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我是卡纳瓦罗,这是我的故事,这里有你我的青春回忆

网易体育11-12 07:16 跟贴 6499 条

  2017年11月9日,我第二次拿起了广州恒大的教鞭。在开启我的第二次恒大之旅前,我想跟中国球迷分享我的生涯故事。

  1973年9月13日,我出生于那不勒斯。每一个熟悉意大利的人都知道那句俗语:“看一眼那不勒斯,然后死去”。

  那不勒斯的美景是那样得令人流连忘返,这里的人们尽情享受着地中海灿烂的阳光与清爽的空气,不管你是漫步在苏莲托镇海岸边,还是在郊外古城里探寻着独特的人文风情,你都能够充分领略到那只属于意大利的浪漫情调。

  如果说有一件事物能与这里的美景相媲美的话,那就是足球。对于那不勒斯来说,足球代表着一切。而对于那不勒斯的足球来说,马拉多纳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名字。我的故事,就从马拉多纳说起。

  我的父亲曾是一位地区业余比赛中小有名气的后卫,在他的影响下,我与弟弟保罗很快就对足球如醉如痴。从街头踢球的小男孩,再到球场边观看大牌表演的球童,我向着自己的梦想一步步前进。

  终于有一天,我成为了那不勒斯青年队的一员,这不仅意味着孩童时代的梦想即将实现,同时我还能每天近距离看到那个那不勒斯人心中的上帝,甚至与他同场竞技。

  我与马拉多纳之间的那件“小事”,至今还令人津津乐道,那是在一次青年队与一线队的对抗训练中,当时在面对马拉多纳时,我被迫用一次滑铲将他和皮球一起放倒在地。

  场边立即响起了那不勒斯主管的呵斥,当时的我窘迫得像个孩子。不过这种尴尬很快就被打破,马拉多纳向场边使了个眼色,随后他笑着对我说:“就是这样!你做得很不错。”那一刻,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在那一天的训练课结束后,我得到了马拉多纳赠予的球鞋。多年以后,当我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冠军球员时,马拉多纳在评价我时表示,早在那一天,他就预感到我会拥有一个伟大的职业生涯。对于他的评价我深感荣幸,但我想说的是,他当时肯定没想到,这件“小事”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多么大的鼓励。

  1993年的3月7日,我在那不勒斯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中完成了自己的意甲处子秀。是的,我面对的是尤文,另一家我多年后与之关系密切的俱乐部,冥冥之中似乎上天安排了这一切,命运就是如此神奇。

  那不勒斯承载着我的青春、我的梦想、还有……我的爱情。在那个风情万种的意大利之夏,我与达尼埃拉在朋友宴会上相识,并很快坠入爱河。如今,她已经是3个孩子的妈妈,当然,他们都是我家庭的一份子。

  凭借在那不勒斯的成长,我在94年入选了意大利国青队。当时的我们还都是毛头小伙,但当你后来再去看看那些名字时,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们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拿到了欧青赛历史上的第一个三连冠。

  在这些人中,有布冯、托尔多、帕努奇、内斯塔、托马西、托蒂、维埃里、因扎吉、皮耶罗……是的,如此璀璨的青年队阵容,在整个足球史上也实属罕见。

  我还记得当时媒体在评价我们时,用了“老马尔蒂尼简直是在用游戏机打比赛”这样的描述,这无疑是莫大的恭维。

  96年,我们一起击败了由劳尔领军的西班牙,而我则获得了最有价值球员的荣誉,那也是我第一次得到如此重要的奖项。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如果说青年队带来的全是鲜花与掌声,那么在那不勒斯,我所经历的则是动荡与危机。由于马拉多纳的离开及俱乐部的财政压力,那不勒斯很快就由意甲劲旅沦为保级球队。

  而在1995年,尽管球迷们一直在发起抗议活动,但我还是被卖给了帕尔马。离开的时候,我没能忍住自己的眼泪,我一遍遍的重复着“我一定会回来,我永远是那不勒斯的孩子”,但这一次分别,注定没有回头路。

  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仍然对于自己没能代表那不勒斯征服意甲而感到遗憾,我很嫉妒费拉拉、内斯塔、托蒂和马尔蒂尼,他们都为自己的城市实现了这一梦想,而对于我来说,这最终只是个无法企及的梦想。

  在加盟帕尔马之后,尽管当时的我还很年轻,但凭借努力,我逐渐成为了后防线不可替代的一员,并很快受到了球迷的爱戴。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当时的帕尔马年轻富有朝气,每一个人对于未来都充满着无限的期望。

