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以色列"最后的王牌坦克兵":力压德军,战绩非凡

subtitle 点兵堂11-11 10:24 跟贴 1085 条

  纵观世界战争史,战绩最高的王牌坦克兵,都出自二战时期的德军装甲部队。德军王牌坦克兵惊人的战绩,往往是在漫长残酷的战斗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例如,第502重装甲营的奥托·卡尔尤斯,击毁178辆坦克与100门火炮的战绩,是在2年时间里取得的;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的米夏埃尔·魏特曼,击毁138辆坦克与132门火炮,前后也历时1年多的时间。

  如果比较击毁敌军坦克的作战效率,以色列有个犹太人坦克兵,要比这些德军王牌坦克兵高得多。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他连续奋战30小时,击毁叙利亚军40辆坦克,甚至仅以单枪匹马的一辆坦克,硬生生地扛下了一条防线!他就是传说中“最后的王牌坦克兵”——泽维卡·格林格德中尉。

  “泽维卡”分队来了!

  1952年2月10日,泽维卡·格林格德出生在以色列海法附近的集体农庄,他的父母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反犹屠杀中的幸存者和抵抗战士。以色列建国之后不久,格林格德呱呱坠地,可以说,他是和饱受穆斯林世界围攻的以色列一起成长的。成年后,格林格德怀着保家卫国的朴素信念,加入以色列的装甲部队,并在1973年提升到了中尉军衔。

  第四次中东战争时期的泽维卡·格林格德中尉。

  1973年10月6日,星期六,恰逢犹太人最为庄严和重要的节日——“赎罪日”。以色列全国放假、大部分官兵离岗回家,格林格德中尉也正在集体农庄中休假。埃及和叙利亚这两个对以色列虎视眈眈的国家,选择了以军最为放松的这一天,分别从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两个方向、一东一西发动突袭。

  当天中午,在头顶呼啸而过的以军战斗机引起了格林格德的警觉。他找到军用无线电机,急切地转换频道,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战争爆发的消息促使他立即穿上军装,搭便车赶往最近的军事基地。基地中的官兵没有接到任何命令。格林格德打开了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上的无线电机,向上级请示。当时,格林格德即将升任连长,但是没有配属给任何具体的坦克连。他建议上级,让他回到第188装甲旅的旧部参战。在得到了上级的准许后,他搭乘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赶往东线,也就是以军在戈兰高地上的重要据点——纳法赫。

  纳法赫是以军在戈兰高地上的指挥中心和交通枢纽。此时,在上百个炮兵连的火力支援下,叙军的900辆坦克潮水般拥向戈兰高地。然而,在以军这边,固守高地的第7装甲旅和第188装甲旅只有176辆坦克和60门火炮。很快,叙利亚装甲集群在哈什尼耶地区突破了以军前哨阵地,顿时如入无人之境,势不可挡地杀奔纳法赫而来!

  戈兰高地上的以军“百夫长-肖特”式坦克残骸。

  这时,格林格德刚刚抵达纳法赫据点,惊愕地发现整个兵营到处都是伤兵,没有任何可用的重武器。只有兵营门口停着2辆战损的“百夫长-肖特”式坦克,坦克兵正试图修好它们。格林格德接管了这2辆坦克,将阵亡坦克兵的遗体拖了出来,召集起临时拼凑而来的坦克兵,匆匆踏上了沿着石油管道修筑的公路。他联系上驻守纳法赫据点的第188装甲旅旅长伊扎克·本-朔汉上校,报告说他有一支“分队”,随时准备参战。朔汉上校马上将其命名为“泽维卡”分队。当晚21时,整个戈兰高地以南的以军坦克兵都从无线电中听到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泽维卡”分队来了!

