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吃鸡一时爽,作弊火葬场

subtitle 王三三11-11 00:02 跟贴 7218 条

  就不和这个世界一样!这是三三有梗第173期。

  外挂的历史可能比你想象的要久得多,当你在“吃鸡”频频遇到神仙打架时,也许不知道,在你的游戏生涯中,可能已经经历成千上万“挂逼”。

  甚至你也许也有意无意开过挂——当然,开挂并不一定都是坏事,有些单机游戏“开挂”是合法的,一些网络游戏的“外挂”只是辅助玩家改善游戏体验。

  恶性的外挂时常会毁掉你玩游戏的乐趣,不论你是受害者,还是那个企图通过开挂获取胜利的人。拿着透视和自动瞄准,准确知道了敌人的方位,枪枪爆头,可心里却是一阵空虚:即使最后成功地吃到鸡,他们却再也无法体会那种绝地求生的紧张感。

  二十年前,金手指的销量就快赶上塞尔达了

  各种版本的“金手指”可能是一代人的记忆。童年拥有红白机的是少数,大多数人接触的游戏机是 “小霸王”,玩的是各种“32合1”的游戏合集。在那些一半游戏都是重复的游戏卡包装上,如果有个“金手指”的标记,就意味着当你卡关,或者想无脑通关畅享爽快游戏体验,你可以随时开挂。

  金手指外挂是卡槽游戏时代的特色。最有代表性的是Galoob公司开发的“Game Genie”,卖出了500万套——这是什么概念呢?近来红火的Switch版《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初代,被誉为开放世界鼻祖的《塞尔达传说》大概卖出651万套,而红白机经典游戏俄罗斯方块也就卖出了558万套。

  从金手指开始,制作外挂和使用外挂也成了一种生意。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在随后的兴起,让这门生意越做越红火,一发不可收拾。

  和外挂的发展史一样,网络游戏的外挂最初只是辅助工具。今年上半年有人翻出了一款文字网游“北大侠客行”,这个看似被遗忘的小角落,自1997年开服以来一直还在稳定开放,至今已经20年。

  “北大侠客行”是一款典型的“MUD”(Multiple User Dungeon,多用户地牢)类型的游戏,简单地说,就是大家在电脑上用文字聊天、输入简单动作指令的方式进行的文字探险游戏。这种游戏,介于桌游时代的“龙与地下城”和后来的魔兽世界之类的MMORPG游戏(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之间,既需要玩家发挥想象力,又可以利用计算机网络的优势进行游戏。

  MUD允许使用辅助工具进行游戏,因为MUD游戏中有许多需要重复进行的操作,任务也和后来魔兽世界这样的MMORPG一样,需要重复操作,有时会十分枯燥——图形界面尚且让人觉得无聊,更不用说对着一堆绿色、白色的文字打怪升级了。

  因此,当MMORPG开始流行,最常见的外挂就是“挂机挂”,也就是玩家可以离开键盘,由机器人通过学习来完成简单的任务。

  但随后的事情却脱离了人们的预想。网络游戏装备的交易利润随着玩家数量的增多而倍涨,让有志于通过卖装备挣钱的玩家发现了财路。手打装备总会累,外挂则可以24小时刷装备,甚至他们可以通过黑客技术截取服务器中的信息,在玩家PK中获得优势,打劫玩家辛辛苦苦打出来的装备。

  对了,外挂打装备这件事后来在一些游戏中被合法化了:一些MMPRPG游戏官方推出了变相的外挂——内购和DLC。顶尖装备再也不需要靠打了,得“氪金”,氪金来的装备不会掉落,因此也不必担心被外挂抢走,想买装备的玩家也可以在官方那里用钱买到。这也让各大网游厂商终于找到了稳定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网游行业也一跃成为互联网圈利润率最高的领域。

  换句话说,没有外挂就没有当下游戏产业的业态。那些DLC狂魔游戏厂商,才是外挂史上真正的最大赢家。

  至于外挂的思路,其实和外挂史一样,也是十分清奇的。

  有的外挂的创意,可以说是让人拍案叫绝。比如,在Dota中,曾经有一个刷屏挂,可以在开团的关键时刻发出一串■,在对手的屏幕上造成弹幕攻击,遮挡视野。

  还有一个在《守望先锋》中曾经出现的外挂,开挂者并不是开挂加强自己,而是开挂加强对手。开挂之后,对手的伤害成吨增加,这回让服务器判定对手“开挂”,继而将其踢出房间。

  有一个调皮的QQ台球游戏外挂,开挂者会在对手打球时自动隐藏白球,对手一脸懵圈,可谓“打自己的球,让别人无球可打”。

  良性外挂也有比较有趣的案例,比如曾经一度风靡的“英雄联盟”皮肤盒子。起初,这款外挂只能让玩家在本地看到自己想要选取的皮肤,可以说是孤芳自赏。到后来,这个盒子的功能强大到,对手或者队友如果也使用了这款外挂,选择了皮肤,那么就互相能看见皮肤效果。外挂让孤芳自赏,变成了商业吹捧。

  当然,这是作死,因为这已经触及到游戏开发商的利益,这款外挂之后就被禁用了。

  外挂毁掉了不少好游戏。如果外挂横行而游戏开发商无动于衷,普通玩家的利益会受损,自然就被市场抛弃;单如果开发商下手太重,甚至伤及无辜,也难免被人诟病——在Steam上,《侠盗猎车手5》的评价是一水差评,并不是因为这款游戏不行,而是大家都在说GTAV的运营商封挂太狠,而且不接受申诉。

  也因此,在网络上,有关外挂的阴谋论层出不穷。

  有人指出,一些外挂是游戏运营商默许的,运营商要靠外挂调解游戏难度。他们煞有介事的分析了某款游戏查封外挂的力度和游戏版本之间的关系,认为运营商有时候要靠外挂挣钱。

  当然,最近听得最多的,就是有关吃鸡的外挂来源的都市传说。传闻指出,某些厂商为了收购“吃鸡”制造了各种外挂,还通过自己的平台贩卖外挂,为的就是压低价格,或是毁掉“吃鸡”以便另起炉灶。

  网络世界不乏这样的传说故事,也许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当然也不能排除大家要在被外挂血虐之后站在道德高点给自己找点安慰而编造故事。

  我们还熟悉这样一个故事:

  我把账号借给了朋友,第二天我就被封了,我真没有开挂啊,怎么办,能申诉吗?

  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有关外挂的一大传奇,“我有个朋友”的叙事方法十分经典——有人说,根本就没有这个朋友,不过是掩盖自己偷偷开挂被发现的愧疚,也有人选择相信,为层主出谋划策,还有人会告诉你,也许就是被误封了,然后举出自己被误封的经验。

  开没开挂,我想多少自己是有数的,如果问心无愧,去申诉自然是理所应当。但人非圣贤,如果真的没控制住自己的小欲望,偷尝了外挂的滋味,封禁也未必是坏事,毕竟你违反了规则,需要一些惩罚,有则改之,就好了。

  以上内容纯属胡诌,感谢你每天陪我一起幽默。网易新闻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