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电影《相爱相亲》:爱的教育,主要靠自我感动

澎湃新闻11-10 10:05

  《相爱相亲》在豆瓣网上的评分高达8.6分,好于96%的爱情片与91%的剧情片,参与评价的人数则多达1.6万余人。对于一部票房刚刚艰难跨过千万元量级的文艺电影来讲,实属罕见。

  这部电影也成为dd导演生涯的观众口碑最佳,至于能否在金马奖上将七项提名悉数斩获,则还有待分晓。

  电影难免会让人想到杨德昌2000年的影片《一一》,尽管格局与境界终究还是略局促了些。《相爱相亲》的优点如张艾嘉本人的才华一样,水银泻地,花雨缤纷。不过,影片试图不偏废地讲述三代人的情感故事,多少还是发力不均,呈现的效果难以称之为平衡。剧本中暴露出的一些缺陷,虽然被演员强悍的表演功底遮掩过去,细细琢磨,也还是有欠滋味。

  影片的英文片名是《Love Education》,但电影中的三代人,由相爱相杀,到完成爱的教育,主要靠自我醒悟与自我感动,谈不上大彻大悟,即使跳出了小儿女情态,也超脱得有限。

  电影交错穿插老中青三代人的爱情故事,织就绵密的情感生活图景。编剧游晓颖最初对故事的时空背景设定是成都及郊县地区,张艾嘉大刀阔斧,将剧情腾挪到郑州与洛阳两地。这一改动高明老辣,增加故事的普世性,更借得几分中原大地莽莽苍苍的厚重感。不过一些早期的剧情设定,放在河南地区,即使同样可以“有斯人,有斯事”,也还是与大众生活拉开一定距离。

  郎月婷和宋宁峰

  电影对年青一代感情故事线的处理方式,情感是写实的,剧情则是戏剧化的。薇薇(郎月婷饰)的职业是电视台记者,与酒吧驻唱歌手阿达(宋宁峰饰)相恋。电影对男女双方的上述身份设定,太“文艺”化,尽管倒是方便了在电影中安排进几首插曲,也还是有欠日常生活的真实质感。这样的设定,适合于夜生活与酒吧文化都更为发达的成都,在郑州就多少特立独行。

  剧情中途安排进阿达的发小朱音,作为两人感情的闯入者和考验者,角色由歌手谭维维出演。随同朱音登场的小男孩角色,除了讨好爱看“萌娃”的观众,在情节上的意义不大——一部爱情电影,有恋人的前任洒下阴影,激发争风吃醋和隔阂猜忌就够了,不需要额外的子女角色来煽风点火——又不是拍讲述后爸后妈的婚姻伦理剧。

  朱音这一角色登场得突如其来,消失得也莫名其妙,作用除了制造热恋中人的一场感情危机,就是唱歌、唱歌,接着唱歌,反而拖沓剧情节奏。

  谭维维

  电影对年轻人情感的理解是“相信一刹那”。尽管剧情戏剧化,演员的表演倒并不戏剧化,质朴写实。浮生刹那贪欢,休问归属前程。电影精准捕捉到面临情感考验的恋爱双方,既贪恋片刻温存,又对爱情能否长久心怀担忧的迟疑焦灼心态,几场重要的对手戏,例如薇薇与阿达暂别重逢,欢好与决定结婚的一场室内戏;阿达终于决定前往北京,两人分别前的一场谈心戏,都拍得恰到好处,不过于矫饰煽情,也不至于疲乏寡淡。

  郎月婷的整体表演发挥,让人想到《饮食男女》中吴倩莲饰演的朱家倩,一样有爽朗干练的作风;宋宁峰亦成功演出角色沉默沉静的一面,比电视剧《欢乐颂2》中人物设定类似的谢童,来得更沉稳沉着。不过在部分难度更大的独角戏段落里,以及在有老戏骨在场的群戏段落里,年轻演员的表演都还是有待锤炼。

  电影注重生死问题,剧情即围绕迁坟而展开。影片既展现出老中青三代人对生死问题理解的各有态度与立场,在看似闲闲带过的剧情里,也不忘额外交代一笔,对“除死无大事”做略带戏谑的解构。

  耿乐饰演的单身父亲卢明伟,扮演孝子贤孙,七情上面地哭丧的一场戏中戏,黑色幽默,但又异常接地气。这一角色于主线剧情而言,并非不可或缺,但其作用远非插科打诨的功能性配角,可以说是微妙地勾连起电影中人世的生死两端。

  影片一度让观众疑心卢明伟便是岳慧英(张艾嘉饰)影影绰绰的春梦对象,显然是有意为之。爱情的产生与维系,都离不开荷尔蒙激素的参与。电影找来耿乐饰演这一角色,相信既有演技上的考虑,也有外形上的考虑。不过电影毕竟还是时间有限,无法从容优裕展开支线剧情,以致卢明伟进入剧情的方式太过生硬勉强,角色也是谐星成分大过正剧成分。

