点。为了更快发展大客户,应酬是少不了的。一次,在夜总会的包房里有人拿出一袋白色粉末递给赵坤。此时赵坤身旁坐满了“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了融到这个圈子里,他接下了这个充满诱惑的袋子。吸,呼……赵坤禁不住好奇吸了一口,“有些呛人”,他又吸了几口,不一会儿,便瘫坐在沙发上,灵魂像被瞬间抽走,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忘却了一切烦恼和劳累。

  他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妻子,每次都是趁着妻子出门才敢在卧室里吸,直到偶然间被提前回家的妻子撞破。夫妇二人相对无言,这时妻子刚刚怀孕,她没想到自己深爱的男人竟是一个“瘾君子”,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决定忍。

  K粉吸食一段时间后就要不停加量才能有愉快的幻觉,到了最后就是加到一天十多克也没有任何快感了,但是却怎么也停不下来,越吸越烦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吸毒了,只是习惯要吸毒。

  妻子的忍耐并未换来丈夫的回心转意,赵坤依然我行我素,离正轨越来越远。

  2003年,正当这个美丽的女人经历着孕期疼痛的时候,赵坤却投入了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这个女人就是刘媚,令人惊讶的是,她竟是赵坤妻子的双胞胎妹妹。而此时的赵坤,在两个女人的温柔乡中流连忘返,他一边扮演着好丈夫的角色,另一边却又心甘情愿做着别人的好情人。

  赵坤说,两个女人他都爱,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妻子发现他和妹妹的关系后,曾经多次离家出走,这让赵坤心烦,他吸毒更加频繁,据他交代是想寻求一种解脱。

  沉浸在爱情和毒品漩涡里的赵坤难以自拔,事业开始一落千丈。最终,纸还是包不住火。2005年,赵坤的妻子发现了丈夫和妹妹的事,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而妹妹刘媚则不顾家里反对住进了赵坤的家。但现实并没有刘媚想象的那么美好,她眼睁睁地看着赵坤的意志被毒品折磨得日渐消沉,生意也每况愈下。

  与此同时,赵坤的毒瘾越来越大,尽管2012年曾因吸食冰毒被公安局行政拘留过,但理智和情感在这些白色“幽灵”面前逐渐失控,他深知,当迷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他已经戒不掉了。

  用赵坤的话说,有钱之后,他的人生没有了追求,感觉到空虚,就想找些刺激。从K粉到溜冰,一开始他只是好奇,没成想一下子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3

  让刘媚没有想到的是,本渴望与爱人经营美好生活的她,等来的却是彻骨的绝望。吸毒的花销很大,仅仅靠着接小工程和要账度日,赵坤存下的钱慢慢地被败光了。为了填补这个黑洞,他将手伸向了母亲和刘媚。

  没吸毒之前,他对母亲很孝顺,没钱之后他开始向年逾古稀的老母亲要钱,一旦要不到她就对母亲恶语相加、拳脚相向。刘媚因为和他的关系,早就和家里不来往了,她对赵坤又爱又恨,想过离开他,但根本无处可去。

  不知从何时起,赵坤爱上了读书,他的手上总是在翻看着那么几本,手机里也存着不少电子书,他的经常看的一本就是——《如何高效的读书?》。不仅如此,他开始频繁地混迹于各大化学论坛。难道他彻底改过自新了?母亲和刘媚将信将疑。

  他不是学化工的,但喜欢研读书籍。通过上网购买化学书籍,搜索化学方面知识,并在查阅的同时做很详细的记录,潜心研究制毒程序。

  现实总是残酷的,事实是,因为经济拮据,毒瘾又很大,赵坤想到了通过制造毒品来获取暴利。2014年春节前,家里储藏室的钥匙被他拿走了。他一头扎进这个堆满物品的屋子,再也没让任何人进去过。直到侦查人员打开了储藏室的门,赵坤极力掩饰的真相才终于暴露在人们眼前。

  原来,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分批次,用了近半年的时间购齐了全部的制毒设备,接着从网上买了其中制作毒品的原料,这些设备和原料全都堆放在储藏室内。其中有种名为“溴代苯丙酮”的化学品,是一种墨绿色的液体,气味刺鼻,为了达到口感和颜色的一流水平,他带着防毒面具,通过反复实验进行有机化学合成。经过反复研究,终于成功了。赵坤觉得,这个技术足以让他咸鱼翻身,迅速发财的梦想近在咫尺。

