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苏联历史上唯一成功骗取苏联英雄称号的大骗子

网易历史11-09 09:53 跟贴 11664 条

  作者|彼得堡的肥天鹅,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家。毕业于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教育学硕士。多年来收集和整理苏联卫国战争资料,苏联历史和二战东线历史研究者,曾出版专著《基辅1941》。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联英雄称号是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1934年4月16日的决议,为表彰对国家立下英雄主义壮举的个人和集体,设立的苏联最高荣誉。从奖章设立开始至苏联解体,全球共有12745人获得了这一最高荣誉。期间也不乏由于叛国等各种原因被剥夺称号的人,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名叫瓦连京·彼得罗维奇·普尔金(真实姓名弗拉基米尔·戈卢边科1914—1940年11月5日)的获得者,却是苏联历史上唯一成功骗取这一称号的大骗子。

  1914年,弗拉基米尔·戈卢边科出生在乌拉尔的一个工人家庭。中学肄业。1933年他以盗窃罪入狱,获释后多久,他又于1937年以盗窃、诈骗和伪造的罪名再次被捕。被关押在德米特罗夫强制劳教营后,他越狱逃跑了。在火车上他盗取了偶遇路人的护照,从此,他便以这位路人的名字瓦连京·彼得罗维奇·普尔金示人。

  通过这本证件,他不但到达了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而且顺利的进入了军事交通学院,并在当地的铁路报纸“普乔夫卡”谋到了一份记者的工作。过了一段时间,改名换姓的普尔金乘车去了莫斯科。他在这里除了使用那本护照外,还使用了伪造的中学优秀毕业生证明,以及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军事运输学院校长的推荐信。抵达莫斯科后,普尔金最初在“汽笛”报社工作。工作后不久,他便结识了苏联共青团的主要出版机构 “共青团真理报”的一些工作人员,后者将他引荐给了共青团真理报的一位领导。普尔金通过与这位领导一起喝酒,逐渐获得了后者的信任,通过这位领导打招呼,他在没有经过报社例行检查的情况下,就直接在共青团真理报上班了。进入报社后,他升职特别快,1939年3月17日时,他已经是共青团真理报军事编辑部的副部长了。根据报社员工的回忆,他在自己身上营造了一个神秘的光环,暗示自己与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关系,有时甚至佩戴着红旗勋章出现在公开场合,但是,他总是拒绝透露自己是怎么获得这些勋章的。他东窗事发后,案件调查人员发现,这些勋章是他通过非法途径窃取的,他们还发现普尔金的母亲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大楼里当夜间清洁工,她利用清扫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米哈伊尔·加里宁的办公室之机,盗取了勋章和勋章证明书,而普尔金则雇佣了一名雕刻工伪造了相关文件。他的母亲和那个雕刻工最终都被捕了。

  1939年7月,通过伪造的人民国防委员会信件,普尔金被派往远东出差,适逢日本与蒙古的军事冲突爆发。同年秋天,共青团真理报编辑部报道称,哈拉欣河战役期间,他在与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搏斗中受伤,现在已经伤愈从伊尔库茨克的一家军医院出院了,不久将返回莫斯科。1939年11月,他作为一名军事通讯员随红军开赴白俄罗斯的西部。在此期间,他胸前佩戴着一枚列宁勋章,据他自己称是在对日作战时荣获的,而根据他东窗事发后的立案调查,这枚勋章的申请书上提交部队一栏,赫然写着当时驻扎在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格罗德诺市的特殊使命独立第39师,可见这份文件是他窃取了该部队的公文用纸伪造的。1939年12月5日,共青团真理报上刊登了一篇他的纪实随笔。

  1939年底,他在两位老党员的推荐下成为了苏共候补党员。苏芬战争爆发后,据说他去了前线。根据摩尔曼斯克地方志显示,他当时拥有初级指挥员的军衔。1940年1月,报社编辑部收到了一封特殊使命独立第39师“发来”的信,信上说他被派往列宁格勒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因此他缺席报社工作长达3个月有余。但事实上,他在苏芬战争期间哪里都没去,只是跟朋友待在莫斯科的公寓里。苏芬战争结束后,当这场战争的参与者被授予包括苏联英雄在内的大量荣誉时,普尔金又动起了尝试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歪脑筋。1940年3月,他用第39师的公文用纸向海军人民委员会授勋部门提交了一份申请书,其中包括关于授予他列宁勋章和红星勋章的虚假信息。申请书上如此写道,为了表彰瓦连京·彼得罗维奇·普尔金排长兼共青团真理报军事编辑部副部长,在与芬兰白匪的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英雄主义精神,推荐授予他苏联英雄称号。海军人民委员会看到这份文件上,普尔金已经被多次授予了苏联勋章,并且他还在苏共中央委员会中央出版机构任职,所以决定没必要按照规定进行重新复查,将普尔金的申请书直接呈交给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

  1940年7月20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第6号记录,上面写着关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将于1940年4月21日授予普尔金苏联英雄称号的命令,右下角有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秘书戈尔金的签名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于1940年4月21日下令授予普尔金初级指挥员苏联英雄称号,并同时授予他列宁勋章和金星奖章。而这条命令赫然刊登在了共青团真理报1940年4月22日发行的报纸上。而共青团真理报又在1940年5月22日的报纸上,刊登了一篇由他的朋友撰写的关于普尔金的大篇幅文章,还附上他的照片。当时由于普尔金和妻子—共青团真理报的女记者莉迪亚·博卡索娃正在索契度假,未对发行的报纸进行确认。而正是这张照片暴露了他罪犯的身份,1940年7月,他被逮捕了。1940年8月,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判处瓦连京·彼得罗维奇·普尔金死刑,判决书上如是写道:弗拉基米尔·彼得罗维奇·戈卢边科生于1914年,曾两次被判有罪,1937年逃狱,依法判处死刑。由于授予普尔金苏联英雄称号的法令已经签署,因此法院当庭判决该法令作废。1940年11月5日,他被执行枪决。

  普尔金在苏联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无论是在他之前还是之后,都没有任何人成功骗取过官方授予的苏联最高国家荣誉。值得注意的是,普尔金被枪决后,伟大的卫国战争期间,纳粹德国根据刊登在苏联报纸上的苏联英雄照片,通过剪接处理的手法伪造出了一份授予彼得·伊万诺维奇·塔夫林苏联英雄称号和勋章奖章的文件,而实际上这个人是一名投靠德国齐柏林情报机构的叛徒。纳粹德国的伪造与普尔金不同,前者是为了自身日益膨胀的虚荣心,而后者这么做是为了方便塔夫林在苏联境内从事破坏活动。2009年,俄国作家瓦列里·波沃利亚耶夫出版的一本名为《胜利前一年——来自共青团真理报的冒险家》的书籍中,详细描述了普尔金的历史。

  塔夫林与纳粹德国齐柏林情报机构的领导人之一海因茨·格雷费的合影。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