  一名以军坦克兵回忆:“这让我们士气大振,因为这意味着增援抵达了。我们都相信,‘泽维卡’分队是来救援我们的。”

  然而,包括旅长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泽维卡”分队,其实只有2辆千疮百孔、刚刚修理完毕的“百夫长-肖特”式坦克而已……

  以军“百夫长-肖特”式坦克,装备105毫米线膛炮。

  此时,连格林格德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他说:“我们都以为,以军坦克已经封堵了叙军的攻势,晚上将清剿这个区域,战争明天就能结束。无论是旅部发来的消息,还是我自己的判断,都让我感觉这个任务不会很难。”

  格林格德的2辆坦克小心翼翼地并肩前进。1个小时之后,他们抵达了纳法赫十字路口。在那里,他们进入车体掩蔽状态。另一辆坦克的车长报告称,发现叙军坦克纵队正在接近。在昏暗的光线条件下,格林格德看到了叙军坦克的灯光和像猫眼一样泛着红光的红外线灯。

  21时20分,格林格德发现10米之外出现了1辆落单的叙军T-55式坦克。格林格德的炮手迅速开火,叙军坦克立即炸成了火球。为了避免在耀眼的火光下暴露目标,格林格德立即命令撤退。不过,叙军坦克的殉爆震坏了座车上的无线电机,格林格德只好与另一辆坦克的车长互换了坦克,并告诉他:“如果可能做到的话,看着我,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第四次中东战争,以军“百夫长-肖特”式坦克与敌军展开交火。

  但是,在黑夜中,格林格德还是与战友失去了联系。单枪匹马地开上了一座高地之后,格林格德发现了叙军3辆T-55式坦克。孤零零的“百夫长-肖特”迅速开火,3发105毫米穿甲弹迅速将其摧毁。转移了阵地之后,他又干掉了3辆T-55式坦克。

  随着战斗的进行,格林格德逐渐意识到石油管道公路就是叙军的主要进攻路线。由于叙军坦克装备了更先进的夜视仪,他决定停止机动,在阵地上以逸待劳。30分钟之后,叙军第51独立坦克旅第452坦克营营长伊斯梅尔少校率领的T-55式坦克和卡车纵队开了过来。领头的叙军坦克距离自己只有20米时,格林格德下达了开火的命令。电光火石之间,这辆倒霉的T-55式坦克就炸成了废铁,整个车队都随之停了下来。

  现在,是格林格德一辆坦克面对叙利亚军队整整一支坦克纵队!他知道,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的敌军,硬拼是没有希望的。在暗夜中,他与叙军玩起了“捉迷藏”。利用灌木丛和岩石的遮挡,格林格德反复变换阵地,迅速开火,然后立即后撤。在1个多小时中,叙军车队根本动弹不得,完全摸不着头脑——在公路周边的区域内,不一定从什么地方就打来了炮弹,只见白光一闪,1辆坦克或卡车就爆炸了。极度的恐慌之中,伊斯梅尔少校认为自己一定撞上了以军主力,几个坦克兵打开探照灯寻找以军坦克的位置,却一无所获。这时候,明亮的灯光反而为格林格德提供了更清晰的目标,他保持沉着冷静,继续一点一点地啃噬着规模庞大的敌军部队。在叙军第452坦克营撤退之前,格林格德已经击毁、击伤了他们10辆坦克。

  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叙军T-55式坦克和车辆残骸。

  格林格德的单车阻击战不仅欺骗了叙军,甚至误导了自己的旅长。朔汉上校在无线电中询问格林格德麾下有多少辆坦克。格林格德担心无线电通信会被叙军截获,因此只能遮遮掩掩地暗示:“我的情况不妙,我没法告诉你我有多少辆坦克。”结果,朔汉上校没听出这弦外之音,他满怀希望地揣摩:“泽维卡”分队起码有1个坦克连的规模——否则怎么可能抵挡住整整一个叙利亚坦克纵队的进攻呢?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然而,这时候以色列军队的困境并没有逆转。在无线电中,到处都是以军坦克兵绝望的呼救,他们的弹药和燃料都快用完了。格林格德回忆道:“无助的感觉笼罩着每个人,包括旅长,因为他没有预备队。”

  接近午夜时,以军北方军区预备队出现了——货真价实的2个坦克排在莫尔中校的指挥下赶来支援。后方的朔汉上校命令采取反击,他们就以双路纵队沿着公路开进。然而,公路早已被叙军坦克的探照灯封锁,叙军步兵的反坦克火箭筒立即命中了以军的领头坦克。格林格德命令1辆坦克开过去救助友军,自己的坦克则前往掩护友军侧翼。突然,这3辆以军坦克都被击毁了。格林格德的炮手负伤,他自己被爆炸震得几近晕厥并严重烧伤。他从坦克中爬了出来,滚到路边的壕沟中扑灭了衣裤上的火焰。随后,他爬上了另一辆完好的坦克,打开通信系统,在无线电中宣告“‘泽维卡’分队依然存在”!