  面对质量如此之好的第一批麻古,他有了一个“小目标”——做成“产销一条龙”。可就在他准备低价邮寄给以前在一起吸毒的滨州朋友试吃的时候,刚下生产线的麻古和剩下的原料全部被扣押了。

  经查,赵坤从互联网上自学精细化工合成方面的知识,并购得相关设备、原材料。自2014年开始,在其家中储藏室内制作毒品“麻古”,现场搜获其制作的含有甲基苯丙胺的“麻古”红色片剂和粉末共5.253公斤。

  4

  “你知道为什么刑事拘留你吗?”

  “我不知道。”

  “你做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

  “我没有。”

  这是公安机关对赵坤的首次讯问笔录,王中秀从中嗅出了一丝不寻常,考虑到赵坤在调查期间的表现,她不禁担忧起来。面对着本院的第一起制毒案,面对着满眼的化学式和各类仪器的名字,她感到了沉甸甸的压力。在多次仔细地翻阅卷宗后,她开始恶补与毒品相关的法律规定,多年未接触化学的她,还自学了相关专业知识。

  2015年3月,检察官在看守所第一次提审赵坤。眼前的这个又高又瘦的中年男人就是赵坤,常年吸毒让他的容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憔悴而萎靡,是赵坤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在检察机关提审初期,赵坤表现得配合而有素质。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开始了辩解。

  在审查起诉阶段提审时,赵坤从看守所中学习到的法律知识得知,自己的罪名可能被判处死刑,所以他逐渐开始依仗自己娴熟的化学专业知识和我绕弯子,基本上否认了先前的供述,辩解说自己患有抑郁症,为了治疗抑郁症才制造的药片。

  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的赵坤言谈思路十分清晰,冷冷地编织着他认为牢不可破的谎言,晦暗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与赵坤相对而坐的检察官,感受到了这位犯罪嫌疑人的高智商与高情商,她意识到,只有牢固的证据和更为智慧的应对才能将其绳之以法。

  我们审查案件,不仅仅依靠口供,先需要看其他证据是否充足,再看以前是否做过相关的供述,接着看翻供的理由是否存在可能性,最后看翻供后的供述是否具有可信性。

  以虚假身份购买原料、此前多次供述制作详细流程、现场查获的2万余粒麻古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对化学合成进行过深入研究……细心而又坚持的检察官集中精力查看了从地下室调取的仪器、麻古等物证、从赵坤家中调取的大量化学合成书籍、电子文章,并结合供述、证人证言等证据,抽丝剥茧般地将所有证据环环相扣,这起制造毒品案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5

  这是智慧与体力的对决,等待这位美丽的女检察官的将是一场硬仗。2015年9月14日,上午9时,这起案件在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准时开庭,赵坤以被告人的身份站上了法庭。“我没有制造麻古”、 “我做的红色片剂的药是用来治抑郁的”、“我不知道它还能用来制毒”……果不其然,法庭上,狡猾的他开始了振振有词地“表演”,并提出了一个新的辩解。

  他说他的仪器造不出麻古,这是他当庭提出的一个新的辩解。

  制造不出麻古?“搜到的红色药片上的字母‘WY’是毒品麻古的主要特征,长期吸毒的他能不知道?”听到被告人这一无理狡辩,坐在公诉席上的王中秀脑海中迅速闪过几个画面,并用笔快速记录下来。

  在调查案件的过程中,除了学习相关化学术语、了解物质反应过程,我还把扣押的一百多件器皿按类列表,根据名称、可能的用途、供述的主要用途分门别类,并针对原料、仪器的制毒工艺流程咨询过专家。当时听到他说这一点的时候,我心想:还好我已经在前期对每个仪器的作用进行过深入了解,不然面对这位“专业人士”会很被动。

  充足的准备,有理、有据、有力的指控,让检察官完全掌握了庭审的主导权,保证了案件审理的顺利进行。赵坤的辩解在严丝合缝的证据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他制造毒品的犯罪事实真相大白。

  2016年6月6日,该案一审宣判,赵坤犯制造毒品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年6月10日,赵坤提起上诉,9月28日,山东省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这个制毒大案终于落幕。

  声明: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ID:sdjiancha)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