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课上了一半人去楼空 早教行业乱象谁来管?

南方网11-10 15:16 跟贴 48 条

  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早教也成为“朝阳行业”。王晶(化名)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从1岁开始,就为孩子们报读了早教班。“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够早点接受较专业的教育,另外工作较忙,孩子放在早教中心有人看守。”

  去年6月,在两个孩子已满3岁之际,王晶经过一番考察和对比,报名了位于广州海珠区“滨江宏岸”的天才宝贝滨江中心店。“孩子大了,希望上课不光是玩,还能学点东西。”

  钱交了,课上到一半,早教中心却突然以扩大经营为名停课装修。原定今年7月开学的早教中心,至今已3个多月处于停业状态。孩子没课上,退款也迟迟未有。而由于早教行业目前监管不明的问题,家长维权之路困难重重。

  迟迟不开学的早教中心

  “我通过朋友介绍知道这家店,得知很多朋友的孩子在这里读。试听课程后觉得不错就定了。” 王晶女士介绍,该店经营时间约有九年,出于对天才宝贝品牌的信任,王晶帮两个孩子报读了“天才宝贝”早教中心滨江中心校区的中文课程。

  看到孩子慢慢成长起来,王晶很欣慰。“孩子也蛮喜欢上早教中心的课,经过一段时期的学习,他们俩性格方面确实有一些变化,经过反复考察,准备下一学年继续帮他们报读英文课程。”

  直到今年7月23日。“我接到早教中心老师的通知,说中心要暂时停课。”王晶的手机里还保留着天才宝贝滨江中心微信公众号在停课前发出的通知截图,“由于场地扩张的原因,天才宝贝滨江中心由三楼搬迁到二楼,配合装修,天才宝贝滨江中心的放假时间如下:2017年7月26日至2017年9月6日。”

  正值暑假期间,加之对品牌和该机构办学的信任,王晶等其他两百余名家长并没有产生怀疑。

  8月底,开学的日子即将来临,家长们却迟迟没有等到中心开门。即便是白天去到拟搬迁的中心新址,也并没有任何动工的迹象。“场地被围栏围起,透过缝隙往内看,水泥钢筋仍然裸露着。”一名家长回忆。

  家长们起了疑心。开始在微信群里“质问”中心负责人李某,为何中心迟迟没动工,能否按时开课,李某回应称因特殊情况,中心暂时不能进行装修,表示开课时间推迟到9月25日。“装修完马上开始上课,甲醛会不会给孩子造成伤害?”对此,中心负责人李某改口称,通知10月国庆后正式开课。

  随后,李某以各种理由多次推迟开学时间,并提出有需要的家长可以申请退款。与此同时,原本还在为中心说话、安慰家长耐心等待的机构老师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在王晶与老师交流的微信聊天记录看到,8月时该老师表示家长可耐心等待开课,10月却称其已两个月没有收到工资,建议家长自行处理退款事宜。

  预付式消费风险重重

  面对上课时间的一再拖延和迟迟未动工的搬迁现场,王晶和其中的88位家长觉得,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

  家长开始向政府部门反映相关情况。在政府部门介入处理后,中心负责人李某于10月中旬签下欠条,承诺分五期退还88名家长先前交付的约165万元的学费,第一期还款时间为10月30日,并称退款逾期则每日支付总额的10%违约金。

  直至11月,没有一名家长收到退款,而早教家教中心仍然维持“原样”。10月27日,记者走访规划的早教中心新址,发现现场被一张白布围蔽起来,并无施工人员和装修过的痕迹。白布上贴着的一则由海珠工商局发布的《责令改正通知书》显示,天才宝贝滨江中心未办理营业执照经营场所变更手续擅自设立经营场所,责令20日内改正违法行为。 历经三个多月,孩子们没有地方上课,家长们的学费也疑似“打水漂”。而王晶告诉记者,早在天才宝贝滨江中心通知装修之前,2016年12月,部分家长还购买了一份为中心开班八周年庆典活动而开设的“儿童成长基金”。“只要预先交三年的学费,并且每个月发一次朋友圈为中心‘做宣传’,将截图发给中心,每月就可以得到学费的返还,全部课程上完之日,全部学费将返还完毕,这相当于免费上课。”

