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一场战斗如何耗掉了大明王朝的全部精锐部队?

最强冷吧众11-10 17:50 跟贴 1312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纵观276年的明朝历史,与八旗的战斗堪称明军最不堪回首的记忆。除了关内的遵永大捷之外,明军可说是无一胜绩。然而,明军在关外同样有发挥较好的战役,其中的典型例子就是1621年的浑河之战。

  大杂烩军队

  △17世纪的荷兰人所绘的明带山东省地图

  1621年,平静的辽东边陲突然战云密布。一名从后金逃回关内的汉人奴隶带来了一个令朝廷大为惊讶的消息:后金首领努尔哈赤正在赶制云梯、盾车等攻城器械,准备攻打沈阳。

  自古以来,沈阳一直是辽东的核心城市,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后金如果想要称霸辽东,那么就必须拿下沈阳。明朝也深知沈阳的重要意义,于是加紧备战,派出了两支地方精锐——浙军和川军奔赴辽东前线。总兵贺世贤则统领一千亲兵和数万辽东军固守沈阳、等待增援。

  从战略角度出发,明朝方面的宏观部署并无问题,但在细节上却问题多多。守卫沈阳的部队成分混杂,虽然勇敢善战,但是忠诚却是问题。他们能在顺风局乘胜追击,也会在逆风局中一哄而散。至于叛国投降,那更是毫无心理负担。

  △明朝辽东地区的核心 沈阳

  总兵贺世贤同样问题多多。他虽然武举出身,作战勇敢,却是个地道的酒鬼莽夫。简言之,此人有冲锋陷阵之能,却无统帅千军之才。

  朝廷派来的两支援军也同样令人担忧。以浙军为例,虽然戚金是名将戚继光的侄子,但是戚继光留下的精锐部队根本不足以在北方边境的高强度作战中,取得优势。由于军饷不足,之前损失掉的部队,根本难以全部补足。甚至连将领作为私人精锐的家丁力量,都是在北方重新募集的。戚金本人也是临时调往辽东统领浙军,之前的经验非常有限。此时的3000浙军,已经是东南地区所能抽调的最强军力。

  △习惯使用火器的浙军

  相较而言,一万人的川军要比浙军情况稍好,但他们依然良莠不齐。除了后来赫赫有名的女中豪杰秦良玉之外,领兵的将领中还有因劫掠土司家而被贬职的游击周敦吉。这样两支互不熟悉、从未配合作战过的部队被临时凑在一起,在磨合阶段自然会产生不少摩擦。

  起初,两军之间只是口角之争,随后又迅速升级为械斗。在械斗中,人数占优还多使用大盾长矛的川军,把浙军血虐了一番。不服气的浙军就跑回营地,调来火炮助战,射击方阵。这场械斗还殃及平民,两军驻地周围的民房都被火炮轰塌了。最后,为了平息朝廷的愤怒,秦良玉被迫上表谢罪,这才算勉强平复了两军间的敌对情绪。但这无法改变双方统帅各怀鬼胎,互不信任的局面。

  △拥有大两少数民族的川军

  2沈阳陷落

  △明清两军在沈阳城下的对战

  当川军和浙军大打出手之时,后金军已经对沈阳发起了围攻。在扫清了沈阳周边的堡垒后,清军却在沈阳城下,停住了脚步。由于当地是明朝的军事重镇,因此修建了当时东亚数一数二的砖石城墙。双层城墙高达8米,厚度也有10米左右。对于缺乏重型火器,也没有抛石机的后金而言,要想攻破这样的坚固防线,确实难度不小。

  努尔哈赤到达沈阳后,但他并未急于攻城,而是派出小股骑兵侦查城防。守将贺世贤见状,率家丁主动出击,斩杀了四名后金骑兵。努尔哈赤见状,便下令继续围困沈阳。

  次日,后金军派出一队骑兵前往城下引诱贺世贤出战。贺世贤果然中计,紧追不舍,不料正中后金军埋伏,在后退回城的途中身中数箭而亡。眼见贺世贤中了埋伏,城内另一位总兵尤世功也率部出城试图救援,却同样因为战斗力拙计而不幸阵亡。

  △擅长骑射的满洲骑兵

  眼见明军连损大将,后金军趁机大举进攻沈阳城。失去总兵的明军士气大跌,相比已经杀红眼的后金将士,显得如弱鸡一般,毫无抵抗力。更加糟糕的是,部分守军在重压之下,决定叛变。他们放下吊桥,大开城门,让满洲士兵径直杀入。就这样,后金军迅速击败了肉搏能力低下的明军,拿下了辽东重镇沈阳。

  在得知沈阳陷落的消息后,浙军和川军停止了扯皮与械斗,一致同意撤退。但川军游击周敦吉却为了让自己将功赎罪,坚持请战。毕竟在他看来,此时军中尚有名将秦良玉坐镇,全军士气正旺。如果现在不与后金军交战,将来想要再立功,就没什么机会了。于是明朝援军改变撤退计划,选择在浑河与后金军交战。

  △这些明军就此走上了不归路

  3惨遭逐个击破

  △习惯近战的川军打出了明军对后金的最好表现

  虽然明军统帅勇气可嘉,但要想让不久前还争斗不休的川军和浙军合兵一处作战,并不现实。于是两军统帅决定分兵作战,周敦吉和秦良玉的兄长秦邦屏带着川军驻守在桥北,浙军则驻扎在桥南。