  以军“百夫长-肖特”式坦克开往前线御敌。

  收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即便是第188装甲旅旅长朔汉上校,也感到了莫大的安慰。这时,格林格德才感觉到了伤口的疼痛,已经烧伤的上臂和左脸上都起了水疱。当他发现2辆叙军坦克正喷吐着火舌而来的时候,他命令开火并全速倒车。

  对此,格林格德回忆道:“我再次在1辆坦克中奋战了……现在,我才知道,我的对手是叙军1个整编装甲师。”一次又一次,格林格德以神出鬼没的战术发起进攻。他的坦克前进、开火、命中目标,然后退入暗夜中。直到凌晨3时,他才停火,等待黎明后以军坦克或空军的支援。

  拂晓,旅部派来1个坦克连前来支援。沿着公路部署了坦克之后,格林格德在无线电中告诉旅长“派个更重要的人来接管指挥”,旅长承诺会亲自前往。就在他们还在交谈时,叙军炮兵的火力准备就开始了,紧接着就是叙军T-62式坦克的集群冲锋。

  “在1300米距离上,装甲对决装甲的战斗展开了。他们派出了整整1个装甲师,却不知道如何进行战斗。我们只有16辆坦克,但战斗却很顺利。接近中午时分,局势已经明显好转。”

  然而,这其实是叙军的圈套。就在格林格德不断击毁T-62式坦克时,叙军第1装甲师第91装甲旅绕过了以军位于石油管道公路的阵地,直扑纳法赫据点。临时拼凑而来的14辆“百夫长-肖特”式坦克无法抵挡叙军T-62式坦克的集群冲锋,一番激战之后只剩下了2辆坦克还能开动。在战斗中,第188装甲旅旅长朔汉上校也被叙军的7.62毫米子弹打死。

  以军第188装甲旅的“百夫长-肖特”式坦克残骸,弹药殉爆导致炮塔被炸飞。

  接到回防的命令,格林格德与另一辆坦克一起赶往纳法赫据点。当他们抵达据点时,以军士兵正被叙军坦克赶得四散奔逃。在混乱的场面之下,格林格德坦克的驾驶员精神崩溃了。他惊慌失措地打开舱盖,逃了出去,搭乘1辆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逃之夭夭。

  据点中,几名以军军官临时组成的反坦克火箭筒小组已经用尽了弹药,被1辆T-62式主战坦克逼到了死角。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大限将至的时候,这辆叙军坦克转眼间炸成了浓烟滚滚的“铁棺材”——“泽维卡”分队来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格林格德的坦克在纳法赫据点中不断变换着阵地,孤注一掷地试图挡住叙军坦克群的进攻。这时候,后方指挥部完全不知道纳法赫据点发生了什么事,派出一辆吉普车抵达据点后方的山岭侦查,结果收到了这样的报告:“兵营里空空如也,只有1辆孤零零的坦克正沿着围墙开动,在发疯一般地开火。”

  1973106日,戈兰高地,以军哨所阵地上的叙军T-55式坦克残骸。

  就在格林格德逐渐抵挡不住的关键时刻,以军第679预备装甲旅从后方赶来。以军坦克以精准的远程火力拦住了叙军坦克的前进脚步,并将他们赶出了纳法赫。后备的2辆坦克也前来支援格林格德,3辆坦克一起沿着围墙开动,向叙军坦克开火。陷入交叉火力的叙军丢下了横七竖八的车辆残骸,沿着石油管道公路一路退去。

  战斗结束了,格林格德从炮塔中钻出来,迎上来的是旅部的情报官。30个小时之前,就是这位情报官将他送上战场的。现在,旅长已经阵亡了,这位情报官已经是第188装甲旅的最高指挥官了。精疲力竭的格林格德摘下了头盔,跌跌撞撞地从坦克上爬下来,一头栽倒在地。他喃喃地说:“我不行了。”