  在这里,我结识了两个很好的朋友,他们一个成为了我未来国家队的队友,一个则成为了我未来在国际赛场上的对手,他们的名字是:布冯、图拉姆。当时的我们是那样年轻,一起憧憬着各自美好的未来,而多年以后,命运又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让人不得不再次感叹人生的奇妙。

  在效力帕尔马期间,我获得了两次意大利杯、一次欧洲联盟杯和一次意甲亚军,依旧没能实现意甲冠军的梦想,而那一次的冠军,正是尤文图斯。

  如果说那不勒斯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那帕尔马更像是我的初恋。在这里我一待就是7年的时间。在这7年里,我从一个青年球员逐渐成长为球队的顶梁柱,同时也得到了国家队的召唤。

  1997年初,我首次成为了蓝衣军团的一员,并在对阵北爱尔兰的友谊赛中出场。紧接着的法国世界杯,我也如愿入选,第一次登上了世界大赛的舞台。在那届比赛中,我的表现受到了一致肯定,但最终我们在8强战的点球大战中倒在了法国队的面前,我也只能无奈得去向那个经常被我恶搞的老伙计图拉姆庆祝。

  相同的一幕又出现在了两年后的欧洲杯中,只是这一次要比之前苦涩得多。尽管世人在评价那场决赛时并没有过多怪罪于我,但我依然对于那两粒失球耿耿于怀。如果可以再次重来的话,我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来阻挡这一切的发生。

  至于2002年的世界杯,抱歉,我不想再去回忆当时的情形,对于每一个意大利人来说,那都是你永远不愿再去提及的阴影。

  唯一值得回忆的是,我在这届世界杯后成为了国家队的队长,这无疑是莫大的荣耀,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责任。尽管在随国家队的3次大赛中都以失利而告终,但这些经历无疑令我收获良多,我也真正拥有了一名职业球员所应该具备的各项素质。

  对于我所在的帕尔马来说,那些年无疑是球队的黄金时代,只是命运又与我开了一个玩笑。

  随着俱乐部老板的破产,帕尔马的衰落与之前的崛起一样迅速,两位好友布冯和图拉姆均投奔尤文,而我在坚守一年后,也最终成为了俱乐部缓解债务危机的筹码。

  NBA里有句话:“生意就是生意”。尽管这句话在足球圈并不太适用,但当连续两次都发生在我身上后,我也感受到了竞技体育的残酷。

  不过我对此从没有过怨言,事实上帕尔马在我心里同样留有相当大的分量。在告别的时候,我的心情仿佛回到了1998年4月11日。在那一天,我代表帕尔马3-1击败了那不勒斯,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老东家降入乙级的深渊。

  国米为我支付了2300万欧的高额转会费,而加盟国米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进入一家真正的豪门俱乐部。在黄金年龄加盟国米,我被俱乐部上下寄予厚望,但在米兰城的那两年,我却过得并不如意,甚至可以说是出道以来的最低谷。

  尽管从成绩上来说,首个赛季国米就获得意甲亚军和欧冠四强还算不错,但世界杯后我的状态起伏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而在第二个赛季,那次严重的伤病令国米彻底对我丧失了信心。直到现在,人们在谈到我的国米生涯时也依旧会用失败来形容,而唯一给人留下的印象,或许就是对阵雷吉纳那脚超远距离的世界波吧。

  2004年8月29日,在我正准备随队出战与佛罗伦萨的比赛前,我接到了国米主管的电话。随后,我被球队以交换乌拉圭门将卡里尼的筹码送去了尤文。老实说,虽然没有人当面对我说过很过分的言论,但我能感觉到,当时外界都在想:“这个31岁的老家伙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正是在这样的心情下,我来到了又一家豪门俱乐部。尤文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因为这里有我曾经的好兄弟布冯和图拉姆。事实上,我最终同意加盟尤文,他们两人以及我的那不勒斯老乡莫吉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他们帮我很快在都灵站稳了脚跟。

  在尤文我还要特别感谢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卡佩罗。早在执教罗马期间,卡佩罗就对我产生过浓厚的兴趣,而这一次,我们终于有机会合作了。

  我不愿意用凤凰涅槃这样的词语来描绘我在尤文的这段经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里,在卡佩罗手下,在老搭档布冯和图拉姆的帮助下,我又重新变回了那个人们熟悉的卡纳瓦罗,也让外界惊呼“卡纳瓦罗又找回了青春!”