  努尔哈赤得知明军分兵的消息后,立刻下令右翼部队对川军发起攻击。但后金的精锐部队红甲军或许是认为明军不堪一击,竟然连棉甲和盾车都不用,就与川军展开战斗。等到与川军交战后才发现,这支明军并不好对付。后者习惯使用白杆长矛,又有装备大盾牌的刀盾手掩护,并不忌惮轻骑兵式的普通攻击。在两位统帅的指挥下,他们与后金军作战不落下风。在战斗中将上千名八旗骑兵击落下马,并且生擒了一名参将和两名游击。

  △擅长使用长矛 盾牌和大刀的西南部队

  若浙军在两军相持时加入战斗,明军将能赢得优势,迫使努尔哈赤暂时退却。然而浙军并未加入战斗,习惯了静态防御的他们,根本不敢离开自己的设防车营。眼见无法打破川军防线的努尔哈赤,便下令更多八旗军队一拥而上。

  后金军凭借数倍的兵力优势,不断策马齐射方阵。一些满洲步兵与投降的汉军,也使用弓箭和火门枪射击结阵的川军。通过连续三次冲锋,川军终于开始崩溃。在激战中,两位统帅周敦吉和秦邦屏均被斩杀。

  在川军在桥北激战的时候,浙军已经在桥南布置好了车营准备迎击。虽然他们是戚继光战术思维下的明军精锐,其实根本不能同真正的强者相提并论。他们所仰仗的不过是装备更齐全些。这些浙军战车上,不仅有威力较大的佛朗机炮,士兵中也有不少擅长使用火绳枪射击的部队。正是靠着犀利的西洋火器,浙军才暂时压制住了后金军的攻势。但仅有3000人的浙军,显然难以保持对后金军的压制。更为致命的是,他们随身携带的火药数量并不多,难以喂饱手里的佛郎机炮和火绳枪。开打后不久,浙军士兵们的火药就渐渐不够用了。

  △浙军是当时使用火绳枪技术最好大明军

  4 水货援军

  △理论上 辽东本地军队应该是当时大明朝的精锐之一

  此时浙军将士突然得到一个好消息:一支3万人的援军即将抵达战场。得知援军将至,他们便重新振奋精神,继续与人数众多的后金军作战。

  然而,这支援军却辜负了浙军将士们的期待。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赶到战场后并没有立刻投入战斗。作为辽东本地部队的他们,习惯性的先驻足观望,随后派出千余人的侦察队去刺探情报。这支侦察队在途中与后金将领雅松率领的小分队相遇。雅松见明军人多势众,便无心恋战的逃回营地。

  努尔哈赤看到后金阵中竟有如此懦夫,便将雅松怒斥一番,又改派儿子皇太极率部出击。皇太极不负父亲之命,仅率数百骑兵便成功击退了尾随的明军本地追兵。未来的天聪汗,还带着部下一路杀入明军营中,冲破了明朝援军的防线。

  △反击中的后金骑兵

  此后,代善、岳托等后金将领也率部拍马赶到,将这支3万人的明军彻底击溃。原本赶来增援的援军,现在被杀死3000余人,头也不回的奔出了战场。随着他们的溃败,还在浑河南岸坚守的浙军,已注定无力回天。

  此时天色已暗,努尔哈赤决心彻底消灭还在顽抗的浙军,给他们喘息之机。于是车营外的后金军继续在夜里发起猛攻。疲惫至极的浙军已经耗尽了火药储量,只能与后金军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这些来自南方的大明精锐,在甲胄之外还披上了一层棉袄来防御箭矢。在近身战中,他们会使用竹枪和腰刀与后金军血拼。依托车营防御的他们。最终却还是寡不敌众。包括名将之后戚金在内的大多数浙军指挥官,也在战斗中先后被杀。

  清军步兵进攻时惯用的盾车

  5 王朝劣根的缩影

  △天聪汗皇太极

  明军虽然在浑河之战中战败,但他们奋勇作战的英姿,仍然让后金军印象深刻。后金军队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居然会与明军打得如此艰苦,实在是极为少见的事情。时人不禁感慨:以前明军只要见了后金军队,立刻就转身逃跑、不敢与之交战。唯独这次竟然以少敌多、杀敌数千,堪称虽败犹荣。

  然而,明军在浑河之战中的勇敢,不过是行将就木前的回光返照。这一战不仅暴露出明军在部队协调和人才选拔方面的问题,也反映了明朝军队中真正的善战者,数量稀少:

  1 沈阳守将贺世贤虽然英勇,但缺乏指挥才能,他的贸然出击极大影响了守军的士气,需要对沈阳沦陷负主要责任。

  2 川、浙两军的指挥官和士兵虽然都素质可以,但都是临时拼凑的部队。来自千里之外的他们,缺乏默契,协同作战能力极差。这一致命缺陷也导致了两军在出征前自相残杀,友军危难之际又见死不救。

  3 至于被皇太极一击即溃的3万援军,表现则更加差劲。不仅连支援的任务都未能完成,还被后金军阵斩3000人。

  后金方面当然也存在失误。比如胆小怯战的雅松和自大贪功的红甲兵,都一度令己方的攻势停滞。但后金军毕竟有努尔哈赤这样的优秀统帅,又有皇太极、代善这样的悍将。他们也及时调整,成功带领后金军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一个王朝的真实实力到底如何,往往可以通过一次大规模战役的前因后果来窥探究竟。当一个帝国坐拥东亚大陆的全部土地,花名册上涂鸦着规模世界第一的军队,却连一支能够独立作战的可靠部队都拿不出。这个帝国无论还有多少人磕头逢迎,有多少人歌功颂德,都已是行将就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