  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一开始并没有让王晶信服。但中心的课程顾问向其宣称,该基金是与多个政府部门合作的“公益基金”,名额有限。同时,王晶看到参与基金的家长陆续获得了返利。经过数月的考虑,王晶在4月与天才宝贝滨江中心签订合同,帮两个孩子报读了两年的课程,并预交了4万多元学费。接下来的两个月,王晶都有在朋友圈内为该中心做宣传,获得了每月约1千元的返利。

  “装修风波”后,有家长查询此款基金,才发现其中问题多多。该基金项目宣传单上注明的合作单位中国平安保险、一点公益平台均表示,未与该中心有过任何项目合作。此外,王晶还告诉记者,家长通过公开资料查询中心的办学资质,即由广州市海珠区教育局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发现此证已在2016年6月到期。

  对此,天才宝贝总部则表示,总部已经联系上该加盟商,了解到投资人正在积极配合处理解决,安排学员转学,不愿转学的家长将给予退费处理。据了解,李某的最新回应是,因资金链断裂、经营不善等原因,早教中心现在要进行结业清算,对家长们会采取分流到其他中心以及退款两种方式进行处理。记者随后多次拨打李某的电话,但都是无人接听。目前,在家长建立的“维权微信群”内共有230余人,每人均有1万到5万不等的资金被这间早教中心“套住”。

  广东粤广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扬表示,早教中心并无集资资格,其所推出的“儿童成长基金”涉嫌违反相关金融法律法规。此外,在集资过程中,如果早教中心如果采取了欺骗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公众集资,且数额较大,即涉嫌触犯刑法中的集资诈骗罪,需要公安机关和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处理。

  早教机构频发跑路事件

  媒体报道,深圳UP博贝优品儿童身脑训练中心突然停课,负责人失联;家长爆料,广州市番禺区迎宾路百世家居1楼美国悦宝园早教中心被总部终止;网友爆料,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一路51号首层的金德御儿童音乐素养教育中心2017年2月3日被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联合委员会终止品牌运营授权、撤销办学资质后,仍在对外招生……

  早教机构频频关门跑路,谁之过?在记者的采访中,工商部门、教育部门均在积极地协调此事,但同时也都无奈地表示,“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把他们列入工商黑名单,督促他们还款。”

  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教师冀秋阳表示,目前早教机构在家长交款后倒闭的事件并不鲜见,在全国范围内有很多,广东省内也陆续出现了这种现象。早教机构多数采用预交款的收费模式,却缺乏有效的监管。“现在管理比较乱,早教机构有的是教育部门认证、有的是文化管理部门认证,还有的是妇联认证。”

  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郑卉雯表示,实际上,如果想办一个早教机构,只需要在工商部门取得相关的登记即可,对师资、场地的要求较低。

  冀秋阳建议,早教行业应当从三方面进行规范,一是由专门的政府部门负责审定机构入行资格,二是从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育婴师资格证角度规范幼儿园教师的准入资格,三是课程设置应当符合婴幼儿身心健康发展。

  而家长在报读早教机构时,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考量,“一是看资质。虽然目前早教机构没有统一的管理部门,但经过权威部门和行业部门认证的机构相对来说比较权威。二是看口碑,较为成熟的大品牌会更可靠一些。”

  郑卉雯谈起此类事件,感慨道:“此类事件在我看来只是极个别现象。实际上,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早教行业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注和爱护,同时,也希望出台相关政策,建立行业规范,明确监管职责,给早教行业一个更为健康的成长空间。”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欧楚欣 陈芳庭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