  不过,卡佩罗现在已经从恩师变成了我的对手。

  在效力尤文的两个赛季,球队始终屹立于意大利之巅,连续两次夺得联赛冠军,而我也终于实现了意甲冠军梦。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两年里,曾被看做廉颇老矣的我几乎在联赛中保持全勤,用自己的表现回击了那些批评的声音,没有什么比这再痛快的事情了。

  然而,就在我与尤文一起为卫冕意甲而冲刺,并憧憬着即将到来的2006年世界杯时,突如其来的电话门事件令整个尤文图斯以及意大利足坛都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机之中,也让意大利队的世界杯前景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阴影。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队长的我在里皮教练的带领下前往了德国。国内足坛的动荡令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的前景,在集训期间,记者的问题几乎都不是备战世界杯,而是莫吉与电话门,对此我感到无比愤怒,又相当无力。

  舆论的压力、球迷的担忧,让每一个意大利人都对这届世界杯忧心重重,似乎等待我们的,注定将是黑暗的深渊。我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与其他队友一起众志成城坚守着球队的防线,每个人都把电话门的阴影抛在了脑后,全身心投入到了每一场世界杯比赛当中。

  我在场上大声呼喊着每一名队友的名字,让球队的心态争取做到平静如海,就像我们身上所穿的那件蓝色战袍。每当球队遇到困难或绝境时,总会有人挺身而出,为这支球队做出贡献。

  2006年7月9日,当我高高举起手中的大力神杯时,耳边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终于让我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赢了,是的,我们真的赢了!意大利夺得了世界冠军,卡纳瓦罗是世界冠军!这场决赛,正是我的国家队第100场比赛,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吗?

  我与里皮教练紧紧拥抱在一起,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对于里皮教练,我始终把他看做是我的父亲,而他也一直对我充分信任。

  其实在这届世界杯过程中,我与里皮之间还被媒体炒作出来了一则新闻。小组赛阶段,我曾感到球队目前的战术存在一些问题,因此主动召唤队友与里皮教练一起开会,并最终确定了球队回归传统的意大利式防守战术的打法。

  这一事件被媒体不怀好意的解读为我在带头逼宫,但事实上,我与里皮教练之间从来不会产生隔阂,作为队长的我,深知自己也肩负着责任。

  我始终认为,没有里皮,就没有这届世界杯的成功。作为意大利最具名望和最有经验的教练,里皮深知如何来掌控当时身处动荡的球队,也竭尽所能捍卫着自己的球员。在他的带领下,这支意大利的团结与凝聚力达到了顶峰。

  在世界杯期间,我曾经告诉队友说,“伙计们,这是我们这批人唯一的机会!”我还清楚记得在这番话后,当时大家脸上坚毅的表情。那场世界杯决战,当齐达内被红牌罚下,当双方最终将进行点球大战时,几乎所有的意大利球员都争着承担罚点球的重任,冠军的归属其实在那一刻已经分晓。

  对于我来说,2006年无疑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赢得了所有球员为之奋斗一生的大力神杯,同时也收获了代表着个人至高荣誉的欧洲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作为一名后卫球员来说,这些荣誉令我感到无比荣幸。

  不过我的足球生涯,注定不会风平浪静。在一届完美的世界杯之后,等待我的又是未知的旅程。电话门事件不仅导致尤文被剥夺了两个意甲冠军,同时球队还被勒令降级。

  这一消息对于所有热爱尤文的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而造成的后果也是难以估量。由于球队遭遇降级,很多球员不得不选择离开,而我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我知道尤文球迷对我的出走争议很大,我没有像皮耶罗、布冯和内德维德那样坚守在球队,但背后的苦衷只有每一个当事人才能清楚,对于图拉姆、对于赞布罗塔、对于我来说都是如此。我最终选择了皇马,世界足坛最具声望的豪门,我去那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里有卡佩罗。

  在加盟皇马时,我顶着金球先生的荣誉,迪斯蒂法诺在介绍我时说,这个微笑的光头是球队的领袖。不过当时我很清楚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尤其是刚刚又经历了一届世界大赛。

  因此在伯纳乌的前半个赛季对我来说相当困难,我在欧冠和联赛中都犯下过严重的错误。对此我不想去找太多的客观原因,如何去调节好自身的状态才是当务之急。感谢卡佩罗依旧像过去一样信任着我,而我肯定也会用自己的表现去回报。