  在中年一代人感情故事线的处理上,电影做到了情感与剧情的双重写实。两名演员张艾嘉与田壮壮,都贡献出了衬得上金马奖提名的演出,让人心服口服。

  田壮壮和张艾嘉

  电影敢于展现中年妇女在情欲上的需求,所采用的叙事方式,既含蓄,又大胆。不过如果影片仅满足于此,则能够胜任的女演员,尽管稀缺,也还是能列举出几个,归亚蕾、陈冲、邬君梅、金燕玲……都是一时之选。岳慧英这一角色的复杂性在于其女性性别属性外的小市民、小知识分子阶层属性。

  张艾嘉的表演,很好地平衡到角色的多面性:在中学教书时的优雅敬业,对丈夫的颐指气使与撒娇撒痴,对假想敌的戒备与醋意,对女儿的控制欲,等等。于观众而言,这一“西太后”似的角色,极容易招人反感,张艾嘉的表演,在电影的前大半部分,也成功做到了“讨人嫌”。不过难的是通过极短的一场车内戏,扳回观众对角色的成见,甚至演出了几分热恋时少女娇羞的神韵,是影片最“高光”的一段表演。

  与张艾嘉外放的表演相比,田壮壮的表演更内收,静水流深。一动一静,相得益彰。电影留给田壮壮单独发挥的戏份并不多,不过这一支撑性的角色如地基般夯实了影片的叙事基调,在几场母女情绪激烈爆发的争吵戏中发挥了重要的平衡作用,不至于让影片成为鸡飞蛋打的狗血鸡毛剧。

  影片唯一的问题大约在于,给尹孝平设计的部分台词还是太过煽情与文绉绉。同样的台词,从身为语文教师的岳惠英口中念出还属合情理,从大部分时间都显得“妻管严”的驾校教练尹孝平口中念出,哪怕是以写卡片的形式,也还是太刻意与做作,即使迎合了观众不切实际的浪漫化想象。

  电影吸引数量可观的部分观众打出高分好评的原因,是对老一辈人感情故事的叙写。但这严重地拉低了影片的艺术性和对现实生活的揭示力度,成为了有毒的鸡汤,美化了悲剧、矮化了人物。

  老演员吴彦姝对姥姥阿祖这一角色的饰演,越是成功地调动起观众对自己祖母辈外祖母辈的美好记忆与深厚亲情,越是回避和淡化掉这一角色的悲凉色彩,把人物变成一个煽情与移情的工具,成为近年来泛滥成灾的感伤式“优美文学”里又一个苍白的身影,一个矫饰的假人。

  吴彦姝

  无爱婚姻的痛苦,并不会因为当事人的文化层次与见识水平而可以被视而不见与选择性忽视。电影为姥姥阿祖这一角色打上柔光,也并不是正视历史与跟历史取得和解的正确态度。

  角色沉湎在往事中而不自醒,乃至最后的“放手”,也更多地是对痴心错付的无可奈何,而不是洞悉世情后的练达超脱。电影用这样的角色来传达老一辈人对感情“相信一辈子”的理念,未免自作多情。而影片极力将姥姥阿祖塑造成偏执得可爱的小老太太,甚至还千里迢迢给她安排一个用女书文字写丈夫名字的小插曲,仿佛是在为贞烈妇女大唱赞歌。就连无爱婚姻背后极现实的物质生活考虑,也在电影中被伪饰成一厢情愿的对夫妻感情的自我认定。

  《相爱相亲》对姥姥阿祖这一角色的态度,尽管不是电影中薇薇所供职的电视台,纯是猎奇与炒作新闻的穷形尽相,也还是做不到客观持平,被泛滥的温情主义情绪影响了冷静叙事。

  电影的结尾是麦琪的礼物式的,迁坟拉锯战的双方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了和解。然而影片中的人物是否真正在事件中得到成长?电影并没有、也不能给出回答。观众也乐于接纳这一“姿态好看”的结尾,心满意足于“被打动”。

  这场爱的教育,态度暧昧含混,用“都是一家人”抹平纷争与隔阂,本质上仍然是和稀泥。电影对现实生活的批判力,都用在讽刺中国式“二十二条军规”上了,在电影最核心的情感问题探讨上反而避重就轻。影片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将原定片名《陌上花开》改为《相爱相亲》,以及在片尾增加儿童攀爬贞节牌坊的镜头,都是试图削弱影片无原则地大唱《爱的代价》。观众津津乐道于姥姥阿祖感情故事的“感人”与“催泪”,未免误入歧途。

  《相爱相亲》未必是张艾嘉导演作品的最佳之作,但反而成为最受观众好评的一部电影,只能说明同类型的家庭剧情片,在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实在太过稀缺。而影片叫好不叫座的惨淡事实,也只能说明“口直体嫌”的中国电影观众,与现实生活面向的文艺电影,离“相爱相亲”,差的还远不是一步之遥。

原标题:《相爱相亲》:爱的教育,主要靠自我感动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