  情报官什么也没说,他紧紧地抱起了满身血痕、伤口、灰尘和油渍的格林格德,找了一辆车,将他送往医院。

  叙军遗弃在戈兰高地附近的T-62式坦克。

  铁甲英豪

  实际上,当格林格德从坦克中爬出来并跌倒在地时,他还是有力气的。让他颓然倒下的不是肉体,而是他的精神。在纳法赫十字路口,他看到了大量燃烧着的以军和叙军车辆。在那里,他发现了以军遗弃的3辆坦克,仍然还能使用。当时,格林格德痛心疾首地用拳头砸着坦克的装甲。

  格林格德说:“打垮我的是这3辆被遗弃的坦克。这让我觉得戈兰高地已经失守了,以色列陆军气数已尽,所以我就从坦克中爬了出来。我感到失败……我们缺乏兵力,根本堵不住缺口。战斗结束后,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孤独——并不是在房间中独处的孤独,而是在战场上的孤独,因为只有我们这么1辆坦克。”

  在30个小时的战斗中,泽维卡·格林格德中尉多次力挽狂澜,长时间以1辆坦克支撑起整个防线。他的座车多次被叙军击毁,迫使他先后更换了6次坦克。至于他究竟击毁了多少辆叙军坦克,恐怕难以确定。在那样混乱而惨烈的战斗中,是不可能进行精确统计的。格林格德谦虚地称自己击毁了叙军20多辆坦克,他的上级则认为他击毁了叙军60辆坦克。亦有观点认为格林格德击毁了叙军40多辆坦克,此数据可能更贴近事实。

  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叙军T-55式坦克和车辆残骸。

  对于自己战绩的问题,格林格德解释道:“如此卓越的战绩是那些已然阵亡或幸存下来的无名英雄取得的,与他们的贡献相比,我做的努力相形见绌。我并没打算当个英雄,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继续打下去的话,以色列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格林格德的战绩堪称后无来者,哪怕与二战时期的德军王牌坦克兵相比,格林格德中尉的含金量或许要更高。

  首先是质量对比。在很长时间里,德军那些指挥“虎”式重型坦克与“黑豹”式中型坦克的王牌坦克兵,对手往往都是T-34/76式中型坦克或75毫米炮型M4“谢尔曼”式中型坦克。在战斗全重、火力与装甲防护方面,德军坦克都超过对手一个数量级,能达成碾压式的作战效果并不奇怪。相比之下,格林格德的“百夫长-肖特”式坦克与叙军坦克相比就缺乏技术上的优势。苏制T-55式坦克与他的座车同属战后第一代主战坦克,而T-62式坦克属于战后第二代主战坦克,技术水准要高于格林格德的座驾。

  其次是数量对比。例如,在著名的维莱博卡日之战(即“波卡基村之战”)中,魏特曼身后还有整整1个重型坦克营,防线周边还有友军的各个装甲师与步兵师。而格林格德的身后则空空如也,很多时候,整个防线上只有他自己而已——不愧为真正的铁甲英雄!

  现如今,有能力进行大规模坦克战的国家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很小。在强国、大国对弱国、小国的战争中,强势阵营往往会在遭遇敌军坦克之前,就以航空兵对其装甲力量进行毁灭性打击,大规模坦克战出现的概率也就更低了。因此,格林格德或许将是人类战争史中“最后的王牌坦克兵”。

  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了,以色列在阿拉伯国家的围攻下力挽狂澜,最终在中东地区奠定自己的地位,迫使宿敌和自己一起坐在谈判桌前。这一战之后,年仅21岁的格林格德中尉成为了以色列的国家英雄。当时,共有8人获得了以色列的最高国家荣誉勋章——英勇勋章,而格林格德中尉就是获得者之一。

  后来,格林格德成为了以色列提瓦尔素食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和花臣化学公司的常务董事。2008年,他参选成功,成为了以色列奥法基姆镇的镇长,带领以色列人民迎接明天的希望和挑战。

  维卡·格林格德和年轻的以色列军人在一起,他在2008年当选奥法基姆镇镇长。

  本文作者王法,国内知名军事作家,专长装甲作战,有多本专著出版,包括《辉煌与泥泞:洛林坦克战》、《挡车之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日军反坦克战(上下册)》、《屠虎驱豹·英国“萤火虫”中型坦克技战史(上下册)》。

  作者:王法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