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关于策展人,你不知道的还有太多太多~

subtitle 策展工场11-09 13:35

  艺术展览是知识生产的重要方式!

  随着摄影的普及和发展,无论是作为观众观展,还是作为摄影师参展,早已不是那么遥可不及的事情。

  众所周知,由于屏幕色域范围、色彩空间、校准程度、面积甚至包括观看环境的亮度等因素都有所不同,同样一张照片可能给许多人带来截然不同的观看体验。

  而办展,则确保了参与者的观看体验:在统一的观看环境、光线照度和场馆设计内感知物理上的同一幅作品。

  举办一次摄影展,除了必不可少的“摄影师”,“策展人”更是至关重要的存在。甚至有不少摄影师开始不满足于单纯的摄影,进而开始亲自策展,成为策展人。

  策展人,如果大家不够熟悉这个职业,不妨试着转换为电影的制片人、动漫的监督类似的角色来看,可能就会比较容易理解。

  一般来说,策展人需要提出展览概念、联系艺术家和挑选作品,并监督展馆展厅的布置。有些独立策展人,经常还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裱框、悬挂、刷墙之类的活计。同时还喜欢兼任创意管理和行政。

  摄影师看待自己的作品,往往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希望在展览里增加展品的数量——实际上,这未必有利于观展者的体验。

  这时候,也许需要策展人有一点沙考夫斯基式的沙皇气息——就像布莱顿双年展的负责人John Gill所说的,“这是你们的作品,但这是我的展览”。

  一个优秀的策展人,可以有效降低观众看到劣质展览的风险。

  那么身为摄影师的你,如果想成为策展人策划一次摄影展,应该做些什么呢?

  1挑选和编辑作品

  明确了自己的办展目的或参展目的,找到了合适的策展人,接下来,对于摄影师而言就是挑选和编辑自己的作品了。

  关于这件事情,马格南摄影师Sebastiao Salgado是这么说的:“我首先从接触印相样片中做初选,然后制作很多工作样片。之后,我从每卷底片中平均选出六张照片。最后我将图片减少到需要的量。”

  这对于摄影师来说其实是很难的——摄影师很难跳脱自己的身份,站在观者的视角上去看待自己的作品。这有时候会导致摄影师在选片时选择了自己情感或者工作量倾注更多的作品,而不是更有趣、更符合展览需求的作品。

  总体来说,这个过程,就是从海量的作品里,挑选出最适合展览主题、数量并且可以在某些条件下形成视觉上的内生连续性的作品。

  “好的作品没有唯一标准,但有规律。尤其不能指望用一张照片就可以打天下,素材的积累和主题的创意是永无极限的。”——胡国庆

  2选址和展览设计

  选址上,是选择画廊、博物馆、公共空间、商场,还是自己的小房间?

  这里需要考虑的因素就很多。展览的规模大小、面向的目标受众特性、展览主题是希望公开讨论,还是引发观者安静的沉思,包括经费和一些社工类的许可,都是需要纳入考虑范围的因素。

  但无论如何,很重要的一点,特别作为摄影师很容易忽略的一点:空间本身,是承载展览的实体,它对展览的表现效果的意义不亚于展览的影像内容。

  一个好的展览,空间和内容需要形成良好的配合和呼应。如果只在意自己的作品而忽视了空间,很容易造成观展体验的失调,最终影响展览的效果。

  通常来说,完成了以上的内容之后,我们会思考几个问题:作品应该放多大,展出多少幅照片,照片的可能位置,和照片排序。

  比如森山大道的作品并不适合用于做大幅面的放大,那么如果选择了大空间来展览,可能就需要用更多的作品数量来填补。

  同样的,墙面本身也可以设计。展品是按照照片的那条线进行对齐?还是以网格式或者其他的形式进行组合?这都是非常消耗策展人和摄影师脑力的事情。

  我其实并不认为自己是策展人, 因为我的工作以及与他人、 作品和概念的交流方式更象是情境画家:我挑选一个感兴趣的领域, 范围大小不限, 选择或被安排到一个特定空间, 然后就去联系我认为能与此空间发生有趣碰撞的人。 ”——亚历山德罗·罗兰迪

  3宣传品和配套文案

  文字对摄影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如何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在展览中就显得极为重要。

  展览中的文字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前言、艺术家自述、标题、图片说明、致谢等。这里对文字的把握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文字既要可以很好的辅助观者理解展览和影像的内容,但又切不可喧宾夺主,否则就成为了博物馆的藏品介绍。

  固然也有一些摄影师相信自己的作品可以诠释故事,不需要额外的文字解释,但在一些艺术性、抽象性比较强的作品中,适当的文字是有利于摄影师更好地表达自我的。

  “我的职责是尽我所能促成展览,这意味着我不能优先考虑自己的作品在展览中的位置。策展人需客观平等地对待艺术家、 作品、 以及公平分配展示平台,从而打造一个能够凝聚艺术家和观众的展览。 ”——玛丽·麦琪

  4输出及装裱

  有了以上的步骤,接下来就是输出作品和裱框了。

  首先,输出不是你直接用打印机打印一张照片那么简单。作为照片来说,输出工艺可以选择的方式有很多。传统的彩扩、现代的微喷、最近比较时兴的数字中间底技术带来的一些其他工艺等等。一幅作品,适合用什么工艺输出,如何输出,都是很讲究的。

  纸张的选择,也是一门学问。比如说相纸,含银量的高低、光面还是绒面,包括其他的很多性能指标,都会对最后的成品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同样的,即使是微喷,图片也还会需要摄影师在输出的地方盯着,或者至少是小样往来,确认画面的颜色调校和是否因为尺寸太大需要进行插值处理。

  输出完了之后就是裱框和悬挂了。沙考斯基说摄影就是“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点把人类的部分视锥框取下来”,可见裱框的重要意义了。

  这个环节包括了密封作品、选择相框、选择玻璃,嵌条的选择,等等。裱框有很多种选择方式,但是我想着重强调的,是目前在国内很普遍的一个问题——玻璃。

  如果是成本相对宽裕的展览,可以尝试选用有机玻璃或者无反射玻璃,可以有效降低反光。如果是一些名家展览、或者大型群展,还是会建议策展方在这方面稍微多投入一些成本,否则观展体验上的损失就显得太大了。

  “策展是另一种形式的创作。”——章翔鸥

  5布展及相关

  解决了这些问题,就进入了最后的实际布展了。

  要注意作品悬挂的高度,墙角留下一些空余的空间避免观众相撞、预留好图片说明的位置、注意地板导致的水平变化,等要素。

  还有一个小小的细节——灯光。通常来说,画廊会选择射灯+普通灯的范式,这里一方面是为了在限定的照度范围内提供最好的观展体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更均匀的光线环境。

  总的来说,环境光线要适中,并且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图片上,如果能利用这种方式引导观众按照观展预定的顺序进行参观就更好了。

  以上,就是一个展览诞生的一个极为粗略的过程。

  策展人是一个专业活儿。摄影师是直接做作品,而策展人是把摄影师的作品,当做自己的作品来做,间接用摄影师的作品来表现自己的一个理念,是一个需要思考的过程。

  一直以来,摄库除了关注摄影人,也同样为策展人服务。我们曾经采访过很多策展人,这些策展人中很多也同样是摄影师。

  无论是呼吁拍出有思想有灵魂照片的陈小波,还是认为好的作品有规律的胡国庆,无论是推广观念摄影的荷赛评委Ruth Eichhorn,还是法国权威策展人Didier de Fays,这些策展人都对摄影及策展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