  在联赛后半段,我终于开始慢慢适应了西甲联赛,同时也开始得到媒体和球迷的认可。在皇马的这几年我经历了三位主帅,不管是卡佩罗、舒斯特尔和胡安德-拉莫斯,都对我表达了充分的信任,而我也帮助皇马在暂别联赛冠军3年后,在06-08年连续两个赛季夺得了西甲冠军。

  在加盟皇马以前,我曾对皇马的更衣室错综复杂有所耳闻,但对我来说这从来都不是问题。我很快与队友们打成一片,而队友们对我的认可也让我能够像在意大利国家队一样去团结整支球队。

  皇马的球迷是很挑剔的,他们喜欢美丽的攻势足球,防守球员在这里得到的赞美永远也比不上那些摧城拔寨的进攻球员,对此我当然理解。

  不过在我由于年龄原因迟迟未能获得皇马续约合同时,球迷们为我发动了4万人的签名情愿,这令我感到非常惊讶和感动。在告别伯纳乌的那一天,皇马球迷全体起立鼓掌向我送别,在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在职业生涯的末期,我离开了皇马,以自由身重返尤文图斯。这一次回归,更像是老友间的相聚,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与轻松。但是回到尤文的我又一次陷入了陷入了禁药风波。

  那时我被一只小蜜蜂盯了一下,为了更快的康复,队医给我注射了含有倍他米松成分的腐殖酸药物。俱乐部曾为此向奥委会反兴奋剂部门递交过一份文件,申请让我避过例行尿检。

  但这份申请却在运送途中丢失,而我也在药检中呈阳性。不过这次意大利奥委会很快还了我清白,并没有对我进行任何处罚。

  在这几年间,国家队的故事当然也在继续。不过与2006年那个美丽盛夏相比,之后的故事并不是那么美好。在2008年的欧洲杯开始前,我在训练中遭遇了韧带撕裂的重伤,提前告别了那届欧洲杯。

  我对此非常沮丧,但最为球队的队长,我并不想放弃与球队共同作战的机会,因此我继续留在了队中,在替补席上为队友们呐喊助威。

  如果说2008年是沮丧,那么2010年的世界杯对于我、对于里皮教练、对于意大利国家队来说,无疑是充满悲情的。作为卫冕冠军的我们小组赛即遭淘汰,输给斯洛伐克的那场比赛后,夸利亚雷拉哭得像个孩子,我强打着精神安慰着他,安慰着每一个与之并肩作战的队友,直到想起这是我最后一届世界杯,最后一次身披蓝衣军团战袍时,不禁泪流满面。

  在世界杯结束后,我决定告别欧洲足坛去亚洲闯荡。对于每一个职业生涯接近尾声的欧洲球员来说,亚洲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里有着不一样的文化风情,当然同样也会给你带来丰厚的报酬。

  我与阿联酋的阿赫利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合同,打算在这里踢到合同结束再退役。只是与我之前的预期相比,退役来得早了一些。由于严重的膝伤困扰,我最终感到无力再去支撑。

  在医生的建议下,2011年7月9日,38岁的我正式宣布了挂靴。对于我来说,足球就是生命的全部,但只有退役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你才能深切感受到心中的那份不舍。

  退役后的我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生活、享受人生,但我内心深知,我无法离开足球。在告别球员生涯后,我参加了欧足联教练员的培训班,并取得了执教资格,在阿赫利先后担任了助理教练和技术总监,与球队一起分享了赢得联赛冠军的喜悦。

  这时的我,开始朝着另一个目标去努力,就像我曾经公开表示过的那样,我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拿起意大利国家队的教鞭,去实现自己新的梦想。因此,当远在中国的里皮教练询问我是否有意接手他的球队时,我几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尽管中国对于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但我相信这将是我教练生涯的正式开启,更何况还有里皮教练的帮助。

  如今,在经历了接近3年的历练之后,我又一次回到了广州,回到了我梦开始的地方,这一次没有里皮,我将延续和捍卫恒大的王朝。

  我清楚记得,在1987赛季那不勒斯夺冠的那一年,14岁的小球童跟在球员屁股后面狂追的场景。那时的我,尽情享受着足球带给我的欢乐,心中怀揣着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一名冠军球员的梦想。

  感谢上天的眷顾,让我实现了这一切。如今的我,44岁的法比奥-卡纳瓦罗,正在开启自己的新梦想。未知的征途就在眼前,我希望继续用微笑来面对,去迎接属于自己的又一场比赛。

  作者:隔壁老王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